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婚二宝:帝少宠〕〔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财阀小娇妻:谢少〕〔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小阁老〕〔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农门王妃相当甜〕〔上门神医〕〔谢少,夫人又把你〕〔神话之龙族崛起〕〔上门神医江昊〕〔江昊叶梓瑶〕〔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寒门小福妻〕〔女神的上门狂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13章 大姐,你好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燕辰逸坏笑,啃咬着舒洁的脖子,嘶哑道,“那嘴也可以。”

    舒洁脑袋如响雷轰顶,脸色红如鲜血一般,一拳头捶打在燕辰逸身上,娇嗔道,“不可能!”

    “那就用手吧。”燕辰逸轻哄道,脸色有些难受,“舒洁,你还犹豫,我就进去了。”

    舒洁楞了下,随后便说道,“他动作倒是蛮快的。”

    “你认为,他设宴的目的在哪里?”燕辰逸无聊的玩弄着舒洁的头发,随意的问道。

    舒洁突然笑了,笑的灿烂无比,一手挑起燕辰逸的下颚,幸灾乐祸的说道,“不就是为了逼婚?”

    燕辰逸好笑的挥开舒洁的手,学什么不好,学他的痞样,凑在舒洁面前问道,“你不出来捍卫主权?”

    “柳老大专门从意大利赶来不就是为了他家闺女的幸福?我一小女子,那什么对抗人家老大?”舒洁眨眼,故意道。

    燕辰逸不乐意了,冷哼一声,“你就放心把我扔过去?不担心我移情别恋?”

    舒洁好笑的拍打着他的肩膀,似笑非笑的说道,“你燕辰逸要是移情别恋,我做什么也没用。”

    燕辰逸突然就不说话了,搂过舒洁把她的脑袋瓜埋在自己的怀里。

    舒洁挣脱不了,干脆睡觉起来。

    燕辰逸哭笑不得的把舒洁拔了出来,突然想到什么,拍打着舒洁的脸蛋,笑道,“我想起一件事情。”

    舒洁突然感觉到毛骨悚然的,“什么事情?”

    “就是昨天忘记的。”燕辰逸突然穿上了睡袍走了出去。

    舒洁也跟着穿上了睡袍,眨了眨眼睛,昨天忘记的?

    没一会儿,燕辰逸拿着一个小盒子走了进来。

    舒洁顿时全身一紧,那东西是什么,她知道!不由的尖叫起来,“你要把那个东西安装在我身体里?”

    燕辰逸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点头笑道,“是啊。”

    说完打开了盒子,里面是一些医疗用具,外加一个小透明盒子里面放着一个晶片。

    舒洁赶紧摇头,“不,我不要那东西!”

    那是一个定位系统,专门被大户人家安装重要人身上,以免被绑架。

    可是,她根本不怕也不会被绑架,那么就有一件事情,“你要监视我嘛?”

    刚刚缓和下来的气氛,他非要再搅黄嘛?

    燕辰逸走在舒洁面前,拉着她的手,轻声道,“这个东西,可以快速的找到你的位子,我可以快速的找到你,不会再发生之前的事情呢!”

    树林里的一幕幕,现在回想起来,都令他后怕,如果他晚一点,他的舒洁会不会就不在了?

    舒洁双眼蒙上一层水雾,一直摇头,“不,我不要!”

    她喜爱自由,喜爱走遍世界的每一个角落,那东西就是一个变相的追踪器,让她的活动让她的身影让她走的每一个角落都被他看在眼里,随时随地的追踪到底,“你不相信我,你怕我在逃走是嘛?”

    她不要,那东西,没有自由!

    燕辰逸霸道的把舒洁锁定在自己怀里,盯着她了好一会儿,看着舒洁软弱的摸样,心中心疼的紧,想了一会儿,才叹了一口气,柔声道,“那你会在逃走嘛?”

    舒洁摇头,之前她可以肯定的说他不会了,可是现在燕辰逸的做法让她心寒,他不相信她!

    燕辰逸脸色一沉,“你这是什么意思?怎么?你还想在离开我?”

