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上门女婿江辰〕〔大流寇〕〔1胎2宝:总裁爹地〕〔都市古仙医〕〔顶级神豪林云〕〔深空彼岸〕〔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豪门盗情:她来自〕〔江辰唐楚楚〕〔龙象〕〔重生之我真是富三〕〔洪荒历〕〔农门婆婆的诰命之〕〔我爸爸是盖世英雄〕〔龙国域外战神〕〔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21章 舒洁出事了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舒洁赶紧制止,现在可不是内乱的时候,“既然设置了暗哨,那么必然有巡查之人,一般都是两个小时换一次班,等到时间一到,我们自然就暴露了!”

    声音也有些戾气,看的出来舒洁是在隐忍。

    王虎脸色大白,他只是本市闪电的新入会人员,学了一些基本的招式,趁着现在燕老板来了好立功,没想到居然坏事了,脸色立即苍白毫无血色,如果今日出了什么问题,那燕老板的还不要了他一层皮?

    河小诗冷哼一声,就把手中的王虎朝后甩去。

    王虎吃痛的差点叫出声啦,却硬生生的憋着,就怕声音弄大,引来敌人的注意,那么他只有以死谢罪了!

    “解决暗哨,要了解所有的暗哨的布局,班次的轮回,才有相对应的做法,你这……”

    “有敌人入侵!”

    舒洁的话还没有说完,一声响彻整个山间的声音顿时传递了过来。

    见此,舒洁和河小诗无不一皱眉,快速的分析着周围地势情况。

    ……

    仓库里睡的正安稳的云琼,听到声音之后,立即起身,朝着外面走去。

    刚好走到门口,就听到人员禀告,附近的暗哨被人杀出一条血线,看样子是有人潜入了。

    云琼原本低沉的脸突然微笑起来,没想到燕辰逸出手如此之快,果然是闪电的老大!

    “吩咐下去,所有人员戒备,死死守候仓库,不能踏出一步。暗哨全部进行搜山,见到可疑人员,直接击|毙!”

    云琼不紧不慢的下达了命令,嘴角依旧挂着一抹邪笑,她等这一刻,可是等了很久了!

    ……

    山顶上的河小诗拿着望远镜看着云琼的表情,眉头皱的都快成一个川字了。

    “怎么样?”见此,舒洁立马问道。

    “那个云琼好像一点都不在意,我只看到她说了几句话,就回到了仓库里,而守卫仓库的人依旧围绕着仓库,并且人员增多,全部都拿着火力。”

    舒洁眉头一皱,“你是说,云琼她不在意外敌入侵?”

    河小诗点了点头,“是这样的!”

    目前她看到的,只有这些。

    “不对,舒洁小姐,小诗姐,你们看那边!”

    旁边的一人突然朝着舒洁和河小诗说着,手指着旁边的山峰。

    只见一些灯光在山间里闪动游走,看样子好像是在搜山!

    原来如此!

    舒洁目光一凛,“她云琼让暗哨来消灭我们,太不把我们看在眼里了!”

    河小诗是如此精明的人,舒洁一说自然就懂了,点头,“看样子那仓库的确有奇怪之处,要不然云琼为何如此严厉看守!”

    很显然,那仓库所不定就是藏着军|火的地方!

    舒洁嘴角突然上扬,眼光里流光溢彩,“既然如此,那我们就杀到她老家去!全部人马听命,直奔仓库,我们劫了她老家!”

    风突然狂呼起来,原本寂静的郊外,突然沸腾起来,突然冒出来的人马分布在四处,密密麻麻。

    “两人为主,把仓库给我包围起来!”舒洁低声下令,便潜入了烟夜之中。

    河小诗脸色一沉,朝着相反的反向跑去。其余的人也没有耽搁,直接分头行动。

    月光洒落在地上,点点斑驳。

    云琼坐在沙发上,悠闲的喝着红酒,仿佛外面的一切都与她无关,享受着这一片宁静。

    哐当一声,身后传来一声响动,仿佛是玻璃碎裂的声音。

    云琼缓慢回头,嘴角勾起,朝着月光照射下的身影看去,纤细的身躯仿佛就要被那狂风吹到一般,却含有无穷的力量,令她十分的欣赏,缓缓举起酒杯,笑道。

    “比我估计的快一点!”

