刚刚更新: 〔超品渔夫〕〔迷踪谍影〕〔都市之魔帝归来〕〔九转霸体〕〔王爷,听说你要断袖〕〔狂妃来袭:腹黑王〕〔南明第一狠人〕〔太荒吞天诀〕〔餮仙传人在都市〕〔仙魔三国大玩家〕〔重生年代之悍妻超〕〔叶辰萧初然〕〔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虎婿〕〔最佳豪门女婿〕〔网游版美漫〕〔我的极品美女总裁〕〔一剑独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194章 演戏演全套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张继脸色已经烟的和包公有点一拼了,用力的甩开王思梦,恶狠狠的说道,“别他妈的在这里耍泼,不然逼我动手打女人,让开。”

    王思梦重心不稳直接跌倒在地上,泪水控制不住的留了下来,声音哽咽道,“前几天你还对我甜言蜜语,现在怎么可以如此对我?”

    “老子想对谁好就对谁好,给我让看!”留下狠话,直接搂着本地妞进入了贵宾区。

    王思梦怎么可能放任张继就如此逍遥而去?

    快速的从地上爬了起来就朝着贵宾区冲了进去。

    本地妞皱眉的看了一眼王思梦,满脸的讽刺意味,任由张继搂着就进了贵宾区,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朝着王思梦挥了挥了手。

    王思梦恨不得扑上去咬上几口,却被工作人员直接拦在了外面,并且用着国语好心的解说道,“小姐,这里你不能进去。”

    “凭什么,我告你种族歧视!”

    工作人员也常遇到这样的事情,笑里藏刀的朝着王思梦解释道,“小姐,这里都是持有贵宾卡才能进去的。”

    “我昨天不是也进去了嘛?”

    “小姐,那是因为您跟着张先生进去的,今日张先生可没有带领你去哦。”

    工作人员职业笑容越发灿烂,说着“我劝小姐还是在外面那些区域玩玩吧,或者办理一张贵宾卡,以免被当做闹事者,我们这里的手段,可是以残酷出名的。”

    王思梦顿时没了底气,连瞪都不敢瞪着那工作人员,她一良民,怎么敢和这里的地头蛇作对?

    只好畏畏缩缩的退到慕烟苒后面,小声说道,“办一张卡要多少钱?你钱够不?”

    慕烟苒摇头,她又没有办过卡,这么知道要多少钱?

    “那,你去问问?”王思梦把慕烟苒推到那工作人员面前,示意慕烟苒出马。

    慕烟苒眼中暗光一闪,越来越发现王思梦有些自私。

    叹了口气,抬头对上工作人员的视线,“这小姐是我朋友,我带她进去。”

    工作人员可是樊华的人,自然认识慕烟苒,这可是大boos,后悔刚才怎么没有注意到她,此时赶紧点头哈腰的说道,“当然当然,进去。”

    慕烟苒点了点头,拉着王思梦就进入了贵宾席,硬是让王思梦半天没有缓过神来!

    “你居然有贵宾卡,你怎么不早说!”

    “我没有卡。”慕烟苒摇头,她不需要那什么卡。

    王思梦不相信,“那就是你男人有卡,没想到你男人还是如此有钱!”

    慕烟苒不由的翻着白眼,祁墨池那何止有钱,这赌场就是他的。

    王思梦快速的朝着周围搜索着,进入贵宾席的人不多,所以很快就找到在玩扑克牌的张继。一把抓住慕烟苒手上的筹码,财大气粗的朝着桌子上一甩,“我下注!”

    闻言,张继猛地抬头,不可思议的看着王思梦,“你怎么进来的?”

    “光明正大走进来的!”边说边坐在旁边的椅子上。

    东家看到突然加入了王思梦,还有那压在桌子上的筹码,立即笑道,“这位小姐,好大的手笔!”

    这话很受听,令王思梦十分的满意,昂起头颅,鼻子都快翘上天了,“快点发牌吧!”

