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人生陈歌〕〔史上最强小神医〕〔玄阳仙尊〕〔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情深不负,总裁老〕〔武神纪元〕〔狼牙狼王于枫〕〔秦城苏婉〕〔天行医尊陈一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暗影谍云〕〔天道之下〕〔弃宇宙〕〔禁区之狐〕〔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医路坦途〕〔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262章 一不小心又生气了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浅蓝的水波长裙,波光闪闪的亮片,全部都是人工一颗一颗粘粘上去,带着微微的透视,却遮盖了隐蔽的部位,有种说不出来的诱惑感。这是这季度的时尚珍品,全世界就只有这件。

    ”你很漂亮。”

    祁墨池为她整理着衣服,浅蓝色的裙很配合她的肤色,加上特有的水波痕,特别的显露她仟细的腰肢,令人忍不住的想拥入怀中。

    慕烟苒朝着他微笑,波浪卷的发型与精致的妆容,简直就像电视上的明星,耀眼,美丽,迷人。

    昨日一番‘期中考’之后,慕烟苒明显是生气的。

    感觉是被质疑了智商!

    祁墨池得到了消息,特意跑来陪她,为了让她重新‘开心’,便带着她当晚就乘坐飞机离开基地,来到米国参加一个宴会。

    一个米国商界的宴会,祁墨池也是想用这个机会给她介绍不少的商界奇才,也是为了以后成为樊华老板娘和红刺主母打下基础。

    ”今晚东西南北还有艾琳也会一同前去,无论遇到什么问题你都不用害怕,这样的场所要为难你的人可能不会少,而对你也是一种考验。”

    祁墨池先给她打了一声招呼,就怕到时候她无法适应。

    ”好,我知道了,我也不会逃避的。”慕烟苒伸出手攀附着他的肩膀,见他这般有诚心,就打算原谅他了,伸出手拥着他,”只要你在我身边,我什么都不害怕。”

    ”但是烟苒,如果哪天我不在你身边的时候,你也不要害怕,也不要逃避。”祁墨池眼神深邃,深深的凝视她。

    ”不要!”慕烟苒娇嗔一声,然后伸出手搂着他,整个人贴了上去,”你不陪在我身边,那你陪着谁去?”

    ”哈哈,烟苒你吃醋的样子真好看。”祁墨池笑的很开心,哪个男人不喜欢自己的女人吃醋呢?这可是对他爱的在乎。

    ”别给我打哈哈,你倒是要给我说清楚,你不陪着我,你会陪着谁去呢?”慕烟苒故意的朝着他闹着,一副不给她说清楚就不放过他的样子。

    ”这个就说不清楚了。”祁墨池故作犹豫,想瞧瞧她生气娇怒的模样,”可能坐飞机去了,也有可能开会去了,还有可能陪我小情人去了。”

    ”什么?小情人是谁?”慕烟苒立刻抓着他的衣领,表情严肃,”你给我说清楚。”

    ”前世的小情人呀。”祁墨池狡黠一笑,故意看着慕烟苒气的发红的脸,瞬间哈哈大笑一声,“以后我们养个女儿吧。”

    慕烟苒气的给了他一拳头,冷哼一声,“你混蛋!”

    知道她还不能生,所以祁墨池也只是说养一个,自然说福利院领养的。

    随后从她身后拥抱着她,亲昵的吻着她的后脖,“我还有更混蛋的,你要不要知道呢?”

    瞬间,慕烟苒脸色瞬间羞红了,直接从他怀中逃了出来,瞪了他一眼,“别闹,我们快走,迟到了就不好意思呢。”

    祁墨池便不在逗她,为她穿起毛绒外套遮挡风寒,随后便搂着她出门。

    东南西北与艾琳早就在门外候着,四帅一美,特别的让人移不开视线。

    一群人乘坐超长林肯,一同去了宴会主场。

    宴会主场是在一个泳池,超大的泳池,靓丽的美人,酷帅的男子,全部盛装出席,还有邀请的泳装美女来装饰了整个泳池,欢声笑语,优美音乐充满着整个派对。

    “我发现,我可能真的不适合!”

