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始医仙江昊〕〔黄泉阴司〕〔团宠小萌妃:王爷〕〔重生年代之悍妻超〕〔跪下,我的霸气老〕〔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弃少归来〕〔赵旭李晴晴〕〔一婚二宝:帝少宠〕〔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财阀小娇妻:谢少〕〔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小阁老〕〔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299章 舒洁的另外一面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看出她的惊讶,燕辰逸难道好心情的解释道,“你的心情最重要。”

    舒洁不由的感觉到心口飘上来的一抹讽刺,冷笑道,“你什么时候懂的照顾我的感受?”

    燕辰逸看看舒洁,抿唇道,“有没有人说过你,不知道好歹?”

    “没有,你是第一个!”舒洁耸肩回答,微微歪着头,挑衅的回答道。

    “如果你还想见到你那所谓的同学,最好别在毁了我的好心情!”燕辰逸摸着舒洁的头发,用了的说着,好像说出来的话就像问今晚吃什么一般随意。

    舒洁早已经习惯燕辰逸的举动,也明白这句话算是对她的警告了,纱莉和李菊她虽然不喜欢,但是也不并不是痛恨。摇头说的说道,“你的好心情,谁敢摧毁?”

    燕辰逸见舒洁如此识相,脸上浮起一抹赞赏之意,搂过舒洁便是一阵轻吻。

    这突然的动作让舒洁心中一惊,忙的推开了燕辰逸,前面还有司机,她十分的不习惯。

    燕辰逸却不悦舒洁的动作,手上力大加大,抱着舒洁就不让她逃离,唇瓣上的力道越发强烈,再缓缓放开箝制在她身后的手腕,却环紧她的腰臀,让舒洁跨立在他的身上的姿势,燕辰逸的额头抵埋在她双峰中,虽看不到他此刻的面色,但身躯散发出的高位再紧贴在他身上的舒洁完全感觉得到,令她来不及叫停,燕辰逸的手已经快速的解开衣襟里面的扣子,顿时上身的紧缚之力散落开来,舒洁赶紧拿手挡住,脸上布满了绯色,小声嘀咕道,“前面还有人啦!”

    “他不敢看!”燕辰逸毫无顾忌的说道,不安分的手继续在舒洁身上游走,引得她全身上下一股热潮,却不敢呻呤出来,气急败坏的对着燕辰逸说道,“我没你厚脸皮!”

    当众活春宫,她不想当上演!

    燕辰逸眼角一抬,大掌随即抚过纤细的颈项,健美的腰背线条,舒洁便听到他动手解开长裤拉链的声,另一臂环住她的腰际开始拉下她。

    “住…手……!”

    舒洁脱口惊呼,被他此刻就要强硬进入的欲望给吓着了,惊慌失措的死命推拒!她从来没有想过在车上,并且车上还有外人!

    燕辰逸瞇起瞳眸,紧抱着她,声请闪过一丝不悦,嘴角撕咬着她的耳垂,魅惑的声音霎时传入了舒洁耳里,“我说过,别影响我的好心情!”

    舒洁顿时又羞又恼,凭什么为了纱莉和李菊,她就得在车上安抚他?

    “那你去收拾她们好了!”

    反正又不是她做的,不安的看了一眼身后开车的司机,却见人家一本正经的开车,好像什么事情都不知道一般,脸上的红菲越发的扩散,赌气的就要拿开燕辰逸的手,作势从他身上下来。

    燕辰逸却突然扯笑,猛地扶紧她的腰际,精光一迸,完全进入她,令舒洁猝然抽息。

    “燕辰逸,你这个混球!”

    舒洁恼怒的阻止想要挺腰开始律动的他,“没看到车上还有人嘛!”

    “我说过,没人敢看!”舔着她闪躲的脸颊,他嬉笑的一再哑声喃言,“趁我现在心情好,取悦我,说不定会答应你什么!”

    舒洁双手被燕辰逸困住在身后,身下便是他的蠢蠢欲动,又羞又恼,口不择言道,“看你这样喜怒无常,我真想回去。”

    “看样子你是非常不想见到我好心情呢!”

