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太古丹尊〕〔总裁老公太凶猛〕〔霸道王爷俏医妃〕〔星辰之主〕〔野猪传〕〔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男神撩妻:魔眼小〕〔无敌医仙战神〕〔农家弃女〕〔超品渔夫〕〔迷踪谍影〕〔都市之魔帝归来〕〔九转霸体〕〔王爷,听说你要断袖〕〔狂妃来袭:腹黑王〕〔南明第一狠人〕〔太荒吞天诀〕〔餮仙传人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00章 小姐姐你好凶猛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这不是让你来给我洗么。”

    声音依旧慵懒,但是话中的意味让舒洁呆滞了一秒钟,“不要脸。”

    “怎么?你是在怪罪我把你一个人留下!”

    燕辰逸又说道之前的事情了。

    “没有……啊!”虽然心里怪怪的,但是她不会承认。

    顿时,她被一股力道拉扯了起来,并且翻入了身后的沙发里,抬头便上一双发烟的瞳孔,宛如一只大草原上的狼正在捕捉猎物,而她便是这只大狼眼中的食物!

    “燕辰逸,你又在玩什么?”

    “玩你!”

    简单利落的话语之间让舒洁脸红了起来,全身被燕辰逸死死的压在沙发里,一点空挡的地方都没有,四肢交缠,四目相瞪,舒洁撇开脸,气道,“大白天的你干嘛。”

    闻言,燕辰逸来了兴趣了,撕咬着舒洁耳朵,声音沙哑磁性,“干你呀。”

    舒洁脸色一红,心中一横,反正又不是没做过,对上燕辰逸的双唇,便慢慢的吻了上去,却又快速的分开,算是用动作来回答燕辰逸。

    燕辰逸顿时心情大好,瞅着舒洁红扑扑的脸颊,咧嘴一笑,“不够!”

    舒洁心中大囧,去迎合燕辰逸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待会儿阿姨她们回来了。”

    “那你先讨好我!”燕辰逸抱着舒洁翻了个身,自个儿躺在沙发上,舒洁睡在他身上。

    舒洁脸色红的如同掉进了染缸,虽然说和燕辰逸做过的次数已经多不胜数,但是从来都不是她主动的!

    天知道刚才那蜻蜓点水,都要了她半条命!

    “怎么你的脸色像是吃了shi一样?”

    见舒洁半天没有动作,燕辰逸挑眉一说。

    舒洁心中赶紧点头,就是像吃shi一样!

    就是刚才她吃了燕辰逸这坨shi!

    “你是不是在心中盘算我呀?”燕辰逸高深莫测的说道。

    “没有!”面对这样的事情,舒洁自然要摇头否决!

    燕辰逸点了点头,“那就开始吧!”

    舒洁顿时有种抽他的冲动,犹豫了半天还是决定生命安全重要,从燕辰逸的身体上爬了起来,整理了下衣服,“还是别了。”

    燕辰逸直接把舒洁扯到了自己的怀里,“原来讨好我这件事让你如此难做?”

    舒洁撇嘴,不是难做,压根就是要命了!

    “那么,带你回老家一趟如何?”燕辰逸眼神一转,再次朝着舒洁抛下诱饵。

    舒洁双眼一眯,她之前的确有这方面的打算,比较那是她从小长大的地方,也应该去祭拜一下小时候最疼爱自己的爷爷奶奶。

    “真的?”

    “这个得看你怎么讨好我了?”燕辰逸松开了对舒洁束缚,坐在了沙发上,双手伸开攀附在沙发靠背上,一副等着舒洁伺候的样子。

    舒洁咬了咬牙齿,可依然是无法抵抗这个诱惑。

    下定决心缓慢的朝着燕辰逸俯身过去,嘴唇一点一点的靠近,最后停留在那冰薄的唇上,舒洁第一次发现,燕辰逸的双唇居然如此的冰冷。

    再次蜻蜓点水一般离开了燕辰逸的双唇,便朝着燕辰逸的细长的脖子上移去。

    燕辰逸显然是不满意舒洁刚才那蜻蜓点水,欠扁的说道,“如果没讨好我,之前的话就作废--嗯…你咬我!”

    燕辰逸直接把舒洁从自己身下拽了起来,双眉瞪着舒洁,脖子上还传来疼意,“看样子,你还没学会怎么伺候人呀!”

