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弃少归来〕〔赵旭李晴晴〕〔一婚二宝:帝少宠〕〔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财阀小娇妻:谢少〕〔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小阁老〕〔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农门王妃相当甜〕〔上门神医〕〔谢少,夫人又把你〕〔神话之龙族崛起〕〔上门神医江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287章 金钱诱惑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舒洁从来没有弄过这些,但是如今老太太让你弄,你还不能不弄。

    点了点头,“是,我知道了!”

    燕老太太这才满意的点了点头,进屋睡觉了。

    对她来说,她儿子才是宝,别的孩子都是草。

    舒洁拿着这十字绣就进了房间,洗了个澡,躺在床上也睡不着,干脆就将十字绣弄了出来,是一副富贵花开的字图,字不麻烦,麻烦是那些花儿,颜色太多,且渐变复杂,光是看一眼都觉得头疼。

    不过还好是十字绣,人家老太太没让你直接绣一副就算好的呢。

    看了会儿说明书,然后百度查了一下方法,然后再开始绣一绣,结果错了,又得拆了线重新来,就怕之后没线了,不好配。

    一直折腾到晚上两点,她就绣了三针,叹了口气,眼花缭乱。

    而手机上没有任何的信息,燕辰逸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她整颗心,又开始沉沦。

    ……

    酒吧内,燕辰逸喝的有些多,一次又一次的看着手机,为什么那妮子就不能发短信或者打电话来找他呢?

    真是被惯坏了。

    “帅哥,一个人喝酒么?”一名金发美女端着一杯酒坐到了燕辰逸的旁边,目光却一直盯着他手上的表,“你的表好漂亮呀,哪里买的?”

    燕辰逸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识货的人一眼就能看得出这个表的价值。

    而女人眼中的光,他并不是没瞧见。

    直接从手上将表脱下,放在她面前,“喜欢?送你了!”

    女人很是吃惊的看着表,又看了看燕辰逸,“假的吧,真的这么大方?”

    燕辰逸冷哼,直接将表丢进了她的酒杯里面,“要不要,随你。”

    女人顿时倒吸一口冷气,快速的将表从水中拿出来,机械表,防水性超强,“那就谢谢帅哥呢。”

    女人心中美滋滋,没想到还真的勾搭上一个土豪,最好是能把他拿下。

    “既然帅哥怎么慷慨,要不然今晚上我就陪陪帅哥?”说完,整个身体就贴了上去。

    燕辰逸直接痞笑一声,伸出手搂着美女的脖子,拿出手机自拍了一张。

    美女很是配合的做了个v字手,两个人都贴在了一起。

    拍完之后,燕辰逸直接发了个朋友圈:“青城的妹子可真热情呀。”

    美女看了之后,笑的很甜蜜,“帅哥,今晚我还可以让你彻底的了解我的热情。”

    “呵呵……”燕辰逸直接一巴掌将她扫开,“别来恶心我,拿了表,滚蛋!”

    面对他忽然的变脸,美女有些懵。

    却也知道这样的人是她惹不起的,只能欣欣然的离开。

    燕辰逸也不想继续喝了,直接用手机订了一个最近的酒店套房,直接去睡了一觉。

    ……

    舒洁看着燕辰逸最新的动态,整个人都懵了。

    想象与现实是不一样的。

    当真的看到这一幕的时候,她是完全无法接受的。

    燕辰逸本就是很花心,可是他们不是要结婚了么?

    为什么这一刻,她会觉得恶心与肮脏了?

    丢了手机,丢掉了十字绣,想彻底的抛弃不要算了,却没有勇气。

    这辈子,她是被套住了。

    ……

    慕烟苒看着满屋子的娃娃,整个人快得意忘形了。

    原来抓娃娃就一个技巧呀!

    人傻钱多。

    只要不去管究竟花了多少钱,反正她想抓的,就一直要抓起来为止。

    所以一晚上,她收回丰满,连电影都没看,抓空了三台机器呢。

    将娃娃丢在卧室的地毯上,然后整个人躺了下去,舒服惨了,“以后请叫我抓神!”

