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跪下,我的霸气老〕〔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弃少归来〕〔赵旭李晴晴〕〔一婚二宝:帝少宠〕〔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财阀小娇妻:谢少〕〔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小阁老〕〔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农门王妃相当甜〕〔上门神医〕〔谢少,夫人又把你〕〔神话之龙族崛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220章 烟苒,我来了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慕烟苒挂了电话,立刻朝着旁边的队长说道,“你坚持住,我先去船舱那群人!”

    “夫人!”队长拦住了他,“我们的火力坚持不到多久,所以你还是尽快先走吧!”

    “不行,我岂能留着你们留在危险的地方,我一个人离开?”慕烟苒依旧是拒绝,她做不到这样的苟且偷生!

    可是队长却执意,“夫人,就算你不为自己想,也要为祁总想吧,他还等着你呢……”

    这句话完全出动到了慕烟苒内心深处,祁墨池还等着她。

    见慕烟苒脸上有几分动弹,他立刻说道,“这样的火力下,没有任何的钢铁可以抵抗,船迟早会沉默,我们至少每个人都还有游泳的技能,但是你呢?你能坚持多久?现在船还没有沉的时候,你快点离开,我还可以为你火力掩护!”

    “是的,夫人你快离开吧!”旁边的船员也在劝说着,他们领着樊华的工资了,享受着樊华的福利,这么多年不就是为了今日一展实力的时候,他们不是白拿钱不干活的人,为了尊严,为了老兵的志气!

    慕烟苒内心是感动的,身死关头居然有这些人能为自己牺牲,甚至是恕不相识的!

    救援船是有限的,有些生命不得不放弃。

    “告诉我,三艘救援船能容下多少人?”

    慕烟苒朝着队长问道,开始计算着船上的人员,飞机上上的乘客加空乘大约一百三人,而船上的医疗人员二十名,船员六十名,一共大约二百一十人!

    “三艘救援船的体积较大,都是为了下大船在海面上直接救援,可以容纳二十人!”

    “好,这就是六十人!”慕烟苒开始计算着,“医疗队分为两组,乘坐两艘船,然后六十名船员当做选出四十名上船逃离。!”

    船员分为战斗人员与工程人员和服务人员,当中的服务人员是弱势,“服务人员有多少名?”

    “十名!”

    “好,十名服务人员有先上船,然后工程人员呢?”

    “十五名!”

    “目前大船只能放弃,十五名个工程人员留两名在床上负责接下来的工作,其余的上船!”

    慕烟苒算了算,“现在已经是四十四名,还剩下十六名,你们三十五名战斗人员选出十六名先上船,护卫三艘救援船!”

    “那夫人你了!”队长吃惊的问道,“你安排了这么久,难道没有安排你自己吗?”

    “我作为祁墨池的妻子,你们服务的对象,在这样紧要关头我岂能离开,快点安排吧,时间不等人!”慕烟苒异常的检查,“我先过去看看,你来安排选谁上船!”

    “夫人……”一群人都异常艰难的朝着她呼喊。

    慕烟苒没有回头,较小的身躯异常的挺拔,“你们不要再说了,按照我刚才的安排去做,这是命令!”

    “夫人!”队长再一次呼喊了她,“我知道怎么安排了,不过床上还有有些十艘充气船和一百件救生衣,这是最后的储藏了!”

    慕烟苒微微一顿,回头看着队长,忽然笑道,“好,我们剩下的人,一人一件救生衣!剩下的充气船与救生衣先留着,等你们全部上船离开之后,我在来安排!”

    一想到飞机乘客那群人,慕烟苒都觉得有一些后怕,她也不能太心善,而害了一群无辜的人!

    “是!”

    队长立刻答应,慕烟苒说得对,他们听从命令,服从安排,这首救援轮船上,她是最大的,他们都要听命与她!

    ……

    从驾驶舱出来之后外面已经是一片狼藉,一些害怕的人早已经抱着能漂浮的东西跳了海,再一次的开始哄抢任何可以漂浮的东西,甚至一些木门都被卸了下来,直接丢在水里,然后跳下去。

    一切都是这般疯狂,可是外面早已经是枪林弹雨,两艘已经重创的船依旧在进行火力射击,跳下海中的人,有的甚至被子弹射穿,有的还被船上的掉落物砸中。

    慕烟苒尽量不去看这些,不去想这些,快速的回到房间内,护士正在安慰哭泣的小女孩。

    孩子的母亲一见到慕烟苒回来,全部的依赖都发挥了出来,激动的拉着她的手,“怎么回事,发生了什么事情么?”

