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世纪之交〕〔天道方程式〕〔怪物被杀就会死〕〔元始医仙江昊〕〔夜的命名术〕〔北雄〕〔战神奶爸〕〔我真的长生不老〕〔仙医邪凰:废物四〕〔龙城〕〔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混沌丹神〕〔青萍〕〔大流寇〕〔春回大明朝〕〔威震八方叶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仙魔三国大玩家〕〔都市极品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276章 我后悔了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如此财大气粗的一句话,瞬间让李炅林的亲朋好友倒吸一口冷气,心中羡慕的不得了!

    见此,李炅灵才破涕为笑,朝着他的胸口捶打了一拳,“你也真是的,以为我们还要养孩子了,不要那么浪费!”

    “只要你开心,这些都不算什么!”

    汪泉禄根本就受不了女人哭泣,见她总算是笑了,这才松了口气,花点钱又算什么了?

    结果,兰朵儿忽然出现在门口,冷笑一声看着李炅灵,“说啊,我侮辱你什么了?你倒是说出来听听呢,哭的如此伤心!”

    “你怎么来了?”汪泉禄惊讶的看着兰朵儿,“你跟踪我?”

    “跟踪?不至于!”兰朵儿摇晃着手中的手机,“我只不过是用卫星定位罢了!”

    “你到底要怎么样?”汪泉禄第一次觉得兰朵儿如此的让人厌恶,“你什么时候变得如此烦人了?”

    “烦?”

    兰朵儿冷笑一声,却根本不想去回答他这句话,而且转移视线看着李炅灵,“你哭什么呢?我骂你了吗?”

    李炅灵完全没有想到兰朵儿会突然出现,这下懵逼了,刚才那一切她都是装的,只好硬着头皮说下去,“兰小姐,做人还是不要这般恶毒!”

    “恶毒?”

    兰朵儿摇晃着手机,“我就奇怪了,我说了什么让你觉得如此恶毒,甚至痛哭流涕?”

    李炅灵躲在汪泉禄身后,面对兰朵儿表现出一副害怕瑟瑟发抖的模样,汪泉禄立刻好男人般的挡在她面前,朝着兰朵儿说道,“你要做什么冲着我来就可以了,请不要这般对待炅灵!”

    然而这一幕,是让兰朵儿最看不下去的,冷哼一声,“怎么,你心疼了?”

    “是,我老婆,我为什么不心疼!”

    汪泉禄理直气壮的吼了一声,倒是让兰朵儿瞬间红了眼。

    曾几何时,眼前这个如此爱自己的男人居然会离开自己!

    吸了吸鼻子,也不想去和李炅灵争辩了,“汪泉禄,你口口声声说爱我,你口口声声说要照顾我一辈子,然而这就是你所作所为?哼,果然,男人的话都不能相信!”

    “这一切的结果,难道不是你一手造成的吗?”汪泉禄目光一沉,不悦的寒意渐渐撒发了出来。

    “汪泉禄,难道你还不了解我吗?我兰朵儿是怎么样的一个人,难道你还不清楚吗?”兰朵儿指着他身后的李炅灵吼道,“我觉得我要是欺负了她,我会不承认?”

    汪泉禄沉着脸,没有开口。

    兰朵儿却觉得,这一切已经是没有意思了,“我只不过是想找你好好聊聊,但是看来你并不给面子,如此也没有什么好谈的了!”

    大不了到时候,她直接去婚礼现场闹就是了!

    “兰朵儿,到现在你都没有玩够吗?”汪泉禄却受不了的大喊,“你的任性,你的小脾气已经让我忍无可忍了!”

    “我任性,我的脾气从头到尾都是这样,你既然不喜欢那么为什么还来招惹我?”兰朵儿不甘示弱的吼着回去,“汪泉禄你就承认吧,你压根心里一直都没有我,那些话都只不过是你冠冕堂皇的借口罢了!”

