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深不负,总裁老〕〔武神纪元〕〔狼牙狼王于枫〕〔秦城苏婉〕〔天行医尊陈一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暗影谍云〕〔天道之下〕〔弃宇宙〕〔禁区之狐〕〔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医路坦途〕〔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剑仙归来〕〔天降三宝,爹地宠〕〔天道方程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271章 意外,来的如此猛烈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慕烟苒忽然笑了出声,操作下面的人询问出来。

    “自然不会!”那群人冷哼一声,“大不了这一代红刺无主母吧。”

    “既然如此,那么未来接班人随了母亲,没有任何管理红刺的能力,那么你们又如何?重新找个女人来生孩子?还是取而代之?”

    “不不不,如此大逆不道的事情,我们怎么可能会做?而且少主历来都遗传了历代老板的优势,从来没有这样的事情发生。”

    “是吗?”慕烟苒哈哈大笑,“没有不代表不可能。”

    “你什么意思?”那群人开始质问着慕烟苒,“你敢质疑我们老板的基因嘛?”

    “你们没有学过生物嘛?基因分为显性和隐性,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我就问你们,如果遇到不满意的少主,难得你们就要取而代之吗?”

    慕烟苒严厉的呵斥,质问着他们每个人,这种由骨子里透露出来的气魄,居然是任何人无法忽视的,甚至连视线都微微一变。

    这是他们认识的慕烟苒嘛?是哪个所谓的大小姐,哪个娇滴滴的女人嘛?

    不,这不是,这完全就是一只母老虎!

    其中一人迫于压力站了出来,朝着慕烟苒说道,“如果少主不达标,我们也不会取而代之,只是会严厉的培养他!”

    “那么我问你们,红刺是私有企业还是公有企业?”这可不是古代,没有什么门第,也不是什么势力帮派,是的的确确的公司,工厂!

    回答这话的人朝了一眼慕烟苒,回答道,“红刺虽然庞大,然而却是私人企业!”

    “既然你们也知道这是私人企业,也明白红刺姓祁,而你们也不过是合同工,有什么权利质疑我这个女主人?我可是法律上祁墨池名副其实的妻子,他的任何财产都有属于我的一半!”慕烟苒强调着法律,强调着妻子,她是名副其实红刺的女主人,凭什么要让这些老东西来认可?

    “这可是祁家老祖宗定下来的规矩,你岂能随意改变?”那人又拿出老祖宗那一套的理论来搪塞慕烟苒。

    然而慕烟苒并不吃他这一套,冷笑着,“那你告诉我,这项规矩是如何传递下来的?文书证明还是口头代代相传?”

    “自然是口头代代相传!”

    “那么我为什么要相信?你是跟着老祖宗打天下过来的嘛?”慕烟苒嘲笑一声,“你看上去好像还没有这么老吧!”

    “你……”

    慕烟苒目光一沉,厉吼到,“回答我!”

    那人心口一颤,忍不住的说道,“自然不是。”

    “那不就得了!”

    慕烟苒冷哼一声,“代代相传也说不定是外人定下里故意为难我们的,你们也没有证据就是老祖宗说的吧,而且已经不存在这个世界上的人,又何必一直遵守了?毕竟时代在改变,很多观念也在改变,而活在当下的是自己人,又何必拿过去的思想来为难现在的人?我是祁墨池的妻子,法律上都承认了,你们又有什么权利不承认?如果不承认,我完全可以把你们都解雇了,就算玩完红刺那么也是我的事情,与你们何干?”

    这一席话在所有红刺人的耳里听起来完全就是谬论,荒谬!

    但是仔细一想,又不得不承认慕烟苒说的都是正确的!

    这一瞬间,所有红刺的人员居然不知道如何去说,如何去做了,慕烟苒说的对,法律上都承认的事情,他们又有什么资格不承认!

    但是以前那些考验主母的一切都成了笑话了嘛?

    “不行,就算你解雇我,我也不会承认你的!”总是有些老顽固非要在这里闹腾,无法改变的思想,无法认定的事情,他们根本接受不了。

    “好啊,人事部马上办理离职手续!”

    慕烟苒说完之后,北立刻跟了一句,“主母一句下令了,你当这是耳边风嘛?”

    年轻的人自然不会就此离去,立刻点头,“我马上去办理!”

    这一句话,瞬间气死那个老人!

    这一番动作,直接吓坏了其他人,这才发现慕烟苒是玩真的,不服她的人都可能全部解雇!

    是的没错,他们都是合同工,和红刺都有签.约年限的,如果惹怒了慕烟苒,解雇他们也是合情合理之中!