    顺便发了个朋友圈,显摆一下自己的技术。

    却不料瞧见了燕辰逸最新的动态,“我去,燕辰逸这个大混蛋,居然在外面浪。”

    家里有娇妻不要,居然还在外面玩!

    祁墨池洗完澡出来就正好听见她这么一吼,立刻诧异的坐过去一看。

    燕辰逸和一个陌生女人的合照。

    这算是燕辰逸第一次在朋友圈里面发除了他妈之外的第一个女人。

    按照男人别扭的想法,要么就是这女人很重要,要么就是故意给某某某看的。

    显然,这是后者。

    啧啧啧,燕辰逸可真骚呀,难道他不知道这招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么?

    舒洁那种外表柔弱,内心强悍的女人,可不是那么好哄的。

    “墨池,你说燕辰逸到底想干什么?如果不喜欢舒洁,又何必和人家结婚呢?”

    她经历过一次失败的婚姻,自然明白选错了人对于女人来说意味着什么。

    祁墨池却将她从娃娃中拉了出来,“你别去管人家的家事,快去洗澡睡觉吧。”

    慕烟苒的确不好多管人家的事情,只是替舒洁觉得委屈。

    不过今晚玩的的确太晚了,明早上还得早起带孩子呢,只好洗漱先睡觉了。

    明天找个时间问问舒洁吧。

    ……

    燕辰逸在酒店里面也睡不着,直接打游戏打了一个通宵,早上五点过就干脆打车回家了。

    屋子里静悄悄的,还没有人起床,他小心翼翼的回到了卧室。

    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

    什么情况?

    为什么床上,地上到处都是五颜六色的线,还有那一大张白色的东西是什么?

    舒洁怎么就这样睡在了床了?

    他蹙眉,走了过去想将她叫醒训一顿,结果却发现她已经哭红的眼睛。

    整个人直接僵硬了,心中五味杂乱。

    是为他哭么?

    可是为什么他并不感到高兴,反而觉得心疼。

    哎。

    叹了一口气,看来昨天有点玩过头了,看人都气成这样了。

    无奈的摇了摇头,开始收拾这些东西。

    十字绣?

    她什么时候喜欢这个东西了?

    一点动静,舒洁顿时醒了,模糊的眼中出现了一个人影。

    一个她想了一整晚的人,猛的惊醒,“你回来了?”

    燕辰逸收着线头,点了点头,“嗯!”

    瞧见他在干什么,舒洁立刻起床帮忙收拾,“我来收拾就行了。”

    “不用,还早,你再睡会儿吧。”

    舒洁却执意,“不用,也不早了,每天都是这个时候起来做饭。”

    “你做饭?”燕辰逸顿时疑惑地看向她。

    舒洁点了点头,“你不知道么?阿姨说过,相夫教子,就要做好一切,你工作忙,所以要早点起床将早饭做好,特别是米粥,要不冷不热刚好合适的温度……算了,我跟你说这么多干什么。”

    之前在京都,她都是早起和保姆一起做饭。

    燕辰逸和她因为闹别扭,没有在一间房里睡觉,自然不知道。

    如今搬到青城,虽然是一间房子,但是总的来说没几天,他自然不是很清楚。

    燕辰逸顿时心疼涌上心口,强行的将她按在床上,“继续睡,做什么饭。”

    五点起来做饭,这不是折腾人么?

    舒洁却非要起来,“这里没有保姆,要是待会儿八点左右阿姨起来了,没有饭吃会生气的。”

    “八点起床吃饭,你为什么要五点就做饭?”

    “先把粥熬好呀,然后放到一定温度在恒温保温呀……”

    “你难道不知道电饭煲有种自动煮粥熬粥的程序么?”燕辰逸深呼吸一口,“你睡,我去用电饭煲。”

    “别!”舒洁还是不依,“电饭煲做的,没有直接熬得好喝。”

    这一刻燕辰逸才发现舒洁是真的变了!