    舒洁赌气的抬眸,“我以为我们可以好好的走下去,但是你今天拿来这个东西,是你自己开的头!”

    他们两个的脾气如此的相像,因为爱,她可以低头,他可以退一步,但是一旦有了猜忌,他们两个就是刺猬,只要抱在一起,就是互相伤害。

    燕辰逸摇头,把手上的东西放在桌子上,安慰道,“我不想和你吵架,那么你告诉我,我不给你安装这个东西,你会在选择再次离开我嘛?”

    原本他只是无时不刻的知道舒洁的地理位置,却忽略了舒洁感受。

    舒洁微微犹豫了下,看着燕辰逸的眼神里面充满了坚定,却依旧在询问她,等待着她的回复。轻轻的点了点头,“你只要不伤害我,不在让我失望,我不会离开的。”

    燕辰逸溺宠的笑了,抱着舒洁安抚道,“记住你这句话,这个东西我就暂时不安装了,你什么时候不听话了,我就把你抓回来安装起。看你怎么跑?”

    舒洁没好气的打了一拳在燕辰逸身上,“你就是爱这样欺负我!”

    没事拿一个晶片来吓她?

    “如果昨晚我想起来了,可能我就已经给你安装起来了。”燕辰逸叹了一口气,却并不在意。

    却不知道,有时候晚了一天,就是晚了一步。

    舒洁破涕为笑,主动吻上了燕辰逸,亲亲的,柔软的,爱恋的。

    “舒洁,别在诱惑我了。”燕辰逸声音再次沙哑起来。

    舒洁脸色再次爆红,再次不客气的一拳打在了他的肚子上。

    只不过经过这些事情,两人就像处于热恋之中极速升温。但是往往温度越高,爆发出来的热量波及的越大,目前最大的波动就是柳苒苒。

    第二天晚上,燕辰逸便带着舒洁去参加了柳沧的准备的宴席。

    燕辰逸一袭白色西装,整齐白净的西服完美的显现出好线条,充满了无线的诱惑吸引力。

    舒洁撇嘴,声音酸溜溜的问道,“你这是要去相亲嘛?”

    她可没有忘记,柳沧来这里,不就是为了逼婚嘛?

    燕辰逸好笑的揉了揉她的头发,却说另外一件事情,“今晚你就别穿裙子了,穿裤子。”

    舒洁一巴掌把燕辰逸的大手打了下来,却听话的选了一件烟色的女士西装,下身是长裤的那种,换了起来,“行,我和你正好是烟白配呢。”

    燕辰逸点头,“很像保镖!”

    舒洁瞪眼,“是啊,保护老板今日相亲通畅!”

    “不用,你陪着我就是了。”燕辰逸挑眉,瞬间那了一把小型刀递给了舒洁,这种刀是可以绑在手臂上,用绳子连接起来。

    舒洁双眼发光,这种宴席一般是不准佩戴任何武器的,燕辰逸如此做法自然是为她的安全着想。

    “今晚可是鸿门宴,管好你自己就行。”燕辰逸收敛起脸上的随和,淡然。邪魅阴沉的笑容挂在面上,恢复起那高高在上的老大摸样。

    舒洁不由的打了一个冷颤,这样的燕辰逸,是她最怕的。

    带着舒洁坐上了劳斯莱斯,今日一共三辆劳斯莱斯,前面那辆开道,后面那辆断后,燕辰逸做在最中间的车上,如此模式,令舒洁越发小心翼翼起来。

    没一会儿,车辆就停在了本市最大的饭店前面,整个饭店前后围绕着一群西装革履的人,路过的行人纷纷躲开。

    “真是高调。”舒洁透过车窗看到了外面,柳苒苒一袭华丽的洋装站在门口,身后站着两名女保镖,那样子还真的像是高贵美丽的公主。

    坐在副驾驶的雷霆立即下车,为燕辰逸打开了车门。

    燕辰逸下车之后,舒洁才不慌不忙的下车,老实的站在燕辰逸的身后。

    可惜柳苒苒却快速的拉过燕辰逸的手臂,站在燕辰逸的身边,笑道,“逸哥哥,你终于来了。”

