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上门女婿江辰〕〔大流寇〕〔1胎2宝:总裁爹地〕〔都市古仙医〕〔顶级神豪林云〕〔深空彼岸〕〔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豪门盗情:她来自〕〔江辰唐楚楚〕〔龙象〕〔重生之我真是富三〕〔洪荒历〕〔农门婆婆的诰命之〕〔我爸爸是盖世英雄〕〔龙国域外战神〕〔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11章 你故意的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燕辰逸懒的和眼前这群人动手,拿起桌子上的筷子,一把甩开。

    那群人多半之前多少听说过那黄毛小子怎么受伤的,见筷子如鬼魅,快点的逃开。

    现场就变成了燕辰逸就扔了一把筷子,那群人就四处逃窜!

    舒洁很不客气当场就笑出声来。

    而那叫龙哥的男人气的脸上发青,那筷子就直接的掉落在地上,那群傻蛋居然害怕的躲开,气的他一脚踢开脚边的椅子,囔囔道,“还不给我抓起来!”

    顿时,所有的男人也知道自己丢脸了,再次挥舞着木棍朝着燕辰逸飞奔而去。

    舒洁赶快移开位置,把燕辰逸让了出来,好让他大显身手。

    可惜后者不领情,直接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有等着受死的架势。

    舒洁瞪大眼睛盯着他,忍不住的朝着迎面而来的汉子一脚踢了出去,全身肌肉瞬间拉疼,疼的她一张脸皱成一团。

    燕辰逸眼神一凛,直接从怀里拿出一把手枪,直接朝着最前面的汉子地面打了过去,子弹传来的爆破声霎时鸣响在整个店里。

    老板吓的哆嗦在地上,其余的汉子都全神贯注的盯着燕辰逸,吓的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舒洁嘴角微微张大,朝着燕辰逸抱怨道,“大街上你拿出这个东西干什么?这可是法治社会!”

    燕辰逸柔声一笑,朝着舒洁伸出手,“过来。”

    而就这个伸手的动作,吓的一些人直接跌倒在地上,就怕燕辰逸开枪。

    为首的龙哥也没有想到对方手上居然有枪,更加警惕起来,朝着燕辰逸打量道,“之前是那个道上的,怎么没有看到过你?”

    “哦?”燕辰逸奇怪的哦了一声,淡然道,“没多大名气,不足挂齿!”

    “你是什么帮派的?”燕辰逸笑着玩弄着舒洁的头发,漫不经心的问道。

    在龙哥的眼里,这一幕是绝对的挑衅,丫的,不就是多一把抢嘛!

    他帮派里还是有那么几十把的!听着燕辰逸问自己什么帮派的,龙哥冷哼一声,学着燕辰逸的摸样坐在了椅子上,旁边的汉子全部都退在龙哥身后,大有帮派老大谈话的趋势。

    “我可是斧头帮的!”龙哥嚣张的说着,就等着燕辰逸听着他的来头吓的趴下去。结果并没有发生,反而还是一句令他吐血的回答,“每个地区都有无数个斧头帮!”

    而且,斧头帮的名字太俗气!

    “那都属于我们一家的!”龙哥深怕对方看不起自己,掀桌而起!

    “哇,那你们好强大好广泛哦!”舒洁跟着吹捧。

    龙哥显然对舒洁的话极为受用,称赞道,“领悟能力不错,爷我喜欢,以后你就跟着爷混了!”

    舒洁差点吐血,“那真是我的荣幸啊!”

    龙哥点头,心中的虚荣感被吹鼓的无比膨胀,底气也上来了,拍桌道,“这件事怎么解决!”

    燕辰逸挑眉,为他终于回到正题上而拍掌,“你想怎么解决?”

    龙哥以为是对方是想听听他的意见,真的是怕了自己,不客气的说道,“你断了我兄弟的手,我自然也要断你的手,并且收缴了你的手枪,还得赔付我兄弟的医疗费十万元。”

    好一个狮子大开口啊,不等燕辰逸开口,舒洁就抢先说道,“你有这个能力嘛?”