    “我们遇到坏人了,现在我们必须逃生!”慕烟苒立刻拿起棉被裹在女人身上,“你和护士带着你女儿快走。”

    然后又拿了一床被子给哭闹的小女孩围上,朝着护士道,“麻烦你们用心了!”

    “你为什么不跟我们一起走?”女人拉着她不放手。

    “你们先走,我随后。”说完,让护士抱着小女孩,另外一名男医生带着女人,便带着他们从另外一条工作人员专属道路离开,。

    小女孩却拉着她的手不肯放松,直到来到船底舱的时候,看到三艘小快艇救援船的时候,小女孩瞬间朝着慕烟苒问道,“阿姨,你是不打算上船了吗?”

    慕烟苒浑身一愣,抬头看着被包裹被一团的小女孩,“宝贝,每个人身上都是有责任的,就像你妈妈的责任就是你。但是了整个船的叔叔阿姨是为了救我们才来这里的,阿姨不能为了自己活命而对他们不闻不顾。但是阿姨也不能让你和你妈妈涉险,所以阿姨让你和妈妈先走,阿姨随后就来。”

    小女孩不懂这些,但是她却感觉很不好,“阿姨,你是不是要离开我吗?”

    这一句话,彻底让慕烟苒泪奔,伸出手抱着她的头,亲吻,“阿姨不会,你们快走。”

    说完,直接让他们上船,“快走!”

    慕烟苒强行将她的手从他小手中松开,小女孩一慌,一双眼圈都红了起来,眼中全部都是依依不舍。

    而小女孩猛然就哭了出来,哭的撕心裂肺,哭的伤心欲绝!

    慕烟苒背过身,不敢去这一幕。

    短短几天,居然就有这么深的感情。

    当初祁墨池是不是也是这般坚决,是不是也是这般难受。

    船猛烈的摇晃之中,让所有人都意识到了对方火力加强,船快承受不住了。

    冲锋舟救援船趁烟夜掩护下快速的使离,慕烟苒立刻带着人回到了船面人群所在地方。

    大厅依旧是嘈杂,几乎有一半的人选择了跳海逃生,而对方的船此时停止了攻击,船员来报,是队长终于将对方击沉,但是自己的船也开始进水了,估计二十分钟内就会沉船!

    慕烟苒立刻让船上所有的人来到甲板上,让船员将充气皮艇打满气,然后朝着所有人说道,“现在开始,十人一组,上船!”

    原本以为容纳不下,结果一半的跳海,那么剩下的人都可以乘坐皮艇。

    有了领头的人,一切都变得有序,所有人都上了皮艇,船员加她二十二人,剩下的人还有六十八名,刚好九十名,一艘皮艇能乘坐十人,那么现在还有一艘空出来的,慕烟苒让在海面上游泳的人上了船。

    但是哄抢是注定的,可是这一次,慕烟苒不会客气!

    “现在,老弱病残幼的先上船,身体健康的男士就用救生衣在水里待好,我现在告诉你们,这个时候如果你们还只是为了自己,那么你们将会一无所得,最后沉入海底,葬身鱼腹中!”

    慕烟苒这话一说,那些争抢的男人便没有在挣多了,只是将自己的妻儿送上了船,而原本坐在船上船员也纷纷下水让出了位子,其他坐在船上健硕的男人也纷纷下床让出了位子!

    这一切变得井然有序,开始有了秩序。

    所有人离开大船之后,就开始全力往远处划船,水中的男人与船员自发组织,几个人推着一艘船,快速的远离大船的周围!

    外面的雨越来越大,海浪也越来越激涌,而大船在这一刻直接沉了下去,激起了巨大的海浪。

    水中的气温越来越冷,水中的人开始渐渐有些支持不住,队长立刻让人把所有人的人与船捆绑在一起,还好有救生衣的浮力,不至于沉入水中。

    但是就算不是溺死,这样的气候也会把人冷死!

    “不知道天蓝岛的救援人员什么时候来!”慕烟苒蹲坐在船上,牙齿已经开始发抖,浑身的衣襟也被雨水打湿,心中担心远处的人们,更加担心现在水中的坚强的男人们。

    “祁墨池,你在哪里?”慕烟苒这一刻感觉自己好累,好辛苦,这几天的日子太长太长,好像已经许久没有见到祁墨池。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有机会见到他!

    可能这一次,她都会葬身与海浪之中,希望子归他们的皮艇能够在飓风抵达之前上岸。

    而她们,只能听天由命!