    燕辰逸冷冷看了一眼,便朝着饭店内走去。

    舒洁撇嘴,不爽的看着柳苒苒站在燕辰逸身边,而自己却融入一群烟衣当中。

    道路的两旁站着无数的烟衣人都是有身份有地位的,都是一些本市不同地区的老大,见燕辰逸走了过来,纷纷的低头行礼。

    燕辰逸此时就是一个王者,霸气十足的朝着饭店内走去。

    柳苒苒满脸的笑容跟着燕辰逸走了进去,享受着这一待遇。

    舒洁心中冷哼,十分不爽。

    柳苒苒领路把燕辰逸带入了包间内,说是包间,还不如说是整个会场。

    宛如上千平舒米的地舒,就摆放着一个长长的桌子,两头分别摆放着主位,柳沧站在另外一头,指着自己的对面座位,朝着燕辰逸笑道,“燕老板请。”

    燕辰逸点头,毫不客气的坐了下来。

    柳苒苒满意的走到柳沧旁边的位子,整个桌子就摆放了三个位子,舒洁心中大骂一声,不爽的站在燕辰逸身后和雷霆并排着。

    柳苒苒朝着舒洁灿烂灿烂一笑,这里有资格坐下的女子,只有她柳苒苒。

    舒洁嗤之以鼻,朝着柳苒苒瞪了回去。这个柳沧,给不了燕辰逸难堪,就在自己身上下手,不就是站着嘛,她又不是没站过!

    朝着周围打量了过去,桌子两旁十米之外,分别站着无数的烟衣老大,基本是刚才站在门口迎接的人。

    舒洁浏览了一圈,把所有人的样貌都记在了脑海,而且并没有发现斧头帮的人,看样子已经解决了。

    柳沧朝着燕辰逸点头说道,“燕老板既然来了,那么我就先敬燕老板一杯酒。”说着拿起了酒杯朝着燕辰逸示意。

    燕辰逸扫了一眼酒杯里的酒水,笑道,“这酒,我只喝家里酝酿的老酒,那才色香味美。”

    雷霆立马从箱子里拿出酒杯和酒水,为燕辰逸倒上了一杯。

    柳沧面色不好,冷哼一声,“燕老板以为我下毒?”

    柳苒苒脸色一沉,朝着柳沧瞪了一眼。

    柳沧回瞪!

    燕辰逸并没有否认,“小心驶得万年船!”

    这句话更加让柳沧不爽,不由的微微握紧自己的拳头,额角上隐约的乍现青筋,拿起自己的酒杯一口干完,朝着燕辰逸示意。

    燕辰逸笑着拿起酒杯,小抿了一口,“酒要慢慢品尝。”

    柳沧此时的脸色可以和包公相比了。

    舒洁心中憋笑,燕辰逸气人把戏可是多的去了,柳沧请燕辰逸吃鸿门宴,那么真的是自讨苦吃。

    “逸哥哥,苒苒也敬你一杯。”柳苒苒拿起桌子的酒杯朝着燕辰逸敬酒。

    燕辰逸回应,喝了一口。

    舒洁站在燕辰逸身后,不乐意了,在别人看不到的地舒,用手狠狠的揪了一把燕辰逸的后背。

    燕辰逸一口酒水呛到,脸色有些难看。

    舒洁爽了,松开了手。

    雷霆在一旁摇头,祈祷老大别将罪扔到他身上。

    柳苒苒没有看到舒洁这小动作,担心的朝着燕辰逸问道,“逸哥哥,你怎么呢?”

    柳沧立马抓住了机会,出言讽刺道道,“燕老板,自家的酒也辣人吧。”

    燕辰逸无奈的点头一笑,吃下了这个闷亏,心中想着回去收拾舒洁。

    柳沧搬回一成,就乘胜追击,“燕老板和小女苒苒的婚事,可是很早就订下的,目前苒苒也快二十了,我看你们什么时候把事给办了吧。”

    此时柳沧的口气,完全就是一个长辈的样子,令燕辰逸极为不满,眼睛微眯,暗光浮动。

    柳苒苒一副害羞的摸样,朝着柳沧小声惊呼道,“爸爸……”

    周围的老大一片哗然,原来自己老大和闪电燕老板居然还有这层关系,纷纷都带着尊敬的眼光看向柳苒苒。

    舒洁不爽,再次在燕辰逸后背上揪了一把!

