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世纪之交〕〔天道方程式〕〔怪物被杀就会死〕〔元始医仙江昊〕〔夜的命名术〕〔北雄〕〔战神奶爸〕〔我真的长生不老〕〔仙医邪凰:废物四〕〔龙城〕〔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混沌丹神〕〔青萍〕〔大流寇〕〔春回大明朝〕〔威震八方叶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仙魔三国大玩家〕〔都市极品仙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10章 燕爷的厉害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舒洁咬着嘴唇,突然之间不知道怎么调侃了,没想到燕辰逸会这样大方的承认,自己在别扭就显的有些做作了。

    朝着燕辰逸就是一阵猛的点头,发誓的说道,“好,我不会再找他了!”

    穆沧海,对于她,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燕辰逸十分的满意搂过舒洁亲了一口,继续警告道,“柳苒苒也不要见!”

    “她,我根本都不想看她!”想到第一次见到柳苒苒的故作的姿态和现在的本来面目,舒洁都有一股呕心想吐的冲动!

    “对了,你不准让她再来看你,我不想看到她!”舒洁冷哼一声,掐着燕辰逸的脖子发狠的说道。那一个月的时间,柳苒苒可是常客啊!

    燕辰逸把自己从舒洁手下拯救了出来,求饶道,“我不会让她再来的!”

    舒洁见燕辰逸眼里闪过一丝狡黠,察觉到了一丝味道,兴奋的扑在燕辰逸身上,“很好,值得表扬!”

    “是该好好表扬我了!”

    燕辰逸抱着舒洁,亲吻着她的额头,“这一个月我可是过的好辛苦。”

    暧昧的话语立马让舒洁脸红到了脖子,这一个月来她都用身体来抵挡燕辰逸的攻势,而燕辰逸也很配合的没有碰她,每晚睡觉之前都苦逼的冲凉水澡。

    对于这些,舒洁承认自己有报复的心里。

    “好啊,表扬你!”舒洁故意当做没有听懂,对着燕辰逸的脸颊亲了一口,留下一滩口水印子。

    燕辰逸苦笑不得,“舒洁,你也太敷衍我了!”

    舒洁耸肩,“你要奖励我给了,别人想要都不可能!”

    霎时,燕辰逸脸色一沉,“想要也不能给!”

    舒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燕辰逸吃醋的样子还真的有些可爱,忍不住的捏了捏他的脸颊,最后还搓了一把。

    燕辰逸无奈的捧着舒洁的脸,“今晚上我会报复回来的!”

    “我等着!”

    这会儿,车已经驶入了大宅,舒洁直接开了车门跳了下去,谁知道燕辰逸手脚更快,早一步抱住了舒洁的腰。

    “舒洁,我再问一次,柳苒苒真的是在商城上偶遇的?”

    舒洁撇了撇嘴,“今天她最喜欢的衣服款式上市了,我想应该能在店里偶遇道!”

    说完,从燕辰逸手中逃离了出来跑了出去,边跑边说,“我要尿尿。”

    燕辰逸轻笑了一声,直到看不到舒洁的身影,才收敛起脸上的笑容,朝着旁边的司机说道,“都听到了?”

    司机点头,回复道:“是的!”

    “知道怎么做了?”

    “属下知道!”

    “很好,不要告诉小姐!”吩咐完,燕辰逸便像没事人一样走进了大厅,准备去抓上厕所的舒洁。

    躲在厕所里的舒洁翻出了今天新买的手机,登陆了自己的邮箱,果然看到一条今天发来的新邮件。

    “您吩咐的事情已经办妥,请把款打入这个账号,xx……”下面还附上了一些图片,正是柳苒苒今天被推在地上被扇耳光的照片。

    舒洁忍不住的笑着,爽快的用手机把钱打入了那账号里,而且还回复邮件,“很好,希望下次继续合作!”

    没错,今天她出去也不是为了买手机,手机嘛,随便找人都可以买!

    她只不过是想出去‘偶遇’柳苒苒,然后故意和她起了争执,最后去了医院,自己去找穆沧海也名正言顺,最后燕辰逸问她,她也可以含糊的回答,钓燕辰逸这只大鱼!

