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弃婿归来〕〔奶爸的修真人生〕〔重生之首富人生〕〔玄天龙尊〕〔怪物被杀就会死〕〔重生八零娇娇媳〕〔重生后我嫁给了渣〕〔穿越星际:妻荣夫〕〔墨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神话之我在商朝当〕〔黄泉阴司〕〔穷小子偶得神仙传〕〔近战狂兵〕〔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03章 舒洁失踪了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舒洁顿时不干了,英语是柳苒苒教,根本不用抽签,其他人有的自愿选择做农活不愿意误人子弟,纱莉都是抢先要求教体育的,她到好,混了一个语文,难道他们都不知道嘛,祖国的花朵是不能残害的。

    “我教数学,你教语文!”舒洁把主意打到了慕烟苒身上,反正语文和数学比起来,她数学比较好。

    慕烟苒也不是容易点头的主,“凭什么啊,你读书的时候不是学霸么?而且我帮你抽签,你还不抢我饭碗!”

    舒洁不愿意误人子弟,她慕烟苒就喜欢残害花朵嘛?

    “我就语文偏科的厉害,再说,谁知道是不是你抽签抽到语文,看我的那份是数学,专门换了一下!”舒洁打定主意要教数学,非得要与慕烟苒抢到底。

    “舒洁,你想打架嘛!”慕烟苒边说边从地上站了起来,居然如此污蔑她,她慕烟苒是这样的人嘛!

    舒洁也跟着站了起来,比气势她也不输给任何人,“打架多不好,别让小朋友学了去!”

    “那你选一个解决案!”慕烟苒问道。

    舒洁很乐意说出自己的案,“诺,你看那条路是我们刚才上山的路,顺着这个路下去,在到分叉口那里上到那座山上,谁先到谁就赢,谁赢了谁就教数学!”

    慕烟苒顺着舒洁手指看了过去,舒洁要求是跑到对面那座山上去,这个对她们来说也不算什么,当年在红刺培训基地训练负重越野也比这个距离长,点头,“好!”

    见慕烟苒答应,舒洁就和慕烟苒走到路口,由慕烟苒喊,“一,二,三,跑!”

    两具修长的身影快速的朝着对面的山峰跑去,其他的人见此都惊讶于这两个人的体力。

    舒洁和慕烟苒不分上下的奔跑在山间,几乎是同一时刻跑到岔路口,下山路变成了上山路,考验体力的时刻到了。

    但是舒洁和慕烟苒都没有选择正常的道路跑,全部都朝着旁边崎岖没有山路的地走捷径。

    见此,两人相互而笑,分别选择了不同的道路,慕烟苒的路是从灌木丛顺着往上爬,而慕烟苒顺着树林爬了几下,回到道路上,朝着相反的向跑去。

    不一会儿舒洁便回到了之前上山的位置,再次走进了树林里,最近来到了一间寺庙面前,之前来的时候远远见过,寺庙前的大佛正是穆沧海u盘上的图片。

    为什么u盘里会有如此偏远山区寺庙的图片?这样的地并没有开发旅游,自然不可能是游客拍摄或者是旅游地的宣传,那么故意拍摄下来,就必定有其中的作用。

    舒洁围绕着佛像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便朝着寺庙内走去,寺庙很小,只是一间房间。里面依旧是佛像,旁边一个老和尚在抄写着经书,看着舒洁走了过来,立即停笔问道,“施主是来算卦还是上香的?”

    舒洁全身哆嗦了一下,还真的不习惯听到这样古色古香的话,摇头,“我是路过看看的!”

    和尚朝着舒洁点了点头,继续埋头抄写经书。

    舒洁走了一圈,都没有发生任何可疑的地,顿时不明白u盘上面的图片到底有什么作用,还是单单的一张图片而已。

    回头看着一直抄写经书的和尚,舒洁再次问道,“请问这里只有你一个人嘛?”

