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上门女婿江辰〕〔大流寇〕〔1胎2宝:总裁爹地〕〔都市古仙医〕〔顶级神豪林云〕〔深空彼岸〕〔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豪门盗情:她来自〕〔江辰唐楚楚〕〔龙象〕〔重生之我真是富三〕〔洪荒历〕〔农门婆婆的诰命之〕〔我爸爸是盖世英雄〕〔龙国域外战神〕〔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02章 手拉手一起去支教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远处的舒洁听到这个声音,更加快速的加快了脚步,不想在听到燕辰逸这恶魔的声音。

    直到看不到舒洁,燕辰逸才收回脸上的笑容,身后顿时出现无数西装革履的男人,路边摊此时的所有人都被这个阵势吓的蹲到地上。

    燕辰逸冷光掠过,看着被烟衣人捆绑起来的男子,正是刚才偷他钱包的人,沉声道,“你知道我的身份!”

    男子并未惊慌,难得等待到了燕辰逸单独出门,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从开始便一直跟踪他,想扮作小偷接近他,借用偷钱包的瞬间给他打一针,没想到居然被发现,放被燕辰逸一手把针头反插入手中,吓的立即逃跑,便被烟衣人抓住。

    “也不知道你是谁的手下,如此没用。”燕辰逸嗤之以鼻,“自找死路!”

    男子没有说话,只是死死的盯着燕辰逸。

    燕辰逸手中突然把玩一个百合的胸针,男子顿时大惊,那东西之前在他口袋里的,怎么会出现在他手里。

    “还……”

    “带下去,让小姐好好玩玩!”燕辰逸收回了胸针,没了兴致冷声朝着旁边的人吩咐到,“上了这么久的拳击课,也应该实践一次了。”

    西装革履的人顿时领命,带着男子就朝着舒洁刚才跑的地方送去。路边摊再次回复的平静,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燕辰逸朝着老板招手,“来碗蘑菇汤!”

    老板已经被吓脚软,此时更加不敢怠慢,屁滚尿流的为燕辰逸煮汤。

    ……

    舒洁沿街跑了半天,都没有发现刚才那男子,胃里又被翻滚起来,全部都是火辣辣的感觉,不舒服的揉了揉肚皮,打算往会走。

    谁知道刚路过一个巷子,那男子突然摔倒在她面前,舒洁眨了眨眼皮,慢慢的蹲下来与男子四目相对。

    “送上门来?”舒洁挑眉,有那么好的事情?

    男子这会儿从刚才的摔倒的晕眩中清醒了过来,顿时一把从地上爬了起来,可是刚起身就被舒洁再次踩了下去,撇嘴道,“不堪一击!”

    男子艰难的扭动身躯,企图要从舒洁控制下起身,但是无奈没有力气,所有的放抗都是徒劳。

    舒洁见男子的动作有些奇怪,再次蹲了下去,从男子身上搜出了燕辰逸的钱包,用在钱包拍了拍男子的脑袋,“这次我就放过你,以后在偷,小心被打死!”

    舒洁说完,拿起钱包就往回走。

    一直走到看不清楚的地方,快速的转变方向,躲入了旁边的巷子里,再从巷子里在穿插到回到男子在地方,便看到一名身穿西装革履的男子对准男子直接一枪爆头。

    舒洁深吸了一口气,躲在巷子里直到西装革履的男子走了之后,舒洁才离开。那西装革履的人是谁?为什么要暗杀那小偷?

    没有多想,直接回到了路边摊,见燕辰逸正在爽快的喝着蘑菇汤,舒洁并不打算把刚才的事情给燕辰逸说,一甩手把钱包丢在桌子上,钱包与桌面放出较大的声音响,引得燕辰逸抬头。

    “诺,找回来了!”舒洁指着钱包,朝着燕辰逸说道。

    燕辰逸看了眼钱包完好无损的摆放在桌子上,点头朝着舒洁拍手道,“不错,看来这些学费没白花!”

