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弃少归来〕〔赵旭李晴晴〕〔一婚二宝:帝少宠〕〔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财阀小娇妻:谢少〕〔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小阁老〕〔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农门王妃相当甜〕〔上门神医〕〔谢少,夫人又把你〕〔神话之龙族崛起〕〔上门神医江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250章 兄弟,玩的开心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弯曲着膝盖,一脚朝着约翰的小腹上用力一顶,结果约翰的手强行的扣住她的膝盖,朝着她邪魅的笑道,“这一招不行咯。”

    说完之后,立刻解开自己的皮带,将她的一只双手与电梯扶手捆绑起来,并且还把她一直腿高高抬起,一起捆了上去。

    慕烟苒简直束手无策,任由他把自己捆绑起来,“你到底是谁?是不是他安排来的?”

    祁墨池会安排一个男子来欺辱她吗?

    但是这样的巧合让她不得不怀疑!

    “美人儿,不要生气嘛,这么好的时间我们应该珍惜,来,让你尝尝我给你带来的美好,待会儿你肯定会哭着求我要你呢。”

    约翰的话带着一些下流,伸出手开始一件一件播着慕烟苒的衣服,“这个天也不那么热了,但是你穿这么多干什么!”

    “住手!”

    慕烟苒用力的挣扎,但是皮带是用了特殊的材料制作,任由她如何使劲都无法挣脱开来,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衣服被约翰拨开,一件又一件,她几乎发疯,“祁墨池,你是不是祁墨池派来的?我告诉你,这样的测试我不想要,不要……”

    “祁墨池?”

    约翰眉梢一条,觉得这个名字有些熟悉,但是却始终想不起来,伸出手在慕烟苒的脸颊上滑动抚。摸,“不,我不认识他,我真的是看中了你的美色哦。”

    慕烟苒目光凛利,瞪着约翰,心中盘算着他这句话是真是假,皮带根本无法挣脱,而外面的人始终没有发现电梯的异常,这本来就超出常理,如果她反其道而行顺了这个人,会不会事态又有一些不一样呢?

    就如同被抢劫的时候,如果对方实力超过自己,那么就最好老老实实的交出钱财只求保命

    !而红刺有一节课就上告诉女生,如果遇到被强的场面,如果逃离不了,那么最好就是顺从,失去身子也比失去性命来的好!

    如果这个人真的是祁墨池派来的,那么祁墨池是不是也告诉她,必要的时候贞洁什么的都是虚的?

    保命才是真本事?

    如果这是真的是祁墨池的本意,那么她真的就要好好的推敲一番,“行,我顺了你,不就是做吗,这样捆着我,我做着不舒服,不如你给我松绑,我来伺候伺候你?”

    “呵呵……”

    约翰柔和的笑了一声,他的长相属于温润尔雅的形,连微笑都很舒爽,但是一双眼睛却充满了精光,破坏了他这一抹美感。

    “你当我是傻子吗?”

    刚才还死活的挣扎,这一下突然变得如此乖巧,任谁都怀疑,“我还是比较喜欢这种方式,你叫的越惨,我就越兴奋!”

    “你真变态!”

    慕烟苒冷哼一声,故意反其道而行,多么一张迷惑世人的脸呀,居然会有这么一颗坏的心,“很兴奋很高兴吗?”

    “你叫的声音越大,我就会很高兴的,美人儿。”

    约翰一边说,一边解开慕烟苒衣服的扣子。

    “我决定了,我不叫了。”慕烟苒故意贴近他的耳朵,用着暧昧的口气朝着他说道,“你说得对,这么好的时间千万不要浪费。”

    “呵呵……”

    约翰笑的十分灿烂,“你想惹我生气?但是不能如你所愿了,因为我无路如何也不会生气的,只要和美人儿一起快乐,犹如活神仙,那么我还生气什么?”

    约翰就像一颗软绵绵的棉花糖,无论你如何的打,骂,他都不动于衷,简直会让人气的牙痒痒!

    慕烟苒表面一片冷静,实际上早已经心乱如麻,这样的约翰软硬不吃,她实在是毫无办法,“哎呀哎呀哎呀……”

    “这么了?”

    约翰手上的动作一顿,疑惑的看向慕烟苒,伸出手抬起她的下颚,冷哼道,“我劝你最好别耍什么花样,要不然我直接就把你舌头给割了,玩一次无声也是乐趣!”

    “我的腿,抽筋了,哎呀,哎呀你快放我下来,就放一只腿好不好,求求你了!”

    慕烟苒悲惨的叫着,一张脸苍白的毫无血色。

    约翰打量了许久,根本都不在意,“是吗?很疼嘛?”

    慕烟苒求饶,“是呀是呀,很疼!”