    燕辰逸顿时躁怒的挺动腰,蓄意折磨的进出动作,有着征服的掠夺,舒洁只感一阵冲击的失神,破碎又不稳的呻吟脱口而出!

    全身不知道是气氛还是情欲的原因忍不住的发抖,挣脱被燕辰逸束缚的手掌,对方却抿唇一笑,猛的一贯穿。

    舒洁紧抓着燕辰逸的肩膀,痛苦的呻吟道,“燕辰逸,你这个王八蛋!”

    燕辰逸却不以为然,松开了对舒洁另外一只手的束缚,环抱着舒洁,磨蹭着她的脸说道,“我是王八蛋,那你是什么?”

    “我怎么敢和你相提并论,您王八蛋的水平无人超越!”舒洁脾气上来,嘴巴就毒辣的很。

    燕辰逸却习惯舒洁的脾性,任由她嘴皮发功,但是动作并没有就此停住。

    强烈的感觉刺激着全身,舒洁心中大骂,“燕辰逸,你早晚肾亏死!”

    “放心,要肾亏也要带着你!”

    舒洁换成双臂撑在燕辰逸的双肩上,指甲已经用力的陷入燕辰逸的皮肉里,全身的发泄源头都好像在这里,紧咬着牙齿不让自己丢脸的叫出声来。

    这才是真的燕辰逸,她认识的燕辰逸!

    突然车身猛的朝着一方打滑,尖锐的刹车声划破天空,燕辰逸立即抱着舒洁顺势侧躺在座位上,把舒洁完全护在自己身下。

    舒洁也意识突然间的巨大力量,脑海里快速闪过车祸两字!

    顿时心中大囧,要是严重点被人救出来,就依她和燕辰逸的结合,绝对占据明日各大报纸头条。

    脑子里不由的想到这里,发气的一口咬在了燕辰逸的肩膀上!

    燕辰逸挑眉的看了一眼,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再次把舒洁往坏了紧抱。

    短短几十秒之后,车身终于停止了运动,用力撞在一旁的栏杆处。舒洁因为被燕辰逸护的极好,没有受到一丝的碰撞。

    赶紧从燕辰逸的身上爬了起来,皱眉的问着前面的司机。“怎么回事?”

    然后司机并没有回答舒洁,只是快速的在寻找着什么。

    此时燕辰逸整理了下衣服,也坐了起来,朝着车内外快速的观察着。

    车停在防护栏旁边,地上的刹车印记标致着刚才那一瞬间的惨烈,前方正停着一脸烟色的面包车,车头已经被撞的不成型,看样子是眼前的面包车逆行发生的碰撞。

    司机此时拿起一个耳机带了起来,才朝着燕辰逸禀告着,“燕总,前方面包车可疑!”

    燕辰逸闻言点了点头,但是舒洁一脸恍然大悟,朝着燕辰逸瞪着大眼,怪不得他刚才可以那样有恃无恐,司机居然是个听力残疾者,耳朵上带的助听器。

    想到这里,舒洁又气又恼,燕辰逸却无故的耸肩,翘着二郎腿坐在座位上,欠扁的说着,“我说过,他不会看到的!”

    舒洁还想说什么,此时对面面包车下来几个大汉,各个虎背熊腰的,还带着墨镜,朝着劳斯莱斯走了过来,敲了敲车窗,对着司机指着自己的面包车,吐了一口口水,说道,“兄弟,给个说法吧!”

    见此,舒洁双眼微眯,燕辰逸却看戏的坐在车上。

    司机自然也是燕辰逸专门培养的人,自然冷静的回答道,“是你们逆向行驶,自己报警吧!”

    ‘咚……’大汉用力的打了一拳在车上,左右歪动了下脖子,嘴里嚼着口香糖,一副流氓的样子做起,“喲,看你人模人样的,居然还想肇事逃逸,还不赔钱啊!”

