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世纪之交〕〔天道方程式〕〔怪物被杀就会死〕〔元始医仙江昊〕〔夜的命名术〕〔北雄〕〔战神奶爸〕〔我真的长生不老〕〔仙医邪凰:废物四〕〔龙城〕〔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混沌丹神〕〔青萍〕〔大流寇〕〔春回大明朝〕〔威震八方叶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仙魔三国大玩家〕〔都市极品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277章 解除婚宴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什么?解除婚宴?”李炅灵震惊的看向汪泉禄,怎么就一个晚上的时间,让他变得如此快?

    “泉禄,你在说什么你知道吗?解除婚宴,那么我们发出去的喜帖算什么?我的朋友我的家人怎么看我?都要结婚了却被人家给甩了,你让我如何做人!”

    李炅灵吼了出来,带着震惊,带着愤怒,“一定是兰朵儿给你说了什么是不是?我要去找她,怎么能够如此欺负呢?”

    “炅灵!”汪泉禄将她拉扯了回来,冷静的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对不起你,但是没有爱情的婚姻,却无法长久,对你也是一件不公平的事情,我可以给你一大笔抚养费,算是我对你的歉意!”

    “没有爱情的婚姻?”

    李炅灵冷笑一声,“什么叫没有爱情的婚姻?汪泉禄你给我说清楚,说清楚呀,这快一年的时间里,你把我当成了什么?我对你付出真心,换回来的却是你一句没有爱情的婚姻?”

    “实在是对不起!”

    汪泉禄歉意的低下头,“事到如今我才发现,我对你一直都没有爱情!”

    这一句话,让李炅灵脸色苍白,无奈的笑出声来,“汪泉禄,你这样做很可恶你知不知道?”

    “所以,我打算给你一笔钱!而且对于你来说,选择我不也正好是因为这个吗?”

    汪泉禄目光很沉,有些暗,“有些话我一直不想明说,只要你一直在我面前表现的乖乖的,我就可以给你想要的一切的!”

    “你什么意思?”

    李炅灵当然不会承认,甚至恼羞成怒,“你这个陈世美,你这个混蛋,分手还好讽刺我,你居然做的出来!”

    汪泉禄不喜欢大吼大吵,冷静的坐在沙发上,掏出支票来,“这上面的数字应该够你花一辈子了,虽然不能保证每样奢侈品都可以买,但是一年还是可以买的上一个名牌包的,我劝你还是少花点钱,拿着这些钱做点生意,还是不错的!”

    “汪泉禄,我不要你假惺惺,我反正不会解除婚宴的,我不愿意,不愿意!”

    李炅灵整个脸的都红了,泪水大颗大颗的跌落下来,“我对你真心实意,你却说我爱你的钱!汪泉禄,做人不带这么狠心的!”

    “我们好聚好散吧!”

    汪泉禄不想在这里看她演戏了,他原本也只是想找一个女人气一气兰朵儿,却没想到兰朵儿一直没有反应,才有些意气用事的干脆娶了她,也不过是见她老实听话!如今现在目的也达到了,他也不想弄假成真了!

    说完之后,汪泉禄直接走了,留下身后大哭大闹的李炅灵!

    这房子,本来就是购买当成婚房用,可能对于李炅灵来说,他汪泉禄是真的渣!

    但是除了利用她的情感之外,他可是没有乱过分寸!

    瞧见汪泉禄离开之后,李炅灵缓缓的站起身子,满脸全部都是愤怒,甚至愤怒的道了扭慕的部份,“汪泉禄,你是想解除和我婚约,回到兰朵儿那贱人的身边去?呵呵,你想的真好,你以为你有钱就可以如此玩弄我吗?我偏不让你如愿!”

    随后掏出电话,拨了一连串号码出去,直到对方接听起来,便说道,“就按照你昨天说的办,我要让他们后悔,我要让他们知道得罪我的下场!”