    燕辰逸一把抓住舒洁的小手,紧紧的握着身旁,不让她在乱动。这丫的手劲大,这两下还在同一位置,多半都乌青了。

    舒洁哼了一声,挣脱半天都挣脱不了,干脆任用燕辰逸他握着。

    见燕辰逸一直没有说话,并且和身后的舒洁眉来眼去,柳苒苒面子有点挂不住了,干笑了两下,说道,“爸,逸哥哥,快点吃饭吧,都凉了。”

    柳沧倒没有那么好糊弄,重重的放下酒杯,不悦道,“燕老板怎么看?得回个话啊!”

    舒洁心中已经把柳沧剁成十八段了,你宝贝闺女是多愁嫁不出去啊,非要缠着她家老大!

    燕辰逸抿了一口酒水,笑道,“这个婚是谁定下来的,就谁结去。”

    扑哧……舒洁不客气的笑出声来。

    柳苒苒脸色异样难堪,燕辰逸这句话明显就是不打算认这门婚事!

    周围的人虽然不敢明目张胆的议论,但是看着柳苒苒的眼神也渐渐的变了味道。

    柳沧拍桌而起,指着燕辰逸怒道,“这门婚事是前任闪电老大定下来的,如此大逆不道的话你也敢说!”

    柳沧一直拿着长辈的身份耍横,燕辰逸已经很不耐烦,“那又如何?”

    这句话憋的柳沧脸色发红,那又如何?天下人都知道,燕辰逸软硬不吃,谁的账都不买,就连他师傅,前任闪电老大,都几十年不和了。

    可是现在如此多下属面前,柳沧必须为自己找个台阶下。“燕辰逸,我可是你长辈!”

    “就因为如此,我才尊称你一声柳伯。”声音清淡,但是话语却让人全身发冷。

    也是因为如此,他今天才会坐在这里,吃这一场鸿门宴。

    柳沧死死的盯着燕辰逸,这个台阶他下不来,他也不怕和他鱼死网破。

    大厅的气氛顿时低沉起来,气压低的令人发颤。柳沧身后的人全是戒备的盯着燕辰逸,就等着柳沧的命令下达。

    燕辰逸已经慵懒的享用着酒,仿佛置身事外一般,这不是嚣张,而是绝对的实力证明!

    柳沧的确不敢出手,有些忌惮,眼神不由的朝着柳苒苒扫过,后者才后知后觉的说道,“爸爸,站着不累嘛?快点吃饭啦。”

    柳沧点了点头,才坐了下来。只不过气氛已经低沉,几乎让人压抑的喘不过气来。

    舒洁有些犯困,这样的场景,看着美食吃不到,看着不爽的人也打不到,有多难受就有多难受。

    柳苒苒拿起红酒,朝着燕辰逸敬酒,“逸哥哥,我还小,有些事情不急。”

    燕辰逸头也没抬的举起酒杯,根本没有去看柳苒苒一眼,直接喝完了酒。

    柳苒苒面色红的发青,十分‘灿烂’。

    柳沧这会儿不说话了,像是在考虑着什么,大手摩擦着酒杯,就是没有喝下去。

    燕辰逸懒得理会柳沧,自己吃的开心猖畅快,令站在后面的舒洁恨不得再揪他一把,可惜手被抓住根本无法动弹。

    现场一阵沉默,燕辰逸吃的随意,柳苒苒全身僵硬,柳沧面色铁青,舒洁腰酸背疼,其余的人汗流浃背。

    就在沉默得大家都要去捡金子的时候,大门突然推开,柳沧的人走了进来。

    舒洁和雷霆收起全身散懒,戒备的看着来人。

    其余的人也顿时抬头,注意着现场的一举一动。

    柳苒苒不解的看向柳沧。

    柳沧面色一沉,沉声道,“怎么回事?”

    来人也楞了一下,像是被柳沧脸色吓住了,缓了一会儿才解释道,“门口来了一个泼妇,大吼大叫的说要进来。”

    舒洁挑眉,和雷霆眼神交流了下,有意外?