    然而约翰依旧毫无动作,“那你就疼呗,反正又不是我抽筋!”

    慕烟苒瞬间悲愤的看向她,满眼的仇视,这人真的是个怪胎,大口大口的喘气,“行,那么拜托你快点,我还想出去呢!”

    双手紧紧的握紧,但是全身毫无动作,一副任由他来玩弄的样子。

    约翰冷笑一声,伸出手从她慕烟苒的腹部缓缓向上游走,整个人几乎贴在她身上,用他那个炙热的部分一直摩擦她。

    慕烟苒脸色苍白,整个胃里一阵恶心,约翰一碰她,她胃里就忍不住的发酸,猛然一下忍不住,直接吐了出来,“呕……”

    “该死!”

    约翰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情况,整个人嫌弃的看着满是的污秽,整张脸因为怒气而狰狞。

    从来没有遇到哪个女人会对他吐了一身,瞬间所有性趣都消失的一干二净。

    他可是有严重洁癖之人,伸出手用力的掐住慕烟苒的脖子,恶狠狠的说道,“你成功让我记住了你,这一次就放过你,我劝你下次最好不要在遇见我!”

    说完,直接打开电梯厢按钮下操作系统,电梯重新运作起来,却往天台上,然后打开了门约翰异常嫌弃的跑了出去,留下捆绑在电梯扶手上脸色苍白的慕烟苒。

    ……

    “老板,电梯开始运行了,这么回事?”北看着外面电梯的操作按钮,“然而监控室内的画面,却并没有变化,看来果然如你所料,电梯被人动了手脚!”

    祁墨池双眼一闭,他最近总算是空出时间来医院找慕烟苒,结果却只发现了琳达一人。

    而琳达告诉她,慕烟苒先一步下楼了。

    结果,电梯出现了问题。

    如今心中怒火大起,“你们这些废物,既然用了这么长时间都没有搞清楚状况?立刻去电梯内给我看看有没有人!”

    “有!”

    南直接跑了过来,朝着祁墨池禀告,“已经发现了慕小姐,她被捆在电梯内的扶手上,脸色苍白,衣衫褴褛,整个电梯内还有异味……”

    祁墨池不等南把话说完,直接大步的走了出去,快速的问道,“慕烟苒在哪里?”

    “已经送到医院三楼检查……”

    “检查什么?”祁墨池脚步一阵,眼神冰凉,异常的骇人。

    南觉得头皮一阵发麻,“检查,有没有其他男子的nda……”

    “嘭……”

    祁墨池直接一脚踹在他腹部,将他踢的远远的,“谁让你私自下命令检查的?”

    “你为什么生气?南这么做还不是为了你!”

    北气愤的看向祁墨池,从来没有动过手的他居然为了一个女人跟他们动手,“红刺绝对不允许一个不干净的女人做主母!”

    东将南扶了起来,看着祁墨池,眼中虽然有些埋怨,但是却不敢像北那般大口直言,“南这么做也是为了你,调查dna也是为了尽快抓到那人!”

    “我不在乎!”

    祁墨池忍着心口的一抹疼痛,朝着眼前的四兄弟说道,“如果慕烟苒有什么三长两短,也只能说是你们能力不足!”

    居然连一个女人都保护不好,还有什么颜面说是红刺的四大当家?

    “而且,别拿红刺来压我!”

    祁墨池冷哼一声,“没了慕烟苒,红刺对我来说又算什么?”

    说完,转身离开,立刻朝着慕烟苒所在地点奔了去。

    看着祁墨池的背影,西表情为难的看着四人,劝说道,“没有什么规矩能够规定一切,祁墨池就是红刺,红刺就是祁墨池,你们又何必在乎哪个女人呢?慕烟苒已经再做一切努力了,你们又何必检查这些虚拟呢?”

    说完,转身大步朝着祁墨池追了上去。

    ……

    慕烟苒缓缓的被护士扶了出来,祁墨池早已经等候在外面,见她出来立刻将她拥在怀中,“烟苒,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

    慕烟苒直接将他推开,面色苍白毫无血色,双眼含着一抹恨,“你是希望我被别的男人上,还是不希望呢?”

    “烟苒,你在说什么?”祁墨池蹙眉,有些恍惚的看着她。

    “这一切难道不是你的测试吗?这么呢,这一次我算通过还是没通过呢?”

    祁墨池脑中猛然一震,不可置信的看向慕烟苒,“你在说什么,你这么能这样想,我岂能用这样的测试来伤害你?”

    “不是吗?”

    慕烟苒明显不相信的冷笑一声,“这段时间,你为什么都不来找我嘛?”

    祁墨池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慕烟苒会怪他!

    也没有想到,慕烟苒会有这么一天,不在相信他,瞬间觉得所有的解释都是苍白,毫无力气,“烟苒,你怎么会觉得,这一切都是我安排的?”