    燕辰逸拍拍舒洁的脑袋,显然是满意她的话。

    龙哥膨胀的虚荣心让他接受不了一个女子如此看起他的话,拍桌而起,“你看爷有没有!”

    身后的汉子全部一副备战状态!

    燕辰逸也不甘落后,拿出手枪把玩着,顿时一些汉子脚软了。

    龙哥见这个句式,皱着眉头,有些戒备燕辰逸手中的枪,歧途威胁道,“惹了我们斧头帮,以后没你的好日子过!”

    “是嘛?能说说下场嘛?”

    “哼,那就是生不如死!”龙哥努力的在脸上维持出狰狞,恐吓道,“断你手脚,挑你手筋脚筋,割的你肉,一点一点凌迟。”

    “哦?都已经断了手脚,哪里来的手筋脚筋?”燕辰逸客气的指出他的错误。

    龙哥瞬间脸色不太好,看着旁边都是自己的小弟,觉得自己脸面无光,面子有时候比生命都还重要,抢过旁边小弟的木棍准备给对方来一个颜色瞧瞧。

    但是舒洁的动作比他快一步,抓起桌子上剩余的豆浆碗,快速的朝着厨房内砸了过去,随后传来一声惨叫,便看到碗碎裂在老板的面前。

    舒洁笑眯眯道,“老板,别想着报警了!”

    龙哥才站起来的身体又默默的坐了下去,不得不承认,刚才对方的动作是做给他看的!

    理智回来,自然是觉得命最大,也认识道在呆下去对自己没有什么好处,便朝着燕辰逸说道,“你给我等着,有种别跑!”

    说完,自己倒是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来了兴趣的燕辰逸,怎么可能会让他逃走?对着门口开了一枪,成功的把龙哥吓的扑到在地上,慵懒道,“我不走,你也别走。”

    “龙哥,你没事吧?”小弟全部围绕着龙哥,把他扶了起来。

    龙哥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从来没有今天这样狼狈过,而且还在小弟们的面前,就连现在站起来腿都还在发抖,没有小弟们的搀扶,多半已经再次跌倒了下去。

    这会儿,一阵电话铃声传来,舒洁和燕辰逸不客气的朝着龙哥看了过去。

    龙哥吞了吞口水,颤抖的从自己的怀里拿出了手机,看着来电显示上面的人,全身颤抖立马就停止了,站的笔直的接起电话,“老大……”

    舒洁和燕辰逸了然,原来头来电话了。

    “现在嘛?”龙哥疑问了一句,朝着燕辰逸和舒洁看了过去,“可是我现在走不开啊!”

    “……”

    “是是是,我马上就过来!”龙哥赶紧朝着点头哈腰,像是电话里面的人就在面前是的,“老大,但是请你支援下我,给我带点人马,装备要齐全点,我马上赶来!”

    “是是是……”龙哥依旧在哪里点头哈腰,脸色异常难看,像是被谁扇了耳光是的。

    这会儿龙哥挂掉了电话,松了一口气,神色慢慢的回复正常,朝着燕辰逸恶狠狠的看了一眼,意思大概是,等下你小子就完蛋了!

    燕辰逸只是回复了一个淡淡的笑容,继续玩弄着他的手枪。

    龙哥脸色再次憋的通红。

    没一会儿,一阵轰隆隆的卡车开在了门口,从里面下来了十几个男人,手上皆为带着一把枪,龙哥的眼睛立马亮了起来。

    燕辰逸挑眉,兴趣高涨。

    “就是他,三哥,他拿着一把枪,废了我弟弟,还威胁我要铲平斧头帮!”龙哥见来人了,睁眼说瞎话。

    “哦?居然敢铲除斧头帮?”那三哥发话了,声音低沉雄厚,剪了一个平头,穿着一件工字背心,裸出大块的肌肉,倒三角型的身材,倒是令舒洁发恶。

    而燕辰逸身体线条修长,衣服的装饰下比例良好,有些偏瘦。但是衣服下面的肌肉却一点都不输于眼前的汉子,没有肥肉的修饰,肌肉更加的充实。舒洁发现,自己对燕辰逸的身材极为满意。

    只不过后者根本不知道她的内心想法,见她此时看楞了眼,声音极为冰冷,“在看什么!”

