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卿言萧容衍〕〔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时空之头号玩家〕〔诸天最强大佬〕〔宋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柳暗花明林云〕〔东方梦工厂〕〔陆峰江晓燕〕〔陆峰穿越1988〕〔陆峰穿越1〕〔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顶级神豪林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221章 我想得到认可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打完营养剂之后,慕烟苒坐了起来开始享用美餐,现在雨过天晴,所有的危险都消失了,她也渐渐有了一些食欲,想吃东西了。

    大难不死,丈夫疼爱,人生的幸福莫过于此吧,慕烟苒很满意的喝着小粥,安静的享用食物。

    但是并没有安静多久,门便被打来,走进来一位金发碧眼的女郎,白皙的皮肤,高挑的身材,性感的装扮,每一处都吸引眼球。

    慕烟苒并不认识她,但是第一眼的感觉是觉得她很漂亮,“你好,请问你……”

    “你就是祁墨池的妻子?”女人来者不善,声音带着傲慢,眼神也带着不屑。

    慕烟苒楞了,这是演什么戏?

    “是,你有什么问题吗?”

    虽然此时她脸上苍白,看起来很是脆弱,但是一旦关系到自己男人的事情之后,所有的女人都会变成一只战斗猛兽。

    慕烟苒的眼神也渐渐带着一抹凉意和一抹不爽。

    “哼,问题可大了!”

    女人踩着高跟鞋走了进来,“你可是祁墨池第一个带回来的女人!”

    “你什么意思?”

    慕烟苒沉下眼,什么是第一个带回来的女人?这里又是哪里?

    “什么意思?”

    女人楞了一下,随后想到,“难道说,祁墨池并没有告诉你这是哪里嘛?”

    说到此处,女人脸色立刻浮出一抹讽刺的笑意,“看来你也不过如此!”

    慕烟苒顿时不悦了,这女人说话是什么意思,所有的内容她都不清楚也不明白,“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什么也不想说!”

    女人摆明一副看不起她的样子,冷笑一声,“不是每一个女人都可以成为祁墨池的妻子,你并不合格,也不会被这里的人所接受,你还是尽快离开祁墨池最好,别自讨没趣!”

    “呵呵……”慕烟苒冷笑两声,既然对方不客气,她也不会客气对待,“这些话,你可以对墨池说。”

    “呵,你倒是有骨气!”

    女人双手抱在胸口,一副高姿态的模样,“这里可是弱肉强食的地方,不要因为你的祁墨池的女人,就可以为所欲为!”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慕烟苒抬头看向她,眼神中狠劲。

    “哈哈,你可以问祁墨池呀,看他告不告诉你呀!”

    女人心情很好,根本从脚底都看不起慕烟苒,祁墨池虽然带她来了,却没有告诉她,显然是把她当成外人,“我们这里是什么地方,外人根本不需要知道!”

    “我是祁墨池的妻子,是他法律上的合法妻子,如果按照你所说的,我没有资格获得你们的接受,那么我又为何要获得你们接受?我大不了离开就是了,可是我依旧是祁墨池的妻子,这是谁也无法改变的事实!”

    “你非要激怒我妈?”

    女人猛然走到床边,慕烟苒却一点都不胆怯的回瞪。

    “哼,你以为你这样想就对了嘛?天下与美女,我相信没有哪个男人会放弃天下!”

    女人嘲讽道,“你只不过是他的妻子,那又如何,结婚还不是可以离婚。只要你离婚,我就带你离开这里,而且还给你一大笔金钱!”

    “呵,你不觉得你说话很搞笑嘛?我傍着祁墨池还差钱嘛?所以,我为什么要离婚!”

    慕烟苒回击,并不喜欢眼前优越感十足的女人。

    “那么你非要赖着不走,误了祁墨池的前途,那么可就不要怪我不好意思了!”

    女人忽然越过祁子回,朝着慕烟苒威胁,“在这里,就算你死了,也没有谁敢为你伸冤!”