    然而这种变化让他很是愧疚。

    什么时候从骨气强硬的她,变成如此来者不拒了?

    居然这么久了,她都五点起来做早饭,而自己什么都不知道。

    他脑海中忽然闪过一种可能性,朝着她问道,“这个东西哪里来的。”

    舒洁别过脸,继续收拾,“阿姨说过,男人在外面彩旗飘飘是正常的,让我不要多问,多管,多多绣一绣这东西,打发一下时间。”

    燕辰逸猛的从她手中抢走十字绣,怒火中烧。

    原来他们别扭了这么久,一直以来是他母亲在从中作梗!

    他在外面苦苦折腾,就是想让她打个电话吃个醋而已。

    而她,其实根本都不敢打!

    这都成了什么!

    “以后不用绣这玩意,也不用早上五点起来做饭。”他很生气,更加是心疼。

    舒洁眨了眨眼,觉得这样根本行不通,“不行,这样老太太只会不高兴。”

    “我去跟她说!”燕辰逸很是心疼。

    舒洁摇头,“别。好不容易她接受了我,你这样一说,她就说表面答应了又如何?还不会怪我在背后告状,只会让我们的关系越来越僵硬,你既然回来了,就再睡一会儿,我去煮饭。”

    舒洁不顾他的阻拦,直接的出门,下楼开始煮饭。

    走的时候,还不忘记带走要被燕辰逸丢到的十字绣!

    瞬间,燕辰逸很是挫败,他都做了什么!

    原本还自信的认为是家里接受了她,心里还苦苦怪罪她对自己不关心。

    其实她一直在付出,为了和自己走下去,居然能够忍受自己的母亲如此变态的要求!

    而母亲拿她当儿媳妇么?

    不!

    压根都是当佣人罢了。

    ……

    早上,慕烟苒也是忙碌的。

    与舒洁不一样的是,她的忙碌,是幸福的。

    兑了奶粉,曲文静熬了点米粥,祁墨池随后也起来了,帮忙带了一会儿孩子之后,就去公司了。

    一大早就是马不停蹄地,到了九点左右,才能休息一会儿,就要准备午饭了。

    “闺女,要不请保姆吧,你这样太累了。”曲文静带了一天孩子,就觉得太麻烦了。

    毕竟是两个小的,又是多动时候,万一没瞧见,磕着碰着又心疼的。

    但是还得做饭洗衣兑奶粉,怎么能时刻就把孩子看见呢?

    慕烟苒摇了摇头,“我怕保姆虐待。”

    “又有什么?保姆来了,可以帮你洗衣做饭兑奶,与你同时抱着孩子,你还怕虐待什么?而且,都是一些小中介介绍来的保姆才会虐待,又不是每个保姆都这样!”

    慕震云点头,“是啊,我们两个年纪大了,体力也不行,不如请两个保姆帮忙抱孩子罢了,你就去工作,孩子就交给我们和保姆。”

    “啊?工作?”慕烟苒还真的没想过去上班,“为什么?”

    “公司那么多年轻小妹妹,你爸怕你带孩子忽视了墨池,就跑到全面去找别人了!”曲文静说道,“再说,你又不是没经历过!”

    瞬间,慕烟苒沉思了。

    祁墨池当然不是陆敬之!

    但是,爸妈这话没错。

    一遭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再说,现代女性应该以事业为重,很多全职太太就是带孩子带出来了矛盾,没有外遇,没有变心,却依然离婚。

    这些事情,她也得深思。

    “行吧,招聘两个保姆来吧。”慕烟苒想了想,保姆来了先帮忙抱着孩子,父母也看着,应该不会出什么问题。

    而且,昨天久违的休息了半天之后,她的玩心也起来了,怎么也收不住了。

    “行,爸爸今天就让人去找!”慕震云点头,总算是说服了闺女,算是标志性的进步了!