    相反于之前的淡然随和,此时的燕辰逸冷的让现场所有人感到无比的寒冷。

    舒洁立马回神,老实的解释道,“在分析你的身材比例。”

    “哦?”燕辰逸态度微微回转过来,“那分析结果是什么?”

    “对你的身材我极为满意!”舒洁赶紧安抚道。

    燕辰逸收起了全身的冰冷,再次回到之前的淡然随和,满意的抱着舒洁,“恩,我也很满意。”

    舒洁无奈的擦着脸上的冷汗,这大爷太不好伺候了。

    那群汉子显然是被燕辰逸的变脸弄的呆掉了,什么人可以变脸比翻书还快?就连四川绝活变脸都赶不上!

    像是注意到自己人的失态,三哥咳嗽了一声,朝着燕辰逸说道,“今日我斧头帮有大事,没有时间陪你们玩,等到事情结束,我亲自处理你们!”说完,朝着身边带枪的人下令道,“带走!”

    舒洁赶紧拉扯下燕辰逸的袖子,“我们现在怎么办?”

    一对十好像并不容易,而且每人手上都带有抢,燕辰逸也分析了下自己现场的局势,点头道,“是有点麻烦!”

    舒洁跟着点头,看着步步紧逼的汉子,脑袋快速的估计着胜率是多少。

    “舒洁,我想起一件事情”燕辰逸突然想到什么,对着舒洁一本正经的说道。

    舒洁被他弄糊涂了,问道,“什么事情?”这个时候还有什么严重的事情。

    “我昨天不是说,晚上有事情嘛。”

    “好像是的!”舒洁点了点头,昨天她出去的时候给燕辰逸打了个电话,好像在电话里面说了什么。

    燕辰逸突然邪魅一笑,“昨晚太激烈了,到把那件事情给忘记了!”

    舒洁差点脚滑的倒在地上,大爷什么事情不说非要提昨晚,不想说他此时还有如此兴致!

    “现在我们怎么办?”舒洁现在没心情去运算胜率了,直接朝着燕辰逸问道。

    “能有什么办法,束手就擒被!”燕辰逸一摊手,就被那群人给逮住了。反手束缚在身后。

    随后舒洁也被一股力道束缚住,瞪大双眼瞪着燕辰逸,这老大突然想玩这个游戏了?

    那群人显然今天没有多余的时间陪着燕辰逸玩,多半是因为开始龙哥那电话,舒洁不由的盯着燕辰逸,后者也回复一淡淡的笑容,瞬间明白这老大是想玩什么呢,居然想看看人家今天有什么大事发生!她是不是该说下,燕辰逸他实在是太闲了?

    此时逮着燕辰逸的人不知道被什么东西扎了一下,快速的松开手,其余的人立马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只见燕辰逸笑道,“我不喜欢别人碰我,想请我去你们斧头帮坐坐,我自己去就行了,不需要这样的礼数!”

    那三哥傻眼,不明白眼前的人哪里来的厚脸皮,拉住发怒的龙哥呵斥道,“今天不能惹事,带走!”

    下令完,便带着人上了车,燕辰逸搂过舒洁大步的朝着三哥的车上坐了上去,其他的人也眼睁睁的看着他如此嚣张。

    三哥再次忍了下来,要不是今天有大人物来,不易见血,他早就下了毒手了。

    这会儿舒洁更加同意燕辰逸的做法,因为都弄到这个份上了,这斧头帮的人居然还忍的下来,让她对那即将发生的‘大事’十分的感兴趣。

    燕辰逸闭着眼睛翘着二郎腿,那样子就像坐在自己车里面。坐在燕辰逸旁边的三哥,副驾驶上面的龙哥都几乎想一砖头拍死他!