    “我生来就不是伺候人的主!”舒洁添了添嘴唇,后悔刚才没怎么用力,再怎么说也得见血吧!

    燕辰逸这一刻哭也不是怒也不是,知道眼前的人儿是只母老虎,“怎么,不想回去看看?”

    “想啊,但是也的让你答应才行啊!”要是自己乖乖的把他伺候的舒舒服服,也不见得他嘴上会说!

    “既然如此,那就让我教教你,怎么伺候人吧!”

    没等舒洁反应过来,抱着舒洁就陷入了沙发里,再次把舒洁捆在了自己的身下,紧紧的拥抱着她,力道之大几乎要把舒洁揉进自己身体里面,猛的攫获那柔嫩的唇瓣,侵入的舌迅即与之相缠,炽烈的吸吮。

    窒息的强吻,狂暴得像要夺走舒洁每一分呼吸,彷佛吞吐的每一寸气息,都只能感受,仰赖着对方,却又是这么难以同步成调。当强硬的唇箝略微松开时,他抚着那红肿的唇瓣,哑声笑着.“这个才是吻!”

    舒洁脸色羞红,气恼燕辰逸这个时候还在讽刺她之前的那不是吻!

    心中默默的骂到,大色胚!

    “燕辰逸,我们换个地方好不好?”如此狭小的沙发里,舒洁有些不适应,身体无论如何辗转,都逃脱不了燕辰逸的束缚。

    “别动。”燕辰逸声音嘶哑,显然情欲已经占据了他整个理智。

    舒洁痛声吸着气,本能的想避开他这激烈的纠缠。

    但是燕辰逸的霸道令她根本无法逃脱,只有顺着他的动作而呼吸加大。

    看着燕辰逸现在的动作,舒洁倏然睁大了眼,羞!

    大白天的,没有关门就在卧室里面!

    万一阿姨叔叔回来看到了可不好。

    “不……别这样,不要……住手……”感觉到他的动作,舒洁紧绷的自持如溃堤般,她不禁抓紧沙发,喘息扭旋!

    “燕辰逸,你轻点啊!”舒洁疼痛的叫出声来,伴随着他加剧驰骋的律动与冲刺,一场旖旎春色正启。

    夕阳余晖洒入,点亮了整个房间,照射在两具绮情交缠的身躯上.舒洁缓缓张开眼,察觉拥着自己的男性结实.她抬头,见到的一双漆邃的眼眸,燕辰逸视线此时也对准了她,放在她腰际的手臂倏的收紧,充满占有欲的将她更揽入怀,轻吻着她头上的发。

    舒洁叹了一口气,作势推开着燕辰逸的手臂想起来,却被燕辰逸用力的固在怀里,舒洁叹了一口气,朝着燕辰逸瞪了过去。

    燕辰逸亲吻着她的耳垂,小声的说道,“晚上想吃什么?”

    “不知道,反正不想吃你了。”舒洁眨眼顶嘴。

    燕辰逸哦了一声,意味深长,“不要脸!”

    “!!!”

    见此,燕辰逸放声一笑,但是那双不安分的手继续在舒洁身上游走。

    舒洁大惊,立即一把抓住,“我饿了,我得去吃饭了!”

    “我也饿了!”燕辰逸一语双关的说道。

    舒洁点头,“饿了正好,那起床吃饭去!”

    刚好爬起来的舒洁再次被燕辰逸揽入了怀中,双唇再次附了上去,“那我想吃咯!”

    舒洁此时才反应过来,燕辰逸的食物居然是自己,可怜的小白兔再次落入大灰狼的口中。

    ……

    餐桌上,舒洁瞪着一脸笑意的燕辰逸,拿起叉子就朝着面前的面包死劲的戳,仿佛眼前的面包就是燕辰逸那张可恶的脸!

    “舒洁啊,叉子用起来习惯不?”燕辰逸微笑的喝了一口红酒,朝着舒洁笑道。

    “恩,我感觉很合适!”边说边用着叉子继续戳那面目全非的牛排。

    燕辰逸点头,“既然如此,拿每天都给你使唤吧!”

    舒洁顿时停下手中的动作,朝着燕辰逸瞪了过去,他这话的意思不就是每天都要和她运动一番?

