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情深不负,总裁老〕〔武神纪元〕〔狼牙狼王于枫〕〔秦城苏婉〕〔天行医尊陈一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暗影谍云〕〔天道之下〕〔弃宇宙〕〔禁区之狐〕〔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医路坦途〕〔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剑仙归来〕〔天降三宝,爹地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249章 这是测试?不可原谅!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弟弟?”

    为首的大汉是一个典型的美洲人,黄色长发,大概一米八的个子,出胳膊,身上满是纹身,看上去很是吓人!

    这人听见琳达说杰斯是她弟弟之后,立刻走到琳达面前来威胁,“那么你知不知道你弟弟干的好事?”

    “杰斯怎么呢?”

    凯利亚瞬间很是着急的问道,伸出手抓紧琳达的手,“琳达,这么办?他们看上去不好惹。”

    琳达拦在凯利亚的面前,阻止一切可能会伤害到她母亲的人。

    与此同时,一道清悦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有事情,大家坐下来谈吧!”

    慕烟苒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门口,指了指旁边的座椅,“位置有些窄,有些招待不周,还请见谅!”

    那人很是惊讶面前这样的弱女子居然可以镇定的跟他们说话,微微蹙眉了,举着胳膊说道,“别再这里假惺惺,让杰斯给我滚出来!”

    说完,直接一拳头打翻了旁边的水瓶,吓的凯利亚立刻尖叫起来。

    琳达瞬间担心凯利亚会被吓着,朝着汉子说道,“我跟你出去谈,如何?”

    “出去?”汉子很是凶巴巴的说道,“老子才不出去,老子就在这里跟你谈!”

    “那么你就好好说话,摔坏了的东西全部给我赔!”站在门口的慕烟苒看了一眼地上正在冒着热烟的水瓶,还有那些破碎的玻璃渣,眼睛微微一眯。

    “赔?”

    汉子感觉像是听到了什么好笑的内容,瞬间大笑起来,“你确定你们没有搞错,你确定你要我赔?”

    “没说错,你打翻的东西,你必须赔!”慕烟苒不动神色,丝毫畏惧的意思都没,瞬间让汉子很是生气,“你这个娘们,你可知道你弟弟打伤了我们少爷,你赔的起吗?”

    “打伤?”琳达顿时蹙眉,杰斯打人呢?

    “不可能,杰斯怎么可能会打人!”凯利亚立刻惊恐的呼喊,整个人拼命的摇头,“你们肯定是讹诈我们的人!”

    “老东西,不要在这里睁眼说瞎话,小心我……你,你要干什么!”

    汉子本想威胁凯利亚的,结果慕烟苒忽然脚下一动,眨眼的功夫一把水瓶碎片就抵在汉子喉咙口上,她目光巨冷,声音也冰冷的说道,“如果杰斯真的打伤你们少爷,我赔就是了!但是你砸坏了的水瓶,你赔不赔?”

    “兄弟们……别,别动!”

    汉子瞬间咽了气,根本没想到这个女人如此凶悍,下手真狠,他的脖子已经开始有了丝丝血迹,让他害怕的颤抖,“赔,赔,我赔!”

    “走,先出去!”

    “好,好,出去……”

    汉子十分的配合,从来没有想到面前的女子能够如此大胆,在医院就公然敢对他出手,枉费他称霸一方,如今就栽在一个娘们的手中,心中默默的发誓,只要得到了解脱,他定然会让这个女人好看!

    琳达让人打开了门,跟着慕烟苒等人的脚步缓慢的朝着门口移动。

    凯利亚大口大口的喘气,看着这惊险的一幕,紧张的要死,又不敢出声打断琳达与慕烟苒的思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们走了出去。

    外面就是走廊,走廊上就有很多的人,到时候这些人在厉害估计也不敢把琳达咋样吧!

    门被打开,外面走动的人瞬间看到这样的场景,立刻惊恐万分,汉子忽然大叫一声,“救命呀!”