    李炅灵的脸全部扭慕起来,整个人凶横的可怕,丝毫没有之前的温柔软弱的模样,浑身散发的阴沉,连空气都冷了几分下来。

    ……

    “烟苒,今天你有时间吗?”兰朵儿躺在床上给慕烟苒打电话的时候,嘴角都是忍不住的笑意。

    然而慕烟苒正坐在祁墨池的床边,为他擦拭身体,如今他的头发又应该修剪了,“下午应该没有什么事情,你要约我吗?”

    “你快要生了,就最好活动活动一下!”兰朵儿说道,“下午我们出去玩吧,你上次不是说想吃那家新开的甜点店嘛?”

    “怎么?看起来你心情很好?我怎么记得昨天不是这样的?”慕烟苒噗嗤的笑了一声,“昨晚难道有什么事情我不知道?”

    “果然什么也瞒不住你!”兰朵儿浅笑一声,有些羞涩,“我嘛,出来告诉你!”

    “好啊,那么下午见!”慕烟苒点头,挂断了电话之后,继续为祁墨池擦拭着身体。

    “你这个混蛋,居然还让我这个大肚子来为你洗澡,你说你什么时候能够醒来呢?陪着我说说话,陪着我看星星看月亮,陪着我生产……”慕烟苒吸了吸鼻子,随后自言自语的笑道,“不过,真的还好,我还能感受到你的温度,晚上还能抱着你入眠……”

    “祁墨池,你快醒来吧,你再不醒来,我都生气了!”慕烟苒看似在呵斥祁墨池,其实是在哄着自己,但是每每这样,她都忍不住的期待有一天祁墨池真的会从床上爬起来,然后对着她说,“我醒来了,我错了!”

    可是,他却一直没有醒过来!

    与此同时,慕烟苒的电话再一次的响了起来,发现还是兰朵儿打过来的,慕烟苒无奈的摇头,“又有什么事情呀!”

    “烟苒!”此时兰朵儿的声音带着一些急促,“我感觉有人在我家外面监视着我……”

    慕烟苒立刻严肃起来,问道,“怎么回事?”

    “你知道我家是立面玻璃的建筑吗?我坐在家里把外面的看的一清二楚,包括这些人安装摄像头,我现在不敢出门。”兰朵儿小声的说着,“我无法确定我家里是否有摄像头,也无法确定我家是否有窃听器!”

    “你不用担心!”

    慕烟苒目光一沉,“他们居然敢在外面光明正大的安装摄像头,那么就应该还不知道你家的建设风格,我敢肯定他们此时都不知道你已经将他们全部看见了!我现在马上就让杰斯来接你,你稍安勿动!”

    “好,我都听你的,你一定要快!”

    兰朵儿点头,随后两人立刻挂了电话,慕烟苒立马给杰斯打了个电话过去,而兰朵儿,将家里的所有门窗都锁好了,拿出家里的摄像机将外面这群人全部拍摄记录下来!

    过了大约半小时之后,杰斯果然来了,而且还带着两个保镖。

    听见了动静,围绕在门口的人早就躲起来,等到杰斯下车后果然什么人都看不见。

    兰朵儿面无表情的从屋内出来,笑呵呵的攀附着杰斯的肩膀,满脸笑容的往外走,“你总算是来了,你姑奶奶我太无聊了,走,姐姐带你蹦迪去!”

    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磨练之后,杰斯应变能力也增加了不少,立刻与兰朵儿勾肩搭背,表现出一副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的样子,两人一前一后笑着上了车,“就你蹦迪,你跳的起来吗?”

    “我为什么蹦不起来?”

    “不欺负,那你蹦个给我看看!”

    躲在暗处的人看到这一幕,静静的等着兰朵儿离开,随后一群人围绕着到兰朵儿家的大门处,几秒之后,大门啪的一声就被打开……

    “这是有备而来的,你最近惹到什么人了吗?”慕烟苒看着电脑屏幕传过来的画面,这是兰朵儿留在家里的摄像头,记录着这一切,“果然,这群人在你家里布满了针孔摄像头,包括厕所,这是让你没有一点隐私!”

