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婚二宝:帝少宠〕〔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财阀小娇妻:谢少〕〔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小阁老〕〔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农门王妃相当甜〕〔上门神医〕〔谢少,夫人又把你〕〔神话之龙族崛起〕〔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寒门小福妻〕〔女神的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261章 配合你的演出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你不能这样做!”兰朵儿拒绝,“汪泉禄,你别让我恨你!”

    “就算你狠我,我也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就此坠落,樊华你是惹不起的,小心断送了你整个兰氏!”

    兰朵儿猛然一怔,不可置信,“怎么可能,如今舆论都快压死樊华了!”

    “是吗?”

    汪泉禄冷笑,“你真的在管理兰氏嘛?还是在借由兰氏的名号在乱玩?你最好打电话问问你父亲,他如今面临怎么样的困境?”

    “你在说什么?”

    兰朵儿停止了吵闹,看着汪泉禄的神色,忽然心中有些担忧,“樊华与兰氏有什么关系?为什么樊华这样了会连累到兰氏?”

    “所有的商界都是一张巨大的网络,兰氏与樊华合作项目不少,樊华一旦罢工,几天内损失几个亿美元,都毫不在乎,但是你认为兰氏就能毫不在乎嘛?兰氏的距离可比樊华差远了,你以为你赢了?错了,你这是伤敌五十,自损八十!如果樊华破产,兰氏也不能独活!”

    “不可能!”

    兰朵儿觉得王泉禄这一番言论简直就是危言耸听,“兰氏又不是樊华的附属公司,兰氏怎么可能会灭亡!”

    “那你打电话问问你父亲了?呵,谁也没有想到,兰家几代人的辛苦创作,结果却毁在你手上!”汪泉禄继续刺激着她,此时此刻必须这种极端的方式才能让兰朵儿停手!

    因为他知道,也清楚,樊华不好惹,樊华每一个高层都不好惹!

    如果不是因为得到一些消息,今日他怎么可能会突然来这里,而又刚好听到了兰朵儿那些言论!

    他必须出手,要不然到时候就怕是祁墨池,也护不住朵儿了!

    兰朵儿自然是不相信,立刻拿出电话拨号,随后脸色顿时苍白,心慌的看向汪泉禄!

    这一切居然是真的,兰氏已经陷入了财政危机之中!

    如果樊华再不恢复运营,兰氏都要宣布破产了!

    “怎么可能,兰氏这样大的一个企业!”

    兰朵儿真的不相信,没想到事情居然是这般,敌人没伤害到,倒是毁了自己的家族企业!

    “你总就不懂商业,一家大型企业的破产,会牵连无数的企业,有能力的还可以自己维持一段时间,没有能力的第二天就宣布了破产,这资金链是最为关键的。你怎么不去看看,短短几天内全球多少家企业破产?多少人失去工作?世界已经开始动弹起来,金融危机已经到来,如果我今天不来找你,不发现你所作所为,那么到兰氏宣布破产的时候,你才会清醒过来吧!”汪泉禄严厉呵斥,“你讨厌祁墨池,那是因为你以前爱他却得不到他,因爱深恨,但是那都是你的事情。可是牵连无辜,引发社会动荡我就不得不管,如果情节严重,我甚至还会亲自送你进监狱!”

    “你敢!”

    兰朵儿大吼一声,“我又没做错什么,樊华疫苗有假是事实,我为了拯救未来千千万万的婴儿性命,我才举报出来,凭什么送我进监狱!”

    说到这里,汪泉禄不得不沉着眼,对着兰朵儿,“这条消息你从哪里来的?”

    “你要做什么?”兰朵儿紧张的看向他。

    “没什么,就是想问问。樊华现在已经向国际法院提起上诉,要求从新检查研发时候的疫苗,如果没有问题,那么就会请国际刑事介入调查。”

    汪泉禄问着她,“你告诉我,疫苗的事情,到底是真还是假?”

    “什么意思?”兰朵儿一脸茫然,“也就是说,樊华不承认自己疫苗有问题!”

    “不是不承认,而是报有信心。樊华每一项新产品都是进行了高强度的试验过关,既然之前没问题,为什么现在出现了问题,所以樊华怀疑有人栽赃陷害!”

    “他们谍战剧看多了吧!”

    兰朵儿故意说道,心中却打鼓,要是说之前她觉得认为这是樊华的把戏,可是从汪泉禄口中所知,樊华所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有目的性,就像这突然停工一样,不就是为了威胁所有闹.事的人嘛?

    但是,事情摆明他们就是选择的没错,牵连的企业倒闭,蝴蝶效应引起更多人员下岗,此时大家才清楚的知道樊华已经占据重要的位子,生活中已经缺少不可!

