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世龙皇〕〔绝世神医〕〔王铁柱苏小汐〕〔狂少归来〕〔黄金召唤师〕〔都市风云〕〔做局〕〔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嫡女贵嫁〕〔迷踪谍影〕〔被女神捡来的赘婿〕〔重生都市仙帝〕〔神魂武尊〕〔慕少的千亿狂妻〕〔贞观三百年〕〔催妆〕〔第一战神〕〔江辰唐楚楚〕〔太荒吞天诀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270章 红刺内部大混乱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祁墨池嘴角微微张开,此时的他第一次受到这样的冲击,自己的下属,自己的兄弟对自己说出这样的话来!

    “慕烟苒出事,我们大家也很着急,而如今她也醒过来了,没什么大碍了!老板,为了你自己,为了我们,为了整个红刺的未来,求你不要在任性了,实验一旦成功,你还会没时间陪着她么?”

    七尺男儿如今却因为说了这几句话而潸然泪下,东边擦拭着泪水边讽刺的笑了一声,“如果大家看到我这幅模样,我不活了!”

    祁墨池是大家的!

    可不是慕烟苒一个人的!

    “噗嗤……”祁墨池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实验的重要性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但是慕烟苒在他心中,并不比实验结果低。

    只要实验成功,保住红刺接下来几十年的和平,那么他也想放下担子,带着老婆,四海逍遥去了!

    “嗯,我知道了。”祁墨池说出这话的时候,不是将东看成下属,而是铁铮铮的好兄弟!

    “帮我照顾好慕烟苒!”

    “我们会的,我们再也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了。”东急切的说道。

    祁墨池终究是忍住了去见慕烟苒的冲动,只要她没事了,那么他就放心了!

    “老板,有件事情还得告诉你一下!”东犹豫了一下,决定还是告诉祁墨池。

    “恩?”祁墨池抬起头,看向他问道,“什么事情?”

    “是,就是,就是慕烟苒她怀孕了!”

    “怀孕了?当真?”祁墨池第一反应是震惊,随后带来的是惊喜,“总算是随了她的心愿了!”

    孩子,烟苒居然怀孕了。

    她一直想的事情,心想事成了!

    “所以老板你得加油呀,加快实验速度,让那群老东西别再说东说西的,可烦了。!”东着急的说着

    祁墨池忍不住的笑出声了,“你也挺烦的。”

    “……”东竟然无言以对。

    “好了,你去休息吧,时间不早了!”祁墨池挥了挥手。

    “恩,那老板加油!”东不敢耽搁,立刻准备点击关闭的按钮。

    祁墨池忽然补充了一句,“等等……”

    东疑惑道,“恩?”

    祁墨池说道,“以后不准在隐瞒我任何事情!”

    东无奈的点头,“我明白了!”

    ……

    “从前有只小鸭子,她因为长得太丑被称之为丑小鸭……”慕烟苒睡在病床上,手腕中抱着即将睡过去的小子归,小小年纪的丫头开始学着晚上非要听故事才睡得着了!

    然而慕烟苒爱子心切,就算身体疲累,也要给子归讲着故事。

    “慕总,睡着啦!”旁边的苏白朝着慕烟苒笑着提醒着,“我来抱着她吧!”

    慕烟苒的大床旁边准备了一架小床,专门是拿来给小女孩睡觉的,还好人家的亲身父母愿意让她在这里陪着自己。

    “好的,那么麻烦你了!”慕烟苒空出手来让苏白抱着子归。

    艾琳与杰斯此时推门而入,见到已经睡着的子归,不由的降低了声音说道,“慕老大,你打算如何处置那个姓李的,居然敢开车撞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

    “是呀姐,你必须给他一个教训,要不然人人都敢来开车撞你!”

    “哎,你怎么说话的?”艾琳一巴掌拍在杰斯的脑门上,瞪着,“好好说话!”

    “行,你厉害,听你的!”

    杰斯不敢惹艾琳这个女魔头,只好无奈的说道,“反正你说什么都是对的!”

    “你这是不服气!”艾琳反击。

    苏白翻了个白眼,“要吵架出去吵,没看见子归睡着了嘛,慕总也要休息了!”

    “你还没有回答这么处置了!”艾琳立刻朝着慕烟苒问道,再也不去理会杰斯了。

    “处置?”慕烟苒抚.摸着自己的肚皮,如果说是以前,她肯定自认为不做伤天害理之事,但是如今她不得不为自己的肚子里的孩子负责,差一点就没了命,这个仇必须报,“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活着经历的悲哀!”

    “恩?”艾琳不解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想个办法把他送进精神病医院吧,待在哪里就足够给他无穷的教训!”

    “精神病医院?”艾琳一愣,不解问道,“为什么要去哪里?”