    慕烟苒浑身一愣,不可置信的看向她,这句话不是威胁而又是威胁,是一个名副其实的威胁,她相信,眼前这个女人肯定敢这般下手!

    “你到底是谁?”

    女人眼中很是满意的笑了笑,“我是谁?大可以告诉你,只有我生的孩子,才有资格成为这里的接班人!”

    慕烟苒眼眸中闪过一丝怒气,“谁来说去也不就是为了抢男人?真是好笑,如果我不配祁墨池,他又为何娶我,你未免想的太简单了吧!”

    “你,那是你不了解这里!”

    女人并没因此激怒,只要成为祁墨池的夫人,她就是红刺的女主人,至于爱情什么的都是浮云,天下没有什么比权力在手更加的痛快。

    “这里,强者的为王,败者为寇。而你这幅身躯,那什么和我比?”

    女人藐视一切,慕烟苒连她眼中进的沙子都不如!

    “可是实际上,我是祁墨池的妻子,而你什么都不知道!”

    慕烟苒不甘示弱,眼神中闪过一抹狡黠的暗光。

    “找死!”

    女人果然被据怒,直接扬起一巴掌,朝着慕烟苒的脸颊就扇了上去,在发力的途中,手却被一只从后面出现的大手给抓住了!

    “谁……墨池!”

    女人回过头本是一副狰狞的表情,却发现抓住自己的人正好是祁墨池,立刻恢复了表情,笑靥如花,“墨池,你回来了也不给我说一声!”

    “艾琳,你在做什么!”

    祁墨池的面色很烟,带着剧烈的怒气,紧握的手力道之大,几乎是要把她手臂捏断,“你这伸出来的手,是要做什么?”

    慕烟苒立刻告状,“她要打我!”

    “你居然敢?”祁墨池呵斥一声,力道加重,疼的艾琳几乎哭出来!

    “祁墨池,她不配,她根本就配不上你,之前你和她结婚不也是说了是为了报复嘛,是为了报仇嘛?你不是说父债子偿嘛?把她折磨的发疯,痛不欲生才会让你痛快嘛?我现在就是在满足你呀!”

    这句话轰隆一声在慕烟苒脑海中爆炸,什么叫报复,什么叫父债子偿,什么叫痛不欲生。

    瞬间,她疑惑又哀伤的眼神朝着祁墨池看去。

    祁墨池猛然一震,完全没想到事情会朝着这方面发展,怒声呵斥艾琳,“你再胡说什么,你给我滚,马上滚!”

    艾琳在红刺中,是唯一一个女高层,哥哥又是祁墨池的得力大将东,而她又因为杰出的能力而获得仅次于东西南北四大当家的之下,人称小当家。

    在她眼中,自己是这个世界上唯一能于祁墨池匹配的女人,而其他的女人修养染指祁墨池,“我没有胡说什么,这就是事实,是你当年亲口对我说的……啊。”

    时间几乎在这一刻停止了,所有的喧嚣也消失了,艾琳不可置信的看向祁墨池,“你居然打我?你居然为了这个女人打我?”

    “这是我妻子,我祁墨池的妻子,而不是你口中的这个女人,那个女人,你就算不接受她,不承认她,你也必须尊重她!”

    祁墨池每一个字都咬的很重,一句一顿,无法让人忘记。

    “祁墨池,你变了,你咋也不是我当年认识的祁墨池了!”

    艾琳满是神伤,“你那后悔的,你总有一天会知道,这个世界上最匹配你的人是我,我不会放弃的!”

    “滚!”

    祁墨池已经是众怒,额头上的青筋凸起,如果不是因为念在旧情,念在艾琳对红刺的付出,他早就将她大卸八块,而不是这么简单的赶她出去。

    艾琳顿时觉得自己颜面全无,在这里多带一分钟,那个叫慕烟苒的女人就会多嘲笑她一分钟,她才不会让她得逞,也不会让她如意!

    “慕烟苒,我会让你后悔的,我会让你跪在我面前求我的……”

    “滚!”