    这玩法,之前张继教过她的,她也明白如何玩。

    慕烟苒不动声色的站到王思梦旁边,这里的位子都是特点的,一个玩家一个位子,就连那本地妞,都只有坐在张继的腿上。

    她不可能坐在王思梦的腿上吧,只好老老实实的站在后面,还好她穿的平底鞋。

    东家看到慕烟苒站在旁边,脸色顿时一慌,作势要打招呼,却被慕烟苒的眼神直接制止。

    在这里混的人,绝技就是看人眼色,慕烟苒的意识很明显是让他装作不认识。

    感觉掩饰下自己的所有情绪,露出职业的微笑,“好,立马发牌。”

    张继心情顿时就不爽了,瞟了一眼王思梦身后的慕烟苒,自觉认为是慕烟苒搞的鬼。

    不错嘛,居然有贵宾卡,看样子财力不小,这样的女人娶回去既有颜面,而且也比外国妞好。

    想到这里,就立马就朝着慕烟苒抛上几个媚眼。

    慕烟苒表面不动声色,心中狂吐不知。

    这个张继,吃着碗里的,居然还想着锅里的。

    一时间牌桌上风波涌起,整个桌面一共有五个人,包括张继和王思梦,其他三个是之前和张继的玩的。

    此时张继桌上的筹码可是堆积的满满的,看样子之前赢了不少,慕烟苒暗暗的朝着周围打量了一番,有个人第二轮就退了出去,其余两人跟到底,而王思梦完全就和张继对了上去,张继走一步,王思梦跟一步,第五轮还没来,王思梦就已经下了一千万的筹码,

    慕烟苒暗自摇了摇头,王思梦还太嫩,所有的表情都露在脸上,旁边的人都是人精,早就观看她的脸色就知道牌的如此,该下注的就下注,该走的就走。

    张继果然运气很好,脸上一直洋溢着笑容,不知道是真的牌好,还是装的好。

    最后第五轮结束,所有的牌都浮上了水面,王思梦输的彻底,一百万就直接没了,全部进入了张继的兜里。

    本地妞讽刺的朝着王思梦抛了一个媚眼,气的王思梦牙痒痒。

    后面几局,王思梦也照样输,其余那三个人也彻底知道了王思梦是来送钱的,有钱送上门,岂有不受之礼?

    到最后,王思梦就只剩下最后一百万的筹码,那东家实在看不下去了,只好提醒道,“小姐,还玩嘛?”

    王思梦本来都输了钱,哪里受得了这样的刺激,直接认为那东家看不起她,拍桌而起,“我不是还有一百万嘛!”

    “可是小姐,你这一百万,只够第一轮下注啊。”东家面对这样的事情,自然是习以为常,该说什么的一字不留,全部不客气的说了出来。

    顿时周围响起了耻笑的声音,在这里一千万都不算什么何况是一百万?

    王思梦尴尬的抬不起头,这样的脸面她怎么丢的起?

    暗中朝着慕烟苒传递救助的眼神!

    慕烟苒见此挑眉,之前在下注的时候她都提醒过王思梦,可是她一直没有听进去,现在在来求助她,真当她是金库,取款机了?

    “王思梦,适可而止吧!”声音虽然很小,但是完全传入了王思梦的耳朵里面。

    “不行,我还没赢回来。”王思梦不愿意,她还有一百万的筹码,她还没有输的彻底,“你在给我一点,这一把我一定赢回来,你不知道吧,之前我都是运用着战术了。”

    慕烟苒不好意思的低头耻笑,这个也叫战术,那赌|王都成精了,朝着王思梦拒绝的彻底,“不行,我没有多的给你呢。”

    她才不愿意送给张继这样人渣的钱包里面。

    “小姐,没钱就说出来吧,这里赌场是可以提供卖身契的哦,你只要签下卖身契,就可以拿到钱继续赌咯。”旁边一的人用着不流利的普通话朝着王思梦说道,那双色迷迷的眼睛一直围绕着王思梦身上转圈。

    慕烟苒微微皱眉,多半就是那人看中了王思梦。

    顿时,她眼中暗光浮动!