    “精神病医院,那是一个折磨人的地方,你没有病都会逼出病来,那里面岂能是常人受得了的?他可以进去受受苦!”慕烟苒语言冰冷,“我会保护好我的孩子,任何想迫害我与我孩子的人,必须受到严惩!”

    艾琳心口微微一颤,谁能想到慕烟苒这幅模样还能够如此的有魄力,实在是让人惊讶。

    “好,我这就去安排!”

    艾琳点头,一想起疯子的样子,就觉得有些可怕,而且面对一群疯子,更加医生护士也把自己当成疯子,想想都觉得可怕!

    “慕老大,你早点休息吧,我去安排!”

    艾琳接收到了命令,立刻带着东西转身离开。

    病房内瞬间安静了下来,子归睡在苏白的怀抱内,小女孩也写完作业准备睡觉了,慕烟苒觉得这一切都是无比的美好,就是少了祁墨池的怀抱。

    祁墨池你在干嘛?

    为什么不给我来个电话,你知道我怀孕了么?

    有必要做的如此严格么?

    说测试的时候不见面不通话,还真的见不到人影。

    气死她了。

    ……

    清晨的阳光洒落了下来,慕烟苒坐着轮椅在医院下的花园内散步,杰斯推着她,苏白牵着肥嘟嘟的小女孩。

    “慕总,马上要圣诞节了,这里一片喜庆,你打算如何度过?”苏白朝着慕烟苒询问,“这天,都开始下雪了。”

    慕烟苒穿着厚厚的羽绒服,头带着帽子,腿上盖着毛毯,整个人全副武装,便不觉得多冷。

    而小女孩本来就肥,加上穿上这件衣服之后,整个人就犹如一个圆球。

    而后也跑到一旁去玩堆雪人了。

    “既然是过节,大家就快快乐乐的过一下吧,公司的员工该放假就放假,年终奖要发的也跟着发,每个地区要顺应每个地区的习俗!”慕烟苒手中拿着握着一支笔,写着书信,“杰斯,你帮我问的事情了?”

    杰斯点头,“我问了,北说尽量拖人给你送信!”

    慕烟苒点头,叹了一口气,“电话也没有,视频也没有,那么只能写信了,丢了就丢了,我也没办法了!”

    祁墨池,我好想你!

    这才过去了几天,我怎么就感觉度日如年呢?

    “你这是怎么了?”忽然,一张熟悉的脸出现再慕烟苒的面前。

    见此,慕烟苒眉梢一挑,念道,“约翰?你怎么无处不在!”

    “我是专门来找你的!”约翰冷哼一声,“结果你却在这里!”

    “我发现这世界上没有你找不到的人!”慕烟苒很是无奈,“在你面前,我都没一点隐私了!”

    “看起来你的气色很好,我不用担心了!”约翰冷笑一声,随后说道,“谁撞的?”

    慕烟苒瞧见他眼中的锐利,有些不明白他为何生气,摇头笑道,“已经绳之以法了,自然有部门去解决,就不麻烦你了!”

    “瞒着我?”约翰呵呵一笑,“那我自己去找!”

    慕烟苒眉梢一挑,看了他一眼,随后朝着杰斯说道,“既然如此,那么我们先走!”

    “走什么走呀?”约翰拦着不让,“我都来了你却要走?我可是好心好意的呀!”

    “那么好心好意是空着手来?”慕烟苒眉梢一挑,指了指他空荡荡的手,“至少带点水果,买束鲜花,这样我才会认为你是来看我的呀!”

    约翰冷笑一声,冷哼道,“好啊,买就是了,你要吃什么我都买!”

    慕烟苒暗笑一声,“好啊,我要吃榴莲,吃荔枝!”

    “没有我买不到的东西!”约翰站起来整理着自己的衣服,自信的说道。

    “好啊!”慕烟苒笑着,“那么麻烦你了!”

    约翰一溜烟的跑了,慕烟苒见他离开总算是松了一口气,对于杰斯来说,她始终有忌惮,“杰斯,你立刻带着孩子回去,在我这里太危险,苏白你帮我办理出院手续,我要出院!”

    她不能让约翰认出子归,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呀!

    “慕总怎么了?”苏白疑惑的问道。

    慕烟苒摇头,“来不及解释了,先回去再说!”

    “那好,我去帮里出院手续!”

    苏白点头,把子归递给慕烟苒手中,一群人浩浩荡荡的回到了病房内,杰斯立刻带着孩子回去了,慕烟苒只能等待苏白回来。

    可视无论如何医生都不办理手续,说慕烟苒还未恢复,本着负责的心,不能让她离开。

    对此,慕烟苒也很无奈,只好叫来了北。

    可是北还没有来的时候,约翰就真的提着榴莲,荔枝跑来了!