    “不!需!要!”舒洁大吼三声,顿时把叉子插进了牛排中,拔都拔不出来。

    见此,燕辰逸鼓掌道,“不错,力气蛮大的。”

    将自己的碗中的牛排递给了舒洁,“旁边还有叉子,想继续嘛?”

    舒洁一口咬住了牛排,肚子还饿着了,干嘛要浪费粮食,“不用了!”

    …………

    接连几天,舒洁都去医院看望了一下田桂芳,如今她正在配合治疗,等降压之后就安排手术。

    这天,舒洁在医院内遇到了慕烟苒,祁子平也快要出院了,慕烟苒的心情也恢复了很多,两人就约着一同去喝下午茶,就当做简单的放松。

    刚从医院出来,就看到劳斯莱斯停在了门口,舒洁挑眉的看向慕烟苒,“开这么拉风的车出来?”

    “车库的车太多,时间长了不开会坏的。”慕烟苒一甩马尾,拉着舒洁就朝着劳斯莱斯走去。

    舒洁故意把身子往后堕着,加大慕烟苒的力道,边走边撇嘴的说着,“我们换辆车好不好,这车太炫富了,会拉仇恨的!”

    “……那我去买辆二手车,便宜点的,破烂点的,这样就低调多了!”

    “……”

    “还是算了吧。”

    “那就上车,别废话。”慕烟苒打开车门,直接把废话一大堆的舒洁踢了进去。

    舒洁触了霉头,只有默默鼻子乖乖的坐在车内,看着坐在一旁的慕烟苒,微笑道,“土豪求抱大腿!”

    “给你抱!”

    舒洁此时心情大好,双手揽在脑后,有兴致的看着外面快速飞过的风景。

    车内有专门的司机开车,自然也是身兼保镖,慕烟苒也有些累了,干脆闭着眼睛养神。

    然而,刚一个拐弯。

    “停车!”舒洁突然大叫一声,直接从沙发上跃起,神色一副严谨的样子。

    慕烟苒顿时睁开双眼,见到舒洁动作立即朝着窗外看了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你要做什么”

    “停车!”舒洁没有回答慕烟苒,反而是朝着司机说道。

    慕烟苒眯着眼,朝着司机吩咐道,“停车!”

    司机立马就踩住刹车,车轮接触地面发出的摩擦声尖锐的叫了起来,舒洁快速的打开车门跳了下去,慕烟苒立即跟了上去。

    此时附近都是一些偏僻的小巷子,舒洁在前面乱逛,像寻找着什么。

    慕烟苒皱眉问道,“你到底要干什么!”

    舒洁从一个拐角转了进去,并未回答慕烟苒,却没两步停了下来,朝着慕烟苒道,“土豪求帮忙。”

    慕烟苒定眼一看,前面这是一群西装革履的汉子群殴着一名身穿灰色休闲装的男子,显然那男子没有接受过正常的培训,此时处于被打状态。

    慕烟苒收回了眼神,往后面的墙一靠,“上。”

    身后,司机兼任保镖的大汉直接走向人群,混入了打斗之中。

    舒洁也加入战斗,左一推,右一推,东倒西歪的混入人物,来到灰色休闲服男子的面前。

    那群汉子没有想到此时居然还跑来一个女子,顿时挥舞着手上的木棍朝着舒洁打了下去,但是还没有接触到对方木棍就被踢翻,一道冷厉的目光射来,打的他们无法还手。

    护着舒洁的自然是她身后的慕烟苒。

    毕竟从红刺培训基地出来的,一些格斗技巧还是有的。

    舒洁来不及疑惑慕烟苒的身手,赶紧扶起了面前被打的男子,皱眉问道,“怎么又有人来打你?”

    休闲服男子微微的抬起头,看着扶着自己的人正是舒洁,不由的微微吃惊道,“舒洁?”

    “穆沧海,这次不准敷衍我!”

    穆沧海微微叹了口气,用手撑着地板靠在了后面的墙上,身上的四处都是被打的疼痛万分,看着眼前把汉子打趴下的女子,不解的朝着舒洁问道,“这位是?”

    舒洁朝着慕烟苒瞟了一眼,“救你命的人!”

    穆沧海微微点了点头,心中十分感谢,“你朋友是吧,下次请她吃饭,以此来感谢救命之恩!咳咳……”

    “救命之恩可不能只用一顿饭就解决了!”舒洁拍着穆沧海后背,帮他顺气,“你告诉我,为什么这些人接二连三的打你,也就知道我朋友出手值不值了!”