    “我得罪的人?”兰朵儿实在是想不到自己得罪了谁,就用她兰氏接班人的身份来说,身边都是巴结她的人!

    “我还真的不知道!”

    “那么只有引蛇出洞了!”慕烟苒目光一沉,立刻说道,“如果对方一直躲在暗处,那么你永远防不胜防,最好的办法就是将对方引出了!”

    “那么我要怎么做?”

    慕烟苒目光微微一沉,缓缓道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

    “安装好了?”李炅灵接听着电话,整个人的脸都笑开了花,“好,我会把钱打入你的账号之中,只要你给我办好这件事情,我绝对不会亏待了你!”

    “炅灵,我说的没错吧。就怕这个女人搅乱你的事情,让你不得不防!”李炅灵的好友郭沫冷笑一声,“如今我给你介绍的这位大哥不错吧,绝对会帮你把这件事情办好,而且神不知鬼不觉!”

    李炅灵抬头撇了她一眼,随后冷笑,“我要让兰朵儿身败名裂,我要让汪泉禄见到她就觉得是耻辱,我要让他后悔,然后来求我!”

    “放心,汪泉禄迟早会发现,你才是最适合她的女人!”郭沫安慰着她,“兰朵儿不是喜欢去蹦迪吗?那么我就让她蹦开心!”

    “怎么,你想到办法了?”李炅灵转过身朝着她询问,“告诉我,是什么!”

    “舞厅,本来就很乱,谁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了?”郭沫冷笑一声,目光之中全部都是冷笑。

    李炅灵瞬间会意的点了点头,“我明白了!”

    ……

    晚上,杰斯与兰朵儿正在舞厅内喝着酒,摇晃着脑袋,“兰朵儿,你不是要蹦迪吗,那么你蹦呀,蹦给我看呀!”

    “我这不是在蹦吗!”兰朵儿冷笑一声,“谁说蹦迪必须要用脚的?我用我脑袋蹦迪也是蹦呀,你凭什么质疑它!”

    “行,我敬你是一条汉子,来,我们喝一杯!”杰斯立刻朝着兰朵儿敬酒,随后说道,“你慢慢喝吧,我要去找妹子玩了!”

    “去去去,别再这里打扰我!”兰朵儿挥了挥手,杰斯立刻跑了过去玩,留下兰朵儿一个人在这里喝着酒玩乐。

    然而,落单的总会有人来搭讪,不一会儿,一名穿着花枝招展的男人坐到兰朵儿身边,笑道,“美女,一个人呀?”

    兰朵儿有些喝多了,双眼都开始发花,看着来的人笑道,“你看我是几个人呀?”

    “一个人!”男子见兰朵儿说话都有些酒气,心中也忍不住的心花怒放起来。

    “呵呵,是呀,我是一个人,你找我做什么?”兰朵儿朝着酒侍又要了一杯酒,笑道,“天下最好喝的东西!”

    “我请美女喝一杯!”旁边的男人忽然掏出了钱,朝着酒侍眨了眨眼,“来一杯蓝色幽灵!”

    “谢谢!”兰朵儿也不客气的直接接了过来,放在鼻翼下嗅了嗅,随后猛地喝了一口。

    男子脸色是忍不住的笑。

    结果,兰朵儿又给吐了出来,发着酒疯直接将吐出来的酒倒在了男子身上,“难喝死了,你怎么能送这么难喝的东西给我!”

    “死八婆!”

    男子瞬间怒气滔滔,他一身名牌都被这个女人给毁了,“我看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说完,伸出手强行的钳制住兰朵儿的手臂,强拉硬拽的带着她往舞厅外面走。

    兰朵儿自然不愿意,立刻大吼起来,“啊,救命呀,这里有人强抢民女呀!”