    慕烟苒坐在车上,看着窗外的场景,居然有些不敢出去了,无论是水中还是陆地上,无论是盛装还是泳衣,怎么给了她一种酒池肉林的感觉?

    “这只是这里风俗不一样。”祁墨池朝着她解释,“也没什么,放开心,好好的玩一玩。”

    说完便带着慕烟苒下了车。

    慕烟苒无奈,只能跟着祁墨池一同下了车,随行的还有东西南北。

    祁墨池这车来的人直接引起了轰动,毕竟身份地位不一样,各个都是女人眼中的钻石王老五,男人眼中的胜利者,瞬间拥护上来一群人。

    “祁总。”

    这里的人只知道祁墨池是樊华的老总,但是不知道他是红刺的老板,所以同行的东西南北更加对她们又吸引力。

    “祁总。”

    “四位当家!”

    同时艾琳也很是吸引男士的目光,“小当家,能否请你跳一支舞!”

    所有人都自带闪光,吸引了无数的人,反而慕烟苒被故意无视,一群女人直接把她从祁墨池身边挤开,朝着祁墨池谄媚道,“祁总,好久没看到你出现了,真是怪想念你的!”

    “祁总,能否请你跳一支舞呢?”

    “祁总,能否与你谈一谈合作呢?”

    慕烟苒越来越被挤在外面,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男人被其他女人明目张胆的窥视,心情瞬间无比的低落,直接大喊一声,“祁墨池!”

    这一声惊天地泣鬼神,所有的人都为之一振,纷纷回过头异样的看着慕烟苒。

    然而祁墨池总算是从人群中显露了出来一角,朝着慕烟苒无奈的说道,“我,被围在里面出不来了!”

    这番表情,这番话语,实在是可怜至极,慕烟苒再大的火也发不出来了,故意朝着他说道,“那还不快过来?”

    “好啊!”祁墨池点了点头,直接推开面前的女人,朝着慕烟苒走了过去。

    “这是谁呀?”

    “对呀,这个女人是谁呀?”

    “这个女人,挺漂亮的?”

    慕烟苒听闻后,立刻昂着头朝着祁墨池说道,“你告诉她们,我是谁?”

    祁墨池哈哈的爽口一笑,慕烟苒这般还真有种女王的气质,走了过去搂着她的肩膀,朝着众人说道,“不好意思刚才忘记介绍了,这位是我妻子,慕烟苒!”

    “什么?祁墨池有妻子?”

    “我记得祁墨池是有个妻子,但是不是她呀!”

    “真是嫉妒,祁墨池这样的大总裁,居然这么早就结婚了!”周围的女人立刻不悦的瞪着慕烟苒,好像是她抢走了她们的玩具一样。

    然而慕烟苒对于这样的眼神早就有了免疫力了,无论是在国内还是国外,都是一样的!

    祁墨池带着她走入了主会场,其他的人便在后面跟着,今日宴会的主人——米国最大食品生产大亨皮特沃夫先生,亲自出来迎接东西南北与艾琳之后,才走到祁墨池的面前,毕竟红刺的身份高出樊华一截,自然在他眼中东西南北要尊贵许多。

    “祁先生,好久不见,真的很开心你居然能够来这里!”

    皮特沃夫先生是一位五十多岁的大汉,典型的北美人长相,挺着一个大肚子,黄色的头发与胡子!

    “你好,皮特沃夫先生,这位是我妻子慕烟苒!”

    祁墨池礼节性的朝着他问好,随后便将慕烟苒介绍给了他。

    “你好,皮特沃夫先生!”慕烟苒立刻朝着他微笑并且问好。

    皮特沃夫立刻朝着慕烟苒看了几眼,微微眯起的眼神让慕烟苒很不舒服,“早就见到这位美女了,站在祁先生身边可真是引人注目,没想到却是祁先生的妻子!”