    “这,怎么回事?”走廊的人纷纷惊慌起来,完全不明白现在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看见一群赤膊大汉从病房内走了出来,而定眼一看,却是一名瘦弱的女子手中握着一银光闪闪的碎片抵着其中一名大汉身上,而那脖子见尽然还出现鲜红色的血丝。

    这一抹怪异的场景,瞬间吓坏了一群人,就算大汉忽然爆发一声救命,也没有人敢来救他。

    慕烟苒瞬间瞪了大汉一眼,手上的力度加大,“你在不老实点,小心我真的要你好看!”

    “疼疼疼,不敢了不敢了!”

    大汉立刻挥手求饶,实在是害怕了慕烟苒,众目睽睽之下居然还敢下手。

    “那个,我不是要谈谈她弟弟的事情吗,你这样我们如何谈判?”大汉指了指脖子上的凶器,对着慕烟苒说着好话,“不如你先放下来,我们找个地方好好谈谈!”

    “不用,和你们没什么好谈的!”慕烟苒又不是傻子,这样的情况下她岂会松手?

    “让他们先走,要不然我们是不会和你谈的!”琳达也没有闲着,指了指周围的几人,对付一个大汉她还有点敢拼搏一下,但是对方一群大汉,她根本就没有胜算,如果不是刚才慕烟苒出其不意攻其不备,先下手为强,那么如今局面根本不是这样的!

    “这,不太好吧!”

    汉子看了看自己周围的人,他心中也有大量,如果这些人走了,那么他对慕烟苒就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那么他还不就真的成了刀俎上的鱼肉?

    “这么多人,你认为我们会做什么吗?”

    “那么就最好不要谈!”

    慕烟苒冷哼,拖时间等祁墨池回来也不错!

    “大姐,这么多人面前你让我如此丢脸,不太好吧?”

    汉子觉得颜面挂不住了,脸色异常的铁青,“我真的而不会动手,你把这东西放下来好不好!”

    “要么他们离开,要么不放!”

    慕烟苒是铁了心不松手,这几个大汉就是威胁,所以她自然不会再没有安全的前提下松手!

    于是,几个人就这样的僵持,其他的汉子本来想动手强行的救出那名大汉,结果慕烟苒注意力实在是太过于集中,一点机会都没有给他们,所以一直没有下手的机会,直到医院的保安人员赶了过来,强行的分开了他们。

    慕烟苒这才松了一口气,朝着保安发火,“医院是如何安保的?居然让这些人进来,你们如何保证我们的安全?我们可是给了医疗费与住院费的!”

    先发制人通常都会先入为主,这下所有人意识到慕烟苒很有可能才是受害者。

    汉子很是惊讶慕烟苒这么快的应变能力,实在是咋舌,看来今日的谈判是未果了,朝着慕烟苒指了指手指头,“妞,我还会来找你的,我不相信你一辈子就住在医院内!”

    随后,保安强行的将汉子请了出去,医院的主人与保安部门的部长出来处理这件事情,凯利亚这会儿听到了声音才从病房内出来,朝着琳达紧张的拉着,“琳达,你有没有受伤?”

    琳达这会让松了口气,这样的局面她还是第一次面对,但是却用培训营学到的内容来对抗,还好这次有惊无险,摇了摇头,“妈,我没事,只是这到底怎么回事你知道吗?杰斯有跟你们提起过吗?”

    然后,朝着慕烟苒点头,“真是谢谢了。”

    慕烟苒缓了口气,淡淡的摇了摇头。

    “没有,从来没有,我根本都不知道!”凯利亚也吓掉了魂,紧张的看着慕烟苒有没有受伤,“这到底怎么回事,杰斯到底惹上了什么人呢!”

    “不好意思,我需要跟你们录制一下口供。”

    此时医院的主任拿着录音笔对着慕烟苒,“可能必要的时候,我们是会呈交给警方!”