    整个计划不仅打了柳苒苒,找到了穆沧海,还钓上大鱼,她能不乐嘛?

    舒洁一直在厕所里笑抽了,直接被来寻人的燕辰逸一把抓了出来,丢在了床上。

    “笑什么呢?那么开心!”燕辰逸声音魅惑的在舒洁耳畔响起。

    这会儿舒洁脸红的可以和猴子屁股相比了,真是乐极生悲啊!

    她一兴奋就忘记关门了,燕辰逸就直接把她提了起来,还帮她檫了小屁股,最后裤子都没穿就被仍在了床上,就像生活不能自理的小屁孩!

    舒洁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埋在燕辰逸怀里不肯抬头!

    “问你呢?”温柔又强硬的声。

    舒洁愕然的看著身上的燕辰逸,那不安分的手已经开始扯掉她腿上的裤子。

    “你……”她吓住,赶快的并拢自己的腿。

    “怎么呢?”燕辰逸故意问道,竟俯首低吻着她,“瞧你这娇憨的模样,就让人很想欺负呢!”

    “燕辰逸,你才憨厚了!”舒洁不服气的大喊着,刚要摆动身躯就被他用力的压着。

    “我憨厚?”彷佛舒洁说了多麽可笑的话,俊美的面庞更加俯近。“憨厚的人会对你做这种事情?”

    游走在她胸上的手指,竟开始解开她的钮扣。“憨厚的人才是被压的那个吧!”

    “燕辰逸,你混蛋……”燕辰逸不就摆明了说她是受嘛!

    舒洁刚想起身和他大战八百来回,就被他的视线和气势给钉在床上,动弹不得。

    外衣渐渐被解开来,她有些羞涩的别开头,“天还亮着了,要不先把窗帘关上?”

    “什么都看不见,有什么好玩的?”

    “燕辰逸……”恼羞的高喊,声音渐渐转为战栗的抽息。

    “舒洁。”沙哑的轻呼,暖暖的气息贴在她颤动的颈项上。

    舒洁拔声惊喘,这一切,怎么演变的如此之快,刚才得逞的还是她,现在怎么就成了任人宰割的鱼肉了?

    “阿逸……”体内一阵绷紧的抽搐,她几乎快失控喊出,舒洁霍然倾身想抱住那只造孽的手臂。

    “舒洁”他开口的声暗哑,唇在她发丝中轻吻游走,声音却相当坚定地道:“叫我,我喜欢听你叫我。”

    “阿逸……”舒洁抱紧他的臂膀,微带泣吟的喘息,因为情欲让她哆嗦,扰乱她每一分理智与感官。

    舒洁猛的抬头,迎视著那双带著欲火与霸道的灰瞳,不禁咬唇,靠在他胸口上。

    “很乖,我很满意。”他舔吻那张微微颤抖的的娇颜,美丽而纤细的娇躯呈现在他眼前,他喘息,更多绵密的吻烙在这片雪肤上。

    赤|裸的窘迫令舒洁羞赧地捣着脸,在凌乱的发下总像透出野性,直勾勾的魅入人心。

    “看着我。”

    一阵啮咬传来,舒洁痛喊,随即正视到俯在上方的燕辰逸,眸瞳犀锐微愠。

    “不错,这样的你我也喜欢。”吻住那正欲开口的唇瓣,辗转深吮,不放过任何一分属於她的气息。

    “听话如小绵羊的你,狡黠如狐狸的你,倔强如小老虎的你,每一个我都令我无比喜欢。”他继续撒下恶魔的威胁。“今晚我会要你一整夜,弥补这一个月冲冷水澡的我。”

    舒洁全身战栗又好笑,体内像有把火正从每个感官烧出,可以算是哭笑不得。

    他再次吞噬她的唇,温柔又带点粗暴的厮磨深吮,直教她几乎快被彼此的唾液淹没。

    “舒洁,我如此的想要你。”他在她唇畔间低语,随又探入轻吮那微颤的粉舌。“想得我自己都难以置信,你说该怎么办?舒洁……”