    祁墨池伸出手搂着慕烟苒的腰肢,带着极大的占有权,态度比之前稍微强硬了一些,昂着头朝着皮特沃夫说道,“如今皮特先生知道了吧?”

    “自然,自然!”

    皮特笑着说道,然后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如今祁先生的生意越做越大,居然连红刺的五位当家是好友,甚至乘坐同一辆车过来,实在是让人惊讶无比!”

    祁墨池带着慕烟苒朝着派对内走了进去,“我祖国有一句话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人都是要进步的,皮特先生不需要太诧异!”

    慕烟苒也故意的避开了他,朝着派对内走了进去,皮特沃夫眼神中那赤。裸裸的打量,让她很不舒服。

    “祁墨池,他怎么能这样?”

    慕烟苒凑在祁墨池的耳朵边,不舒服的嘀咕一声,“明明就知道我是你的妻子,居然还用如此眼光看着我!”

    “那是因为你太美丽了!”祁墨池在她耳垂边撕咬,“别害怕,你要记住没有谁能够欺负你,整个派对上有我,还有东南西北,还有艾琳,你放心大胆的玩耍吧!”

    他不停的安抚着她,想让她尽快的融入欢悦的状态之中。

    “祁总,能否借一步说话?”

    皮特沃夫忽然大步走了上来,朝着祁墨池说了一声,随后走来两位身材高挑的比基尼美女,皮特沃夫一手拥着一美女,享受着世间最舒服的美。

    “祁墨池!”

    慕烟苒立刻紧张的抓了一把祁墨池,眼神告诉他,不要离开她!

    祁墨池将她的手从自己的手臂上给分开了下来,单手抚摸着她的脸,“别怕,去玩吧!”

    慕烟苒很依赖祁墨池,特别是见到皮特沃夫赤。裸的眼神之后,更加不敢离开祁墨池,但是理智告诉她,她必须要学会成长,学会独立,就算嘴里如何的不承认,内心也必须接受这个事实!

    她只是祁墨池面前的小女人,别人面前的女强人!

    “那好吧,我去端两杯鸡尾酒!”

    “恩,乖!”

    祁墨池满意的在她脸颊上偷了一个香之后,随后慕烟苒只能作罢离开,她当然明白皮特沃夫显然是有什么话要跟祁墨池说,且还是不能让她听到的内容。

    “祁总近年来拓展美洲的道路,看起来不是如此的顺利!”皮特沃夫拥着女人,朝着祁墨池含笑的说道。

    祁墨池瞧着慕烟苒的背影,被她傲慢的身躯深深的吸引,几乎是舍不得移开视线,“如果一帆风顺,倒是让我觉得毫无乐趣!”

    皮特沃夫哈哈大笑,“我一直以来认为祁总是个奇才,如此年轻就能把樊华从亚洲发展到了全球的企业,实在是令人咋舌!”

    “皮特先生想要说什么就直接说吧,我夫人还在等我!”

    祁墨池直接开口朝着他说道,不喜欢这样的弯弯肠子,皮特沃夫算是世界第一食品加工商,全球百分之八十的食品都来至于他的工厂,实力与地位是无法撼动,如果说祁墨池并没有红刺的话,单单只是凭借樊华的话,的确是还没有实力与皮特沃夫抗衡,但是加上红刺来说,无疑是小巫见大巫,只是可惜,没有人会知道他樊华的祁墨池,其实就是红刺的老板!

    “我可以给祁总带来帮助,无论是今后的道路,还是一些其他的帮助,只要祁先生开口我便可以答应你!”皮特沃夫开始朝着祁墨池发出诱惑。

    然而祁墨池只是冷笑一声,“多谢皮特先生了,只不过这些我认为我自己足够有实力获得!”

    “祁总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不要以为现在樊华已经站在顶端了,山外有山,人外有人,这可是你们国家的俗语!”

    “那么谢谢皮特先生点评,我深刻的记住了!”