    “不是。”

    汪泉禄极其想要讽刺,却被身后的李炅林来住,一双泪汪汪的眼,“泉禄,求求你不要说话,求求你,我无法接受!”

    汪泉禄瞬间噤了声,李炅灵是他选择度过余生的女人,就算不爱,也不能让她难堪!

    “好,我答应你,我不说!”

    这一幕,兰朵儿认为极其的刺眼,冷笑一声,“真是讽刺,我还来找你做什么!汪泉禄,我会让你后悔的……”

    这是你们逼着她,逼着她去婚礼现场闹!

    “朵儿!”

    忽然,一道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兰朵儿震惊的回过头去,发现夏殇尘站在门口!

    瞬间,兰朵儿惊讶的都快说不出话来,“夏…殇…尘?”

    “朵儿!”夏殇尘浅笑一声,走到兰朵儿的面前,“好久不见!”

    汪泉禄的双眸忽然冒出巨大的火焰,一双握着李炅灵的大手正在无限的加大力度,顿时让李炅灵疼的惊慌失措,立刻呼喊挣扎,“泉禄,泉禄快放手,你弄疼我了!”

    “啊……”

    汪泉禄回过神来,这才发现自己做错了什么事情,惊慌的道歉,“炅灵,对不起对不起,我实在是……”

    “朵儿,都是你的朋友吗?”夏殇尘看了看周围的人,立刻出声询问。

    兰朵儿眉梢一转,忽然挽住了夏殇尘,笑道,“他们,我不认识!”

    “不认识说什么话,我们好久不见,我请你吃饭吧!”夏殇尘朝着她发出了邀请,兰朵儿很是欢悦的点头,“好啊,我正好肚子饿了!”

    “不准!”汪泉禄忽然吼出来一声,瞬间让周围的人都惊讶的看了过去。

    兰朵儿瞬间心里笑了一声,但是却板着脸看着他,“你说什么?不准?你凭什么不准呀,我和你什么关系呢?”

    李炅灵也很惊讶的牵着汪泉禄的手,蹙眉,“泉禄,你在想什么了?”

    汪泉禄看着夏殇尘出现,整个人都不好了,以前这两个人有暧昧的迹象,兰朵儿对祁墨池因爱深恨之后,他都怀疑兰朵儿爱上了夏殇尘!

    “兰朵儿,你不是有话要跟我说嘛?好啊,我现在就跟你时间!”汪泉禄将李炅灵的手放了下来,走到了兰朵儿的面前,冷笑道,“走吧,我请你喝一杯咖啡!”

    兰朵儿脾气也来了,她可不是召之即来挥之即去之人,反正心也凉了,也懒得说这么多了!

    “不喝!”冷笑一声,“我和你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走了!”

    随后,兰朵儿直接挽着夏殇尘走了出去,随后又想起来什么似的,朝着老板说道,“刚才她看着的包包,我都要了,马上,现在,付款!”

    “泉禄!”李炅灵立刻朝着汪泉禄呼喊了一声,示意他立刻付款!

    结果汪泉禄现在一颗心都在兰朵儿与夏殇尘身上,哪里顾得上这么多?全程一直烟着脸!

    夏殇尘立刻掏出了卡,朝着服务员说道,“刷我的卡!”

    嘶……

    人群中又爆发出无数声抽气声,看来又是一个富豪。

    李炅灵不开心了,跺脚,“泉禄,你在想什么?”

    “不就是几个包包吗?不要也罢!”

    汪泉禄直接丢下这句话,烟着一张脸转身离开,留下一脸得意的兰朵儿与自始至终带着浅笑的夏殇尘。

    李炅林立刻朝着汪泉禄追了出来,路过兰朵儿身边的时候,还重重的哼了一声!

    对此,兰朵儿表示并不在乎,一直都是嘚瑟的笑容,直到一大群人离开,兰朵儿才松开夏殇尘的手,朝着他道谢,“谢谢你夏殇尘,还好今日有你!”