    然而这里是喧哗的舞池,没有谁能注意着她这里的动静,就算有人瞧见,也不会因为无关紧要的人得罪不应该得罪之人!

    随后又出现几一名男子,直接伸出手蒙着兰朵儿的手,将她强行的带了出来。

    兰朵儿无法挣扎,直到被代入一辆面包车内,她彻底的酒醒了,而她身边坐着两名身强力壮的男子,而前面还有一名驾驶员与副驾驶!

    “你们到底是谁?你们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们,放开我,快点放开我!”兰朵儿努力的让自己镇定下来,朝着这些人不停的嘶吼着,挣扎着。

    “你最好老实一点,钱,我们会要,而人,我们更加会要!”旁边的男子阴冷的笑着。

    兰朵儿惊恐的发现车面包车正在往城郊行驶,要是被带出去,还真的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哎呀,我要上厕所,我要上厕所!”

    结果男子很是痞笑道,“好啊,那你尿呀,我最喜欢看到女人袅袅了!”

    “流氓!”兰朵儿感觉自己浑身上下鸡皮疙瘩都起来,看着这人实在是无力的摇头,“混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当然知道!”男子笑道,“不知道,又怎么可能对你下手呢?”

    瞬间,兰朵儿目光一沉,冷声问道,“你们是谁派来的?是谁?”

    “你不会知道的,我们也不会告诉你的!”男子嘴巴倒是挺紧的,看着兰朵儿的眼神,就像是看到了金钱,“干完你这一票,我们就有钱赚了,所以你最好老实一点,我们求财,你求平安!”

    “好啊,我给你们拿钱,要多少我给多少,对方给你多少钱,我就给你双倍,如何?”兰朵儿昂着头,与他对视,“你们也不想真的干出什么事情来吧?抢劫可是犯法的,除非我不对你们进行起诉……”

    “少跟她叽叽歪歪的,她的话能信母猪都可以上树!我们老老实实的把她给办了,就可以拿到钱了,你和她在这里说这么多,等把你骗了之后,她就带着警察来了,还会老老实实给你钱?别逗了!”旁边的男子立刻出声讽刺,根本都不相信兰朵儿的话。

    “办了我?”兰朵儿听清楚了这个字了,问道,“你们打算如何办了我?”

    “到时候你就知道了!”男子一双眼睛几乎是流露出来淫邪之光。

    兰朵儿忍不住的哆嗦,喘着气看着这人,“到底是谁,是谁让你们这么做的?”

    “臭娘们,让你一直问一直问,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知道老子的厉害!”另外一个抬手就给兰朵儿一把掌,脸上全部都是怒火。

    兰朵儿瞬间被打的嘴角出血,疼了半天都没缓过神来。

    男子立刻抓住打人男子的手,阴冷的说道,”兄弟,对待女人温柔一点。弄坏了,待会儿影响兄弟们的心情。”

    ”丑娘们,不准说那么多,兄弟们是不会相信你的。”打人男狠狠的说道,比起动作有些恐吓的意味。

    ”好啊,你们最好杀了我,要不然等我自由了,我肯定会报警,把你们都抓起来,啊……”

    男子忽然抓住兰朵儿的头发,冷哼道,”你最好不要激怒我,否则我不知道我会不会怜香惜玉,不怕死的话,你就继续说。”

    ”呵呵,我就赌你们不敢下手。”兰朵儿吃疼,即使是昂着头,要故作坚强,”你们既然绑架我,难道不知道我是谁吗?我肯定会给你们最丰富的报酬,而且还不会向警察通缉你们,只要你们放了我,说出是谁指使你们的,我绝对会……”

    ”臭娘们,我让你说,让你说。”刚才打人男忽然一脚踢在兰朵儿的身上,猛的一吼,”再说,信不信老子割了你的舌头。”

    兰朵儿猛的被踹翻,头也不知道碰到哪里了,瞬间疼的发晕,龇牙咧嘴的朝着这人看去,”既然如此,那么就不要怪我没有劝你了!”