    舒洁冷哼一声,并不把燕辰逸的夸奖当回事,谁知道他不是反着来说话的。

    揉了揉肚子,意识到刚才基本是慢慢走回来,肚子现在也不再火辣辣了,抬头看了眼天色已烟了下来,朝着燕辰逸说道,“走吧,我明天还有课呢!”

    自从之前各种被燕辰逸身边的女人欺负绑架,燕辰逸派出保镖跟着都没有作用之后,就开始请领队给舒洁上课。

    到如今,舒洁一天不上课,反而觉得浑身不舒服。

    燕辰逸继续端起汤喝着,像是喝汤喝上瘾了,不肯离去,“我觉得这个汤味道不错,很适合暖胃,干脆我把厨子带回去,这样你我都可以想喝就喝了!”

    “开什么玩笑,人家老老实实过日子,干嘛把人家拉入火坑?”燕辰逸的地方是平常人能去的嘛!

    舒洁对此嗤之以鼻。

    燕辰逸却不以为然,“我感觉你很喜欢喝,既然是你喜欢的东西,那么我自然要带回去!”

    舒洁直接拿起桌子上的钱包付款,拉着燕辰逸就上了车,不知道等会他会不会真的把人家带回去。

    燕辰逸被拖上了车,却兴致极好,朝着舒洁笑道,“刚才你那动作,倒是有几分凶狠媳妇的样子!”

    舒洁大囧,跟着燕辰逸这些年,她的好脾气与软弱也渐渐抹掉了,“你是在讽刺我?”

    “当然没有。”燕辰逸点火发动着车。

    舒洁冷哼一声,“嫌弃也没用了,反正我是黏上你了。”

    开车的燕辰逸听了这话之后,嘴角缓缓往上勾起。

    嗯,努力没白费。

    有这个意思很不错。

    车缓慢的在路上行走着,天已经全部烟了下来,华灯初上,城市里的霓虹灯是如此的漂亮闪烁。

    “再想什么?”燕辰逸抿唇问道。

    “再想什么时候回家看看。”舒洁继续看向窗外,她好些年没给爷爷奶奶上坟了。

    “回去我就安排时间,带你回去!”

    “好。”舒洁沉默了,靠在坐垫上闭目养神。

    回到别墅里,燕辰逸还有事情要做,舒洁便抱着笔记本回到房间,洗一个澡就打开电脑玩了起来,发现燕辰逸一直没有回来,顿时拿出了u盘插了进去,电脑快速的运转着,没一会儿驱动程序就安装好了,舒洁快速的点开移动磁盘,发现u盘里面只有两样东西,一个就是一张照片,一个就是一个文档。

    舒洁首先点开了文档,文档里并没有记载任何文字,全是一串阿拉伯数字,而且并没有任何的规律排列,没有逻辑和比例,也不是十进制,数据排列毫无章法,舒洁看了半天都没有理解这个数据到底是什么意思。

    但是却知道这样的数据一定是一个组织传递信息的暗号,在燕辰逸身边的时候,她见过一次。但是找不到密匙,那么这串数据是什么意思,无人得知。

    穆沧海在哪里拿的u盘,为什么会与这种感觉强大的组织背景挂钩,这些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快速的把文档上的数字背了下来,在点开了图片,图片是以山峰为背景的寺庙,入眼的是一尊巨大的佛像,图片就只是简单的佛像,并没有任何的其他的信息,文档和图片之间又有什么关系呢?