    慕烟苒简直目瞪口呆,如果说榴莲还是方便买得到,但是荔枝来说就真的是反季节了,慕烟苒疑惑的看向约翰,他到底是谁,看起来单枪匹马,但是所做的事情可见势力并非一般。

    “你到底是谁?接近我到底有什么目的?”慕烟苒目光一沉,声音冰冷询问。

    约翰放下榴莲,看着这般生疏的慕烟苒,忽然觉得很是可笑,“这么了?我真的只是在看你,如果你还因为以前的事情对我如此防备,我无话可说!”

    “你也知道你之前做的事情?”慕烟苒冷笑,“就按照以前的烟历史来说,任谁也不会原谅你!”

    “迟早会原谅的,只要我约翰认定对一个人好,那么我就肯定会让你改观的!”约翰坐在桌边,为慕烟苒剥开榴莲,“真不知道你为什么喜欢吃这个东西!”

    慕烟苒无奈的看着榴莲,她其实也不这么喜欢吃,只是想为难一下约翰,结果他居然不怕这个味道。

    苏白揉着鼻子,很难忍受这个味道,见他姐未说话,立刻对着约翰吼着,“你谁呀,我姐可是已婚妇女,你别乱想!”

    “咳咳……”慕烟苒第一次觉得已婚妇女这四个词是如此的刺耳!

    “又如何?”约翰对着慕烟苒微笑,“就算你丈夫是樊华的总裁又如何?我并不比他差,要不要你试试看!”

    慕烟苒立刻皱眉,冷笑一声,“这种事情还能试试看?”

    “你都住进医院了,而你丈夫却没有在你身边守护,看来你们的感情也没有多深厚呀!”约翰巡视四周,一直都未见到祁墨池的身影,这才给了他有机可乘的机会!

    “我和他的感情用不着你来平价!”慕烟苒脸色瞬间一变,她与祁墨池的感情是何等的慕折,岂能是他一个外人能够说三道四的?

    “可是我不在乎!”约翰凑在慕烟苒的面前说道,咧嘴一笑,“这世界上没有我约翰得不到的东西,你的心,我要定了!”

    慕烟苒也不胆怯的迎了上去,“是吗?那么我将会成为你的挫折!”

    苏白立刻挡在两人面前,朝着约翰厉声吼道,“你这个人怎么如此不要脸?我姐都说了嫁人了,你却非要让我姐出轨,你居心何在?”

    约翰目光冷厉,就像一把冰封的刀剑亮着凶狠的光,朝着她直接射去,“你管得着吗?”

    苏白现在跟着慕烟苒混,背后也有樊华的势力,她的胆子自然也大了很多,朝着约翰大声说道,“我不管你,但是我也不允许接近我姐!”

    “不自量力!”约翰冷哼一声,直接挥手高举,一副要出手打人的样子。

    苏白直接半蹲,闪的很快,“姑奶奶我也是练过的……噗……”

    约翰直接一脚揣在苏白腹部上,苏白应接不暇,直接被掀翻在地。

    “苏白!”

    慕烟苒立刻惊慌出声呼喊,“约翰,这里是我的病房,我不想看到任何的闹事,你既然看也看过了,我现在就告诉你,我很好,麻烦你请离开!”

    约翰也不恼,笑呵呵的说道,“行,你既然现在不愿意看到我,那么我就不留在这里!过几天我再来看你!”

    说完转身离开。

    苏白疼的揉着肚子,这男人居然连女人也打,真的很没品位,实在是太渣了,“慕总,他到底是谁呀?”

    “一个土匪!”

    慕烟苒这么评价约翰的,除了那次约翰出现救了自己之外,她对他的印象一直都不好!

    “看上去真恶心!”

    苏白不喜欢会打女人的男人,看着这人真的很想踹他两脚,“我再给北大哥打个电话,让他马上办理手续带你回去,留在医院实在是太不安全了!”

    “恩!”慕烟苒点头,她也不想待在这里,只有红刺大本营约翰进不去!

    ……

    慕烟苒回到家中,休息了半个多月才好。

    这段时间她也没有放松下来,像祁墨池往常一样,忙着看各种报表文件。

    如今,才知道工作的难度是多高。

    果然身居高位的人,都没那么容易。

    “慕烟苒!”

    忽然,北的声音从门口传了进来,着急的看向她,急切的说到,“红刺内部发生暴动,要求见你!”

    “为什么?”慕烟苒诧异的问道,“见我和发生暴动有什么关系?”

    “因为今日东宣布你是红刺的主母,并且与老板拥有同样的权力后,一些人就打着为老板的名号,强烈要求见你面,如果你达不到他们所期待的水平,我们猜测,可能就会让你强制下台!”

    北说道,“你现在跟着我回去,所发生的事情由我来处理,我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千万不要私自做主……”

    “为什么?”