    “对啊,赔钱!”外面一群大汉纷纷符合起来。

    司机双眼一沉,正准备下车就被舒洁按住了,“我来!”

    说完就下了车,正好她肚子里火气还找不到地方发泄了!

    舒洁看上去温柔可顺,但是脾气上来,就会不管不顾,泼辣十足,完全就是两面性。

    大汉们交头接耳,看着舒洁下车,眼中无疑全部闪过嘲讽,“妞,坐的起劳斯莱斯,难道还赔不起钱?要准备讨好哥们嘛?哈哈……”

    “这娘们身材不错,符合哥我的味道!”

    “得了嘛,排队去,要来也是哥我先……啊……臭娘们!”

    正在调侃舒洁的大汉毫无准备之心,直接被舒洁一脚踢向了命根子,此时半跪在地上苦苦哀叫。

    “丑娘们,居然动手!”其余的人见此纷纷朝着舒洁出手,一群大男人难道还怕一名女子?

    但是他们轻敌就是一重大的失误,舒洁可是燕辰逸亲生调教出来的,打斗都是两人经常争斗练出来的。

    一完美的回旋踢,命中最后一个站立汉子的命根子!

    “拍拍……”车内此时传出几声巴掌声,并伴随着燕辰逸慵懒的口吻,“不错,不亏师傅我教你。”

    舒洁懒得朝着燕辰逸看去,肚子里的火气并没有发泄完整,朝着最近的一个汉子一脚踩了上去,冷声道,“要钱是吧?银行卡报来,我打给你!”

    那汉子疼的全身索倦在一起,痛苦的哀叫着,“女侠,饶命啊,钱我不要了,不要了!”

    舒洁冷哼一声,再补上了一脚。

    这会儿,面包车内突然传来碰撞的声音,舒洁缓慢抬头看了过去,挑眉问道,“车内还有人?”

    那汉子痛苦的点了点头。

    舒洁再问到,“你们的?”

    汉子痛苦的摇了摇头。

    舒洁不以为然,朝着司机说道,“去看看!”

    躲在车内不出来的,多半也是孬种。

    活动着手指,靠在车上看着满地躺着的人,朝着车内的燕辰逸说道,“还不叫人收拾?”

    这条道路虽然人少,但并不代表没人路过,现在道路上全部都被挺尸的占领,会造成交通拥堵的。

    燕辰逸笑的走了出来,看着面包车的位置,嘴角上扬道,“收拾?凭什么?”

    看着那张欠扁的脸,舒洁的气就不打一处来,深呼吸了两下,强忍着想抽他的冲动,指着地上哀叫的汉子们说道,“待会儿有人路过看到这幅景象,难保不报警,说我们聚众闹事!”

    燕辰逸懒懒的走到了舒洁的面前,把手放在舒洁的头上,动作极其暧昧,“我管他们干什么?他们可是打扰了我的好事情!”

    舒洁整张脸顿时爆红,直接朝着燕辰逸的左腿踢了一脚!

    这时候去面包车观看情况的司机突出朝着燕辰逸和舒洁说道,“燕总,有情况!”

    舒洁和燕辰逸对视一眼,便朝着面包车走了过去,只见司机手上抓着一个麻袋口子,而麻袋的体型和发出来动静,完全就是像里面绑了一个人。

    燕辰逸眼里浮起一丝兴趣,“把麻袋打开!”

    舒洁脸上也露出微微的惊讶,她没有想到车内居然还绑架了一个人,更加没想到地上这群哀叫的人居然还能干出这样的事情。

    司机听到了指示立马就动手解开麻袋,不一会儿的功夫,一刚毅俊秀的脸就出现在众人面前。

    舒洁看到麻袋内的人,全身猛的一怔,直接奔了过去,“穆沧海?怎么会是你!”

    居然是她高中时期的初恋!

    刚刚醒来的穆沧海好像也没有搞清楚现在的状况,不解的看向朝着自己奔来的舒洁。

    舒洁快速的检查着穆沧海的全身,见只是一些皮外伤便松了一口气,赶紧朝着问道,“怎么回事?”