    舆论渐渐少了起来,樊华的目的也达到了。

    而如今就一心一意的针对疫苗时间,兰朵儿忽然有些紧张起来。

    “行,看到你如此胸有成竹,我也就放心了。我毕竟才结婚,可不想还没享受夫人的温暖,就要独守空房呢!”

    “滚蛋,谁是你夫人!”

    兰朵儿推开他,此时此刻她想找到那人问清楚,“我要出去一趟,别拦着我!”

    “怎么?要去哪里?”汪泉禄搂着她的腰,让她无法动弹,“你别忘了你现在在哪里,你觉得你出去得了么?”

    兰朵儿立刻火冒三丈,汪泉禄强行的将她带到这个小岛来,不就是一个她没听说过的学校嘛,想离开,又什么难得?

    结果,她错了。

    这里虽然没有人管她,但是她没有任何的交通工具,怎么离开?

    “我要离开!”兰朵儿心中有些慌乱,怕一时间的错误连累了整个兰氏。

    她恨祁墨池!

    但是不能让整个兰氏都陷入危机。

    汪泉禄目光一沉,“好,我带你出去!”

    不一会儿,他招来了私人飞机,打算与兰朵儿一起离开,见此,兰朵儿也只能警惕的看着他。

    三个小时之后分钟后,下了飞机,兰朵儿驱车停在一国营研究院门口,然后急冲冲的下车,直奔那人的办公室。

    身后,跟着一同前来的汪泉禄!

    “夏殇尘!”

    兰朵儿进来的时候,发现夏殇尘正在为一病患检查,研究院本来不对对外开放的,但是有些人就是能拿到关系进来找夏殇尘,也是无奈之举。

    兰朵儿急的都要跳脚了,结果夏殇尘还慢慢的检查,她又不能当众说出来,只能慢慢的等。

    检查完毕之后都已经半个小时过去了,夏殇尘送走了病患,这才看向兰朵儿,“你有什么事情吗?”

    他面色不好看,还记恨兰朵儿没有经过他的允许,自私拿他的东西去曝光。

    现在樊华这样的情况,他很是内疚。

    兰朵儿将门关闭,几乎是贴在他面前,问道,“你确定你那份报告没有错吧?樊华的疫苗真的有问题?”

    夏殇尘微微一震,问道,“你什么意思?”

    “我是问你,那疫苗有问题真的是你发现的,还是你动的手脚?”兰朵儿逼问,声音压的很小。

    夏殇尘忽然凝视她,“樊华的产品怎么可能会出现如此大的失误,自然是我后期动的手脚!”

    “什么?”

    兰朵儿大吃一惊,双腿几乎软了,不可置信的后退几步,靠在墙上,脸色发白,“你是夏殇尘嘛?是我认识的那个夏殇尘嘛?”

    掉包,换疫苗,陷害樊华,弄垮祁墨池,不惜牺牲无数的小生命,“夏殇尘,原来你比我还狠,你变了,你变了!”

    “你都变了,为什么我还不变?”夏殇尘早就陷入了深深的自责,在兰朵儿把自己的报告发表出去那天,他就预料到了今日。

    “我每天都生不如死,一想到那些无辜的孩子,我都陷入了自责之中。当疫苗被我掉包之后,我就开始后悔,但是却依旧停不下来脚步,现在目的也达成了,但是我的心,却不安了!”

    夏殇尘如此坦然的面对兰朵儿,说出了心中一直不愿意承认的事情,忽然觉得很轻松,“等一切尘埃落地,樊华垮台,祁墨池破产,我妹妹蔓葵脱离苦海,就是我赎罪的那一天!”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两个深爱祁墨池的女人!

    而他,也是因为将自己的妹妹脱离苦苦的单相思之中。

    兰朵儿忍不住的落泪,之前汪泉禄的话已经深深的印在她脑海中,后怕,后悔,全部排山倒海的袭来,压的她快喘不过气来。

    忽然,她看向夏殇尘,目光中闪过一丝阴鸷,“你以为你这样就能弄垮樊华?我今天就是来告诉你的,樊华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一切,你迟早被抓出来,到时候所有人目光都会对准你,舆论的唾沫都会将你淹死,你们夏家,就完蛋了!”

    “不是已经调查出来,疫苗有问题,所有人相关人员已经入狱了嘛?”

    夏殇尘质疑,他好不容易潜入樊华内部,换了疫苗的样本,所以目前所有国家生产的疫苗都是他的那份含有病毒的疫苗!

    他千辛万苦得到樊华研究方案,在费劲脑力的在里面添加会使得疫苗变异的病毒,躲过每一项检查,他所有的心血都是为了弄垮祁墨池。

    难道事情不会按照他所想的内容走吗?

    “呵,樊华拿出了研究的备份,如果备份疫苗里面不含有这个东西,那么就会让国家刑事介入调查,到时候你觉得你还能躲得过嘛?”