    慕烟苒朝着琳达点了点头,示意她不要太担心,然后朝着主任说道,“我可以配合你,但是请你们也要加强安防,这样的事情我不想出现第二次!”

    “自然!”

    主任好像对这样的事情很习以为常,“只不过我们也遇到很多这种躲债的,或者是在外面惹了什么人的,都跑到医院来躲避。然而医院可不是福利院,如果有必要的话,我们会请你们出院的!”

    “你什么意思?”琳达蹙眉的看着主任,“事到如今你们居然开始推卸责任呢?”

    主任呵呵笑了声,“毕竟这是医院,而不是警察局,如果要求助,麻烦请找警察,这里还有其他病人需要得到治疗!”

    “是吗?”慕烟苒声音一沉,“你的意思是说,医院不接纳我们?”

    “也不是这个意思,只是……”

    “不,这不可能!”

    此时迎面跑来一名年长身穿白大褂的男子说道,“医院救死扶伤,自然来了岂会不接受?”然后立刻朝着主任说道,“这位是我们的vip病人,立刻进行转移到贵宾病房去。”

    之前还盛气凌人的主任立刻傻了眼,不解的问道,“院长,这……”

    “这位可是你惹不起的人!”

    被称呼为院长的老人立刻在主任耳朵边上说了两句,瞬间让主任脸色大变,一个劲的朝着慕烟苒道歉,“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才多有得罪,是我的错,我现在就安排转病房,实在是怠慢了!”

    凯利亚惊讶的看着这一幕,然后疑惑的看向慕烟苒,看了看琳达,这么一瞬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慕烟苒见此,也明白之前安排高级病房表露了身份之后带来的效果,点头,“很好,我很满意。”

    随后安排了凯利亚换了病房,琳达也开始盘问杰斯做了什么,杰斯见无法隐藏了,便一五一十的交代了,“我没办法了,所以才……”

    “你是说,妈患的真的是胃溃疡?”琳达一愣,朝着杰斯询问。

    杰斯点了点头,“我没想过要骗你的!”

    “你这个混蛋!”琳达忍不住了,踢脚就往杰斯身上踹了一觉,所有的情绪在这一刻全部爆发了开,“你这个混蛋,你可知道我开始有多伤心吗?你怎么能拿自己的母亲的身体来骗我呢?你这个混蛋!”

    杰斯不敢还手,任由琳达对自己敲打,无奈的叹口气,“哎,姐,你要气就气吧,但是你一定要帮我呀!”

    “自己惹的事情,自己去解决!”琳达气急败坏,没想到杰斯居然拿这种事情来骗自己,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朝着慕烟苒说道,“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慕烟苒点了点头,“我和杰斯出去的时候就知道了,我有朋友在这边,已经叫人去查了,相信很快就会得到回复,你不用太担心!”

    “烟苒,真的是,太谢谢你了。”琳达朝着慕烟苒真心的道谢,然后瞪了杰斯一眼,随后进了病房,“我先去陪妈了,你先给我反省!”

    “遵命!”

    ……

    金发汉子走出了医院之后,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一抹刺疼传来让他倒抽了一口气,“该死的娘们,下手真狠!”

    “老大,我们就这样放过这个女人?”

    他身后的人出口问道,“她这样让你丢脸,我们肯定要让她知道得罪我们的下场!”

    “对方女人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让她……”

    金发汉子冷笑一声,说道,“待会儿你们去拍摄几张她的照片,然后快递给约翰,要是被约翰盯上了,那个女人就麻烦了!”

    “约翰?老大你是说,那个采花大盗约翰?”

    众人闻风丧胆,约翰是出了名的狠毒之人,一人为一派别,下手狠毒,道上都给三分面子。而约翰却喜欢玩弄女人,只要被他看上的女人,都没有好下场!

    “老大,你这一招真狠!”

    “我马上去拍照!”