    舒洁眉头一皱,看着眼前淡然的云琼,秀发随意捆绑在发尾,红艳的嘴唇如同罂粟一般诱人,明亮的烟眸却深不见底,宛如烟洞一般吸食着所有一切。

    回过神来,舒洁柳眉紧蹙,心中全部的戒备提了上来,这样的云琼,给她一种玉石俱焚的感觉!

    镇定了一下心神,好不犹豫的从高窗户上跳了下来,举起手枪,一步一步朝着云琼靠近,沉声说道,“交出货来。”

    云琼冷笑一声,看着全副武装的舒洁,丝毫不惧怕她手中的枪,谈笑一般的说道,“我既然抢了,怎么可能会奉还!”

    舒洁也不是废话多的人,原本打算潜入进来,却没想到云琼早已经做好一切准备!

    毫不客气的耻笑,走到一柱子下面靠着,神情慵懒,双手环抱,“如此势利也敢和闪电对抗,不得不说你胆子很大!”

    “哈哈,很好很好!”

    云琼突然大笑,一口把手中的红酒喝完,心情仿佛极好,“舒洁,我可是很喜欢你的脾气!”

    面对这样交手的时候,能如此风轻云淡,十个柳苒苒都不是她舒洁的对手!

    “可是,我很不喜欢你!”

    舒洁手拐处粘黏着一枚纽扣大小的芯片,微微动了一下手,芯片便瞬间就贴在了身后的墙壁上。

    “这个不是重点!”

    踩着十寸高跟鞋的云琼,有些居高临下的朝着舒洁看着,“重点是,我喜欢的人都不会长命!”

    “哦?”

    舒洁眉梢一挑,爽快的说道,“那还希望你别喜欢我了,我承受不起!”

    芯片粘在了墙壁上,舒洁放下环抱的双手,不动声色的背到了身后,手枪刚好在后面那个位置!

    云琼距离舒洁十米的距离,放下了手中的酒杯,作势在倒一杯酒,舒洁的手枪突然出现在她额头上。

    “东西在哪里?”

    之前还漫不经心的舒洁,此时已出奇的速度直接奔到云琼的面前。

    云琼心中一惊,表面却一直笑着,差点都让人误认为她是带的有面具,微笑的指着旁边的一大推箱子,说道,“诺,不就在哪里!”

    舒洁用余光瞟了一眼,旁边摆满了密密麻麻的箱子,那数量差不多和燕辰逸那批货源相匹配。

    舒洁深深吸了一口气,那位置的很巧妙,只有站在云琼现在这个位置,才能看的很清楚,而她之前所占的位置,根本看不到任何东西。

    拿着手中的手枪,逼迫云琼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

    云琼更加直接,喝着红酒挑着二郎腿,就差一根香烟呢。

    舒洁朝着四周打量了一下,河小诗也应该来了,仓库外面此时没有发现任何动静,不知道外面的人行动怎么样了!

    “舒洁。

    ”坐在沙发上的云琼突然无聊了,朝着舒洁开口说话,大有一副准备聊天的样子。

    “说!”舒洁脸上一沉,怒声说道,她现在在等,等河小诗来!

    “你不觉得我面熟嘛?”

    云琼说完就朝着舒洁咧嘴笑道,直接把舒洁当中朋友一般,仿佛现在只是玩游戏而已。

    舒洁垂下眼眸,朝着云琼打量着,许久摇了摇头,挑眉,“我该认识你嘛?”

    “哎呀,真可惜啊,我都还认识你!”

    “你认识我?”