    夏殇尘朝着她笑道,“没事,路过,举手之劳。”

    兰朵儿心中很是感动,否则今日她很是丢脸。

    每次遇见这些,她都后悔自己当初做出的混蛋事情。

    “好,既然你回来了,那么我就请你吃饭吧!”兰朵儿擦了擦泪水,一种以好朋友的姿态全新来面对夏殇尘!

    夏殇尘双手一摊,再也不是冷冰冰的脸,渐渐的也有了笑容,“说好我请客的,自然不会让你付款的!”

    两人欢声笑语的走进了一家高级饭馆,全程有说有笑,疫苗的事情,好像就这样过去了。

    一晚上两人说说笑笑的,夏殇尘把这些年的经历全部讲给了兰朵儿听,而兰朵儿也从来没有想到会有这般事迹,拍手叫好的同时也不为她捏了一把汗!

    ……

    餐厅的二楼,汪泉禄的视线就一直没有移开过,一直发烟的脸,让周围的人根本都吃不好。

    李炅灵心里难受,却又不敢这个时候却触摸汪泉禄的眉头,只好任由他去。

    却不知道汪泉禄越看越生气,直接摔了碗筷走人,留下一群懵逼之人。

    李炅灵照样追了上去,但是却被汪泉禄拦了下来,“今晚我有事情,就不陪你了!”

    瞬间,李炅灵倒吸一口冷气,却不敢大声质问汪泉禄,只能站在原地握紧了拳头,“好,那你去忙吧!”

    汪泉禄点了点头,便大步离开,李炅灵瞬间憎恨的看向二楼的兰朵儿,“贱人,都是你!”

    “炅灵,你生什么气?你都快和汪泉禄结婚了,就算他心中不爱你,你也是名副其实的汪太太,到时候锦衣玉食,什么奢侈品没有?爱能干什么?爱能当饭吃吗?再说男人吗,哪个不三心二意,特别还是如此成功的男人!你有时候就不要把泉禄管的太紧了,适当的给他一点空间,他才会觉得你的好,才会让你当一辈子的汪太太!”

    好友走向前来,握着她的手安慰着她。

    然而李炅灵却放开了牵着她的手,冷哼一声,“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泉禄是你叫的吗?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把你狐狸尾巴伸到我泉禄身上来,我可不会饶你了!”

    “哎哎哎,没有的事情!”好友浅笑一声,挥手,“我可是好心好意帮你的。”

    “哼,最好如此!”李炅灵冷哼一声,她故意在汪泉禄面前装出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好不容就快得到一切,她才不会让任何人毁了这一切,“你们快给我想给办法,让我好好的整一整这个狐狸精!”

    “办法多得是,就看你怎么选择了……”

    ……

    吃完饭之后,夏殇尘将兰朵儿送了回去,两人一整晚相处的很是融洽,兰朵儿也很开心与他和好。

    下了车之后,兰朵儿问道,“你现在住哪里?要不要住我家?我家房间可多了!”

    “谢谢。”夏殇尘腼腆的笑了笑,“不过我晚上的飞机,要去西班牙参加一场学术讨论,过两天在回来!”

    “那好吧!”兰朵儿也不留他,“那么常回来看看我,到了记得给我打电话!”

    “没问题!”夏殇尘挥了挥手,便开着车离开。

    兰朵儿脸上挂着笑,觉得这一晚很是梦幻,居然还可以这般与夏殇尘吃饭,实在是太意外了!

    转身,打开了门,进了屋!

    如今的她家可没有什么保安保姆,房子大却冷清的要命,外面溜达一整天可是累得慌,进门就连同鞋子脱掉,然后瘫软在沙发上。

    “你总算回来了!”忽然,一道声音从烟暗中传了过来!

    兰朵儿瞬间吓的尖叫出来,客厅的大灯这一刻也亮了起来,发现是汪泉禄之后,兰朵儿这才松了一口气!

    “你你你,你怎么在我家!”兰朵儿指着他,胸口大幅度的呼吸,还带着喘气的!