    ”呵呵,看把你能的……”忽然,一个急刹车让车内所有的人都倾倒,发出砰砰的声音来。

    ”特么的,你会不会开车?”男子猛然大怒,然而开车的人却惊呼道,”不好了老大,是冲着我们来的。。”

    ”什么?”话刚落音,一群人直接冲来过来,敲碎的玻璃。

    男子瞬间觉得事情不对劲,立刻抓起兰朵儿挡在胸口,对着外面的人吼着,”都滚开,要不然我杀了她。”

    ”你当真认为我软弱好欺负吗?”兰朵儿冷笑一声,忽然手中弹出一把匕首来,抵在男子的腹间,”再不松手,我可就……”

    男子面色一寒,吓的直接哆嗦,之前的凶狠全部都没了,只剩下无边的害怕,”美女饶命,饶命。”

    ”不堪一击!”兰朵儿冷哼一声,此时她眼中哪里还有害怕?对于兰朵儿来说,凶狠起来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对付的了得,冷哼一声,将脚踩在刚才打自己之人的身上,”看看这里是哪里?荒郊野外,好一个杀人放火之地。”

    ”你,你原来早有准备?”男子惊恐的一说,原来这只是一场瓮中捉鳖。一切都设计好的,等着他们来钻入。

    杰斯此时冲人群之中走了出来,一脚踩在真人身上,还故意的跺了几脚,”你们挺能的哈,兰大小姐也敢绑架。”

    ”我们,我们真的不知道她是谁,我们错了,求求你们放了我吧。”男子早就吓得尿裤子了,毕竟杰斯带来的保镖都说身强体壮的汉子,各个西装革履的,和小混混完全不一样,看起来很吓人,这才是真正的有身份有地位之人。

    兰朵儿身上带着的胸针,就是一摄像头还有话筒接入,刚才在车上发生的一切杰斯都知道,所以从一开始,这群人就掉入了几人的陷阱里面。

    ”说吧,谁派你们来的?”兰朵儿蹲在这群人的面前,笑呵呵的说道,”老实交代,说不定我一开心,就不会把你们给咋了!”

    ”这个……”被杰斯踩在地上的男子瞬间为难。然而他旁边的兄弟却看不下去了

    ”兄弟说吧,再不说我们就完蛋了,不就是你女人的朋友吗,何必吗,为了赚钱把命都搭进去了。”然后讨好的朝着兰朵儿说道,”给我钱的人就是,就是那个什么兰氏企业总裁夫人,说她,是她让我们这么做的,要我们拿到你的在外面风流的视频录像,就算没有也让我们做一段假的下来。”

    “所以,你们就打算先把我弄来,在想办法顺服?”兰朵儿的声音有些阴冷,目光明显低沉,“兰氏总裁夫人,呵呵李炅灵看把你能的,汪泉禄不过就是兰氏聘请的总裁罢了。我不招惹你,你却来故意设计我,有意思。”

    “我们,我们都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男子声音微弱,浑身一直在颤抖着。

    兰朵儿冷冷的说道,“把他们送到警察局。”

    男子大惊,惊呼,“你不是说,就饶了我们吗?”

    兰朵儿点头笑道,“所以才会这般简单的饶了你们,你们在警察局,至少可以保住命!”

    男子瞬间不敢开口了,惊恐的看着兰朵儿,这才发现自己真的惹上了不好对付之人!

    “现在怎么做?”杰斯走在兰朵儿面前,看着她脸上的伤,询问道,“要不要带你去擦一下伤口?”

    “不用!”

    兰朵儿拒绝,“我要收回我昨日的决定,李炅灵既然这般对付我,那么我就要扰乱她的婚宴!”说完,兰朵儿眼中全部都是阴寒之气,“我还以为她是好人,结果居然敢给我玩这一招,还真是让我大开眼界!杰斯,立刻带我去汪泉禄!”

    “好,没问题……”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