    祁墨池软硬不吃,不要以为他不知道皮特沃夫的条件是什么!

    想到这里,他的眼光忽然暗了几分!

    “祁墨池,只是一个女人,能够与金钱权利相比吗?”

    皮特沃夫始终不肯放弃的朝着祁墨池诱惑着,视线却移动到了宴会场上慕烟苒那奥妙的身材上。

    “再我心中,她是无价之宝!”

    祁墨池缓缓的吐出这几个字来,心中早已经是郁气之结了,很不得现在就将皮特沃夫给捏死!

    “你会后悔的!”

    皮特沃夫紧紧的拥着身边的美女,面上依旧是微笑,但是整个人已经处于气愤之中,他便准备要朝着樊华动手了!

    “我的字典里,就没有后悔两个字!”

    祁墨池嗤之以鼻,视线重新回到远处的慕烟苒身上,如果不是为了锻炼慕烟苒的话,他根本不会来参加这样的宴会,毕竟这世界上没有谁有资格请的起他来!

    ……

    “嗨,美女,能请你跳一支舞吗?”穿着祁尾服的男士层出不穷的朝着慕烟苒邀舞,慕烟苒拒绝的都有些没有力气了,“不用了,我老公在等我!”

    然而这里的人根本不会因为你有了老公,或者说是你已经嫁人了,他们只要想与你跳舞,那么就一定会与你跳舞!

    “一支舞蹈而已,美女赏个脸吧!”

    “真的不好意思,你看我双手拿着两杯鸡尾酒,根本没办法跳舞的呀!”慕烟苒边说,边举起手上的两杯鸡尾酒,朝着对方歉意的笑了笑。

    结果,手上的鸡尾酒却突然被抢了走,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这个还不简单?放下就行了!”

    慕烟苒瞬间微微蹙眉,不悦的看着眼前的人,声音也凉了半截,“你这个人怎么如此怪异,难道你看不出来我是在拒绝你吗?”

    慕烟苒从来就是这样,能忍则忍,忍不了了之后会把之前全部积压的脾气给释放出来。

    眼前的男子估计也没有想到慕烟苒会对他发火,毕竟这里的人几乎没有谁不认识他,很多名媛几乎是想嫁给他,结果现在居然遇上了会拒绝自己的人,实在是无比的惊讶。

    慕烟苒瞪了他一眼,重新拿起放在桌子上的鸡尾酒,转身继续朝着祁墨池走了过去,结果惊讶的发现她居然搜索不到祁墨池的身影了!

    “怎么回事?祁墨池去哪里了?”

    “美女,你到底是谁家的千金?”

    男子回过神,再一次的靠近慕烟苒,朝着她问道,“我看你一个人,实在是不像两个人哦!”

    “管你什么事情呀?”慕烟苒实在是觉得这个人很烦,就像丢不掉的牛皮糖,粘人的很,“别靠近我,我是不会和你跳舞的!”

    随后视线开始在场内搜索者东西南北艾琳的身影,找到一个也有十足的安全感呀!

    “美女,我长这么大以来,你是第一个拒绝我的人!”

    男子好像是对慕烟苒来了深深的乐趣,看着她忍不住的笑道,“从来没有先到欲擒故纵的把戏会在我身上生效!”

    “麻烦你走开好不好?我对你从来没有任何的幻想,我连你是谁都不知道!”

    慕烟苒真的都想骂人了,这个人到底怎么回事?

    “这里如此多的女人你不去找,你非要来找我做什么?”

    “因为我看上你了!”

    男子说的很直接,不停的在慕烟苒身边转圈,“你不是说你要去找你丈夫吗?为什么到现在为止我都没看到这位所谓的丈夫呢?”

    “我的丈夫为什么要给你看?你这个人真的很莫名其妙呀!”

    慕烟苒都快无语问苍天了,这个人真的好烦。

    “你不跟我跳舞,我是不会离开的!”