    舒洁靠着燕辰逸,眼睛却一直盯着外面的道路,记住走的路线。

    半个小时候,车在居然停在了机场,而这里虽然是客用机场,但是属于小范围的私人专用地,用来私人飞机停放的地方,与客用机场相隔几公里。

    一下车,燕辰逸和舒洁被一群西装革履的男子围了起来,看样子是担心他们闹事。这更加添加了两人的好奇心,会是谁来?让那三哥迫不及待的赶来,连关放他们两人的时间都没有。

    往里面走了几步,就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全部都是统一的烟色,只有舒洁和燕辰逸特别的显然,但是也封闭在人群中,外面也看不出来什么。

    这个排场,还真的是大的不行,舒洁小声的朝着燕辰逸说道,“你是不是知道今天会有谁来?”

    如此大的排场,势利也无比巨大,而顶端权利的人,燕辰逸必然认识!

    燕辰逸不客气的笑着点头,他的确知道了!

    舒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原来是借斧头帮那群人车,节省油费免费来到这里。

    “你之前没想来?”舒洁继续问道,如果燕辰逸要是想来,就不会带着她出去了。

    燕辰逸冷笑一声,“谁值得我亲自去接?”

    如此嚣张的话,也的确只有燕辰逸说的出来,舒洁眨眨眼睛,的确没人会让燕辰逸亲自去接。

    “那么你现在怎么来了兴趣?”

    “谁叫斧头帮毁了我心情,我自然要给他来点见面礼!”燕辰逸摸着下巴,有几分痞子的味道。

    舒洁轻笑出来,朝着燕辰逸靠近了几分,“你这样子,我还真的喜欢了!”

    “哦?是嘛?”燕辰逸挑眉,样子更加痞了几分,舒洁差点哈哈大笑出来。

    旁边的三哥里面低声怒吼,“安静!”

    随后瞪了一眼旁边的龙哥,一副‘你给我惹的好事情’的样子!

    龙哥默默的低着头,不敢反抗。

    这是,走来一位年近稍微大一点的中年男子,头发微微发白,脸上也有点皱纹和一道难堪的疤痕,看的出来是在烟道上游走留下来的,此时朝着三哥点了点头,“帮里的人都到齐了?”

    三哥立马正色道,“都到齐了,大哥!”

    被称为大哥的点了点头,朝着周围的人看了随意扫了一眼,最后目标留在燕辰逸和舒洁身上,低声道,“他们是谁?”

    帮里的人他虽然认识不全,但是也有点模糊的记忆,而这两人完全就是陌生面孔,并且还穿的如此显然,立马让他脸色暗淡了下来。

    三哥朝着燕辰逸和舒洁看了一眼,眉头微微一皱,“大哥,他们就是刚才龙子在电话里面说的人!”

    闻言,那大哥眼神顿时犀利无比,几乎要把燕辰逸和舒洁活剥一般,“小心看着,完事之后处理掉!”

    “是!”三哥站直了身体,恭敬的回答道。

    那老大点了点头,朝着周围的帮派寒碜了几句,就站在了前面的第三排。

    舒洁眼神留在那老大身上,“看样子斧头帮也不咋样,老大都只站在第三排。”这里的一排,差不多要站百人。

    燕辰逸才不管那么多,只是兴趣浓厚到说道,“我到想看看,他们怎么处理我!”

    舒洁挑眉,对他的喜好无奈的摇头。再朝着那老大看了一眼,摇头的说道,“可惜了啊!”

    “可惜什么?”燕辰逸不解。

    “你看看,都那把年纪了,还只是一个小小帮派的老大,再看看你,哎,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舒洁为那老大叹气,还好燕辰逸不是老头子,要不然她早就跑的无踪影了。

    “就算我是老头子,你也不准跑!”像是看出了舒洁的想法,燕辰逸恶狠狠的说道,揽着舒洁的手臂紧了紧。

    舒洁不爽的扭动几下,“你要是那年纪,你都是恋童癖了!”