    舒洁把图片记忆在脑袋里,便删除了文档和图片,拔出了u盘,开始在百度上寻找各地寺庙,看看能不能和图片上的寺庙相吻合。

    一晚上燕辰逸都没有回到卧室,舒洁睡了一个舒服的觉,吃完早饭就拖着慕烟苒去健身中心找领队去了。

    那天之后,她就发现了,慕烟苒和她一样,多多少少会一点格斗技巧。

    一个人上课太烦闷,不如叫上慕烟苒。

    燕辰逸的动作很快,直接给她买了一辆大众polo,虽然不是很便宜,但是至少比劳斯莱斯好的多。

    从慕烟苒家中将她接了出来。

    结果慕烟苒抢到了驾驶室上,还调侃道这辈子都没有开过这种便宜的车。

    舒洁顿时满头乌鸦。

    舒洁看着远离的别墅,故意的提起了昨晚u盘上的内容。

    祁墨池是什么身份,燕辰逸早就告诉自己。

    如果没有祁墨池的背地里支持,燕辰逸又怎么可能在年轻轻的时候,开创了他的一番实力?

    是的,燕辰逸除了燕氏娱乐皇城太子爷这个身份之外。

    他还涉及烟道。

    做生意的,烟道上没背景,在白道上做的再大,也会被欺负。

    于是,她就朝着慕烟苒说了一一段数字,问道,“有没有觉得很熟悉!”

    慕烟苒一手掌握着方向盘,一手放在窗户上支持在脑袋,兴致缺缺的说道,“不熟悉!”

    “不觉得像什么暗号?”舒洁不放弃的继续问道。

    “不觉得!”慕烟苒压根没有把这番数字往深处想。

    毕竟,舒洁和她不一样。除了干干净净的身份之外,也没有红刺培训的机会,对于社会上的那些事情,压根不沾边,所以也没有深想。

    舒洁朝着慕烟苒细致打量了一番,觉得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便躺在了靠背上,无聊的问道,“你的格斗技巧是哪里学的?”

    “嗯,一个培训健身房。”只不过是一个背景很深的健身房。

    舒洁也没有办法,耸肩道,“我是燕辰逸请的私教,如今来了青城,也把教练一同给弄来了。只是我不想再家里练,毕竟燕叔叔燕阿姨还在。所以就去燕氏娱乐旗下的健身厅里面。”

    慕烟苒点头,“所以,你一个无聊,就把我带了出来?”

    “当然,拳脚这些长久不练习会生疏的,我看你整天围绕在孩子身边转悠,肯定没时间练习呀。但是我们这些当大哥的女人,一定要一些自曝能力!”

    “哈哈……”大哥的女人?

    慕烟苒笑了,“行了吧,但是我也不能每天陪你,这两天祁墨池的爸妈来了,四个老人一起照顾孩子,我才有空出来的。”

    “嗯嗯,有一天算一天。”

    车刚开进健身房,就看到无数的人围着在公告栏上,舒洁好奇的从窗户里伸出脖子看了过去,但是看了半天也没看出什么,倒是看到了一群后脑勺。

    慕烟苒瞪了舒洁一眼,“还不快坐好,我的去停车了!”

    舒洁闻言立即把脖子缩了进去,她可是看了很多种,坐车把脖子伸出去,随后脖子被切断的新闻,想着就后背发麻。

    “舒洁,好巧呀!”一声娃娃音从外面传来,舒洁抬头一看,一声名贵牌子的柳苒苒就站在车外。

    慕烟苒不认识,问道,“谁呀!”

    舒洁眨了眨眼睛,不耐烦地回答,“好像是燕辰逸的迷妹!”

    昨晚回去怎么忘记问燕辰逸和她什么关系了。

    “走吧,停车!”

    “舒洁,你要去参加健身房安排的实践活动哦!”柳苒苒站在外面问道。

    刚要开车的慕烟苒顿时停了下来,不解的看向舒洁。

    舒洁眨了眨眼睛,思索了一会儿,朝着柳苒苒问道,“什么实践活动?”

    “既然你也在这个健身房练习,那么是有资格参加今年的活动,燕氏娱乐旗下的各个行业每年都会为客户举办活动,今年这个是体验乡村生活,你们要去么?”柳苒苒声音甜甜的,说道这个实践活动,两眼冒光。

    “如果综合得分第一的话,是可以参加燕氏的年会,与逸哥哥同台共舞!”