    见到祁墨池哀伤的眼神,这是他从未流露出来的表情,慕烟苒一震,疑惑道,“真的不是你?”

    祁墨池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寒气,缓缓摇头,也不想继续这个话题,拉起她的手,“没事吧?”

    “我没事……”慕烟苒心中咯吱一声,难道自己真的怪错了祁墨池?

    “我只是受不了的吐了,然后那人就走了!”

    “对不起,是我大意了,才让你陷入这样的危险!”

    祁墨池紧紧的握着她的手,语气有些淡,“我不会再让这类的事情发生了,企图谋害你的人,我也不会放过的!”

    “祁墨池,我说我和那人没有什么事情,你相信吗?”慕烟苒抬起头凝视他,这是女人的最为在乎的东西。

    “我信。”

    祁墨池只是想说,“就算你遇到了什么不测,我也不会嫌弃的!”

    “你不要这样说!”

    慕烟苒忽然瞪着他,为什么要做这样的检查她心知肚明,“我不需要你的同情,没有就是没有,我会努力保护好我自己的!”

    “你再气什么?”

    祁墨池叹了口气,想拉着她的手,“我只是想告诉你,无论如何我都不会抛弃你!”

    “别假惺惺了,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为什么还让我检查?”

    慕烟苒冷笑一声,“我不想和你吵,我也不知道你们的测试到底是什么,反正我现在打算先会红刺了。”

    祁墨池浑身一疆,忽然觉得像是有什么东西在从他们之间游走,大手停在半空中又收了回来,除去哀伤之外,他心中满是恨,他要把那个轻薄慕烟苒的男人给找出来,挖地三尺也要找出来,然后将他碎尸万段!

    ……

    “都是你们惹出来的事情吧,看看老板一脸铁青,你们的好日子到头了!”

    东南西北此时站在车外面大树下靠着抽烟,西看着医院走廊的情景,忍不住的感叹一声。

    “我有什么错?”

    南到现在都觉得自己很是冤枉,“让慕烟苒做检查的也不是我决定的呀!”

    说完,看见一言不发的东,觉得自己背了烟锅,很是可怜。

    东撇了他一眼,作为东西南北之中的老大,他觉得他有必要拿出威严,“事情都过去了,你再计较也没有什么用,大不了你看中的那辆车,我给你抢购下来!”

    “这还不错!”

    南收起了委屈,这一脚受的值了!

    “就这点出息!”

    北冷哼一声。

    ……

    “黄雨婷与张娜娜那边怎么样了?”既然两人在这样的不愉快情况下见面了,慕烟苒觉得,该问的,依然还是要问。

    对此,祁墨池倒是淡定了许多,“两个人打架,流产,黄雨婷我已经强制送她回国,至于张娜娜,也让他父亲好好管教!”

    闻言,慕烟苒眉头微微一簇。

    如此说来,她心里是高兴地,至少两个巨大的威胁没有了!

    可是,也是难受的。

    两个孩子,都是祁墨池的。

    像是知道她在想什么,祁墨池立刻安慰,“我不需要别的女人来为我生孩子,代孕都不会,烟苒,现在医学如此发达,我们一定会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闻言,慕烟苒倒是觉得麻木了许多,有没有自己的孩子,她都已经不抱希望了。

    而如今,在这样的地方,她更加不想谈论这些,“先不说这些了,你帮我安排一下,我后天就回红刺。”

    “后天?”祁墨池挑眉,她不是说马上就要回去吗。

    闻言,慕烟苒目光一沉,带着少许的阴鸷深沉,“我不管约翰是不是你们的派来的测试,如今他惹到了我,我一定要还回来。”

    顿时,祁墨池感觉后背一股发凉。

    这才多久,他的小娇妻就变得如此凶狠?

    ……

    估计在医院待了一天一夜。

    每次出门,她都刻意的避开电梯。

    有时候,反其道而行,却刚好能引蛇出洞。

    慕烟苒走着楼道,她每一步都走的异常的小心,她在等待,等待那个人的再一次的出手,她想她的感觉应该没有错!

    忽然,楼道上传来一道尖锐的金属声音,慕烟苒立刻回头看了过去,厉声吼道,“出来!”

    但是楼上依旧空空如也,楼梯口的大门也依旧没有任何的异常!

    可是慕烟苒不相信,这种浑身强烈的第六感在提醒着她危险,要不然她也不会故意出来试探。

    “约翰,我知道是你,你给我出来!”

    再一次的厉声吼道,这一次,慕烟苒连人带名的一次性的呼喊了出来。

    果然,一道道脚步声从楼上下来,身穿烟色燕尾服的约翰瞬间出现在楼梯拐角处,嘴上带着一抹含笑,朝着慕烟苒说道,“一日未见,你居然便的聪明了!”