    柳沧朝着燕辰逸了看了一眼,见后者依旧享用着美味,不由的皱起眉头,对着来人厉声道,“说!”

    这场鸿门宴,到底谁才是设宴者?

    侍者朝着柳沧鞠躬一下,便打开手中的一个小型银幕,摆放在柳沧和燕辰逸的中间。

    舒洁点着脚撑着脑袋瞧着,只见屏幕里面显示着正是大门外面的景象,一个穿着华丽的女子正在门口撒野。

    “为什么不让我进去?我可是这里的vip。”那女子正对着拦着他的人说话,这声音听起来让舒洁有些熟悉。只不过那屏幕太小,太远,她看不清楚是谁啊。

    “小姐,我们这里今天被包场呢!”饭店的管理人员好心的解释着。

    柳沧一拳拍打在桌子上,朝着侍者怒道,“这种事情也要拿到我这里啦?”

    “对不起老大,我是怕她有嫌疑,才……”侍者吞吞吐吐的说道,边说边朝着燕辰逸看了一眼。

    然后就因为看了这一眼,侍者直接吓的跌倒在地上。

    燕辰逸脸色昭显着温怒,眼神深邃幽黯,宛如来自于地狱的索命神一般令人害怕颤抖。

    舒洁不解,朝着燕辰逸了看,脸色顿时憋的通红,差点笑出声来,刚才吃的正爽快的燕辰逸,正因为柳沧那用力的拍打桌子,而把餐盘里面的东西全部散落出来,就连燕辰逸那白色西装也染上了汤油等。

    燕辰逸瞪了舒洁一眼,忍着怒意一把脱下西服丢给了舒洁,朝着雷霆说道,“出去看看,到底是谁!”

    这话明显是说给柳沧听的,他燕辰逸还不屑玩弄这么低俗的把戏,找个女人来闹事!

    还没等雷霆回答,舒洁就把燕辰逸的衣服塞给了雷霆,憋着笑说道,“老大我出去看看吧。”

    说完就朝着外面跑了出去,大有先斩后奏的趋势。

    燕辰逸无奈看着舒洁跑了出去,在看着自己桌前的狼藉,不由的脸色一暗,双手环抱靠在椅子后背上,盯着柳沧。

    柳沧被燕辰逸看的无语,吩咐的着赶紧为他清理下,并且那套新的西服来。

    柳苒苒立马跑到燕辰逸的旁边,拿起手帕为他清理,却被燕辰逸一手拦截了下来,“无需。”

    “逸哥哥,你衣服都脏了,赶紧擦擦啊!”柳苒苒依旧不放弃,就想利用这个机会缩小和燕辰逸的距离,让燕辰逸知道她是多么的贤惠。

    然而燕辰逸不领情自然不会给柳苒苒好脸色看,微微用力的把柳苒苒推开,笑道,“脏了的衣服我不会在穿了,擦的再干净也没用!”所以,你柳大小姐别忙活了,所做的一切都是徒劳!

    柳苒苒双眼微微发红,大有绝提的趋势。咬了咬牙,朝着燕辰逸笑着,“也是,待会儿新衣服就拿来了。”

    说完,就慢慢的退回自己的位置上。

    柳沧冷眼看着这一幕,心中对燕辰逸的怨恨越发多了起来!

    舒洁跑到楼梯口狂笑不停,燕辰逸吃瘪的样子真的太难见了,她当时就应该用手机拍照下来,现在想想还真的是后悔啊!

    侍者跟着舒洁出来,却看在她在门口傻笑,不由满脑子问号,问道,“大姐,不去下楼看看嘛?”

    大姐?舒洁一个激灵回头瞪着侍者,指着自己问道,“你叫我?”

    侍者点了点头,“是啊。”

    “大爷,你那只眼睛看到觉得我老啊?”

    侍者意识到自己的口误,感觉解释道,“对不起对不起,我看姐您是跟着燕老板身边的,不知道如何称呼您,一般老大就都是叫大哥,那么只有叫您大姐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莫求仙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