    此时燕辰逸脸色渐渐的冷了下来,朝着司机使眼色,后者便立即从舒洁手上接过穆沧海的手,把他扶了起来。

    穆沧海从麻袋里站了起来,揉了揉太阳穴,意识正渐渐的恢复之中,见到面前的人是舒洁,眼中顿时闪过一丝慌乱且还有意思惊喜,急忙问道,“舒洁,你怎么在这里?”

    “我回去遇到了这帮人,刚好就在面包车里发现了你!”舒洁有些为难的指了指地上躺着的汉子们。

    穆沧海明显被地上的壮举给吓了一跳,“这些,都是你们做的?”

    视线随即从舒洁、燕辰逸、司机身上飘过。

    舒洁耸肩叹气道,“现在不是说这些事情的时候,而是你,怎么会被人绑架?”

    舒洁声音中带有三分询问七分关心,这点就让燕辰逸明显不爽了,冷哼道,“还会是什么,不就是江湖结仇嘛!”

    地上那群人很明显就是社会上混当的。

    舒洁瞪了燕辰逸一眼,以为所有人都是他燕辰逸啊,。

    但是穆沧海却有些无奈的点了点头,朝着舒洁十分抱歉的说道,“多谢,这的确是我的一些个人恩怨。”

    舒洁顿时双眼瞪大,明显的不相信。

    记忆中,他穆沧海平时除了学习就是工作,当年也是因为他考上医科大学,两人异地加上家里出事,舒洁就单方面的提出分手。

    可是,一般都是好好学生,好好青年国家栋梁的他。

    怎么会与社会上的人结仇了?

    要不是今天被她恰好发现,他穆沧海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忽然试探性的问道,“难道是你把人医死了?人家就来寻仇了?”

    穆沧海顿时全身怔住的看着舒洁,双眼闪过一丝慌张。

    明明就是一句嘲讽的话,居然会让穆沧海全身一怔,舒洁微微张开了嘴唇,有些不可置信的问道,“难道是真的?”

    穆沧海脸色有些难堪,点了点头却又赶紧摇了摇,最后干脆叹气说道,“这是我的事情!”

    舒洁突然意识到事情比她相信中还严重,朝着穆沧关怀的问道,“需要什么帮助的嘛?”

    “我看他不需要!”

    燕辰逸抢在穆沧海的开口之前说道,他就是见不得舒洁对谁好,而且还是一名男子!

    穆沧还苦笑一下,点头,“的确,我不需要!”

    舒洁朝着燕辰逸瞪眼,后者却不以为然的回瞪,见此舒洁也只好收回视线,这个时候把燕辰逸激怒的确不是什么好事情。

    只好朝着穆沧海点头,“那好,如果有什么事情给我打电话!”

    “不用,明天我就给她换号码!”燕辰逸霸道的搂过舒洁就朝车走去,他可不想在看到穆沧海那张脸。

    男人的直觉也是很准的,这个男人的出现明显让他有了危机感。

    好不容易舒洁这才全面接受了自己,可不能让忽然杀出的程咬金给抢走了。

    要说燕辰逸有忌惮。

    舒洁何尝不是了?既然都已经放纵过了,也不敢太过于忤逆燕辰逸,只好乖乖的跟着他走。

    但是,依然有些关心的朝着朝着穆沧海看了过去,问道,“你没事吧?”

    如今对于再次见到舒洁,穆沧海还是有些恍惚,楞了两秒才微笑道,“没事,我会去处理!”

    闻言,舒洁便点了点头,“那你赶快离开这里!”

    才说话,就坐上了车离开,留下穆沧海神色黯然留在原地。

    此时车内的气氛与之前的暧昧成了极大的相反,舒洁扭头看向车外,不愿意对着燕辰逸!