    ……

    慕烟苒打了个冷颤,觉得浑身有些冷,这几天的治疗她都陪在琳达的身边,偶尔想办法打听一下祁家的事情。

    这会儿看了看时间快到吃晚饭的点了,慕烟苒便准备下楼去买点饭菜回来给琳达吃。

    不过慕烟苒觉得很奇怪,无论走到哪里都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看她,而她却不知道这人到底在哪里!

    可能是这几天没休息好有些疲惫了,出现了幻觉,晃了晃脑袋,刚好电梯门打开了,她便走了进去,按下了一楼。

    vip病房人都很少,而且电梯都是专属电梯,完全是五星级酒店的待遇。

    然而电梯门刚好合上的时候,忽然伸进一只手,一位金发碧眼的男子忽然出现,歉意的说道,“不好意思。”

    慕烟苒微微摇了摇头,忍不住的多看了男子几眼,犹如浩瀚星辰的碧眸,白皙的皮肤,黄色的发梢,怎么看都觉得迷人。

    “嗨,你在看是吗?”

    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开了口。

    慕烟苒这才意识到了失态,立马收回了视线,朝着他摇头,“不好意思,你长得太好看了,所以就忍不住的多欣赏了一下!”

    “呵呵!”

    男子呵呵的笑了一声,“很巧,我在1098病房。”

    “哦,我朋友的母亲住在这里!”

    慕烟苒并不想透露更多的消息,毕竟这里人生地不熟,加上上次大汉事件之后,她变得格外的小心翼翼。

    见此,男子便没有多说,安静的乘坐电梯下了一楼。

    可能所有医院的饭菜都不好吃,所有慕烟苒都是在外面的快餐店购买,还好这里选着多,营养汤也挺多的。

    慕烟苒走进了一家经常购买的快餐店,点了一份骨头汤和一些清淡的小菜,然而发现刚才哪位帅哥居然是跟着她一起进了这家店。

    “嗨,你也喜欢吃这家店的饭菜?”

    帅哥先打找说道,“我兄弟住院了,我陪着他,他点名要吃这家的。”

    “恩,这家的味道实在是不错。”

    慕烟苒对这个男人很是陌生,所以说话也是隔了点距离,如果不是因为他长得很帅之外,她应该连话都不想搭吧。

    “那个,我叫约翰,能知道你叫什么吗?”

    约翰小心翼翼的接近了她,“我一直觉得东方姑娘很漂亮,刚才你在电梯里面的容貌,惊讶了我……”

    “不好意思。”

    慕烟苒吓坏了,没想到这变成了一场艳遇,“我已经结婚了。”

    说完,慕烟苒提着菜便匆匆离开。

    约翰看着她离开的背影,嘴角上忽然浮现一抹邪魅的笑,“结婚了?那又如何,我约翰看上的猎物,就没有谁能够逃离!”

    ……

    慕烟苒匆匆的回到了医院,凯利亚已经醒了过来,便正好可以享用晚餐,“阿姨,今晚上杰斯来陪伴你,我带琳达去休息。”

    已经好几天在医院,够累了。

    能从营地出来是特权,但是其他同学并不知道,所以她不想再一次的成为大家眼中的钉子,如今凯利亚的病情也稳定了,她便打算回去了,于是,她和琳达眼神交流了一下。

    只是可惜,祁家的事情,她并没有更多的时间去查。

    “好啊,谢谢你,你们最近也累了,好好的回去休息!”

    凯利亚紧紧的握住琳达的手,心中满是内疚,“琳达,你快回去读书吧,学业可不能落下。”

    “妈,你放心,没事的。”

    琳达为她夹着肉,“等你身体康复好了,我抽个时间和你好好旅行旅行,让全世界都布满我们的足迹!”

    “好好好!”

    凯利亚点了点头,“我快好了,你也不需要担心,倒是耽误了你这么长时间学业呀!”