    和尚停笔回答,“偏僻山村,的确只有贫僧一人。”

    “那,请问您知道这个是什么意思嘛?”舒洁用着笔墨写下一段数字,朝着老和尚问道,

    老和尚只看了一眼,摇头,“这个我并不认识。”

    舒洁楞了一下,才发现老和尚说不认识的是阿拉伯数字,顿时觉得有些奇怪,现代的人居然会不认识数字,但是转头一想,老和尚年纪也有七八十了,并且一辈子都在乡村里,不知道也很正常。

    “那谢谢了!”舒洁收起了写出来的数学,却碰到了和尚手边的经书,好奇的问,“这是什么书?”

    “这个只是普通的经文,庙里也就这一辈,还是祖上传下来的。”老和尚笑呵呵解释,继续埋头抄写着经文。

    舒洁朝着老和尚告辞,无功而返,走到了山头,便看到到一脸无聊的慕烟苒,立即装出一副郁闷的样子,“我选错地址了!越走越远,气死我了!”

    说完还朝着地上的石头狠狠的踢了一脚,“我输了!”

    慕烟苒缓缓的走了过来,打量着舒洁,半会在说道,“这种错误,你不应该犯!”

    野外求生,第一件事情就是学会如何辨别向,刚才她们都没有选择道路走,而选择灌木丛或者树林,都是根据地形和有力条件而调的近路。

    舒洁被问的心虚,笑呵呵道,“马有失蹄,我也只是跟着老师学了一些拳脚,哪里比的上你。”

    “那你想不想也去墨池的基地学习一下?”慕烟苒甩了甩腿,拉着舒洁就往会走,边走边说,“我教数学哈!”

    “……呵呵,算了。”舒洁笑了下,知道慕烟苒已经在怀疑,却没有点破,心中有些感谢她。

    不是她不告诉慕烟苒,而是她直觉告诉自己,这件事情越少人知道越好!

    况且,她到现在都还了解不到那图片和文档的意思。

    回到了学校,学生都放学回家了,校长已经把饭煮好,嚷嚷到可以吃饭了。

    “我们回来的真是时候!”舒洁赶紧拉着慕烟苒去抢饭,就怕等会没了。

    不过到底是高估了这群滋润生活人的吃苦能力,看着基本是清汤面条,加点泡菜,没几个人吃的下去。

    舒洁和慕烟苒倒是饿了,现在有熟的面条,自然要吃,先填饱肚子再说。

    纱莉看了一眼,立即抱怨道,“校长,你好歹煮点米饭,抄点菜啊!”

    闻言,校长有些为难的说道,“米,都送给孩子们了!”

    此话一出,便没有人抱怨了,柳苒苒瞪了纱莉一眼,转头朝着校长说道,“校长你真好,我等会找个有信号的地,叫家里送点米和吃的来,为大家加餐加餐,”

    顿时周围响起了雷鸣的掌声,校长也很感谢的说道,“真是谢谢了,能不能在拿些给孩子们送去,今年收成不好啊!”

    柳苒苒温和一笑,“校长,要多少你说吧,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埋头吃面条的舒洁和慕烟苒对看一眼,继续埋头吃面条。

    舒洁吃完面条,放下碗,对着众人说道,“现在最重要的是把碗洗了,而且水源有限,所以不要各洗各的,选几个人一起洗吧!”

    此言一出,一些养在深闺没做过家务的的女生慢慢的朝后退了一步,包括柳苒苒。

    慕烟苒放下碗筷,符合道,“今天就我和舒洁洗吧,之后的你们轮着来!”

    反正谁也别想逃脱!

    实践只有一周的时间,用两天时间来来回,真正支教时间是有五天,才过去两天,大家都被这样的日子弄的苦不堪言。

    女孩们现在吃的不好,而且没休息玩乐的东西,更加没有多余的水洗澡!