    燕辰逸却一直在闭目养神,没有任何的动静,几乎都让舒洁误会成他睡着了。

    到了别墅的大门,燕辰逸直接下车,依旧没有理会舒洁,大步朝着房内走去。

    舒洁缓缓从车内走了下来,看着院内空无一人,燕家父母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

    既然不在,她也不用刻意的装淑女。

    无奈的叹了口气,脑海中回想着穆沧海的奇怪的举动,没有看着墙面的路,便一不小心撞到了一堵肉墙上面。

    “舒洁,你走路也不看着点!”随后燕辰逸第一特助雷霆的声音就从头上传来。

    舒洁揉了揉被撞着的鼻子,埋怨的叫道,“我不看路,你还不是没看啊?”

    看到她往这边走来,还撞过来啊?

    随即便看到跌落在地上的文件档,伸手就去捡,却被雷霆抢先一步的捡了起来。

    舒洁见双手空空,抬头看着眼前的雷霆,撇嘴的说道,“急什么,难道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

    雷霆眼角瞬间闪过一丝慌乱,随即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对着舒洁笑道,“男人嘛,当然有些秘密!”

    “喲,难道是女朋友的照片?”

    舒洁笑了笑,伸手拍了拍雷霆的肩膀,调侃道,“认识你这么多年了,也没见过你交往什么女朋友。”

    停顿了一下,声音适当小声的询问道,“我认识么?”

    雷霆被舒洁一连串的询问弄的有些窘迫,饶头笑呵呵道,“年纪到了,自然自然!”

    说完,作势就要离开。

    舒洁却一把抓住了雷霆的文档夹,加大手上的力道,脸上继续笑道,“你就让我看看嘛,放心,我不会吃人的!”

    雷霆见此微微皱眉,快速从舒洁手上想抢回文档,“别玩了,我还有事情!”

    舒洁自然不会这样就放过他,雷霆手上的文档绝对不简单。不知道是什么内容,居然能让他如此惊慌!

    “雷霆,你这么慌乱干什么呢?”舒洁嘴上一直调侃着雷霆,手上速度却不慢,一个快速的转身,便带着文件夹朝后退去,远离了雷霆一米之远。

    见此雷霆心中大骂舒洁无理取闹,那内容绝对不能让舒洁知道,想到这里便加大动作朝着舒洁出手,“舒洁,快把文件给我,现在不是你玩的时候!”

    舒洁压根不听他的话,快速躲在一边翻开文件夹。

    见此,雷霆猛的一咬牙,用力的一拳朝着舒洁手臂打去。

    舒洁顿时吃痛的松开,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雷霆,大骂一句,“来真的呀!”

    她的绣花拳脚只能对抗一般的人,像雷霆这样专业保镖的身手,十个她都打不动!

    “舒洁,对不起!”

    雷霆脸上浮起愧疚之意,紧握着手上抢过来的文件夹,不敢朝着舒洁视线看去,有些尴尬的说道,“我还有事情,走了!”

    舒洁微微皱眉,“走吧走吧。”

    雷霆点了点头,转身就离去。

    舒洁盯着雷霆仓皇逃离的背景,揉了揉有些疼痛的手臂,转身就朝着房内走去。

    雷霆今日怪怪的,舒洁直觉告诉自己,雷霆有事情瞒着自己!

    真是可惜了,刚才没有看到那份文件。

    她是不会真的傻到去相信那东西是所谓女朋友的照片。

    其实她的性格就是如此,在燕辰逸面前可以大吵大闹,要死要活,却依然会留着一份底线,不敢真的惹怒他。

    在燕家亲戚面前,她就是十足的淑女,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在自己家人面前,她就是懦夫,舍不得眼睁睁的看着他们吃苦。

    想到这些,舒洁叹了口气,原来还是跟在燕辰逸的身边是最为轻松的,至少那时候是真实的自己。

    “燕辰逸,你在哪里?”既然燕家父母都不再,她就在放纵一次吧。

    楼上,燕辰逸听到她的声音,便答了一句,“卧室,爷已经洗干净等你了!”

    “这么快?”舒洁轻笑,“你是没有洗干净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莫求仙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