    “居然还有备份?”夏殇尘完全没有想到,只能佩服樊华做事留后手的准备,“看来,这一次是我赔大了!”

    送上了性命,赔上了名声。

    “夏殇尘,你现在躲起来,我可以帮助你改名换姓,然后在找一个替死鬼为你背烟锅。”兰朵儿快速的为他想着办法,只是他一个人的罪!

    夏殇尘却经不起一点涟漪,“至从非洲事情之后,祁墨池各种打压夏家,我们早已经退出了商业,除去一些股份能继续生活之外,也没有别的了,所以我也不害怕。”

    兰朵儿深呼吸一口,看来有人帮她背罪了!

    ……

    夏殇尘已经被汪泉禄提交给了国家政府,然后由国家政府审问,夏殇尘全部都老实的交代,按照流程,这已经是全球性的犯罪,由国家政府把夏殇尘提交到了国际法庭。

    如今,夏殇尘还被关押在国内的监狱中,因为是重犯,所有的看押三百六十度无死角,就连任何人都不允许探监。

    夏殇尘认了罪,检查人员也在他家找到了未成型的病毒标本,而与此同时樊华研究院早期备份标本检查结果也出来了,并没有病毒,所以樊华清白了,夏殇尘罪状也被公布出去,现在全球都认识了夏殇尘,反应很激烈,要求判死刑。

    这一场轰轰烈烈的金融危机算是结束了,樊华正常的工作起来,全世界的员工都松了一口气。

    然而,慕烟苒的课程,还在继续。

    疫苗事件来得突然,去的也快,慕烟苒还在回味北的果断与狠戾的手段,又传来了一件,令所有人都胆战心惊的问题!

    “财务出现了危机,樊华内部居然有人卷钱走了,而发生这样的事情我们居然不知道。”

    北已经焦头烂额了,这件事情,比疫苗事件更是来的突然。

    慕烟苒一听整个人都紧张起来,“财务问题?怎么能出现在这样的事情?”

    顺便半弯曲着身躯,看着电脑面前的报表。因为在红刺培训营地训练之后,她对这些报表再也不陌生。

    “账单全部是假的,现在樊华出现了财政危机,很多建设无法继续进行,就连工人的工资都发不出来!”

    “假账?”慕烟苒很是震惊,“这样的事情都没有发现,你们是做什么的?”

    北瞬间愣住了,完全没想到这个时候慕烟苒第一句话不是问他怎么办,而是直接质疑他的能力!

    瞬间目瞪口呆,这样还真有老板的气势!

    “报警了吗?这钱难道你就不追回来嘛?”

    “财务很聪明,钱已经转了几道工序,很难证明这钱就是樊华的!”

    北叹口气,“真是教会了徒弟而死了师傅,我都培养了什么人呢!”

    “如此大的一笔巨款,甚至上千万亿,居然还可以做到如此神不知鬼不觉?你们骗鬼呢!”慕烟苒直接将北从座位上抓了起来,冷哼,“我才不信,樊华上千亿资产,岂能如此说没就没?”

    “不,流动资金哪里有那么多?上千亿资产是包括所有不动产与进行中的项目和产品,能流通的钱,其实并没有多少。”

    北低着头解释着,这才发现慕烟苒比他想象中的聪明多了。

    “对于一个大型的公司来说没有多少,但是对于一个人来说,那也是一笔巨款,早就是全球第一富豪了,这么大的目标你们会没有早点发现?”慕烟苒现在是在质疑这件事情的真实性,而不是对这件事情如何的处理。

    对此,北微微皱眉,低头,“但是如今就是查不到这笔钱,可能他们没有存银行,也有可能变成了不动产!”

    “那么也有资金流动的走向,如果没存银行也能查出端倪来,你们马上给我查,联通各大银行!”

    慕烟苒眉梢冰冷,英气逼人。目前墨池说过,她要在北身边学习上课,为最后的测试做准备,如今发生这件事情,她正好可以实践操作一下。

    再说,自己也说樊华的一员。

    “如果按照红刺的能力,要各大银行帮忙那简直就是一件小事情,但是恐怕这之后就会让世人明白樊华与红刺的关系,恐怕老板的身份就会曝光。”

    “而且现在最重要的原因是,所有员工的工资发不出来!”旁边的东说道,“能用的资金现在都在项目上,根本无法流通!”

    “如今所有一线员工的工资总共多少?”慕烟苒询问道。

    “目前所有樊华员工的工资欠额应该是达到五亿元,樊华总共十六万名员工!”

    北立刻调出了数据朝着慕烟苒说道,“这是刚才财务发给我的数据,今日本来就是发工资的日子,结果一直没有发下来,才知道财务出了事情!”