    这一瞬间,再也没有谁再出声反对慕烟苒了,人都是欺软怕硬之人,特别是红刺长久以来扭曲的观念让他们更加嚣张的对待主母人选,但是没想到居然被慕烟苒三言两语就给化解了,你们所说的一切她都不认同,不支持,不答应,直接拿出法律的手段告诉他们,她是名副其实的女主人,开除你又如何?

    这一瞬间,包括东北西北都震惊了,然而也在这一瞬间,所有人开始折服这位看起来面善其实很是狠心的女人!

    “好了,没有什么事情大家都回去吧,我也累了,好好的工作,马上圣诞节都有奖励!”慕烟苒就这样挥挥手,打发着这群人离开。

    等到这群人离开之后,艾琳瞬间是跑道慕烟苒的面前嚷嚷,“你太厉害了,我哥他们原本准备的一切都没有派上用场!”

    慕烟苒一连茫然,“我为什么要用这些?我难道说的不对吗?我为什么要按照那所谓的规矩来办事?我可没有这么听话!祁墨池也从来不会要求我做这些事情!”

    “不对呀,他明明给了你留了字条!”北立刻反驳,认为慕烟苒说的不对。

    “那么你自己看看!”慕烟苒立刻丢给他一封字条,就是开始北交给她的东西。

    北不信,拿起来一看,上门却写着,“不要听那群老东西的!”

    “噗呲……”北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哈哈大笑,“这还真是符合老板的风格,老东西!”

    “笑够了嘛?”慕烟苒忽然沉声朝着他问道。

    北忽然觉得后背一凉,整个人立刻不笑了,看着慕烟苒微沉的面容,瞬间有股不好的预感。

    “解决了这些老东西之后,那么你是不是也应该告诉我,目前祁墨池在哪里?他现在情况如何了?”

    果然,北立刻投退一步,躲在东的身后,关键时候插兄弟两刀,将东给退了出来,指着他说道,“你问他,他知道!”

    “什么?”东完全不懂情况的看向北,“知道什么?问什么?”

    “主母现在要知道老板在哪里,情况如何!”北很是识相的帮慕烟苒问出了口。

    东依旧一脸茫然,“他在天蓝岛呀……”

    “胡说!”

    慕烟苒忽然大吼一声,“还不老实交代,你们把我当三岁孩子戏耍?”

    瞬间,东意识到了慕烟苒可能猜测到些什么,这一刻,东才感觉到,真正的狂风暴雨正要来临!

    “这个,老板在天蓝岛……”

    “别给我说这些,按照红刺的实力,要进入天蓝岛取得联系本来就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你们还想瞒着我多久?祁墨池到底怎么样了,他现在是生还死!”慕烟苒说到最后的时候,声音都带着一些颤抖。

    苏白与杰斯震惊的看向慕烟苒,他们一直不到祁墨池去了哪里,做了什么,也不好问!

    结果没想到,会是这样!

    “这是因为你目前不了解天蓝岛的内部情况……”东还想说什么,却依旧被慕烟苒给打断!

    “是吗?”慕烟苒冷笑两声,“呵呵,不明白?那么你告诉我,这份新闻是假的嘛?”

    慕烟苒忽然抽出一份报纸递给了东,“连报纸都登上了,天蓝岛外交成功,联合国同意,择选吉日建国。天蓝岛都要成为一个国度了,祁墨池去干嘛?再说了,这般情况下,祁墨池会不给我联系?你们到底是想做什么,欺骗我倒什么时候!”

    慕烟苒一激动,脸色通红无比。

    瞬间东目瞪口呆,看着这一份报纸,忽然忘记了慕烟苒住院的时候,无聊的时候都会购买报纸,结果就被他们给忽视了!

    此时此刻所有的人都开始屏住呼吸,看着这般严厉的慕烟苒,再也不是他们当年认识的那位任人欺负的女孩,只好无奈的说道。

    “其实老板不在天蓝岛……”

    “那他在哪里?”见东开了口,慕烟苒很是着急的问道!

    “老板人在……”

    “在哪里?你倒是给我说呀!”慕烟苒很是着急,如果可以她恨不得现在就站起来敲打东两下,将他打清醒后快速的告诉自己!

    “主母,老板吩咐,让我们不能告诉你。”东直接低着头,表情为难的看着慕烟苒,实在是不知道如何回答。

    “你现在又用祁墨池的话来搪塞我?”慕烟苒忍不住的狂笑,心中却无比的悲凉,觉得好像有什么自己无法承受的事情正在发展,“行,你们不愿意告诉我,那么现在马上给我联系祁墨池,我要亲自问他!”

    慕烟苒说这句话的时候,其实自己的心口都是在颤抖,她很害怕听到让她后悔终生的话语!