    穆沧海眼神微微颤抖了一下,不由的握紧了手中的东西,这一细小的东西自然逃不过舒洁视线,直接抓起穆沧海的手,厉声问道,“你手里拿着是什么?”

    穆沧海此时眼神犹豫,不知道该不该给舒洁说。

    看出了穆沧海的犹豫,舒洁继续问道,“根本不是什么医疗事故吧!”

    穆沧海深吸了一口气,道,“是!”

    “是什么事情,我不能知道嘛?”如果是医疗事故,那也不应该穆沧海一个人承担,而是整个医院承担。除非,这件事情很隐秘,关系重大!

    穆沧海嘴角微张,几乎要脱口而出,但是又深深的咽了下去,“舒洁,这是我的事情,你别逼我!”

    说完就努力的站了起来,艰难的朝着前面都斗殴的人群移动。

    舒洁一把拉着了穆沧海,厉声说道,“你这个样子能干什么?过去躺尸呀!”

    “我一大男人,怎么能让一个女子出面帮我!”穆沧海为难的看向前面帮他抵挡慕烟苒。

    舒洁叹了一口气,穆沧海自然看不出来打架的情况,但是她却看的出来,朝着慕烟苒大吼一声,“烟苒,拜托了。”

    汉子们此时也听到对话,直觉两个女人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自尊心大受侮辱,见打不过,直接拿出枪对准慕烟苒!

    霎时,所有的打斗都停了下来,再快速的拳脚也快不过子弹,慕烟苒快速进入戒备状态,全神贯注的盯着拿抢的男人!

    之前分散在各处的汉子都退到拿枪的人身后。

    穆沧海心口顿时被提到了嗓子口,朝着拿抢的人吼道,“你要找的人是我,别伤及无辜!”

    慕烟苒和保镖对望了一眼,从眼神中对话着。

    拿枪的汉子顿时把视线移动到穆沧海的身上,但是枪口依旧对准着慕烟苒,“把东西叫交出来!”

    舒洁挑眉的看向穆沧海紧握的手,眼光为眯,盯着穆沧海紧握又松开的手,缓缓抬了上来,一个u盘便出现在所有人的视线当中。

    舒洁压下心中的紧张和害怕,抢先说道,“你们过来拿!”

    穆沧海看了看舒洁,又看了看被抢对着的慕烟苒,朝着舒洁小声说道,“你先走,别管我!”

    舒洁点头,微微的朝后退了几步。

    汉子思考着其中的厉害关系,反正他拿的只是那u盘,只要拿到u盘便完成任务,并且穆沧海不会拳脚,他也不用担心他会出手,缓慢的把枪对准穆沧海,朝着他一步一步的靠近,就在距离他只有几步的时候,舒洁突然飞奔过来,一脚踢开了汉子手上的抢,身后的慕烟苒眼疾脚快的接住了抢,而舒洁一脚把汉子踩在地上,手上握着穆沧海的u盘。

    这一变化发生的太突然了,所有的人都不敢相信,眼前弱小的女子居然有如此的爆发力,穆沧海更加傻眼,“舒洁,你什么时候学武术了!”

    这个,也是慕烟苒想问的。

    随后,脑海中闪过一个可笑的想法。

    原来他们的男人都一样,会训练自己女人自我保护的技巧。

    舒洁把握着手上的u盘,挑眉的说道,“那你先告诉我,这个是什么!”

    穆沧海惊讶的看着舒洁手上的u盘,舒洁什么时候拿走的,他都不知道,顿时有些慌张的说道,“舒洁,那东西你最好别看,给我!”

    越是听穆沧海这样说,舒洁越是不会把u盘给他,“我先拿回去看看,之后给你!”

    边说边把u盘放入了自己的包里。

    “你们是什么人,怎么多管闲事!”被踩在地上的汉子此时缓过气来,朝着舒洁恐吓道,“我们是你们惹不起的人,最好放下东西,现在就离开,啊……”

    慕烟苒忽然间笑了,“你们是谁人啊?说说看,看看我能不能吓着屁滚尿流!”