    慕烟苒看向北,认真的说道,“既然大家要看我的实力,那么我给大家看就是了,为什么要躲躲藏藏的,还是你怀疑我没有这个实力?”

    “是,我是怀疑你没有这个实力!但是现在老板不在,你必须要坐上主母这个位置!”

    北厉吼道,“现在不是你逞能的时候,到时候所有人不服你,你想接管红刺都不可以!”

    “是吗?”

    慕烟苒冷哼一声,“那么祁墨池呢?只要他在,我又有什么惧怕什么了?就算大家不认可我又如何!”

    “可是问题是现在总裁不在!”北强调着,“你难道看还不清楚现实嘛?”

    “所以了?”

    慕烟苒上前一步,逼问道,“你告诉我,祁墨池为什么不在?为什么连电话都不能给我通一声?为什么也不给我报信?为什么我非要现在上台红刺?为什么非要我坐位红刺的位置?是不是祁墨池有个什么意外,而你们却不告诉我?”

    她早就觉得事情不对劲了,但是却一直不肯承认,为什么祁墨池在的时候没有向大家宣告她主母的身份?

    而祁墨池不在的时候才来宣告,同样的是,为什么会发生暴.乱?

    “这种种的一切,你以为我就愚昧不知嘛?你告诉我,祁墨池到底怎么了?”

    “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老板为了你的测试躲到天蓝岛了么,你又不是不知道!”

    “还在骗我!”

    慕烟苒厉吼一声,泪水掉落,“我会相信你吗?红刺不是有能力马上派飞机去天蓝岛嘛?你说祁墨池在天蓝岛,那好,我现在就要红刺的人员立刻联系祁墨池,我要让他给我视频对话!”

    “你为什么非要现在任性了?”

    北有些无奈了,“等这件事情过后,我在告诉你好不好?”

    “也就是说,祁墨池真的有什么事情了嘛?”慕烟苒冷冷的盯着他,泪水滑落,“如果我不逼问你,你是不会告诉我的是吧!”

    “这是总裁的吩咐!”

    北垂着头,“时间不等人,先去解决红刺的内部问题好不好?”

    慕烟苒擦干了泪水,瞧见北急的满头是汗,也明白事态的严重性,否则北也不会出现这样的状态!

    慕烟苒伤还没有好利索,所以只能坐着轮椅跟着北离开,外面南已经开始接应,苏白,杰斯,艾琳也接到了消息在车上等待着她!

    慕烟苒深呼吸一口,看来今晚是一场硬仗要打!

    “行吧,走吧,北你给我报告情况!”

    慕烟苒此时犹如一名女强者,丝毫没有一点软弱之处,听着北点出的内容,直接点头。

    “红刺内部三大阁你是知道的,现在三大阁集聚,分别要见证你的实力,而一般而来考验实力要从三个方面,一来就是武力,不过你现在这般自然能够解决,二来就是魄力,只要你能镇住他们,解答完他们所有提出的难题,就可以完胜。最后是今日考验屋,所有的红刺历任老板主母都要从里面走出来,才能接受大家的认可!也是最至关重要的一步,而里面是什么情景,老板早已经画了图案给你,并且还写了解决办法,所有目前来说也不算惧怕,所以重要的是,我就担心第二关不好过!”

    “兵来精当水来土掩,走一步算一步!”

    慕烟苒深呼吸一口,视线看着车外的景象,该来的总是会来,只不过她一颗心全部都系在祁墨池身上!

    你可不能有事!

    没一会儿,一群人便浩浩荡荡的回到了红刺内部,果然老板办公室内,围绕着一群人,看起来便是红刺内部高层人员。

    慕烟苒是由北推了进入,这一刻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在她身上,有不屑的,也有不耻的,完全没有想到以前财务部的部长会损在她的身上。

    北推着慕烟苒走向了主位上,结果有人立刻不服气了,“怎么能坐在这个位置上?这可是我们老大的位置,而她虽然是老板的妻子,但是并不是我们所承认的主母。”

    “老板有令,他不在期间,由慕烟苒代替老板职务,你们难道连老板的话都不听了吗?”北立刻出声呵斥道,“老板让慕烟苒代替职务,那么她就是代理老板。”

    “代替可以,但是要成为主母,那么绝对不行,身为红刺的主母,必须要接受我们的认可。”下面的人开始吼出来,主要是慕烟苒张的一副柔弱的表情,怎么都认为好欺负,实在是无法当成高高在上的主母来看待。

    “我很好奇,如果祁墨池娶一名柔弱的女子,自然是永远无法成为你们的主母,难道这样你们也会强行的给祁墨池安一个女人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穿越八年才出道〕〔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全职艺术家〕〔我真不是盖世高人〕〔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