    “你以为你小!”燕辰逸冷哼一声,还想说什么,一道巨大的飞机降落的声音传来,霎时一股大风迎面而来,燕辰逸眉头微皱,把舒洁的小脸按在自己的怀里。

    待飞机停了下来,燕辰逸才松开了手,舒洁冒出两个眼睛瞧着燕辰逸,心中无数的暖流划过。

    飞机上慢慢走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头,浑身上下带着一股严重的煞气,这是从无数尸体上行走过来炼制而成,烟色的头发找不出一根苍老的痕迹,简单的灰色西装,脚步有劲的走了起来。

    舒洁眼中透露出微微的吃惊,居然是他?

    柳苒苒的父亲、入赘到意大利烟手党的柳沧,也是目前利剑的龙头老大。利剑起源于他岳父手中,他接过之后朝着国内发展,几十年利剑已经在国内站住了地盘,完全属于他个人的势利。

    虽然最开始舒洁不认识柳苒苒,但是了解到燕辰逸的一些私事之后,也被科普了这世界上的力量,特别是祁墨池的那一方制霸的力量。

    至于眼前这个人,也就是基础课!

    “他来这里干什么?”舒洁突然紧张的抓住燕辰逸的衣角,她可没有忘记燕辰逸和柳苒苒有婚姻。

    燕辰逸明摆着是要娶自己!

    但是柳苒苒的话,自然也不是空缺来风。

    燕辰逸见此,安抚道,“柳苒苒叫来的!”

    舒洁收起了全身的随意,眼神中包含着无数的敌意看着从飞机上走下来的柳沧。

    地上的所有人员都低着头,对着飞机上走下来的柳沧带着无比的尊敬和惧怕。

    柳沧点了点头,走到了人群的面前,声音苍老有劲的说道,“很好,弄出这么大的动静!”

    所有的人心中微微一震,不解这个龙头老大到底是喜还是怒,都不敢当做出头鸟,不敢吭声。

    “哼,真不知道你们那里来的信息,还纷纷赶来弄出这么大的动静,深怕别人不知道我来了嘛?”声音带着浓厚的怒意,这才让底下的人明白,这个老大是不想他们搞出这样的动静。

    “沧哥,总部接到信息,赶来迎接你,但是这些帮派怎么知道的,属下并不知道!”人群的为首的男人恭敬的朝着柳沧解释道,把自己的责任推的一干二净。

    其余的老大纷纷擦了一把冷汗,心中恼怒却又不干当场发威。

    “哼,你们就迫不及待的表现嘛?”柳沧气的脸色通红,恨不得给在场的人一人一拳。

    其余的老大的纷纷把头低的不能在低了,就怕柳沧殃及池鱼。

    “哼,你们想挣表现也给我赶点实际的事情出来,站在这里烟压压的一片一片的,谁知道是谁!”柳沧不客气的说道,那些老大低着的头都有些微微发红。

    舒洁感觉到好笑,这样的排产之前和燕辰逸也走过几次,而燕辰逸从来不掩饰自己的行踪,每次这样的排场,燕辰逸都是直接走了过去,连看都不看一眼。而今天见到柳沧当众训斥,感觉到无比的有趣。

    她就是唯恐天下不乱,喜欢看戏。

    燕辰逸也特爱舒洁这幅小心肠,抬手就朝着她的鼻子捏了捏。

    舒洁快速的抓开他的手,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

    后者更加不放过她,搂在她腰上的手快速的揪了一把,舒洁疼的大声的叫了出来,立马吸引了现场所有人的注意力。

    舒洁楞了一下,回头瞪着燕辰逸,“你故意的”

    燕辰逸只是笑笑,没说什么!

    “是谁!”自己训人的时候居然有人在笑,柳沧气的不轻,大吼一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莫求仙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