    东西南北此时表情很是为难,但是今日开始慕烟苒已经用实力坐稳了红刺的主母之位,而他们不得不听从的她命令与安排!

    但是祁墨池的话又不能不遵守,实在是很为难!

    见此,苏白都很急切的说道,“有什么事情是不能说出来的嘛?难道慕总还会害了祁总嘛?如果真的有什么事情,而你们却瞒着慕总,试问这样做,你们对得起慕总嘛?她可是你们的主母,祁总的妻子呀!”

    “就是,我姐现在肚子里面还怀有身孕,如果你们一直不说,她一直不肯休息,到时候出了事情,谁来负责?本来就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结果都被你们拖得再一次病倒了!”杰斯也跟着苏白后面说道。

    慕烟苒叹了口气,朝着杰斯苏白说道,“我在给他们一分钟考虑,如果还是不回答我,那么从今往后他们不会再是红刺的四大当家了!”

    “我们告诉你!”北皱着眉头,不顾东的拉扯,朝着慕烟苒说道,“其实这件事情从开始我都觉得应该要让你知道,但是一直都是老板不准我们说,而现在我们肯定是不会给你透露一个字的!无论是解雇我们也好,还是永远不得踏入红刺一步也罢,老板的话我们肯定是要遵守的!”

    闻言,慕烟苒的目光一沉,看着这般的北,心口更加捏的紧!

    然而北的话语却一转,“可是我可怜老板,如今他正需要你给的温暖才有动力,所以我愿意把带着你去见老板,但是老板愿不愿意告诉你,那么就得看他了!”

    “好,祁墨池现在在哪里?”慕烟苒目光一沉,只要祁墨池还活着,那么她就放心了!

    北目光一沉,瞧着慕烟苒,缓缓开口,“樊华研究院……”

    ……

    就在知道慕烟苒怀孕之后的第二天,实验成功了,但是他祁墨池却九死一生。

    长时间的超负荷工作与各种辐射下,他的身体,出现了问题。

    如今情况并不乐观。

    然而他在清醒地意识时候,却依然吩咐工作人员,不要把他的消息告诉慕烟苒。

    怪不得冥冥之中,他会答应她去基地培训,再利用测试让她顺利的接手樊华和红刺,最后再加快脚步研发这重要的新武器。

    原来都是因为自己早已经感觉到自己的身体的不对劲,才会提前做好这些准备。

    ……

    此时,樊华研究院内。

    “几点了?”

    祁墨池睡醒之后,睁开眼接触的依旧是一片烟暗。

    目前他的眼睛很少能见到光明,大部分的时间内都处于烟暗之中,几乎完全失明。

    医生说必须马上手术,可是他却担心慕烟苒,不知道她现在和腹中的孩子可安好!

    他对不起这个孩子,可能一出生都不会有父爱!

    叹了口气,祁墨池缓缓的坐了起来,见旁边的人并没有回答他的问话,不由的眉梢一沉,再一次的问道,“我问你几点了!”

    “早上七点二十分!”

    忽然,祁墨池浑身肌肉一僵,目光无声的朝着旁边看去,连嘴角都有些颤抖,这个声音,这个梦中出现多次的声音,“烟苒,是你吗?烟苒?”

    慕烟苒安静的站在祁墨池旁边,泪水从眼角中滑落,看着祁墨池的空洞无神的双眼,很是心痛!

    她并不知道祁墨池到底受了多严重的伤,没有谁愿意告诉她,她就只能守候在祁墨池的身边,从他醒来之后,到现在,她发现了他眼睛出了问题!

    “是,是我!怎么,很意外嘛?”

    瞬间,祁墨池慌忙的别过眼,不想让慕烟苒瞧见如此狼狈的自己,“烟苒,你怎么来了?”

    “我为什么不能来?”

    慕烟苒伸出手将他搬了过来,迫使他正对着自己,“祁墨池,你到底怎么了?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告诉我的嘛?”

    “不,烟苒你别这样,我无法忍受这样的自己出现在你的面前!”

    祁墨池的一颗心,很疼,很疼!

    慕烟苒明明就在自己的面前,可是他却看不见。

    这梦里出现多次的女人,一直让他牵肠挂肚的女人,此时此刻居然就在他面前,可是她却摸不着,触及不到。

    “烟苒,听话,回去,回到红刺大本营内,那里可以保护你一辈子!”那是他用毕生的经历为她打造的城堡,可以护她一世无忧!

    “不,我不回去!”

    慕烟苒哭喊道,“没有你的地方,岂有幸福可言?就算苟且一生,还不如就此死去!”

    “烟苒,你怎么就不明白了?生老病死是世间常情,你我迟早都会分开的!”祁墨池一直推着她,企图要将她推出去!