    “我在这呢……”不得不说,每一个女人都喜欢听这些甜言蜜语,她也不意外,可当燕辰逸的唇离开时,她猝然弓起身想去追随……

    “舒洁…我希望你一直在我的身边…我要你…”他的双臂分别勾住她双腿,话语带着一些强势,仿佛诺言一般,律动的节奏在他的疯狂中点燃。

    深深地冲刺,一再贯穿她,伴随著他爆发出的激烈,舒洁失控泣喊。

    像陷入一场战慄的感官风暴,当他不由分说的再次分开她的双腿,舒洁惊惶的想推阻,却在他霸势的强拥下感觉到那股贯穿之力。

    痛泣的喊叫被他覆上的唇给接纳,当那冲刺的节奏开始时,她只能无助的攀紧他,呻吟的喘息,在结合的躯体中回荡。

    一幕幕的激情画面在脑海与身心同时上演,情欲像个狂乱的漩涡,令她沈沦其中,持续激越的冲刺,神智像破成碎片般,意识净是恍然与眩人的晕陶,直到拥抱的手臂传来一阵悸动,她神态迷蒙的几乎瘫昏。

    “舒洁。”大掌托抱起她的背脊,将她拉起,健臂紧紧圈拥她入怀。

    “还好吗?”吻著那汗湿喘息的娇颜,他问。

    “唔……”悠然转回的神魂意识,才抬首,温热的面庞马上挲摩著她,舔吻她细嫩的脸蛋。

    “怎么了?!”他又啄吻上傻愣的她。

    “你……好……可恶!”她喊著,浑身红到艳色透火,发现自己被他抱著,面对面跨坐在他腿上。

    他忽然托住她的臀,笑得很邪恶。“那就等著看我有多可恶!”

    “呀—”她骇叫,他竟然就这麽起身,吓得舒洁抱紧他的肩颈,也因这奇特的姿势,让两人的结合更加毫无保留。

    她哆嗦的埋在他颈窝中,双手搂得更紧,因为体内的炙热更加充实的勃起,像在挑战她脆弱的包容。

    ……

    一家简单的早餐店里,整个店大概有二十平方米,周围摆放着木质的桌子,旁边摆放的长条形的椅子,可以坐上四个人。

    老板是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人,脸上的皱纹和黝烟的皮肤,显示出他的辛苦。

    舒洁与燕辰逸进来,点了几个油条两碗豆浆,舒洁便靠着燕辰逸身上,一起和他坐在长椅上,等着享用着豆浆油条。

    店里的客人不多,舒洁点的餐一会儿就送了上来,舒洁拿着一根油条美滋滋的咬了一口,没一会儿一根油条就没了。

    舒洁吃的不过瘾,见燕辰逸根本没用动,眼疾手快的抢过燕辰逸面前的油条,毫不客气的往自己嘴巴里送,还十分不客气的说道,“豆浆油条是早餐中的上品,你没享用过吧。”

    燕辰逸没好气的刮了下她的鼻子,溺宠的说道,“你知道的,我早上不会吃这样油腻的东西。”

    舒洁嘟着嘴,燕辰逸早上从来都是牛奶鸡蛋,从未改变过,也真不知道他会不会腻。

    “你在看什么?”走神回来的舒洁看着燕辰逸真一动不动的盯着自己,不由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是不是粘着豆浆了?”

    “这到没有,只不过我发现一件事情!”

    “哦,什么?”舒洁有些好奇。

    燕辰逸嘴角微微上扬,充满了无线的诱惑和邪魅,凑在舒洁耳畔压低声音说道,“你只有在床事上,才会羞涩。”

    舒洁一听,脸色再次红了起来,一拳挥了过去,直接打在燕辰逸的肚皮上,后者只是微微皱了下眉头。

    舒洁拿起豆浆就是一阵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喝的不是豆浆,而是咬着燕辰逸,那句话的意思不就是说她再别的事情上脸皮厚嘛!

    燕辰逸笑眯眯的把自己的豆浆推给了舒洁,“慢慢喝,没人给你抢,我这里还有了!”