    舒洁跟着燕辰逸习惯了每天洗澡一次,现在已经有三天没洗澡,全身上下都很不舒服,而且因为没什么信号,这三天都没有和燕辰逸聊过,感觉心中空空的。

    “床前明月光,疑是地上霜!”

    教室里的孩子认真的读着课本,舒洁手上的课表是校长给的,纸张已经发黄,可以看的出来年代有些久远。

    还好内容不深奥,她还是能应付的。

    “举头望明月,低头思故乡!”

    “好,哪位同学能来解释下是什么意思呢?”当孩子们读完,舒洁便问道,电视里,老师都是这样的。

    一名扎这两个小辫子的女子指着旁边的男生说道,“老师,他知道什么意思,他把整个字典都背了下来!”

    “别乱说……”旁边的男生像是没有想到女生会突然提到他,脸上有些发红的看了下舒洁,又快速的收回视线。

    舒洁顺着女孩的声音忘了过去,女孩和男孩只坐在一张课桌上的,男孩的左边摆放了一本新华字典,有些发黄发旧了。

    舒洁走了过去,微笑道,“哦,能背的出整个字典?”

    拿起桌子上的字典,翻来看了看,如此多密密麻麻字,她还真的不相信眼前这个十岁不到的孩子能背完。

    “背的完!”男孩却一本正经的说道,仿佛这件事对他而说,十分的重要。

    “为什么要背字典了?”舒洁有些发笑,记忆中小孩子都讨厌背课文吧,谁会跑去背一本字典?

    “妈妈说,学会了知识才能走出大山,爸爸在山外面!”男孩很正经的说道,“这个字典,就是当时爸爸用的!”

    舒洁眼睛微眯,从男孩的话语中,可以看的出来男孩的父亲抛妻弃子,一个出去享福了。

    但是孩子却不能打击,故意作出一份赞赏的样子,说道,“好样的,老师来考考你,你说,我怎么问你呢?”

    “老师你说页数,在说第几个字,我都能知道!”男孩胸有成竹的说道。

    “那么厉害?”舒洁嘴角上扬,随意的翻开字典,说道,“一百八十三页,第二个字。”

    “采,各种颜色交织:~云。~虹。~霞。~灯。五~缤纷。”男孩一口气说完,脸上全是自信的神采。

    舒洁瞪大双眼有些不可置信的看向男孩,居然没有一点错误,又翻了一页,问道,“三百二十三页,第三个字。”

    “是多,数量大,与”少“、”寡“相对:人~。~年。~姿。~层次。~角度。”男孩没有犹豫,直接说了出来。

    随后舒洁问了很多,男孩全部说对了,舒洁眨了眨眼睛,全身处于震惊之中,一部分是因为男孩的超强记忆力,一部分是因为,她知道数字密码怎么解了!

    就按照刚才考问男孩一样,多少页多少字为一组合来解开数字密码,如果说数字是代码,是一本书页数和字数的参照,那么那本书就一定在那个寺庙里面,用这样的式传递信息,只能说发起人如此的聪慧,此时舒洁心中顿时豁然开朗,高兴的合起字典,朝着男孩说道,“将来必定大有成就!”

    男孩好像很喜欢听到这样的赞成,朝着舒洁笑的十分灿烂,规规矩矩的坐了下去,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舒洁点头,继续找些话题把剩下的时间磨损过去。

    下课之后就回到了房间,思索着怎么离开慕烟苒的视线,在去趟寺庙。

    “下课了?”柳苒苒此时出现在门口,看着舒洁问道,“你在找慕烟苒嘛?她在地里做农活了!”

    柳苒苒裤脚还有一些泥土,想必也是才从地上回来,舒洁点了点头,询问道,“还有多久了?需要我去帮忙嘛?”

    “不用了,都快做完了,慕烟苒马上也就回来了!”