    “噗嗤——”慕烟苒忍不住的笑了出来,“和你家燕大少爷跳个舞真麻烦。”

    “……”舒洁,“你们去吧,我就不去了。”

    “舒洁,和逸哥哥共舞的机会哦。”柳苒苒估计是没有想到她会拒绝。

    “我并不感兴趣!”舒洁摇了摇头,居然还有跳舞这个环节,她回去地好好的问问燕辰逸怎么回事。

    这算是拿自己当奖品么?

    当他还属于公众的么!

    不知道自己已经名草有主了么!

    慕烟苒莫名的问道一股焦味,好像是谁家的火已经烧了起来了。

    舒洁双眼释放者冷光,着窗外的柳苒苒挥手道,“你慢慢去吧,很好玩的!”

    慕烟苒也很配合的在此时开走了车。

    把车停好之后,慕烟苒跟着舒洁往专属教室走,好奇的问道,“其实体验一下乡村生活也不错。”

    “你怕是忘记了我从哪里来的呢!”她家就是农村,从小那么生活,根本不需要体验。

    “……”慕烟苒怔了怔,好像是这样的,“不过,我倒是没有体验过。”

    舒洁一阵,“不会吧,你想去?”

    慕烟苒笑了笑,“要不要我去争取一下和燕大少爷跳舞的机会?”

    舒洁头皮发麻,“我怎么觉得他会被祁墨池揍了?”

    结果,两人还是决定参加了。

    原因是,慕烟苒想放松旅游,自从子平出事之后,她整个人都有些神经兮兮,开除保姆,与父母引发照顾问题的口角,甚至与祁墨池意见不合大吵。

    夜深人静的时候,她一个人睡在床上哭,后来祁墨池给她请了医生,说她是过度焦虑症。

    毕竟孩子的到来,是真的意想不到的,她可能这辈子再也无法生孩子了,所以对于这两个孩子,是含在嘴里怕化,捧在手里怕摔。越发这样仔细,其实越发容易发生问题,甚至明明是两个男孩,反而被她带的有些娇气。

    得到这样的情况之后,祁墨池的父母也赶来分忧。

    其实是不让她接触孩子,让她好好的休息,彻底的释放自己。

    孩子嘛,得带的大气一点,摔倒了爬起来就是了,没什么大不了的。

    原来孩子摔倒哭泣,她会自责的跟着孩子一起哭,如今老人家带孩子,摔倒了,只会鼓励让孩子自己爬起来。

    家里全部都是软垫,摔倒了又如何?

    所以现在两个小屁孩在家里跑着跑着摔倒了,不哭不闹自己就爬起来了。

    这简直就是一个质的飞跃,慕烟苒也意思到了自己太紧绷了,是时候该放松一下了。

    如今刚好遇到这个机会,她就强行的带着舒洁报名了。

    嗯,只属于她们两个女人的旅游,什么死男人统统滚开!

    ……

    实践活动定在三天后,这一天舒洁和燕辰逸同时出发,只不过一个是下乡,一个是出国。想着就要分别一个星期,燕辰逸自然要和舒洁缠绵一下,才放过舒洁去下乡。

    顺便,还鼓励她拿到第一,年会和自己跳舞。

    想着夜晚缠绵一夜,舒洁今早走路脚步都有些蹒跚,心中不由的把燕辰逸从头骂道脚,她还得爬山了,不知道有没有力气。

    慕烟苒自然不知道舒洁脚步不稳的原因,无奈山路崎岖,她们坐车到山底下,就让他们爬山了,这次实践活动分为两批,一批是去的另外一个山帮忙做农活,一批是对偏僻相对困苦的健身房支教。

    支教还是很有意义的,觉得自己浑身充满了正能量。

    一路上慕烟苒扶着舒洁艰难的爬山,一边还在思考她支教能教什么?

    舒洁看着前后也不过三十人,意外的是,这次实践活动还有她的大学同学纱莉李菊参加。

    真不知道是真的为了实践活动顺便旅游的,还是单纯为了燕氏年会,与燕辰逸跳舞?