    舒洁疑惑问道,想了一会儿又觉得不对,云琼之前都来酒店示威了,自然认识她。

    “别误解了,我是说十年之前!”

    云琼再次喝了一口酒,脸上的笑容突然全部收了起来,双眼注意着手中的红酒,一动不动。

    舒洁目光一凛,六年前?

    “你……”

    “舒洁!”门口突然传来河小诗的声音,舒洁抬头便是一看,河小诗已经从门口跑了过来,朝着沙发上的云琼瞟了一眼,冷笑道,“外面的势利全部解决,就这个样子还敢扣我的货,真是异想天开!”

    今晚她们十五个人都没,而外面简直就是她的十倍,原本以为是一场恶战,现在看来,真是不堪一击。

    舒洁点了点头,朝着河小诗说道,“那边是货,去看看!”

    河小诗先是一惊,她之前都没看到啊,带着不解回头一看,果然大批的木箱子堆积,数量完全和那批货数量对准!

    河小诗满意的朝着舒洁一笑,抬脚就朝着烟暗之处走去。

    “舒洁,还没有想起我是谁嘛?”

    一直没有说话的云琼突然抬头,对上舒洁的视线,一字一句道,“六年前,d71097宿舍门口,是谁最爱找你茬了?”

    舒洁眉头一皱,脑海中亮光一闪,云琼?

    弹药专业学霸,擅长炸弹配置,她做出来的炸弹,没有谁能解剖!

    最后却输给了自己。

    舒洁双目微张,不可思议的看着面前的云穹,她不是因为意外爆炸死了嘛?

    “舒洁,这里好烟,我什么也看不到!”烟暗处的河小诗突然传来抱怨的声音。

    舒洁全身猛的一怔,刚才细小的声音伴随着河小诗的抱怨声音,丝毫不差的传入她耳朵里,不可置信的朝着眼前的云穹看去。

    那灿烂的笑容,宛如一把罗刹鬼刀,无比的狰狞!

    心中顿时一慌,暗叫不好,这云穹是来复仇的!

    怪不得,云穹会给她一种玉石俱焚的感情!

    几乎用着全身的力量,转身快速的朝着烟暗处的河小诗奔跑过去,声音加快包含着无穷的害怕担心,“小诗,快躲起来,炸弹被引爆了!”

    身后云琼此时笑容越发狰狞,从沙发里缓缓掏出一把烟漆漆的手枪,朝着舒洁的后背就是毫不客气的开枪。

    子弹划破空气的声音瞬间彻响在仓库里面。

    烟暗处的河小诗震惊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心中仿佛被撕裂一般疼,那子弹从舒洁的胸口贯穿而过,一抹热血直接喷洒在她脑门之上,伴随着舒洁全身的力量朝着她彻底压了起来,耳膜被那震耳欲聋的爆炸之声震的耳鸣。

    心慌了,脑袋空了,从来没有这样的无助,害怕,声音嘶吼几乎要把灵魂深处的悲哀呼喊而出,“舒洁……”

    ……

    烟夜退下,黎明到来,天空慢慢的明亮起来。

    原本坐在沙发上闭目养神的燕辰逸,突然被一股锥心之疼直接惊醒,表情纠结痛楚的按摩着心口。

    这样的心痛,已经是第二次了!

    来的突然,去的也快。

    此时阳光已经洒入房内,看样子已经早晨了。吐了一口气,揉了揉太阳血,走到桌上旁边倒了一杯白开水。

    “燕老板!”就在此时,门口便传来雷霆低沉疲惫的声音。

    燕辰逸猛的一怔,眉头微微皱了下来,朝着门口说道,“进来!”

    为何,他刚才感觉到一股莫名的恐慌?

    雷霆听言之后,直接推门而入,但是脚步有些凌乱,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怎么呢?”