    “你家门锁并没有取消我的指纹!”汪泉禄烟着一张脸走道她面前来,“怎么,夏殇尘没有跟着你回来?”

    兰朵儿觉得很是奇怪,这个人开始明明就是一副根本不想理会她的表情,怎么现在却忽然出现在自己家里?

    “汪泉禄,你这不是自虐吗?我找你,你不愿意,结果我不找你,你倒跑来找我了?”

    “你不也一样嘛?”

    汪泉禄忽然强行的将她提了起来,逼着她站起来抬高头看向他,“兰朵儿,你和我有又什么两样?我不理你的时候,你吵着闹着也要和我见面,怎么?现在我亲自上门拜访,你这是一幅什么表情?”

    兰朵儿立刻低着头朝着他的手臂狠狠的咬了一口,冷哼,“放开我,你这个混蛋!”

    “你还是这般火辣!”汪泉禄吃疼的松开手,却又再一次的紧捏住她的下颚,“兰朵儿,你今日想要跟我说什么,你倒是说呀!”

    “你这样我怎么说话?”

    兰朵儿的表情有些疼痛,单只脚站在地上很不稳,摇摇晃晃的身体难受的要死,却不肯示弱的跌入汪泉禄的怀中,“好啊,你想让我知道,那么我就告诉你!我不准,也不允许你结婚!”

    汪泉禄目光一沉,“你说不准就不准,你以为你是谁?”

    “因为我是兰朵儿,汪泉禄,你这又是何苦了?你明明心中还有着我,你这样做,你对得起那个狐狸精吗!”兰朵儿直接称呼李炅灵为狐狸精,她可对她没有什么好感。

    汪泉禄只是微微蹙眉,并没有对她这个称呼有过多的不满,松开了她下颚的钳制,冷笑道,“兰朵儿,你现在说这个又有什么意思呢?”

    “是啊,没有什么意思了!”

    兰朵儿自嘲的一笑,“我这是贱吧,当你离开我之后,我才知道我原来喜欢上了你,我原来早已经离不开了你!什么祁墨池,什么过去,全部都比不上日久生情!”

    说道此时,兰朵儿的泪水忍不住的滑落下来!

    汪泉禄目光一蹙,看着这般落泪的兰朵儿,居然有几分心疼!

    “汪泉禄,你说分手的时候,是那么的恨,是那么的绝对,可是你考虑过我的感受吗?你明明了解我,也明明知道我是什么性格,你为什么就不愿意一直包容下去了?你让我如何能够在短时间内接受一个老公呢?我做不到,可是你呢?”兰朵儿吸了吸鼻子,“你却不给我那么多的时间!”

    猛然,汪泉禄浑身处于震惊之中,就连嘴角都开始有些忍不住的抽出,这些事情,这是第一次听兰朵儿从嘴里说出来,这些情感,他是第一次的了解,第一次的人知,一直以来都以为他在自作多情,结果却忽略了这么多!

    朵儿,他的兰朵儿,是他自己一手推出去的!

    “你为什么不给我说!”汪泉禄额头的青筋都开始凸显出来,带着隐隐的怒气,不知道是在气自己,还是气别人!

    “你给过我机会吗?”兰朵儿冷笑一声,满蓝的泪水,“我极端,我任性,我不过就是想要强调我的存在,你懂吗?”

    “……”

    兰朵儿大吼一声,朝着他哭泣到,“汪泉禄,你不会明白的!你根本都不明白我的感受,我的心情!我们的婚姻是我爸妈一手促成的,而你对我的情感来至于小时候,我分不清我们之间到底是青梅竹马还是相爱,所以我才会任性,才会让你知道我是多么的刁蛮,多么的任性,多么的不可理喻,这样你一辈子都不会忽视我了!”

    汪泉禄胸口大口大口的呼吸着,带着愤怒,带着不解,原来他们之间有这么多的事情他不知道,这一刻汪泉禄很是责怪自己,从来都以自己的想法来考虑兰朵儿,却没给她足够的时间与空间,“朵儿,朵儿对不起,对不起,都是我的错,都是我太混蛋了!”