    慕烟苒也忽然想到,要不要也给舒洁介绍一份工作,否则每天太闲了,想东想西的,而且长时期没有自己的收入来源,会全部依靠夫家的,这样会越发失去自我。

    不过,她也只是这般想着而已,至于人家愿不愿意,还得看人家,她只是试探性的发了一条微信消息,只不过舒洁一直没有回复。

    下午的时候,慕震云找的保姆已经来到了家中实习。

    是两名中年保姆,看上去四五十岁的样子,是目前国内最权威的保姆公司的金牌保姆,所以价格也不低。

    一名叫做涂宁,一名叫做田桂英。

    保姆第一天上任,慕烟苒一双眼睛都没有移开过,直到一个星期之后,她才渐渐放心。

    而慕家父母也住了下来,自然是帮忙带孩子的。

    这么一来,慕烟苒也算是彻底的轻松了下来,也有更多的时间来打扮自己与娱乐。

    今天下午,她约了舒洁去喝下午茶,顺便谈一谈工作的事情。

    刚走到门口,就发现保姆之一的田桂芳站在门口与一名年轻男子拉拉扯扯。

    她立刻躲在了门后面,不道德的偷听。

    “妈,再给我点钱吧,这个月房租又要交了。”

    “我这个月刚换工作,工资还没有发呢,你再等等。”田桂芳说道。

    男子有些不高兴,“好好的你换什么工作呢?”

    “之前那家的孩子也大了,也不需要我住在他们家带孩子了,这样一来工资少了三分之一不说,我还得每天来回浪费车费,所以就换了。”

    “你就找你雇主借点不行么?我马上要缴房租了!”

    “这怎么好意思?才上班一个星期呢,要不,你找找你爸爸?”

    “我爸的钱全部给我了,他又不能当保姆,只能做门卫,一个月两千不到,这点工资怎么够我花?你干脆让我爸爸去搬砖,他体力可好了,还能搬几年,每个月至少五千左右呢!”

    “不行!”田桂芳急了,“你把你爸爸钱拿走了,他生活怎么办?而且他这些年体力根本不行了,怎么能去搬砖?”

    “那怎么办?”男人眼急了,“我要缴房租了,再不缴费房东就让我搬出来了!”

    “儿啊。”田桂芳也急的脸色通红,“要不你回家住吧,家里还是有你位子的,何必住在城里……”

    “不可能!”男子直接拒绝,“家,那也叫家么?在偏远的乡下,一栋一楼自建房,连卖都卖不出去,我住进去干嘛?有城里住着舒服么?你让我朋友怎么看我?”

    “那……那你跟你爸爸住?”

    “开什么玩笑!”男子冷笑,“我爸爸那一室一厅,有我睡觉得地方么?那么简陋,谁会去住!我不管,今天不给我一万块钱,我是不会走的。”

    田桂芳急的都快哭了,“我哪里去给你找一万块呢?我的工资卡都在你那儿,一直没有存款,我根本没办法了!”

    “那你去找我姐呀,我姐有钱呢!”男人说的理直气壮!

    “我再找呀,可是你姐姐刻意的躲着我们,要找到早就找到了!”

    “那不孝女以为断绝了关系就可以不管了么?你可是她妈,她有为你养老送终的义务!既然找不到,我们就登报,上新闻,我就不信找不到!”

    “好好好,我发了工资就去找报社登报,你这房租,要不找房东通融通融几日吧……”

    “不可能,必须马上拿钱,否则!”

    “诺,这个是一万块钱。”慕烟苒从大门内走了出来,递给了男人一万块钱,“这是你母亲一个半月的工资的,所以你母亲下一次领取工资会在三个月以后,你就别来找她了,而且这里属于高级住宅区,我不想再见到你。”

    男子拿到钱之后,整张脸都笑开了花,随便慕烟苒怎么说,他都觉得无所谓,“行行行,我知道了,谢谢你啊,老板!”