    祁墨池厉吼,就是狂怒的狮子,每一刻都控制不住浑身的怒气,立刻毁灭了整个房间。

    艾琳是狼狈的跑了出去,甚至带着屈辱,而这份屈辱,她会记在慕烟苒的头上!

    艾琳走后,祁墨池最终是松了一口气,他怕自己下一秒会忍不住的杀了她!

    “那么你现在是不是应该给我解释这一切了?”

    慕烟苒此时缓缓出声,哀伤的眼看着他,“什么是报复,什么是父债子偿,什么是痛不欲生?”

    这都是些什么?

    难不成还有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么?”

    “不,烟苒你听我说!”祁墨池觉得现在不是说这话的时候,但是却又不得不说。

    他赶走了一切随行人员,这时候,房间只是剩下慕烟苒与祁墨池。

    然后慕烟苒却发现自己一刻都等不了,内心的澎湃丝毫不差于那昨晚的海浪,甚至更加凶猛,“祁墨池,我要你回答我。”

    “烟苒,事情不是这样的,你听我解释,我并……”

    “好,你说!”她努力的保持冷静,她觉得这些话简直都有些不可置信,她觉得,祁墨池是真的有事情瞒着自己。

    “李静好……艾琳把你当成了李静好。”

    “什,什么?”慕烟苒一怔,这是祁墨池第一次对她提起这个名字。

    “钟宇翔告诉过你,然而他不知道的是,我并不喜欢李静好。”

    “所以,这是一场误会?”慕烟苒冷静了下来,朝着他继续询问,“到底怎么回事?”

    祁墨池把一切事情都告诉了她。

    李静好。

    这是他心中的禁区。

    李静好的父亲,其实是一名国际上的凶手。

    然而,祁墨池的祖父,就是李静好的父亲所暗杀的!

    所以,一切仇恨席卷而来,他就计划了初遇,计划了用感情报复李静好。

    结果,却在这个过程中,将自己陷进去了。

    他不忍心报复李静好了,所以放了她自由,然而,他心中却又放不下她。

    “所以,我娶我,依然是因为她?而且,李静好并没有死,对不对?”慕烟苒冷静地分析这这一切。

    因为五官相似,所以艾琳才会把她当成了李静好。

    祁墨池眼神一暗,神情十分的沉重,微微的点了点头,“是,一开始的确。”

    慕烟苒觉得心口一阵疼痛,原来她真的只是一个替身。

    “祁墨池我爱你,我很爱你,就是因为爱你,所以我不能忍受自己只是一个替身!”

    所有的安慰都只是自我欺骗。

    她还说无法接受自己,只是一个替身。

    “祁墨池,我们离婚吧……”

    “你说什么?”

    祁墨池紧紧的站在她面前,看着她从激动到现在的平静,不知道她内心到底经历了什么,但是他认为有些事情必须说清楚,就算在难堪,在丑陋,他也不能再隐藏了!

    “烟苒,你听我解释好不好,你不要在哪了瞎想!”

    祁墨池严肃的说道,眉目之中全部都是冷色,“你总是这般先入为主,你为什么不给我解释的机会?你总是把事情想成你心中的那样子!”

    “难道不是这样的嘛?”慕烟苒反问,看着他没有说话。

    祁墨池叹了口气,忽然觉得这般交流很困难,“是,当初我只是想把静好的感情,放在你身上……”

    “够了,你不要说了!”慕烟苒奔溃的抱着大脑。

    她已经深深的喜欢上了祁墨池,自然不能容忍自己只是一名替身。

    “烟苒,如果我告诉你,我现在是真的爱你,你信不信?”祁墨池着急的解释。

    慕烟苒缓缓的抬起头,看着祁墨池,“不,你只是看着我,而看向另外一个人。”

    “烟苒,你凭什么否定我对你的喜欢呢?”祁墨池捧着她的脸,擦拭着她脸上未干的泪水,“你为什么不看看我的真心?”