    王思梦眉头一皱,在朝着张继和那本地妞看去,只见对方一脸的嘲笑,顿时气火攻心,朝着东家说道,“我赌,我用她!”

    说着,用手指着慕烟苒,“把她压下来,这总行了吧!”

    顿时,周围陷入了一片沉寂。

    慕烟苒瞪大双眼,不可置信的看着王思梦,无声的询问着,把我当赌注?

    王思梦也有点措手无策,但是现在她急着让张继败完家产,双眼只要可怜兮兮的朝着慕烟苒看去,无声的回答道,烟苒啊,这一次我一定会赢的,不会把你输给这里的。

    慕烟苒气的差点血溅当场!

    那人立马把视线移向慕烟苒身上,原本带有高深莫测的双眼,顿时发直,赶紧答应道,“好好好,你要多少钱,你说个数。”

    王思梦一乐,连忙张嘴,“我要……”

    “不允许,不允许在本赌场涉|黄交易!”东家义正言辞的说道,瞪了一眼王思梦,转头对上那人的视线,“先生也知道樊华从来不经意黄和毒这两样吧,这样的交易自然也不允许在樊华内发生,先生可是知道我们当家的手段!”

    那人立马低下头去,樊华当家他自然惹不起,平时见了还得绕着圈子走。

    王思梦气的跺脚,“不行你还说什么啊!”

    拿起一百万直接砸在桌子上,“老娘就这点筹码,咋了?还不发牌!”

    东家瞧瞧的看了一眼慕烟苒,见她没有什么异样,便松了口气,快速的发牌起来。

    这点动作,自然没有任何人注意。

    赌|博依旧进行着,只不过王思梦因为第二轮没有本钱下注了,便直接退离了赌|桌,没有资格在进行下去了。

    慕烟苒也不爽,居然敢把她抵押在这里,还真的以为她欠她的?

    她做人有一个原则,就是对自己的人可以百般依顺,对外人就是百般折磨。

    现在王思梦,就是努力的在从自己人往外人那边靠,让她没办法再和颜悦色的对着她,直接冷哼一声,“输了一千万,感觉如何?”

    王思梦也知道自己之前做的有点过火了,感觉拉住慕烟苒这个取款机,撒娇道,“哎呀,我刚才也是被张继气昏了头,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回过神来才知道已经犯下了打错,还好不是真的。”

    “那如果赌场没有这个规定,你是不是已经把我卖了?”

    王思梦呵呵的笑了两声,打算掩饰过去,“这不是没有卖嘛!”

    慕烟苒瞪了她一眼,“少给我打马虎眼。”

    “好好好,我不我不,这个,烟苒啊,你在借我一点钱吧,我感觉赌|王此刻附体了,有一股光芒围绕着我,相信我,这次我一点赢!”

    王思梦眼珠转着圈,再次打着慕烟苒的主意。

    “不可能,一千万可不是小数目,你别想在我这里在拿到一分钱。”慕烟苒态度强硬,“之前说好了,输了算我的,赢了算你自己的,现在是你自己没赢到,也别抱怨什么,我现在输了一千万,我还不知道怎么给我老公交代了!”

    关键时候,还得搬出祁墨池来镇场子。

    王思梦声音顿时没了,一千万对她来说可是天文数字,要不是自己无赖,又加上慕烟苒答应,她现在依旧负债累累的。

    想了想之前的种种做法,的确有些过火,现在冷静下来,可连忙亡羊补牢了,“对不起烟苒,我…我…我真的是脑子坏掉了,你大人有大量,原谅我这一次吧……”

    “好好好,你别说了,我没说要怪你啊!”

