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奶爸〕〔我真的长生不老〕〔仙医邪凰:废物四〕〔龙城〕〔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混沌丹神〕〔青萍〕〔大流寇〕〔春回大明朝〕〔威震八方叶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仙魔三国大玩家〕〔都市极品仙尊〕〔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洛诗涵战寒爵〕〔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239章 必须强大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你们怎么知道我没有进入毒洞呢?”

    慕烟苒反问一声,指着艾薇的电脑,“就因为这个照片吗?照片能说话嘛?照片能告诉你们一切吗?是,祁墨池是打开了门接我,不就正因为我走出了毒室了嘛?”

    “你骗人!”

    前田惠子大吼一声,凌乱的头发加上她的表情居然有些狰狞,“你根本就不知道毒洞内的情况,你根本就不知道那种恐惧,你凭什么说你进去了?你如果真的进去你会是现在这般安然无恙嘛?你还可以潇洒快活的一整夜嘛?不,你们这对狗.男.女都应该被开除去!”

    “请注意你的言辞!”

    慕烟苒呼吸加大,没想到事情会演变成这样,“你当时在现场嘛?你怎么知道我就没有进去?你凭什么侮辱我们?”

    “不仅是我,还有整个营地的学生,他们都恨死你了,你最好小心别处去,要不然被怎么打死了也不知道……”

    前田惠子爆发出猖狂的笑声,“慕烟苒,我最讨厌的就是你这种时时刻刻一副委屈的表情,你会为你所作所为得到报应的!”

    “慕烟苒,出来……”

    “贱.人,滚出来!”

    猛然,寝室门外传来一阵激烈的敲打声,也不知道多少人堆积在门口,言语污秽的骂着她。

    慕烟苒发现自己的内心在颤抖,重来没有遇到这种阵势让她居然如此害怕,忍不住的想呼喊祁墨池。

    “艾薇,把门打开!”

    前田惠子坐在床上,朝着艾薇吩咐着,“贱.人自有天收,我们坐等看好戏。”

    艾薇犹豫了一阵,最终是无法抵过对营地的信仰,直接将门打开,这一瞬间,门外的男女直接冲了取来,每个人手中都拿着不同的东西,进来就找准了慕烟苒的位置,直接挥着手中的棍棒开始朝着她身上打了下去。

    “啊……”

    慕烟苒还没有反应过来,身上就被重重打了一棍,一棍接着一棍,这些人显然是想要把她打死嘛?

    她抱着头无助的蹲在地上,周围的人手上握着棍子,或者扫帚不停的在她身上打下,骨头几乎都感觉要碎掉一般,而这些人言语中却一直充满了肮脏的句子,好像她就是十恶不赦的罪人一样。

    可是凭什么,凭什么这些人就用一堆照片来评价她?而凭什么这些人就有决定她命运的权力呢?

    营地的老师呢?教官呢?祁墨池呢?

    不,他们都不知道,此时此刻她只能自救!

    可是,她一人又如何抵挡这么多的拳头?浑身万分疼痛,视线也开始晕眩,好像连口腔内都开始有了一些血腥味……

    ……

    “老板,你为何这般做?”北站在祁墨池身后,此时,他脸上的吊儿郎当消失的无影无踪,而是十分严肃的对着祁墨池,“慕烟苒她,她只是一介弱女……”

    “你叫她什么?”祁墨池忽然开口,朝着北问道,“你称呼她什么?”

    “我……”

    北脸色顿时难堪,按照身份来说,他其实应该称呼慕烟苒为夫人,可是他却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你叫不出来是不是?”祁墨池眼中满是伤痛,“就是因为你们叫不出来,所以这一切的痛她必须承受!”

    “可是她只是一介弱女子!”

    北终究还是有些不忍心。

    “总比一直是弱女子好太多!”

    祁墨池望着天空,心口不停的抽疼,“要么放弃,要么坚持,道路是她选择的,就看她如何去做!”

    是成为站在他身后的女人,还是成为他怀抱中护着的女人?

    两种截然不同的生活方式,就有着不用选择,他的身份注定如此,而慕烟苒达不到这种高度,就永远是他保护下的女人,离开了他什么也做不了。

    所以,当慕烟苒选择要来培训营地的时候,他除了一开始的拒绝之外,更多的是赞同。

    他身份是注定无法改变,祁家的祖业必须守护,而慕烟苒注定这一辈不安分,那么还不如让她学会成长,学会去处理这些事情。

    “老板,你真是铁石心肠!”北最终说出了这句话,心中终是不忍。

    “北,我问你。如果哪天我不在了,那么你们是拥簇新主还是慕烟苒?”祁墨池忽然正视他,眼中尽是坚定。

    北一震,立刻回答,“自然是新主!”

    “那么新主年幼,你们会选择谁辅助?新主的母亲还是一位德高望重的领导?”

    “自然是……”北低头回答,“慕烟苒没有这个实力,所以……”

    “所以,我要让她学会这个实力!”

    祁墨池目光忽然柔和,“我不知道能够保护她多久,我必须要让烟苒成长起来!”

    他看似光鲜,其实游走在刀口上,无数双眼睛盯着他。

    谁也不知道意外和明天,谁先到来。

    “老板……”北猛然一震。

    ……

    慕烟苒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病床上,浑身酸疼无比,所有的关节都像是被报废了一半,只要轻轻一拉扯都觉得异常的疼痛。

    “你醒了?”身穿白大褂的医生走了过来,看了看吊瓶的刻度,然后说道,“先不要乱动,你身上的伤很多!”

    慕烟苒视线渐渐清醒起来,看着眼前大约三十来岁的女医生,微微点了点头,“谢谢!”

    她不知道自己是如何来到这里的,也不知道自己被打了多久,身上的伤到底有多严重。

    “不要谢我,如果我不是医生,我也不会救你!”

    女医生声音冷冰冰的,显然是很不愉快,“我也不喜欢破坏营地规定的女学生,你将会受到最严重的处罚!”

    “为什么?”慕烟苒反问一句,“这里不是法庭,我也没有伤人放火,我只是与一个男人在一起,怎么就成了众人眼中的过街老鼠呢?”

    她不懂,她和自己的丈夫在一起有什么错?

    而且,她不相信这个培训营地没有人会不知道祁墨池的身份!

    而且如今自己出了这么严重的事情,那么祁墨池人呢?为什么他不出来?

    “怪不得被打!”

    女医生冷哼一声,重重的抽掉了她手上的针头,“给你治疗真是浪费了我的时间,浪费了药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