    “祁墨池,我记得你告诉我过,你会是一名合格的丈夫。”慕烟苒问他,“所以,一开始你就清楚,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你又会如何的待我。”

    “那只是当初……”祁墨池就不明白了,“难道你现在都看不出来吗?”

    “这婚姻的开端本来就不好,而且现在我也知道了真是的情况,所以这场婚姻我真的无法持续下去了。就让我们离婚,为这个婚姻画上句号好不好?”

    “不,我不答应!”

    祁墨池拒绝,他不会答应,也不会放手,“烟苒,我们明明现在很好,你为何始终要究竟那过去的事情?这件事情我不会答应你,而且,你真的就舍得放弃我嘛?”

    “我当然舍不得!”

    慕烟苒摇头,可是她却坚持,“祁墨池,我不知道那女人所说的配得上你的女人是什么样子的,可是如今我不是!”

    她真的如那人所说的那般,配不上他。

    就单纯的一个替身都无法做到。

    “祁墨池,我们离婚好不好。我们的开端本来就不好,就这样结束好不好?”

    她也有自己的尊严,也有自己的感受!

    她认为祁墨池现在看她,只是看那个他爱之深,却又无法正面面对的女人。

    “你在说什么?”

    祁墨池不懂,“烟苒,你为什么要扭曲我对你的爱?”

    “因为你爱的人根本不是我!而且,我也根本不了解你,你告诉我这一切又是什么?轮船,直升机,甚至还能从天蓝岛全身而退,祁墨池,你到底瞒了我多少事情?我发现我一点都不了解你,这样的我又如何配的上你。”

    慕烟苒没有忘记刚才女人所说的一切,加上她现在深刻的知道,自己只是一个替身。

    “好,我都告诉你,我把所有的都告诉你,你乖乖做好,别再给我闹离婚!”

    祁墨池坐在床边上,搂着她入怀。

    “祁家有个祖传的企业,就是位于红刺的兵工厂,那是二战后祁家的先人来到这里发展,经过几代的传承,发展成现在这般壮大,拥有先进的科技与世界一流的水平。几乎全球所有国家的武器装备都是由红刺引进。”

    “而明面上,我们是樊华财团,而实际上,我们是全球特大兵工厂。所以,我不仅可以从天蓝岛救你出去,就之前你被蓝斯绑架,那些力量都不是南非政府的,全然是我祁家自己的力量!”

    祁墨池将这一切风轻云淡的讲述给了慕烟苒听,“好了,这些就是我全部了,没有向你隐藏任何一点,我保证!”

    慕烟苒整颗心越发低沉,一个樊华她都觉得是天壤地别,现在再来个红刺兵工厂。

    而且,她只是一个替身。

    而且,她还无法怀孕。

    她感觉此时浑身都没了力气。

    “如此看来,我还真的无法配上你,所以我们还是……”

    “说来说去你都是想离婚?你把我当成什么了?召之即来挥之即去嘛?”

    祁墨池有些生气了,但是他基本是在压制自己的怒气,“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嘛?你就不能为我想想嘛?”

    祁墨池从床上站了起来,走到了窗台打开了窗户吹着冷风,想借此来冷静一下自己。

    “有些事情不想告诉你,就是怕你想太多!我身为男人,该承受的事情我自然会去承受,烟苒,比起一无所有,我更害怕失去你!”

    慕烟苒猛然一震,不得不说被祁墨池的话给惊讶到了,甚至有些暖,她总是这般被他左右了心思,“可是祁墨池,你确定你想要的人是我么,而不是那个人?”

    “当然不是,这些我怎么会分不清楚?我要是真的只是想找个替代品,你要离婚我也会满足,大不了我在找个长得像的女人罢了。”

    祁墨池摇头,依靠着窗户,双眼凝视她,“这些日子以来,难道你无法感受的出来么?”

    此时,她觉得心里很是震撼。

    从未听到祁墨池会有如此深情的告白。

    不的不说,她心软了。

    可是,她的心中始终过不去,“好,祁墨池,如果哪天你厌倦我了,你可以告诉我,我马上离开!”