    “一线员工呢?我问的是一线,除去经理,主管等一切领导班子,剩下的员工工资的总额?”慕烟苒一直皱着眉头,心中普算着这其实的数据。

    “等等,我算一下!”北立刻拿着电脑敲打了一下,一分钟不到得到了数据,“大概三亿多!”

    “樊华发工资全部都是由总公司往下分派的?”慕烟苒对樊华的体制还不是很明白。

    “每个月十号是全部人员工资发放时间,然而每月八号总公司都会把钱打给个分公司,九号就由分公司发放到子公司,就是这么一个流程。这个月八号分公司财务没有收到钱,九号依旧没有收到钱,这才发出了疑问,纷纷向上面反应了过来,以至于如今十号了,才发现财务已经空了!”北解释的很清楚。

    “好,现在我给你们五天的时间,五天内必须抓到这个财务,收回钱然后发工资,不过十一号之内必须给一线员工发放工资!”

    慕烟苒立刻下决定,“樊华从来不拖欠工资,而且很多一线员工为了养家糊口,还有一些信贷问题都等着工资来解决,如果拖久了,可能会引起蝴蝶效应,所以现在集团必须成立应急小组,立刻向银行贩卖不动产获得至少三亿资金,给一线员工发工资,其他领导班子如果有歧义,那么可以辞职,我不留任何人!”

    不知不觉中,她的语气,她的话语,居然带着很强烈的决定权,甚至连自己都没有发觉。

    “这般做法会不会太过于极端?”

    在场的东直接提出质疑,“而且,你要卖什么不动产能够如此快的速度就获得钱?”

    “我记得国内帝都三环以南那块地,如今那地方成了政府重点发展地区,现在要卖至少五个亿,足足能够解决我们现在的燃眉之急!”慕烟苒毫不犹豫的点了出来,好像那块地在她眼中就只是一颗白菜一样。

    “你在想什么?”

    北瞬间惊呼,“那块地已经规划好,马上要投入建设,只需要五年时间就会收回成本,到时候年产值岂能是这五个亿能够比的?你到底懂不懂什么是投资?什么时候未来?”

    北瞬间气炸了,没想到慕烟苒居然想动这块地的心思,“果然是妇人之眼光!”

    瞬间,慕烟苒微微蹙眉,心中对北这句话很不服,女人怎么了?立刻质疑,“那么你说现在如何解决?你从哪里能够快速的给我找到三亿块钱?明天之内必须把员工的工资给发放!”

    “这不可能!拖欠工资也很正常,现在警方已经在全力追捕,稍微拖欠几天,又能如何?”

    “那么你告诉我这些做什么?”慕烟苒反问,“既然你已经想好了决策,为什么还要问我的意见?”

    “这……”

    北一时间居然不知道说什么了,居然无言以对。

    明明是老板有意让她进来的……

    “这件事情墨池怎么说?”她又反问一句,毕竟祁墨池才是老板!

    北耸肩,带着一丝无奈,“老板说,这件事情,交给你来。”

    “我?”慕烟苒眼中闪过一丝暗光,这个时候出现这么严重的事情,祁墨池却不出面解决,北也迟迟不下决定,她好像知道点了什么……

    慕烟苒目光一沉,心中也下定了决心,“既然如此,就按照我说的做!”

    所有人此时看着他,目光全部都是充满了震惊,这句话还真敢说呀!

    谁给她的勇气!

    祁墨池么?

    “北,我问你,樊华损失了这块地,难道就会造成整个公司的亏损吗?”

    “不,也不是!”

    北着急的解释,“只是这块地将来带来的产值是无限……”

    “也就是说,有了这个地,樊华也只是多了一份收入而已。”慕烟苒说的很平淡,朝着北询问道,“是这个意思吧!”

    “是!”

    “那么与樊华的名声信誉相比较,又算什么呢?”慕烟苒不想再多说了,“就按照我说的去做,立刻,马上!”

    “好吧,那个,我实话说了吧!”西看不下去了,出声说道,“不要激动,这只是一个考验!”

    瞬间,慕烟苒视线冷冰冰的看向他,而后又看向北,后者红着一张脸低着头,不敢去看慕烟苒的视线。

    随后,慕烟苒抱着双手,冷冰冰的看着几人,果然:“所以这场戏我配合的不错吧?”

    “这世界上的有如此牛掰的财务?卷走数万亿的钱?银行都会不觉得奇怪吧!”

    慕烟苒冷哼一声,“麻烦以后你们要给我出难题最好弄个靠谱的,别来这种小孩子都不信的话,樊华如此庞大,流动资金完全可以合并几家大型企业,谁要是悄无声息的就卷走,那么我一定拜他为师!”

    东南西北也觉得丢脸,觉得自己今晚上就是小孩子在吵架一样,根本无痛无痒还丢脸。

    慕烟苒直接离开了办公室,心中很不爽,这算什么?

    期中考试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莫求仙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