    “不,你没有错!”

    兰朵儿摇着头,“在感情的世界里面谁会有错了?要错,就是我们两个人的错,我一直不肯用真心面对你,不敢把自己的内心让你发现,而你一直默默对我好,却一直不给我们交谈的时间,你总是把你觉得好的一切强压在我身上!”

    “但是现在晚了!”

    兰朵儿缓缓的退后,一瘸一拐的很是可怜,“太晚了,你要结婚了!”

    “为什么,为什么你早点不找我来谈!”汪泉禄怒吼着,“如果你早点说,就不会走道这一步了!”

    “我说了呀,是你一直在拒绝我!”

    兰朵儿轻笑了一声,“你还记得吗?那时候给你打了一通电话,问你是不是认真的,那天我躲在楼上一直看着你,你说,你对李炅林是认真的,你的看着她的眼神全部都是深情款款,这般的你,又让我如何给你说!”

    汪泉禄震惊的站在原地,原来他们之间的一切错过了如此之多,他是硬脾气,兰朵儿也是硬脾气,不让对方低头,是不肯罢休的!

    可是这样换回了什么?

    换回来了两败俱伤,换回来了相爱之人不能在一起的惨痛!

    这些事情,祁墨池提醒过他,可是呢?他却执迷不悟,一直认为是兰朵儿辜负了自己,可是自己又未尝不是辜负了她!

    “朵儿,你现在是不是很恨我!”汪泉禄突然上前一两步,紧紧的抱住了她的双肩!

    兰朵儿立刻屏住呼吸,看着他,缓缓之后摇着头,“不,我不恨你!”

    “那么,你愿意……”

    “不,我不愿意!”兰朵儿从他身上挣脱下来,扭过头不愿意看他,“虽然我说气话,要打乱你的婚礼,但是实际上真的到了这个时候,我却没有任何的勇气。汪泉禄,我从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就算我是真的很讨厌李炅灵,但是我也不得不承认,她是一个很好的伴侣!所以,你还是不要辜负她了!”

    她承认自己懦夫了,汪泉禄这句话想要说什么,她已经很清楚了!

    但是事已至此,请帖都散发了出去,她又怎么能让汪泉禄丢得起这个脸了?

    兰朵儿蹲下身子,哭的撕心裂肺,“泉禄,我们都错了,是我们太自私,都不考虑对方的感受!以后你结了婚,你一定要考虑对方的感受,好不好!”

    汪泉禄双眼也忍不住的红了起来,从来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一步,为什么为什么今晚他要来找她?

    还不就是看见了夏殇尘之后,他心中尘封已久的醋意大增,他其实从来都没有减退这份爱!

    “朵儿,我为什么要来找你,你又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一切!你太狠心,太自私了!”

    汪泉禄难受的蹲了下来,捧着她的脸,“今时今日,我们真的只剩下这样了吗?”

    “难道还做什么?难道你还要让我去抢婚吗?”兰朵儿噗嗤一笑,带着明显的嘲讽。

    汪泉禄却说道,“这未尝不可!”

    “什么……唔……”忽如其来的吻,让兰朵儿惊讶的看着汪泉禄,随后自己被他抱了起来,烟暗的灯光下,她什么也看不见,只是知道最好躺在了温暖的大床上,与他一同沉沦了这一夜。

    “朵儿,就让我们,疯狂的来一晚上吧……”

    ……

    早上,阳光洒了进来,兰朵儿缓缓的睁眼眼睛,天空已经亮了起来,而她的嘴角,却是忍不住的浅笑,这么久以来,第一次的发自内心的笑。

    可是,旁边是空荡荡的一切,汪泉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离开了。

    兰朵儿叹了口气,心中满是失落!

    但是尽管如此,她也不想去想,也不想去争了,就让她和汪泉禄的美好,留在昨晚吧。

    从今往后,他过着他的幸福,而她也要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