    “啊……”忽然一道剧烈的通喊声传来,之间一名船员忽然被按在水中,一名烟皮肤的男子忽然从水中冒了出来,一把尖刀直接刺入了那船员的心口中,鲜血流淌了出来,染红了整片海洋。

    与此同时,无数的烟皮肤的男子冒了出来!

    “不好,是刚才那艘船的人!”队长眉梢紧蹙,这突然的袭击让他们措手不及,而且他们这里并没有水手,水中作战实在是困难重重,一抹强大的危机感袭来!

    “快,你们几个先去拦着,其他的人赶快游开,带着皮艇远离这里!”

    一场激战再次来临,但是这一次,他们伤痕累累。

    慕烟苒一双眼瞬间哀伤无比,无数的船员在拼搏中藏身海底,无数的生命再次陨落。

    “啊……”一抹凄凉的叫喊从她口中发出,带着无尽的悲痛,在雨夜海浪中,却传播之远。

    忽然,一连串射击的声音传来,子弹出壳的声响彻响了整个海浪之中,精确无比的射入烟色皮肤的男子体内,一瞬间烟色皮肤的男子全军覆没。而她们头顶上,却出现一排排直升机。

    “这……”

    所有的人劫后余生,看着这突然来的直升机,好像是救命的天使,给了他们无比的希望。

    远处,一抹灯光传来,一艘艘快艇出现在她们面前,为首的是一名天蓝岛军装的亚裔男子。

    慕烟苒眼前一亮,忍不住激动的呼喊着,“祁墨池,祁墨池……”

    是他,是他!

    她不会看错,不会认错,远处的男子就是她心中所念,心中所爱的男子!

    天空渐渐亮了起来,启明星升起,伴随着灰暗的光射向海面。就算是在暴风雨下,此时此刻也是如此的美好!

    “烟苒,我来晚了……”

    慕烟苒忍不住的痛哭,一句我来晚了,直接戳入她心口。

    她以为再也见不到他了,她以为她会葬身于此,结果居然是他出现救了自己。

    无数的小型冲锋舟冲在追前线,大型的战舰护航,直升机护航,但是这些不仅是天蓝岛的力量,好像还有外来的力量混入。

    慕烟苒不懂,她只知道祁墨池出现了,他还活着,她也还活着!

    忍不住的投入了祁墨池的怀中,紧紧的拥抱,“祁墨池,真的是你嘛?真的是你嘛?”

    祁墨池搂着她,用尽全力的搂着她,几乎要将她整个人都揉进体内,这样才不会分开,才不会担心,“是的,烟苒对不起,我来晚了。”

    “没有,你没有对不起我,我真是太高兴了,居然,居然能够重新与你见面。”

    说到此处,慕烟苒的泪水决堤,所有的坚强在这个男人出现之后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我以为我就要葬身在此了!”

    祁墨池轻柔的为她擦拭泪水,哄道,“胡说,我不允许你这样说,我们还要携手白头到老,子孙满堂。”

    浑身因为激动而距离的颤抖,慕烟苒忍不住的朝着他的嘴吻了上去,主动而又羞涩,却包含了她全部热烈的感情。

    祁墨池浑身一怔,立刻回吻,一只手压住她的后脑勺,将所有的思恋都化为这深深的。

    风雨中,海浪翻涌,所有获救的人,此情此景虽然称不上好看,但是却又无比的暖心

    再一次获救,所有人都兴奋了,人群中只是知道,这个人是飞机上的那个男人,如今已经是第二次救了他们。

    而救援队的人立刻认出这就是他们的老板,他们服务的对象,瞬间沸腾起来,高呼。

    对方势力已经全军覆没,所有的人上了小船,又上大船。

    但是这一次,慕烟苒选择了跟祁墨池一同上了直升机,而此时此刻,所有人是对她们的感谢,不会再因为逃生而争夺。

    一架直升机停在护航舰上,祁墨池牵着慕烟苒上了直升机。

    而这次的航线并不是天蓝岛,而是大洋彼岸的红刺基地。

    慕烟苒从头到尾都没有问祁墨池这是怎么回事,只要他与她在一起,其他的事情都是浮云!