    舒洁哦了一声,心中埋怨道为什么那么快就完成,她还想着去趟寺庙。

    柳苒苒累的直接躺在了地铺上,无聊的翻着手机,“为什么这里信号那么差,前天我也是翻了一个山头才找到信号的,人家好想逸哥哥!”

    舒洁听到‘逸哥哥’三个字,顿时全身惊恐的看向门口,就怕燕辰逸此时突然出现。

    “舒洁,你和逸哥哥是什么时候认识的呀?”柳苒苒没有看到舒洁惊恐,继续玩弄着手机好奇的问道。

    仔细看了看门口,确定不会突然冒出一个燕辰逸来,舒洁才吞吐的解释道,“我忘记了,你呢?怎么认识呢?”

    她可不是想窥探她们的关系,她只是转移话题。

    柳苒苒突然放下了手机,脸色微微发红,“我从小就认识逸哥哥,这次回国其实也是为了逸哥哥,我从小就和逸哥哥有婚姻,家族定好,我二十岁就和逸哥哥办手续!”

    舒洁顿时如同天打五雷轰,全身四肢百骸仿佛触电一般酥麻,未婚妻?为什么她从来没有听燕辰逸说过?

    而且,现在全国不都知道她才是燕辰逸公布出去的未婚妻么?

    柳苒苒怎么说到底是为什么?

    “他的家族背景你都知道?”舒洁打心底的不相信。

    柳苒苒不解舒洁为什么会这么问,“你知道什么嘛?”

    “额……”

    一句话把舒洁打的死死,她不知道柳苒苒知道什么,所以更加不好说明什么,深吸了一口气,换个话题问道,“我的意识是说,他父母你都认识吧?”

    燕辰逸的背景比较复杂,白道是燕家祖传企业,烟道是他自个儿混出来的。

    “舒洁,你好像知道的很多。”柳苒苒一语点破,并不想和舒洁打哑谜下去。

    “舒洁,我的家庭背景和逸哥哥一样,我听从家族安排,而且我也喜欢逸哥哥!”柳苒苒一本正经的朝舒洁说道,不在有之前那般天真无邪,反而很强势的说,“我不知道你和逸哥哥是什么关系,但是是我的,必定是我的,不是你的,你抢也抢不到!”

    柳苒苒丢下这句话便离开,舒洁冷笑耸肩,她可没有那么强大的背景,而且从来都是燕辰逸缠着她不放。

    只不过,她有些好奇,柳苒苒的身份到底是什么样!而且今天的对话,好像是柳苒苒故意来找她说的吧!

    吃完晚饭之后,所有的人基本上睡在地铺上,舒洁因为今天下午和柳苒苒的对话,外加知道了怎么破解数字密码,一刻都坐不住,给慕烟苒说拉肚子,跑了出去。

    奇怪的是,慕烟苒并没有跟着她出来,而且没有一丝怀疑,这点倒是让她有几分不安。

    转了几个圈,确定没有人跟着她的时候,舒洁便朝着寺庙走去,这个时候天已经烟了,不知道老和尚睡觉没有。

    夜晚的大山出奇的安静,舒洁出门的时候拿了一个手电筒,要不然此时只有抹烟在山路上爬行。

    当灯光照射在佛像的时候,舒洁吓了一大跳,第一次发现佛像也如此的害怕,安抚了一下自己的小心脏,便朝着寺庙内走去。

    庙内空空荡荡,没有一点人烟,舒洁找了一圈,发现老和尚居然没在庙里,便坐在了老和尚抄写经书的地,翻开齐经书。经书果然是现代印刷的,上面有页码。

    舒洁拿着草纸把数字密码默写了下来,按照这个顺序翻书,三个数字为一组,在页码中提取字,最后全部写在纸上,舒洁越写心中越是发凉,写到最后,直接跌倒在地上,不可置信的看向纸上的文字,简单的文字,居然记录了关于燕辰逸背景的!

    这,是有人在调查他?

    舒洁的双手不由的发抖,看着手中的文字,突然想找到幕后主使,到底想对燕辰逸做什么?