    “你也不错,衣服洗干净了吧!”

    慕烟苒双眼紧眯,知道他软硬不吃之后,她也不想示弱,“你到底靠近我,是想做什么!”

    “当然是做你咯。”

    约翰一步一步的靠近慕烟苒,眼神之中全部都是挑衅,“我想看到你在我身下承欢,一日没有看到,我就彻夜难眠,怎么办?”

    “呵呵……”

    慕烟苒冷哼一声,满脸的寒青,“天下这么多女人你非接近我一个人,而且你是怎么知道我的?说出你的目的吧,到底为了什么?”

    “我说过,我为了你。”

    约翰伸出手,却被慕烟苒打飞,他狰狞一笑,“我没有其他意思,钱,我不在乎,名誉我更不在乎,我要的就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那你就去死吧。”

    慕烟苒忽然出手,防狼喷雾直接朝着他脸上喷了过去。

    “啊……”

    约翰完全没有准备,直接被喷了正着,眼睛火辣辣的疼。

    慕烟苒见此立刻往楼下跑着,边跑边喊救命,“救命呀,救命呀……”

    毕竟是医院,慕烟苒跑到大厅的时候,便有保安与热心的人围了上来,朝着她问道,“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有……”

    她稳住呼吸,目光一狠,今日一定要把约翰送到警察局里面去,“楼上,楼上有个色.狼,他轻.薄我,猥.琐我……”

    “岂有此理,光天化日之下,还在医院都这般猖狂,兄弟们,我们上去看看。”

    保安立刻带队朝着楼梯内从了上去,毕竟是高级住院部,楼梯内的人始终是少的可怜。

    而这个时间都是晚饭时间,也根本没有人!

    慕烟苒在其他人的拥护下,缓缓的朝着楼上走了过去,结果发现根本没有约翰的人影!

    “没人呀?”保安立刻回过头来,疑惑的看向慕烟苒。

    “不可能!”

    慕烟苒强调,“他被我喷了防狼烹雾,眼睛会很疼,不可能这么快就消失的呀!”

    “那我们几个继续上楼找找,可能逃走了。”保安立刻带着人上楼继续寻找。

    慕烟苒因为之前的奔跑而整个人有些虚弱,双腿无力的坐在楼梯上,心中思索着约翰会跑到哪里去。

    “监控室刚才传来电话,说楼梯内一直正常,并没有其他可疑的事情,我立刻让人调查了一下监控摄像头全部都是好,所以,女士这件事我想你应该跟我们解释解释一下。”

    不一会儿,一名身穿保安制服的男子走了过来,看样子很显然是医院保安的内部人员。

    慕烟苒微微蹙眉,“不可能,怎么可能会没有?难不成我还骗你们?”

    “如果真的有这类的事情发生,我们肯定会给女士你一个解释的!但是如果没有这类事情的发生,我想女士也最好不要无赖我们医院的治安,免得引起恐慌!”

    烟人保安不卑不亢的说着,瞬间让众人用怀疑的目光看着慕烟苒。

    毕竟没有看到可疑的人是真是存在的。

    刚才从跑上楼上的保安这会儿也通通下来,摇头说道,“并没有发现可以之人!”

    “如何?女士我想你应该跟我们一个解释!”

    烟人保安立刻伸出手,一幅请的姿态,看来是非要带慕烟苒过去问话。

    慕烟苒眉梢一挑,拍拍屁股站起来,朝着烟人保安说道,“你有什么权利带我问话?就算我企图扰乱医院治安,那么也是让警察过来问话,你们算什么?”

    “既然小姐不愿意配合,那么就对不起了。”

    烟人保安说完,直接出手将慕烟苒抓住,拖着她就往内部长廊走去。

    而旁边围观的人,居然没有一人敢插手。

    慕烟苒眉梢一暗,用着右手拐子,直接朝着烟人保安的肚子打了过去,然后一个过肩摔想把他摔出去,结果他体重太大,慕烟苒无论如何也提不起来,倒是她自己,却被烟人保安直接抓了起来,扛在背上,“女士,我劝你最好不要耍什么花样!”

    说完,一行人带着慕烟苒消失在过道的长廊上!

    而旁边的看戏的人,居然没有一个人出手来帮忙,毕竟人家是医院方面的保安,而慕烟苒,很有可能是一个骗子,或者另有企图之人。

    “你们回到自己的岗位上,我带着她问话。”烟人保镖一个人带着慕烟苒,进入了一个办公室内。

    “小美人,你真是我见过最辣的一个。”一进屋内,便听到了约翰的声音,

    烟人保镖直接把慕烟苒丢给了约翰,然后关上门走了出去,“兄弟,祝你玩得开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莫求仙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