    舒洁差点怒发冲冠了,直接暴走了!

    彭的一声巨响,突然从门口传来。

    舒洁下意识的回头一看,便见一群小混混样子的人大摇大摆的走了进来,见此,舒洁瞟了燕辰逸一眼。

    后者正无聊的研究着豆浆,这东西真的是用豆子磨的?

    “老板,生意不错啊!”

    沙哑如鸭子的声音从一个黄毛混混嘴里传了出来,老板见到赶紧擦了下手跑了出来,一副见了财神爷一般的双手抱拳朝着黄毛小子作揖,“几位大哥要吃早饭嘛?”

    “谁要吃什么早饭啊,还不快点叫保护费!”

    黄毛小子吐了一口口水在地上,抓着老板的的衣服叫嚣道,“还不拿来!”

    老板心中发凉,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不是上个星期才交了的嘛?”

    一个月两次,要他老命嘛?

    “上个星期你交给的是另外一帮人,你还没交给爷了!”

    “大哥,你们不是一个帮派的?”老板现在已经双手发抖,旁边有些胆小的客人早就脚底抹油溜走了。

    老板痛恨的双眼发红,一群狗崽子,跑的如此之快,还没有给钱啊!

    “看什么看啊,快点给钱,反正你没给爷我!”

    黄毛小子用力的把老板丢在地上,老板摔的不轻,直接碰倒了两个桌子,额角已经隐隐的有些发红。

    “大哥,你们上次才拿走我们半个月的收入,这次又来,我们这房租还欠着了。”老板声音有些哽咽,昭显了他内心的害怕和无助。

    “啰嗦什么,爷说了爷没拿到钱就不算,还不快点拿来!”黄毛小子一副天王老子的样子,一脚踩在老板旁边的凳子上。

    老板吓的不轻,连滚带爬的从地上起来,却依旧舍不得拿出那点家底,“大哥,能不能给我留点?”

    “还不快去!”黄毛小子直接怒吼一声,一脚踢开了那凳子。

    “闹腾什么啊,还让不让人吃饭啊!”舒洁有些看不下去了,站了起来朝着黄毛小子瞪去。

    “喲,这小姑娘涨的不错啊,跟着哥混去?”黄毛小子本来想发火的,却看着舒洁摸样,霎时就起了歹心,摇摇晃晃的朝着舒洁走了过去,嘴巴十分不干净,“哥哥让你爽快爽……啊……我的手!”

    现场顿时发生了突变,之前还嚣张的黄毛小子此时跌坐在地上惊恐的大叫着,而他旁边正是他伤了的右手和一根血淋淋的筷子!

    舒洁瞪大双眼不解的看着旁边继续观察豆浆的燕辰逸,“为什么?”

    这出手太吓人了。

    “谁都不准碰你!”

    燕辰逸抬头,眼眸随意的扫了一眼地上尖叫的黄毛小子,神情早没了之前的淡然,而是一脸的冰霜。

    舒洁闻言全身一愣,心中有股说不来的滋味。

    其余的人这时已经回过神来,老板吓的直接躲进了厨房里,黄毛小子双眼发红朝着燕辰逸嘶吼道:“你是谁,你居然敢伤我!”

    燕辰逸根本不会理会这样的小混混,大摇大摆的端起舒洁豆浆喝着。

    舒洁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朝着旁边的人好心提醒道,“现在送到医院去。”

    黄毛混混旁边的人也下的不轻,平时都是他们嚣张跋扈,最多打打伤伤,断手的事情还真的没有出现过,毕竟小混混始终是小混混。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

    黄毛混混吓的神志不清,加上断手的悲伤朝着旁边的人声色俱厉的嘶喊着。

    旁边的人几乎吓的不敢前进,几个胆子小的躲在后面,胆子大的才跑去捡起来黄毛的手,打算背着黄毛就去医院。

    而黄毛早已经神志不清了,脑子里全是平时的耀武扬威,拿起电话用剩下的左手颤抖的播着电话,随即狼嚎道,“大哥,有人砍我,救命啊……”

    老板这时不知道哪里来的用力,朝着舒洁这边爬了过来,手上拿着一叠钱,全身颤抖的塞入了舒洁的手里,吞吞吐吐的说道,“老…大…老大…这些钱…不够…我再去拿……求你们……别在……我的……店里……惹事啊……”

    听着老板的话,舒洁气就不打一处来,她明明是想出口帮助他的,这会儿她咋就成了衰神了?