    “我学业倒是没什么。”琳达摇头笑着,“我觉得我学的很好。”就是没办法毕业……

    见此,慕烟苒决定先下楼,给母女二人留出空间。

    毕竟这一次回去,琳达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再出来了。

    然而这一次,慕烟苒在电梯里面再一次的遇到那个叫约翰的男子,这一次慕烟苒选择了先打招呼,“嗨,又见面了,你打算出去吗?”

    “是呀,晚上我得回去睡觉。”

    约翰打趣的说了声,眼睛一直注视着慕烟苒,看到她有些发毛。

    电梯运行的中途没在任何楼层停留,而且还长时间都没有开门,慕烟苒觉得奇怪,抬头看了一眼显示牌,这才发现电梯根本没有运作,反而是直接停在十八楼。

    慕烟苒瞬间按住了开门键,然而电梯的门并没有打开,再一次的按了十七楼的按键,电梯照样运行,慕烟苒有些慌了,按下十九的按键,电梯也没有运行,看来是彻底的卡在中间,立刻把下面的楼层按钮等全部点亮。

    她已经不是第一次困在电梯内了,懂得如何的处理,随后按下了报警的通话对讲,却发现电梯对讲根本无法接通,拿出电话的时候也发现手机在轿厢内毫无信号,那么只剩下一个办法了,朝着外面呼喊,“有没有人呀?我被困在电梯里面了!”

    “你根本不用叫。”

    约翰耸肩,摊手,“他们根本都听不到。”

    “你不害怕嘛?”

    慕烟苒诧异的看向约翰,朝着他问道,结果约翰只是耸肩,“我不害怕,我有什么可害怕的?”

    “为什么?”

    慕烟苒忽然感觉到一丝怪异,看着约翰的眼神,脚步微微的往后退,背靠着墙,“难道这一切,是你做的?”

    “你真聪明!”

    约翰朝着黎歌笑着,吐了吐舌头,一步一步的朝着她靠近过去,“我喜欢你这样聪明的女人,这里如今只有我们两个,你如果害怕可以躲在我怀里来!”

    “你走开!”

    黎歌大吼一声,“不准靠近我,你到底安的什么心?”

    “自然是为你美色所迷惑!”

    约翰的舌头围绕着嘴唇滑动了一圈,眼神是色眯眯的看向慕烟苒,“宝贝,你不要害怕,摄像头是看不见我们的,而且外面的人也不知道我们被困在里面了,如此的好的机会,不如我们快活一下吧”

    说完,约翰就朝着慕烟苒扑了过去。

    “滚开!”慕烟苒立刻一脚踹开了他,“我说不准靠近我!”

    “真是强烈呀!”

    约翰大意了一下,尽然着了她的道,但是电梯始终只有这般大,无论躲在那里,约翰也能一只手抓过去慕烟苒。

    “来吧,尝尝在电梯里面坐的滋味,肯定很刺激吧。”

    约翰大手强行的搂过慕烟苒,把她紧紧的压在电梯璧上,强大的力道锁住她的双手,嘴上是邪魅的笑容,“我保证让你感受前所未有的感觉,到时候你会迷恋上我的,偷情的感觉很棒的,相信我宝贝,你会喜欢上我的!”

    慕烟苒目光一沉,但是力气始终拗不过约翰,整个人已经被他控制住,而他另外一只空出来的手,正在从她腰上缓缓的往上移动。

    慕烟苒觉得恶心的要死,从来没有祁墨池之外的男人如此碰过,心中一抹恶心窜了起来,紧咬着牙关,眼睛余光微微撇了一下方,“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来接近我?”

    如此巧妙的就在医院里面与她相遇了?

    好像是事先就知道她在哪里,加上突然出事故的电梯,还有一直没有来找自己的祁墨池!

    他明明也知道,自己来了纽约。

    忽然,她脑海中闪过一抹亮光,难道这个也是祁墨池给自己的测试?

    如果真的是,那么简直不能原谅,岂能用这样的方法来试探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