    然而慕烟苒却不准,抓着他的手抚摸着自己的腹中的孩子,“祁墨池,就算你看不见,你始终都是我的祁墨池,难道你想以后我们的孩子没有父亲嘛?你想这个还未出世的孩子从一开始都没有父亲嘛?就算看不见又如何?我就是你的眼!”

    触及到温暖的小腹,祁墨池浑身一震,一种异样的情感在他身上传递,孩子,这是他的孩子!

    “可是烟苒,我不愿意你看到这般的我!”他的骄傲,他的尊严不允许他这一面出现在慕烟苒的面前!

    “祁墨池,你到底怎么了?如果看不见,我把我得视网膜捐献给你呀!这样你一只眼,我一只眼,这样你也不必感到自卑,因为我和你一样了!”慕烟苒深情款款的握着他的手,什么时候开始他又有如此脆弱的一面?

    祁墨池觉得整颗心都开始温暖起来,不得不说自从来了研究院之后,他每一天都有些消极,都有些负面情绪,总是故意的扯出一点笑容来,让大家误以为自己很好!

    然而他,早已经不是当年的祁墨池了!

    “烟苒,你想的太简单了,我的眼睛其实是因为……”

    “因为什么?”慕烟苒蹙眉,见他说了一半不愿意说,有些难受,“到底是什么事情,你不愿意和我说?”

    “烟苒,我是害怕!”祁墨池忽然伸出手抱着她,感受着她的温度,感受着她的所带着他的所有阳光!

    “祁墨池,不要怕,我是你的妻子,是与你共度难关的妻子,什么事情都有我在,你不要伤心,不要难受!”

    慕烟苒抱着他,紧紧的贴着他,“从结婚那日开始,我们就注定了这辈子都牵连在一起,相互扶持,无论生老病死,无论富贵荣华,你的一句我愿意,我的一句我愿意,那么我们两个人的一生就牵绊在一起!”

    祁墨池紧紧的抱着她,一直以来自己想呵护在怀里的女人,这一刻开始保护着他起来。

    他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坚强,上帝给了他不同于常人的大脑,却给了他一个平凡的身体,他也会生病,他也会受到危险,他也会抵抗不住意外的发生!

    而往往这种时候,他最需要的就是来自于爱人的安慰!

    他错了,他一直都错了!

    他扛住了一切,把最好的一面展现给慕烟苒,然而却忽视了自己,忘记了自己也需要安稳!

    所以这段时间病情加重,他的负面情绪越来越重,就这般无限的恶性循环。

    他总是想把一切都给慕烟苒,却忘记了陪伴才是最好的幸福!

    错了,原来他一直都错了!

    “烟苒,有你在真好!”

    此时此刻他迫切的想看见她,努力的将自己的视线摆放在她的面前,眼神凝视,缓缓的出现一丝光亮,渐渐的,她的轮廓逐渐清晰!

    他看见了,看见慕烟苒坐在椅子上,脚上还捆绑着绷带,而她却哭红了一张脸。

    “怎么又哭了,我会心疼的。”

    慕烟苒的眼底闪过一丝亮光,惊讶的看着祁墨池,“你,你看得见了?”

    “恩!”祁墨池缓缓的点头,勾唇浅笑的他永远是那般的迷人,“我大脑里有一颗肿瘤,正在逐渐长大,开始压迫我的视觉神经,所以更多的时候,我是看不见的!”

    “肿瘤?”慕烟苒脸色瞬间一白,肿瘤的危害可比简单的失明来的吓人,这可是会夺取生命的!

    “祁墨池,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这些事情你不告诉我?”

    慕烟苒这一刻泪奔了,整个人无法接受这样的情况,扑倒在他怀中痛哭,“为什么,祁墨池你告诉我为什么!”

    “我也不知道,脑子里就是长了一颗肿瘤,而且长得位子很不好,动手术会有很大的几率伤害到脑神经,那么失败率也是很大!”

    祁墨池擦着她的泪水,结果眼泪却像绝了提一样,哗啦啦的不听往下流淌,祁墨池忍不住的苦笑一声,“还能在见到你真好!”

    “说什么胡话,医生有没有说过手术成功率是多少?”

    慕烟苒整颗心异常的激动,脸色苍白,大脑此时都失去了本能的判断能力,就剩下大口大口的喘气声。

    “如今只有百分三十……”

    百分之三十?

    这是多么低的一个数据,慕烟苒嘴角微微长大,看着眼前带着笑容的祁墨池,他的脸色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般苍白?

    什么时候他变得如此脆弱,说好的一辈子,说好的白头偕老,为什么事情会演变成这样?

    “祁墨池,你可要加油,我和孩子都在等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家娘子不是妖〕〔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