    慕烟苒赶紧制止滔滔不绝的王思梦,摇头道,“我知道你报仇心切,我知道你的心被伤了,所以我就拿一千万来买你开心,我也没叫你还,我老公那里我自己应付就是了。”

    “慕烟苒,还是你最好,你要是男人就好了!”王思梦一高兴,顿时跳起身来朝着慕烟苒扑了过去。

    慕烟苒见此脸色顿时一白,快速的闪到一旁去。

    王思梦扑了空,再次以为慕烟苒没有原谅她,作势就要哭了出来。

    慕烟苒揉了揉眉头,赶紧安哄着,“别哭别哭,张继我帮你教训,你别哭了。”

    “你教训?你怎么教训?”

    王思梦的脸就如同川剧一般,神奇的就转变了,由哭脸转换到正常的脸,朝着慕烟苒问道。

    慕烟苒咋舌,你转变的也太快了吧,“咳咳,你看着就好,现在我来出马!”

    说着,就把王思梦安放在一旁的沙发上面,红酒让她老人家享用着,自个儿跑了出去,没一会儿便拿着一叠文件过来,那又一只钢笔。

    “干嘛?你想纪录这些赌博的画面回去研究?”

    王思梦有些发愣,思索了半天才得出这个结论。

    慕烟苒气的朝着王思梦额头上弹了一下,得意道,“好东西,可以让张继倾家荡产!”

    说完,嘴角闪烁着得意的笑容。

    王思梦不知道慕烟苒要干什么,就那一碟文件就可以让张继破产?

    明显的不可置信,皱着眉头朝着慕烟苒看着。

    慕烟苒翻了翻白眼,“不相信?”

    王思梦点了点头。

    “那你看着!”雄赳赳,气昂昂的朝着刚下了赌桌的张继走了过去,“张总!”

    张继正在挑衅怀中的妞儿,看着慕烟苒突然出现,楞了下,“什么事情?”

    “是这样的,今日王思梦买筹码的钱,是我偷偷拿我老公的钱,没想到输的这么彻底,所以……”

    “所以想要我退还给你?”

    张继挑眉,朝着慕烟苒全身上下肆意的打量道,“你身材不错,但是一晚上也值不到一千万啊!”

    而且那一千万筹码,也不是全部今了他的兜里呀,旁边还有三个人呢!

    让他拿一千万,也太狮子大开口了!

    旁边的本地妞不乐意了,用着英文朝着慕烟苒骂道,“乡巴佬,一遍凉快去吧!”

    慕烟苒挑眉,眼神凛冽的朝着本地妞射|去。

    本地妞和张继一愣,没想到慕烟苒如此凶悍。

    随后张继又笑了,“干脆跟了我吧,我教你怎么玩?”

    慕烟苒擦着额角上的汗,这个张继脑袋里能不能想点有用的?

    有点不耐烦的拿出文件,朝着张继说道,“我很爱我老公,我不想让他生气,这个是我在牛索的股份,你把钱还给我,我就把我手头上百分之五的股份给你好吧?”

    “牛索?”张继眼角顿时瞪大,不可置信的朝着慕烟苒看去,“真的是牛索的?”

    牛索可是樊华在米国收购的企业,然后改名为樊华牛索。

    慕烟苒天真无邪的点头,“是我公公给我的股份,现在我没现钱,只有卖给你了。百分之五的股份,平时可是要两千万的!”

    张继这才有点后知后觉,原来王思梦能被带进来是因为这妞如此有钱啊,心中顿时冒起一想法,樊华的股份可是大把的银子啊,如果他有了樊华的股份,回去可就是趾高气扬了!

    “百分之五的股份,也不算什么!”故意抬头视线,居高临下的朝着慕烟苒说道。

    慕烟苒眨眼,微微有些生气,“这百分之五,每年的利润都是三千万美元啊!”