    旁边的燕辰逸明显的不乐意了,双唇紧抿,抬起二郎腿,一副大爷就是不走的样子!

    舒洁也由着燕辰逸去,反正她也管不到,只是朝着老板摇了摇头,“我们这可是在帮你!”

    老板几乎要哭出来了,看着旁边打电话叫人的黄毛混混,在看着满地的血,他一个平白老百姓怎么能惹上这种事情?

    差点就抱着舒洁的双腿哭爹喊娘求放过了。

    舒洁摇了摇头,也知道燕辰逸出手太厉害了,拿起手上的钱塞给老板,“我不差钱,金儿我就是不走了,放心,天塌下来还有我旁边的这位顶着,你不用担心!”

    说完指着旁边寒着脸的燕辰逸,那老板一看全是抖索一下,吓的再次躲进了厨房里面。

    旁边的黄毛混混继续鬼哭狼嚎,最后被旁边的人背了起来,看样子是往医院里去了。

    舒洁看着桌子上没吃完的早饭,早已经没有胃口了,朝着燕辰逸说道,“要不,我们回去了?”

    厨房里面的老板赶紧期待的看着燕辰逸,这尊大神走了他赶紧打扫清洁关门走人。

    可惜,燕辰逸来了兴趣,坐着不走了。

    舒洁知道他在等什么,不就是等着那黄毛混混的电话里的老大?

    拿起筷子戳了戳燕辰逸,好奇的问道,“你刚才用的什么手法?”

    燕辰逸挑眉,双眼发着笑意,只不过脸上神情依旧冰冷,“当飞镖用了,没控制好力道!”

    一不小心,就要了那小子的手。

    舒洁额头抽搐着,这大爷一不小心就废了别人的手?还好不是脑袋!

    老板躲在厨房里不敢出来,一直透过锅碗瓢盆的缝隙观察,见两人根本都没有吃早餐了,就在旁边聊天,抖的他嘴唇不知道如何开口。

    一个小时候之后,一阵脚步声从外面传来,舒洁眼光一闪,来了?

    果然,十来个烟色穿着的男子雄纠纠气昂昂的堵在门口,每人手上拿着一根木棍,为首的男人带着墨镜,嘴里叼着烟,手放在旁边一个小混混的后背上,问道,“是他们?”

    那小混混就是刚才那群人其中一个,朝着燕辰逸看了一眼,冷哼道,“老大,就是他们废了我们强哥的手!”

    果然是有了靠山,现在说话都十分有底气。

    男子拿下了墨镜,朝着燕辰逸仔细看了一眼,上前了两步,笑道,“他们都叫我龙哥,这个地盘属于我管!”

    舒洁扑哧笑出声来,居然在燕辰逸面前说这种话,多半他老大的老大的老大都不敢。

    那叫龙哥的男人看了眼舒洁,问道,“你笑什么?”说完,还露出烟色牙齿一笑,故作风流倜傥。

    舒洁憋住要吐的冲动,转过身去看燕辰逸,还是他养眼点。

    那人见舒洁居然是这样的姿态,怒气顿时就冲上了头顶,那个女人见到他不是一拥而上?

    “臭娘们,给脸不要脸,给我抓来!”

    一声令下,所有的大汉都朝着舒洁这边挥舞过来。

    舒洁头疼的朝着燕辰逸说道,“这可是你惹出来的祸你解决!”

    燕辰逸挑眉,看着拥上来的人,缓缓的站了起来整理下自己的衣服,朝着舒洁邪魅一笑,“看你有伤在身,就先休息吧。”

    那伤,自然是指……

    舒洁气的跺脚,脸再次憋红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