    田桂芳没想到慕烟苒会忽然出现解围,一个劲的道谢,“谢谢你啊慕小姐,真的谢谢你了。”

    慕烟苒皱了皱眉头,看着男子逐渐远离的身影。

    她紧握着手中的手机,刚才她给舒洁打了个电话,问她的母亲是不是叫田桂芳。

    舒洁回答是。

    这下,慕烟苒全部都明白了。

    也第一次见到了父母对孩子的溺爱。

    如今的状况,孩子成了不工作的吸血鬼,而他们依然没有觉得一点过错,难怪舒洁会断绝关系。

    但是即使如此又如何了?

    一个小时之后,慕烟苒来到了约定的茶餐厅处,舒洁提前到了,点上了一壶花茶和一些小点心。

    见到慕烟苒来了,立刻招呼着她坐下来,“来了呀。”

    “嗯!”慕烟苒眼尖,瞧见她右手上的绷带,于是问道,“手怎么了?”

    “哦。”舒洁尴尬的将手收了起来,不好意思的说道,“做饭不小心切的。”

    “你当心一点。”慕烟苒也没有继续问了,就朝着主题奔去,“有没有想过上班呢?”

    “上班?”舒洁一愣,摇了摇头,“阿姨希望我成为全职太太,所以不希望我出去上班。”

    慕烟苒眉梢一挑,燕家的确有能力不需要女人出去工作!

    但是祁家也有这个能力!

    可是,她还是觉得上班才是最好的选择,“你好好想一想吧,其实我觉得工作也是不错,有自己的收入,也有拓展自己的交际范围,多一点业余活动,多一点朋友。这样一来,你的丈夫,你的家庭也不是你的唯一呢。”

    舒洁自然明白,但是她如今根本没有想过上班,“再说吧。”

    既然如此,慕烟苒就没有继续说下去了,每个人都有不同的选择。

    “那个,我妈在你家工作,还希望你能多了照顾一点。”舒洁犹豫了很久,还是开口了。

    慕烟苒摇了摇头,“你不用这样说,既然是你的母亲,我肯定会的。”

    “谢谢。”舒洁苦笑一声,今天的事情她也听慕烟苒在电话里骂说过一些,“让你看笑话了,我爸妈就是这样的人。”

    “那个,我每个月想给我妈多加五千块钱,你就混合着工资一起给我妈吧。”

    “舒洁,这不是不能帮你,但是你难道不知道么?你妈妈那样,无论你给多少钱,她都回去全部给你弟弟的。”

    “又能如何?他们太溺爱我弟弟了。”舒洁摇了摇头,“他都二十几岁了,却不肯上进工作,空有王子病,却没有生在王子家。”

    “你看墨池,你看燕辰逸,他们哪个不是王子般的身价,还不是要为企业从早忙到晚。就你弟弟那样,就算身价上亿,也迟早败光!”

    “是啊,他被我爸妈宠坏了,从小吃好的穿好的,不干一点重活。”舒洁一想到这些不平等待遇,心中都觉得一阵绞疼。

    “我觉得你弟弟应该得到一些教训。”慕烟苒出这主意,“否则,你弟弟这辈子迟早完蛋!”

    “怎么做?”舒洁疑惑地问道。

    “现在你爸妈是给的起,就给,如果给不起了?你弟弟怕是要闹上天吧。”慕烟苒一想到今天门口的情景,就忍不住的讽刺,“如果下次开口十万二十万呢?你爸妈怎么给?”

    舒洁皱眉,“给不起了!”

    以前还有她,现在她躲起来了,他们也没有办法了!

    “这不就对了。”慕烟苒一巴掌敲在桌面上,“你不可能躲你爸妈一辈子,想个办法,给你弟弟一个教训,让他一个人去承受!”

    “他承受不起呢?”

    “承受不起,那么就坐牢!”慕烟苒狠心的说道,“你爸妈能照顾他一辈子么?你难道后半生就不去你爸妈面前尽孝么?没有教训,你弟弟是不会懂事的!”

    “这……”舒洁从来没有这样想过,弟弟从来都是吃喝玩乐,但是犯罪的事情却没有做过,“这样,不好吧。”

    “做不做看你,反正现在你舅妈也知道了你,到时候迟早会被捅出来,难道你想到时候他们天天跑到燕辰逸面前去要钱?”