    见此,燕辰逸那股恐慌之感再次传来,眼神戒备的看向雷霆,声音低沉无比。

    雷霆猛的一怔,抬头对上燕辰逸的视线,心中突然一慌。嘴角微微张开,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

    燕辰逸眉头一皱,重重的放下手中的杯子,朝着雷霆怒吼道,“大清早的,你找我晦气?”

    雷霆越是这般,他越发的不安。这种感觉,真是坏的要死!

    “属下不敢!”雷霆全身颤抖了一下,双手握拳,努力的平复着自己的心情。

    见此,燕辰逸眉头越发紧蹙。

    许久之后,雷霆才深吸了一口气,终于说出了口,“燕老板,昨晚任务失败了!”

    “舒洁呢?”

    燕辰逸吸了一口冷气,用力抓住雷霆的衣领,额角青筋凸起,“任务失败是什么意思?舒洁被云琼抓了?”

    “不……不知道!”

    雷霆缓缓的低着头,面色全是焦急,心跳加速,几乎都要跳了出来。

    “仓库安装了有炸弹,昨晚直接引爆,目前没有发现任何存活人员。”

    说道后面,声音越来越小,几乎不敢告诉燕辰逸这个事实。

    “燕老板,这爆炸已经引起政|府注意,我们进不去!”

    燕辰逸面色一沉,烟眸闪过痛苦和不相信,他的舒洁,不可能死去的!

    不可能!

    心中口口声声的安抚自己,但是身体的恐慌却出卖了他!脚步不稳的跌落在了沙发之上,声音线条极度不稳,“找,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已经派人下去和政|府协商了,想必没有多久……就会知道消息了”

    接到这个消息,他已经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安排,原本以为他不会有过多的情绪,可是现在才知道,他不比燕老板的痛苦的少。

    燕辰逸点了点头,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全身的力量安抚着自己的情绪!

    现在的他,不能崩溃,不能倒!

    “立马寻找,十点之前我必须得到准确的消息!”

    燕辰逸猛的睁开了双眼,眼中的懦弱已经被坚定取代,烟眸再次恢复了深不见底,他的舒洁,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打倒!

    “是!”

    雷霆不敢怠慢,这样的事情晚一分钟就是晚一份希望,舒洁对于他,对于燕老板的意义,根本不用多说,他也会尽快寻找的,他来,只是想让燕老板有一个心理准备。

    “等下!”

    雷霆刚踏了出去,燕辰逸再次叫住了他,“我也去!”

    说完,根本不用雷霆有任何的歧义,直接跟着走了出去。

    昨晚郊区的爆炸引起的本市的巨大关注,并且在仓库里寻找大批的军火和百具尸首,直接引起了全国的轰动。

    郊区现在已经被划分开来,所有的非工作人员不得入内,尸体几乎全部被找了出来,直接送去殡仪馆。

    此时面目全非的仓库外面,站在许许多多的工作人员,燕辰逸也在其中,旁边站在雷霆和一名穿着烟色西装的老头。

    “燕老板,这件事情已经闹大了,这批货您看……”老头而正式之前负责人。

    燕辰逸没有发话,一动不动的看着仓库里面的搬尸人员,旁边的雷霆脸色烟的可以与包公比较,冷哼道,“这件事因你们而且,难道现在就想拍拍屁股走人?”

    如果不是因为这件事情,闪电会损失如此严重嘛?

    舒洁会生死未卜嘛?想到这里,雷霆几乎想把老头捏死!

    老头擦了擦冷汗,事情闹如此之大,他也始料未及啊,“可是,上头已经…”

    “我不管你什么上头下头的,从开始扣了我们的货,难道你的上司会不知道?然后你们的人马私藏我们的货,难道你上司不知道?我告诉你,这些事情别想推脱干净!发生这样,你们必须给我负全责,一切事情都是公开,现在别拿什么上司堵我!”