    “不,我不会厌倦你!”

    祁墨池回到她身边,将她紧紧的拥入怀中,“这辈子我都不可能厌倦你!”

    “可是墨池,我想留在你身边,想让你所有人的属下和兄弟都接受我,所以,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才能让他们接受……”

    “嘘,你无需做什么,你聪明,你善良,这样的你已经足够站在我身边。”

    祁墨池伸出手挡住她的嘴,不想让她强迫自己,“而那些所谓的要求,只不过是艾琳个人谣言罢了。你老公可是很受喜欢的,你得看紧了!”

    慕烟苒破涕为笑,很少看见这样的祁墨池,可是女人总是要争论个输赢,“那么你告诉我,那个艾琳都会什么?”

    祁墨池瞬间满头烟线,觉得这个问题是慕烟苒挖的一个坑,赶紧逃走,转移话题,“烟苒,以后别再我面前说什么离婚,说什么分手,你了解我的,对于你我是不会反手的,所以是绝对不会答应你的!”

    慕烟苒静静的看着他,从他眼中的真诚和坚定打动,“好,君不弃,我便不离!”

    情到深处自然浓,祁墨池附身亲吻上了她,每一处都小心的吻,就像在珍惜一件宝物一样,爱不释手,小心翼翼。

    缓缓的,祁墨池脱掉了鞋子,按着慕烟苒的双肩便躺在床上,她下,他上。

    然后在开始,从额头,眉尖,眼睛,鼻梁,脸颊,嘴唇,耳朵,脖子……从上往下,挨个亲完。

    所有的热烈都变成了细吻,房间里的每一处都在升温,缓缓的解开她纽扣,露出让他迷恋的一切。

    所有的伤痛都在这一切化为粉末流失,所有的不好的记忆都在这一刻消失。

    所有的一切重新开始,房间很温暖,温度在上升。

    ……

    不过,慕烟苒依旧没有放过祁墨池,就在他满足之后,慕烟苒翻身坐在他身上,双手撑着他的宽厚的肩膀,脸上依旧是潮红,样子十分的诱人,祁墨池觉得,他刚灭的火又上来了。

    慕烟苒问道,“你还没告诉我,艾琳有什么本事!”

    祁墨池瞬间翻了个白眼,看来刚才的自己是白运动了,双手抱着她的腰肢,将她的身躯缓缓的往后退着,“看来你还有很多力气?”

    慕烟苒立刻抱着他,整个人贴在他身上,不动,“没有力气了,不准再来了!”

    她的小身躯可承受不住祁墨池的两次攻击呢,“我没什么力气,但是我还可以说话,你告诉我,艾琳会什么!”

    她要成为站在祁墨池身边的女人,无论是谁都不能提出质疑!

    祁墨池叹了一口气,翻身将她再次压在身下,“宝贝,你不觉得如此好的气氛都被你破坏了嘛?”

    慕烟苒伸着腿踢了他一脚,“让开,不准压着我了!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干什么,也别转移话题,你今晚上你要是不告诉我,我就踹你下床!”

    “你还力气踹的下去嘛?”

    祁墨池躺在她旁边,将她搂在怀中,两人再也没有提刚才的事情,也不会再去提以前的事情,只要相爱,只要快乐,只要她原谅他,他不在恨她,那么上一辈的恩怨为什么非要让他们来承担!

    而现在对于慕烟苒来说的,就是成为大家认同并且接受的祁墨池妻子,要堂堂正正的站在他身边,而不是让他为了自己而为难,而放弃一切!

    “我踹不下去,我可以咬你呀!”

    说完,慕烟苒侧身朝着他的肩膀一口咬了下去,“说不说?”

    “啊……”

    祁墨池闷哼了一声,抱着慕烟苒的脑袋往下按,声音带着魅惑,带着磁性的引力,呼喊着,“宝贝,你咬错地方了,来,这里……”

    瞬间,慕烟苒羞红了脸……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