    舒洁顿时倒吸一口冷气,不,这样绝对不行!

    就算燕辰逸没意见,燕家父母肯定也不高兴。

    她已经为弟弟付出那么多了,怎么可能在牺牲自己的爱情?

    “行,要怎么做,我听你的!”

    慕烟苒点了点头,不是说她心眼坏,而是对朋友的保护,“只需要一些手段,如果你弟弟能抵挡,说明他还是可以救的,如果无法抵挡,那么就要自己来承受!”

    对方吃喝玩乐的人,最好的方法就是金钱诱惑。

    然后利滚利,直到偿还不起,那么就是法律的制裁呢!

    ……

    晚上,娱乐会所。

    舒展怀中拥抱着最新交往的女友,拿着今天要来的一万块钱,在这里请客。

    高档的酒,各类朋友,说说笑笑,好不自在。

    “展哥,谢谢今天请客呢。”美女投来笑容,各种阿谀奉承。

    舒展在他们面前表现得都是一个富家子的形象,一直都是拿钱各种砸。

    他很享受砸完钱带来的优越感和朋友的奉承,女人的爱慕。

    “没事,大家吃好喝好玩好。”舒展很是豪放的大吼一声。

    怎么房租到期?

    他房租下个月才缴费了,三个月一缴,到时候让老头子凑点。

    今天这个钱,就带着女友来玩玩。

    怀中,可爱的小女朋友在他怀中拱来拱去,“展哥,人家手机坏了,你给人家买一个么!”

    “想要什么。”舒展痞笑的在她身上偷吃这豆腐。

    小女朋友贴的更紧了,“就是水果牌的那个x嘛,人家好喜欢呢。”

    舒展顿时一惊。

    那个手机可是要八千之上了。

    他这钱今晚花了可还不够了,“买个8吧,x太丑了!”

    8至少便宜许多。

    小女朋友撒着娇,不依,“人家就想要x嘛!”

    舒展想了想,今天才找老妈拿了一万,今晚上这一顿至少一半,哪里还有钱买x?

    但是不答应,今晚不是没了面子么?

    干脆先应下来,到时候分期给她拿一个,“今晚你把哥哥我伺候爽了,哥哥就去给你买!”

    小女朋友顿时心花路放,“好啊,谢谢哥哥!”

    这会儿,台上传来了声音,“各位朋友,今晚上老板举办了一场游戏,绝对是给大家福利的游戏!”

    “哦,什么游戏!”

    “快说快说!”

    下面顿时想起回声。

    “猜谜游戏!”主持人说道,“一道题,有ab两个选项,大家下注a或者b,赢了的就按照比例瓜分,并且老板还多加一倍返还,赢得就更加丰富了!”

    还有这样的好事?

    如果拿一块钱出来,赢了就获得两块钱的返回,同时老板在给你两块钱,这么一来,可就是四倍的赚呀。

    这样的游戏大家都想参加。

    毕竟输的是很不多,赢得却很赚了!

    “不过,这下注可是有门槛的哦,一千块钱起!整数倍下注。”

    一千块钱,不多!

    但是一些来玩的学生自能打退堂鼓了。

    “展哥,参加吧,这个游戏不错呀!”

    “对呀,这个对你来说简直小菜一碟!”

    舒展旁边的朋友都开始怂恿起来,舒展自然也是想玩的,毕竟小女朋友还问他要水果x呢,如果赢一次,就稳赚,赢两次,一个x的钱就有了!

    “行,走吧!”舒展大手一挥,直接朝着台上走了去,身后全部都是他的朋友助威。

    这一刻,他还真觉得自己是一个豪门少爷呢。

    旁边,工作人员朝着他说道,“这里是砝码,一个砝码代表一千,我们先给你五万的砝码,到时候多的砝码就可以用来换钱,少了的砝码,就需要把钱补给我们了!”

    先用砝码,不给钱。

    就好像自己没有那本钱出来一眼,舒展顿时乐了,拿着这五万砝码,就上了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莫求仙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