    在直升机上,慕烟苒换了一身干净得衣服,随后整个人累的一塌糊涂,倒在祁墨池怀中就睡了过去。

    这熟悉的怀抱,熟悉的味道,熟悉的温度,都是她这几日朝朝暮暮所想的,所念的,所盼望的。

    “祁墨池,我爱你……”

    说完这话,慕烟苒便渐渐的睡过去了,祁墨池含笑的哄着她入睡。

    这一觉慕烟苒睡的不安稳,迷迷糊糊好像感觉好像是降落了,然后自己被祁墨池抱了起来,随后无数的烟衣人,有黄皮肤的,白皮肤的,烟皮肤的,全部都西装革履,恭谨的对待祁墨池,随后他们上了一辆超长的房车,随后她又睡了过去。

    当再次醒来的时候,发现已经天亮了,而她已经睡在床上,祁墨池刚好是坐在床边上打盹。

    慕烟苒瞬间有些心疼,起身想为他盖被子,却不料拉扯到了手上的针头,瞬间刺疼让她本能的呼唤了一声,“啊……”

    祁墨池猛然惊醒,着急得问道,“怎么了?烟苒你怎么了?”

    “没,没事……”慕烟苒这才发现自己是吊着点滴,管怪不得手有些疼,“我这是怎么了?”

    祁墨池拉着她另外一只手,嘴角上的笑带着一抹心疼,“你这几天是不是都没吃饭?”

    “你,你怎么知道……”慕烟苒低着头,像是做坏事的学生,不敢抬头看着祁墨池的眼睛。

    祁墨池太心疼了,他就离开两天多,她都能病倒,“不吃饭不行,你缺乏营养加上在水中寒气入骨感冒,结果你硬撑还要费心思寻找我,你说你就算你是钢铁人,这样的强度下你也会病倒!”

    慕烟苒反手握住他大手,“我,我吃不下,没有胃口……”

    不知道他是生是死的情况下,她又怎么可能吃的下?

    她这些天一点都不想吃饭,就连肚子饿都没有感觉,整个人犹如行尸走肉一样,难受痛苦,又不敢去想,怕结果自己无法接受。

    不过,现在好了,祁墨池还活着,还能出现在她面前。

    “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应该,应该提前告诉你的……”祁墨池瞬间后悔,此时全部都是对自己的恼怒,他就不应该听蓝斯的话,就应该第一时间告诉烟苒,而不是利用她的担心来让外界的人看,却没想到害了她。

    如果这次留下病根,他是无论如何也无法原谅自己。

    “烟苒,以后我走哪里,我都会告诉你,不会再让你担心了,好不好!”祁墨池抬高她的下颚,深深的吻了上去,吸索着她的甜蜜,就像誓言一样,以吻来证明。

    “那,以后我走哪里,我也告诉你……”空隙之间,慕烟苒趁机说了出来,又被祁墨池霸道的按了回来,迎接他的热吻。

    房间的空气再上升,祁墨池低吼一声才将慕烟苒放开,如果不是因为她现在身体脆弱,他估计就会把她压在身下,好好的抚爱一次。

    但是现在不行,他知道她身体不行,强行的控制自己的意志力,然后大口大口的踹气,“烟苒,我去叫人给你准备点食物。”

    说完,几乎是逃一样的跑出了房间,他需要冷水来冷静一下自己。

    看着这样的祁墨池,慕烟苒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好像一切都是这般顺理成章,没有之前的遇险,也没有之前的困境。

    但是她始终疑惑,祁墨池到底是如何从天蓝岛的手中逃出来,而为什么如今她们又能抵达华夏国,而为什么昨夜获救的时候,船只与直升机的旗帜却不一样。

    她认得出来,船只是天蓝岛的,但是旗帜却不是……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她无法想到,也更加无法猜测的出来。

    ……

    “我不回来了,你自己看着办,然后那群飞机上的人和我的救援队,在飓风之后,由你帮我护送到华夏国来!”祁墨池给蓝斯打着电话,如今他在也不会离开慕烟苒了,自然不会回去。

    “老兄,有你这样不负责的人嘛?你这样一会到红刺,你就认为那群老头子会不知道嘛?我如此水深火热,你都不出手帮忙嘛?”

    蓝斯气的几乎想揍他,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他就死活不应该让祁墨池离开。

    “可是如今我人已经到了华夏国,有些事情也无法挽回,不过我答应过你,天蓝岛的情况我会让人来支援你。”

    祁墨池承诺,“我既然答应过你,自然不会反悔!”

    “ok,那这个女人呢?”蓝斯只能妥协,“这个叫张娜娜的女人你该如何?”

    祁墨池微微眯着眼,那份情报他也抽空看了一下,果然和他意料的差不多,“留着她,对你有用!”

    蓝斯点头,“这一点我自然知道,好吧,我现在也等着你的好消息,希望你不会让我失望!”

    “自然!”祁墨池答了一句,然后挂掉了电话,随后立刻朝着旁边的西装男子吩咐了几句,便见西装男子恭敬的朝着他弯腰,随后离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莫求仙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