    男子一脸的邪笑,一副吃定慕烟苒的样子。

    对此,慕烟苒很是无奈的仰头问苍天,干脆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懒得去理会这个男子。

    但是这个男子今日好像也是打定主意了要与慕烟苒跳舞,耐心出奇的好,慕烟苒坐下来他也坐下来,嘴里还不停的说话,扰的慕烟苒一阵心烦意乱!

    “你就这样把她丢在哪里,不怕她等会来收拾你?”

    东站在二楼的露台上,手握着高挑杯子,含笑的看着旁边的祁墨池。

    祁墨池面色铁青,看着一直围绕着慕烟苒转悠的男子,很不得眼神就杀死他,“给我调查他是谁!”

    “后面的内容你不用说我也知道!”

    北接着说了一句,然后哈哈笑道,“这个倒霉的人要完蛋了!”

    “这样考验她,我真怕她知道了之后回来找老板的麻烦!”南露出了深深的担忧。

    “老板都没有说怕,你怕什么?”西不由的嘲讽一声,随后朝着其他几人举杯,“我们就好好看戏吧!”

    “看戏?”祁墨池冷笑一声,他可没有这般好说话,他的和颜悦色只是给慕烟苒的,“明日早上九点把你们的财务报表与下半年的计划提交上来,不得超时!”

    “什么?”四人异口同声的呼唤了一声。

    东:“九点?大哥,今晚上可是欢乐时间,难道你想晚上我们回去加班吗?”

    西:“就算晚上加班,这么庞大的企业可不是一晚上就弄得出来的!”

    南:“表面看上去是我们加班,实际上是每个公司,甚至小到一个门面的财务都要加班的提交报表,从小到大一个一个的提交上来然后汇总,老板这可是要死人的呀!”

    北:“完蛋了完蛋了,我可是管理了整个樊华呀,我晕了……”

    四人:“大哥,千万不要呀!”

    祁墨池:“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可不想你们看戏看的太高兴!”

    “我,我立刻打电话安排下去,这可是大老板的铁血无情,可不能怪我!”北立刻掏出手机来安排了下去。

    “我,我也马上打电话!”

    一瞬间,整个露台都成了电话会议的现场。

    而派对中间,慕烟苒已经烦闷的将两瓶鸡尾酒都喝光了,不知道祁墨池与那个所谓的皮特谈论了到哪里去了,怎么这么久都没有出来,而且东南西北都不见了!

    还好,她在舞池中间瞧见了艾琳,立刻放下了酒杯朝着艾琳走了过去。

    这里她根本都不熟悉,还有一个麻烦的牛皮糖。

    “哎,美妞,原来你骗我呀!”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传来,伴随着一阵天旋地转。

    慕烟苒回过神来之后,发现整个人已经转动了一个方向,眼前出现的是约翰那一张熟悉的脸。

    “你怎么在这里?”慕烟苒立刻从他手中挣脱了出来,震惊的看着他。

    “这是谁?”男人立刻上前看了看约翰,眉梢一挑,“这该不会是你的丈夫?”

    “不是,我是她情人!”约翰嘴角勾起浅笑。

    “情人?”男子哈哈大笑,朝着慕烟苒挤眉弄眼,“我就说嘛,怎么看你也不像是什么贞洁烈妇!”

    “你胡说什么!”慕烟苒瞪眼瞧着约翰与这名男子,“你要是再乱说,我可就把你嘴巴给缝起来!”

    “我乱说?”

    约翰可不这般认为,故意凑在慕烟苒耳朵边快速的说道,“你不是说你是红刺老板的女人吗?怎么现在变成了樊华总裁的女人?你到底是谁呢?”

    “这般亲密,还真是有鬼!”

    男子在旁边看着,不由的冷哼,“让你跟我跳舞都不愿意,难道你愿意你直接开房!”

    “开你麻痹!”慕烟苒直接抢过一杯酒朝着男子洒了过去,“这是你逼我的!”

    “你这个臭娘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