    突然,一阵稀疏的脚步声传来,舒洁快速的朝着后退,一颗子弹顿时射入她身后的木墙上!

    舒洁瞪大双眼,全身进入戒备状态,且因为害怕的有些发抖。

    居然有人带有手枪,并且手枪装的有消音器,如果不是子弹距离她太近,要不然她根本不会发现。

    赶紧关了手上的手电筒,寺庙内顿时陷入烟暗之中。那人看不到她,她也不看不到那人!

    是谁?半夜出现在寺庙里面,而且持.枪!

    不过,她能肯定,那人必定与数字密码有关,多半从开始就跟着她,就等她破解密码杀人灭口。

    舒洁秉着呼吸再门口躲了一会儿,见眼前没有任何的动弹,舒洁快速的朝着外面跑去。

    但是刚跑到门口,一个烟影出现在眼前,舒洁微微退了一步,那人发现了她!

    因为烟夜太烟,根本看不清楚那人的脸面,只不过从身躯上判断是个男人。

    舒洁双眼一眯,抬腿就是一脚,那人反手一档。

    压着心中的害怕与紧张,舒洁不得不出手抵抗,两人借由着月光打斗了起来,舒洁的近身肉搏不弱,高级教师亲身传授面,所以没多久,那人已经处于下。

    舒洁并不恋战,并且此时局势并不利于自己,见对倒下,转身就朝着旁边的树林一跳。

    但是对也不是简单之辈,看穿舒洁的做法立即拿出手枪,朝着舒洁的向开枪。

    威力十足子弹破空之射出,疾空射来的子弹,直接贯穿她的手臂,疼痛霎时传遍了舒洁全身,脚步一个不稳直接从山坡上跌落了下去,掉进崖下湍急溪流。

    烟夜骤然来临,漆烟的天空吞噬掉所有的光,云海怒涛翻滚最终爆。发出雷声巨响,伴随着硕大的雨点直接落下。急转的风就像咆哮的野兽红着眼只想伤害与破坏,吹得树叶哇哇作响,东倒西歪。

    房间的门顿时被一道狂风吹开,巨大的响声惊醒了熟睡的女生们吓的立马起身,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纱莉被吓的直接跳了起开,差点被吓的心肌梗塞,破阻而入的狂风吹的她全身发冷,“谁去把门关一下,什么鬼地,门都会被吹开,这么大的雨不知道会不会发生山体垮塌。”

    “乌鸦嘴,说什么呢!”一位女生不满的抱怨着,这样大的暴雨,就怕发生什么事情。

    “好了好了,别吵了,都睡觉吧。”一位胆大的女生站了起来,走过去关门。

    但刚走到门口,突出冒出一个人影,即使胆子再大,也吓的跳了叫了起来,“啊……”

    “啊……”顿时房内的女生全部配合的叫了起来,胆大的朝着门口望去,胆小的直接躲到被窝里。

    “都住嘴,是我!”慕烟苒目光冷凛,朝着关门的女生吼道。

    这一声传来,胆大的都慢慢回过神,朝着门口看了过去,一身全湿的慕烟苒站在门口,却没有一丝狼狈,眼角尽是冷傲。

    “慕烟苒,你大半夜的搞什么鬼?”纱莉从被窝里爬了起来,想着之前差点吓跳出来的心脏,大声的朝着慕烟苒吼道。

    慕烟苒冷冷的朝着纱莉看了过去,一股肃杀顿时浮在眼角。

    纱莉突然感觉到全身冰冷,仿佛身在冰窖之中,从未有过的害怕感觉从心底冒起,传完四肢百骸,傻傻的愣在哪里。

    “慕烟苒,你有事情嘛?怎么呢?”柳苒苒出声打破了这项寂静,朝着她关心问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穿越八年才出道〕〔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全职艺术家〕〔雪中悍刀行〕〔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