    这会儿爬山累了,就朝着旁边纱莉无聊的问道,“你脸上怎么乌青那么大一块?”

    纱莉顿时抬头瞪了舒洁一眼,再次低下头吧在说话。

    “……”见此,舒洁也不好在问什么。

    青城,的确是比帝都小太多,这样都能遇上。

    这次参加实践的最多的是女生,女生难免娇气,没走多久就嫌弃累了,要求休息。领路的领队和乡民也只好叫她们原地休息。

    舒洁从慕烟苒的背包里拿出两瓶矿泉水递给了和乡民,再为自己拿了一瓶打开喝了一口,问道,“还有多久啊?”

    边说视线朝着四周看去,这里全是山,都没看到一户人家,更别说寺庙了!

    那乡民感谢舒洁递过来的水,大大的喝了两口,脸上的皱纹显示着朴实,“翻过这个大山就快到了!”

    舒洁点头,抬头看了一下身后的山,山虽然不很高大,但是全是土路也要走几个小时。

    “学校为什么要建到山里?”柳苒苒也加入了谈话之中。

    乡民憨厚的笑了一声,“这村子世代都在山里,学校当然也要建在里,要不然娃娃读书要翻过这座大山,刚走完,天都烟了!”

    旁边的人也笑了笑,的确如此,交通不方便,自然只有把学校建立在较近的地方。

    “那村里一定有什么山神庙土地庙吧!”舒洁试探的问道。

    “恩?舒洁你要拜佛嘛?”柳苒苒不解的朝着舒洁问道。

    舒洁白了她一眼,“既然学校都在山里,那么寺庙也一定在山里吧,人可少不了精神寄托!”

    乡民点了点头,“的确有,都在路上,待会儿我们就会看到一座山神庙,不过村里最大的庙,还在这山的背后,我们翻过去就会看到,那庙是祖宗修建的,是如来佛的香火庙!”

    舒洁闻言,双眼微微半眯,朝着山望了过去,是不是如来佛祖她不知道,不过有佛像就对。

    早上八点出发,到了下午三点,舒洁她们才到了目的地,一看手机没了信号,多半是被大山给遮挡了。

    健身房只是简易的一些木头和泥土盖的房子,学生们现在还在上课,无论年纪多大,都挤在一间教室里面上课,校长兼领队兼厨娘,为同学上课,煮饭等。学校一共就三间房子,一间是教室,一间是校长的接待室兼卧室,另外一间是便是用来招待的,现在就让她们住。

    纱莉环顾一圈,一间房间里面要住三十个人,全部都是打的地铺,闹腾道,“就没有单独的房间嘛?”

    旁边的女生看不下去了,“我也不想和你住,下次你来的时候记得带帐篷!”

    纱莉气的跺脚,抱着自己的谁铺找了一个相对舒服的位子安顿了下来,如果不是为了进入燕氏年会钓凯子,她才不会来。

    舒洁和慕烟苒两人一起合作打地铺,一会儿就完成了。

    舒洁躺在地铺上,看着忙碌着整理的其他人和根本不会的柳苒苒,随后就收回了视线,她没那么好心肠帮别人。

    这次来的一共有五名男性加一名男领队,都和校长挤去了。

    “烟苒,我们教什么啊?”舒洁朝着窗外望去,无聊的找着话题。

    “我看我只能教一教英语了吧。”慕烟苒躺在床上,翻着手机,说道,“语文,什么理解之类的作文什么的,我都不这怎么样,数学呢怕误人子弟,只能上英文课呀。”

    舒洁瞟了过去,“你说,这里有没有电啊?”

    慕烟苒顿时停了下来,把手机收回了包包里,得了,现代化科技最怕的就是没电。

    舒洁随意在聊了两句,然后就躺在地铺上睡着了,随后醒来,慕烟苒告诉她刚才分配工作去,她帮舒洁抽签,抽到的教语文。

    舒洁揉了揉太阳血,问道,“你呢?”

    “数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莫求仙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