    “我们可是……”

    “有人来了!”慕烟苒突然朝着舒洁说道,并且卸下了子弹,把手枪塞回了汉子的手中,最后蹲在地上,整套动作完成下来只有三秒钟。

    舒洁见此也从汉子的身上退了下来,拉着穆沧海一起顿时在了地上,一副良好市民遇上抢劫,害怕无助的样子。

    汉子们还不懂是什么事情,就顿时被一阵警笛声吓的跳脚,还没跑出去,就遇到了一群警察,为首的一名年轻帅气的警察,直接把拿枪的汉子制服,扣上手铐,厉声道,“把他们全部抓起来!”

    可怜的汉子还都没有对这变化回过神,纷纷都带上了手铐,而地上顿时的三人完好无损。

    年轻的警察走到了舒洁他们面前,柔声问道,“没事吧!”

    舒洁顺势的抬头,随即看到有些熟悉的脸,眼中闪过一丝惊讶。

    而后者也认出了舒洁,笑道,“就是你们这些有钱人,才会是抢匪的目标!”

    舒洁含笑的点头,这人正是那天在商店里遇到的多事男,“你叫什么?”

    “我们也算有缘,我叫罗杰明,你呢!”

    舒洁拉着穆沧海站了起来,表情微笑却带着一丝丝害怕的说道,“我叫舒洁!”

    穆沧海觉得整个人有些恍惚,今日所发生的一切让他有些惊讶,之前对舒洁的认识完全改变。

    之前的舒洁在他认知当中,只是一平常不能在平常的女子,可是现在的舒洁又会拳术,面对手枪也不害怕,反而是习以为常的表情,而舒洁的朋友也不简单,能在一秒钟卸下子弹,熟练程度让人咋舌。

    舒洁没有注意到穆沧海的心思,只是朝着罗杰明说话,“那些人要怎么处置?”

    “刚才我们接到报警,说有人打架群殴,而我们赶来,就发现他们殴打并且佩戴枪支,这条就应该严惩!”

    舒洁点了点头,报警的应该是外面的路人,“那需要我们录口供嘛?”

    “当然,还得麻烦你们跟我走一趟!”

    舒洁点了点头,朝着慕烟苒看了一眼,再朝着罗杰明说道,“我这位朋友被打的不轻,能不能让他去医院,我们跟你走?”

    “不用了,这是我的……”

    “你伤的不清,你能确定不给人家带来麻烦?”慕烟苒环抱着胸口走了过来,打断了穆沧海的话。

    罗杰明闻言朝着穆沧海打量了几眼,确定他的确伤的不轻,就叫下属把穆沧海带到医院去,自己带着舒洁和慕烟苒就回警局了。

    整个过程让穆沧海有口难开,并且到了医院才想起自己的u盘还在舒洁那里。

    ……

    警察局里,舒洁和慕烟苒纷纷录完口供,并且把之前的伤全部推到那群汉子身上。

    走的时候,罗杰明把舒洁她们送到了门口,并且留下电话号码,如此遇到这群汉子的朋友寻仇,直接给他打电话。

    舒洁这是第一次认识警察朋友,有些好笑,也有些兴奋。

    “对了,那天那两个人怎么解决的?”舒洁突然想起纱莉和李菊,现在遇到罗杰明,正好问清楚。

    罗杰明自然知道是谁,“哦,她们丫,最后那有钱的家里把钱垫付了,没钱的那个给有钱的打借条!”

    “那这么说,还是平分了?”

    “对,我就奇怪了,你为什么不帮忙?”说道这事,罗杰明双手抱拳看着舒洁。

    舒洁笑道,“我们的确是同学,但是不帮忙的确有原因的,如果这件事情不给她们一个教训,那么就不知道钱来之不易……”

    舒洁还没说完,就被慕烟苒拉走,边走边听到慕烟苒嘀咕,“走啦。”

    罗杰明想着自己还有事情做,转身就回到了局里,并没有送舒洁,他是警察,他有他的观点,维持每一次的公平,所以他不赞同舒洁的说法,但是也不反对!

    舒洁被慕烟苒拖着走,抱怨道,“走那么急干什么,赶着投胎呀!”

    慕烟苒顿时停下脚步,朝着舒洁幸灾乐祸的说道,“我不敢在投胎,但是有些人等会就迫不及待的想投胎!”

    舒洁眼睛眨了眨,思索着慕烟苒这句话的意思的时候,一脸豪华的劳伦斯里停在眼前,一道深邃的烟眸顿时看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