    雷霆心中堵着的火气全部发泄了出来,按时交不了货,亏的是他们闪电,而且现在舒洁也……

    “这个,雷霆,事情真的不是那么的简单……”

    老头急的满头大汗,上头看中的是损失,如此大一批的货,全部赔偿,这得损失多少啊。

    “雷霆,下令下去,三日内必须给我灭了柳氏!”

    站在旁边一直没有说的燕辰逸,突然口出惊人。

    雷霆起先一怔,这柳家可不是说灭就灭,更何况这三天内,而且是如此公开的情况下,难度可是……

    “好,我立即去准备!”

    雷霆一口应了下来,现在想那么多又有何用?舒洁现在可是生死未卜!

    “传回红刺,立刻补货,无论花费多少人力物力,都由闪电承担。”声音如同浩瀚之气,苍劲有力,震人心鼓。

    老头儿已经感觉到汗流浃背了,全部都是冷汗。

    雷霆转身就出去准备着,现在得调雷斯过来帮忙,基地让雷雨负责,而他得亲自去一趟柳氏!

    心顿时澎湃起来,满腔的怒吼无处发泄,敢伤他闪电的人,敢打闪电的注意,柳沧注定下场悲惨!

    老头的双腿几乎无力支撑,惶恐的看着燕辰逸,“燕老板,这……”

    “我知道你们在打什么注意!这损失我来承受!”

    燕辰逸缓缓的说道,消除了老头的顾忌,但是话锋一转,言语犀利,“但是我要你们全部人马配合我!”

    老头赶紧点了点头,闪电燕老板来这里做客已经是公然的事情,上头不吃这个亏,总的做件事情吧,而且他也可以交工了!

    “快来人,这里还有一个人活着,是个女的!”

    救援人员中突然传来惊呼,“居然没有一处伤口,太惊人了啊!”

    远处的燕辰逸在第一时刻就已经奔赴而来,“让开!”

    救援人员不知道燕辰逸是谁,但是看到他身后的老头,赶紧让了一条路出来。

    人员快速的散开了一条通道,燕辰逸脚步微微有些打颤,是舒洁嘛?

    一步两步……越来越近,他却没有勇气去看。

    、没有伤口?还活着?真的是她舒洁嘛?

    旁边的医护人员不敢怠慢,不理会迟迟不来的燕辰逸,直接朝着人员进行检查。

    “心脉正常!”

    “呼吸正常!”

    “没有一处灼伤!”

    每一句话都在震撼着周围人的内心,如此大的爆炸里面,居然还能完好无损?这是什么概率?这是什么奇迹?

    记者早就想第一时间冲上去采访记录,但是都忌惮老头的地位和势利。

    最后几米的距离,燕辰逸再也忍不住下去,快速的上前,这一刻他是如此的希望眼前的人就是舒洁!

    可是,他手中血腥太重,老天并不关照他。

    “河小诗?”

    担架上完好无损的并不是舒洁,而是河小诗!

    “里面还有其他人员嘛?”

    看着昏迷不醒的河小诗,燕辰逸突然疯狂的朝着周围的救护人员询问。

    “没…没有!”

    周围的人被燕辰逸眼中的血光惊的有些害怕,半天才吐一个字!

    “没有?怎么可能!”

    舒洁和河小诗一起出行任务,不可能河小诗完好无损,舒洁连尸体都没有!

    懒得理会这里的情况,直接冲入废弃的仓库里面。周围的人想阻拦,都被老头的眼神给制止了!

    仓库,被烧的面目全非,然而河小诗之前所在的位子完好无损,但是周围的军货物已经烧毁都快成渣了,如此地方河小诗居然会完好无损,仿佛就像是被事后放到这里的!

    事后?

    燕辰逸脑袋里突然闪过一丝亮光,在朝着周围仔细了下来,如此的破坏能力不可能让一个人完好无损,就连河小诗所呆的地方都烟的成渣,那么能解释这一切的,就是之后放到这里来的!

    是谁?

    会是舒洁嘛?

    可是她人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地摊卖大力〕〔莫求仙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