    “我不缺这点钱!”张继不屑的说着,“你手中有多少股份?”

    “有百分之三十!”慕烟苒老实的说道。

    张继心中一喜,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算是樊华牛索的大股东了。

    想到那小子如此有钱,如果有了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他就在樊华牛索股东有一席地位,那么他的身份名气就直线上升,想到这里心疼迅速加快,兴奋的朝着慕烟苒说道,“我出三千万买你手中百分之三十的股份!”

    慕烟苒大惊,“你开什么玩笑!”

    “卖不卖看你,反正我要买就买全部的股份!”

    张继表面上不动声色,吃定了慕烟苒目前紧缺那一千万块钱。

    本地妞不懂慕烟苒和张继之间的交谈,朝着张继抱怨着。

    张继现在满心想的就是樊华牛索的股份,哪里顾得上本地妞,声音不爽之间吼道,“闹腾了一晚上,还要干什么?一遍呆着去!”

    本地妞被吓了一跳,想反驳什么,嘴巴蠕动了半天也没有说出什么,只好盯着红眼,气冲冲的往外面跑去。

    张继根本不把本地妞放在眼里,视线一直在慕烟苒身上,“怎么样?想好了嘛?”

    慕烟苒摇头,“不行,三千万太便宜了,我不好向公公交代,这样吧,百分之三十我卖给你,但是你得给我一亿美元。”

    樊华牛索的股份,完全值得这么多!

    “开始玩笑!”张继抽了一口冷气,一亿美元,把他卖了也不够啊!

    “那没办法了,我找其他人买去,总会筹集到着一千万的!”说完,慕烟苒作势要走。

    张继哪里忍受的了到嘴的鸭子飞了?

    连忙牙咬说道,“一亿人民币,再多我也不要了!”

    慕烟苒还是认为不值,闹着要走。

    “在加上我公司的股份来换取,怎么样?”张继咬牙切齿,樊华牛索的股份到手了,在国内的小企业也不算什么!

    慕烟苒扬眉,“你什么公司?”

    “自然不比樊华牛索差!”张继翘高了鼻梁,就等着慕烟苒上套。

    他家的企业全部资金,还没有一千万了。就连自己身上这些钱可全是这几天赌来的。

    “那好!”慕烟苒思考了一会儿,爽快的回答道。

    张继心中大喜,连忙接过慕烟苒的资料,就怕她反悔,“现在就去签订协议?”

    慕烟苒眼中闪烁着狡黠,“当然,越快越好,我老公要回来了!”

    ----

    “你有没有搞错?你居然把自己的股份卖了!”

    待慕烟苒签完手续之后,王思梦气的发疯,“好啊慕烟苒,你居然如此有钱,你不借给我就算了,你居然还把这个股份那么便宜就卖了,你还不如直接送给我!”

    一想到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白花花的银子,王思梦就差捏死慕烟苒,她男人迟早要被她败完!

    慕烟苒眉梢一挑,审阅着手上的文件,确认无误之后,冷静的朝着王思梦说道,“我说过,我要让他破产!”

    张继的全部家当来购买这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如果牛索在此时倒闭呢?

    “就如此低贱卖掉自己的股份,还让他破产?”

    王思梦气的几乎要吐血,“慕烟苒啊,你到底有没有张脑袋,你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吧!”

    米国上市公司百分之三十股份啊,是她这种平常人根本不敢想象的事情,要是她有那百分之三十的股份,她做梦都要笑醒。

    慕烟苒翻了翻白眼,她数学老师和体育老师课她都没怎么上呢。

    “我没那么笨,这个钱我要了,他家公司的股份我给你了!”慕烟苒大方的把张继家族产业股份给了王思梦。

    王思梦楞了楞,有些不可置信,“给我?”

    赶紧拿着文件翻了一遍,发现最后居然是她的名字!

    “真的给我了?”

    “给你!”张继这点股份,她根本看不上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