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尊人生陈歌〕〔史上最强小神医〕〔玄阳仙尊〕〔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情深不负,总裁老〕〔武神纪元〕〔狼牙狼王于枫〕〔秦城苏婉〕〔天行医尊陈一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暗影谍云〕〔天道之下〕〔弃宇宙〕〔禁区之狐〕〔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医路坦途〕〔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24章 单薄的爱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我不是在你身边嘛?”

    燕辰逸突如其来的吻,令柳苒苒全身激动荡漾,跟着回应着。

    燕辰逸双眼迷茫,此时此刻自己在做什么,根本没有任何的意识,只是跟着本能走,他的舒洁在他怀里好好的,不会有任何的事情。

    两人顺势翻滚到床上,转辗反侧,燕辰逸用力的压着柳苒苒,几乎把自己所有的情|欲发泄出来。

    他喜欢和舒洁在一起。

    柳苒苒也不在意此时冒充方舒洁,反正只有结果就好。

    闭上眼睛,享受着燕辰逸给予的一切。

    “燕老板?”

    一声震惊的声音从门口传来。

    河小诗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翻滚的两人,一口怒气顿时从胸中窜起,她只是因为找不到舒洁才来找燕老板,可是没想到居然看到这一幕!

    “燕老板,你对得起舒洁嘛!”

    河小诗不顾燕辰逸的身份地位,直接扑腾了过去,把燕辰逸和柳苒苒分开。

    这突然的变化让柳苒苒气的脸都青了,瞪着河小诗威胁道,“你竟敢如此放肆!”

    被拉起来的燕辰逸泛着模糊,不爽直自己被打扰,却又看不清楚来人是谁,只好拼命的摇晃着脑袋。

    河小诗脸色微沉,燕老板此时感觉很不对劲,一个大胆的想法直接冒在脑袋里,不可置信的瞪着柳苒苒,咬牙切齿道。

    “柳苒苒,你好大的胆子,你居然敢对燕老板的下毒手!”

    脑门顿时燃烧着剧烈的火花,用力的一拳就朝着柳苒苒揍了过去。

    柳苒苒哪里是河小诗的对手,直接被打晕了过去。

    “舒洁,别玩捉迷藏了!”

    燕辰逸根本看不清楚眼前所发的事情,抱着河小诗微微一笑,眼中尽是溺宠,“怎么如此淘气?”

    “燕老板,是我!”

    河小诗双眸瞪大,想拼命的从燕辰逸手中逃出去。

    “舒洁,不准逃离我!”

    原本温和的脸色突然变的狰狞起来,“如此久了,你居然还想逃离我?”

    浓浊的喘息在他鼻翼间张合,燕辰逸痛苦的粗哑呻吟,就像渴水的野禽,张着嘴,嘶鸣喘息着渴求,而他的渴求,是她!

    她却抽身再退,他痛苦咆吼。

    “舒洁,不准你逃离我!”

    “燕老板,放手!”

    河小诗闭了闭眸,咬牙道。她不是舒洁,更加不会当舒洁替身!

    “舒洁?”

    他疑惑的要再伸手。

    “燕老板,看清楚,我是小诗!我是河小诗啊!”

    避开那伸来的健臂,心仿佛瞬间揪住的惊慌与害怕。

    燕辰逸却是再抓住她的手,一字一顿,字字清楚的说道,“你是,你是我的舒洁,一辈子都是我的舒洁!”

    “燕老板,你放手,我真的而不是舒洁!”

    河小诗深吸着气,稳住自己般润着唇。

    “燕老板,认清楚,我是河小诗,别做出让你后悔的事情!”

    声音到最后,几乎转换成怒吼。慌得想退身,却被燕辰逸抓住脚踝而跌坐于地上。

    “不……准走,你是我的……”

    攀着河小诗的双足,燕辰逸撑着被情欲绷紧的身躯逼向她。

    “放手!”

    冷静的从容此刻离她而去,目前燕辰逸对她的一切,在她心底一再蓄意忽视的惶恐与慌乱终于爆发。

    “求你……放开我……”

    河小诗的心在发抖,却无法伸手推开他。

    “舒洁…你知道的…我只要你……”

    当颀长的身躯紧密*,喃言的再次低语,她便已失去推开他的机会,同时也让自己迷失在这份柔情当中。

    “我喜欢你……我爱你……”

    他吻着她的*,一再的缠吻着,她别开头,他追上去的再吻住,不停的将狂热的爱意气息,随着*的吮吻传递。

    昂挺的*迫不及待进入她的身躯,她不禁轻吟出迷乱的喘息,相缠的肢体交织着节奏与情|欲。

    就在这种迷情当中,一道沉闷的声音从门口传来,伴随着掩饰不住的哽咽声音。

    “舒洁!”

    河小诗猛的睁开双眼,看着门口哭泣的人,还有那浓厚的鲜血味,全身由不得一震,作势就要从床上起来。

    陷入着浓厚情欲中的燕辰逸哪里忍受的了这样的情况,用力的按住起身的河小诗,头也不回的吼道,“跟我滚出去!”

    “你们……”

    面前的场景震得舒洁连最后一丝生机都像被抽掉,用力的抓紧胸口,心脏好痛,唇更是紧咬到渗出血丝,身上的伤都比不过这无比的心疼。

    河小诗脸色苍白,却无法起身给舒洁解释着一切。

    舒洁痛然闭上眼,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燕辰逸会和小诗在一起?

    脑袋一片空白,根本想不出所以然来,她的世界已经彻底崩毀,身外的痛可以躲进內心独自舔伤,当那份伤害是从內心迸开时,又该怎么做呢?

    “舒洁……”河小诗忽然大喊!

    舒洁奔跑了出去,身后的呼喊、还隐隐传来的床板运动的声音,由心生出的巨痛,像扎根般延伸触角,狰狞的盘踞在她体內!

    “舒洁,你怎么了?”

    突然出现的雷斯看着发疯一般逃跑的舒洁,不由的拦住了她,震惊的看着她全身的鲜血和那苍白没有生气的面孔,心猛然被抽气,“发生什么事情了?”

    舒洁抬头看向雷斯的瞳,沒有仇、沒有怨,只有哀恸的绝望,“雷斯,你说我该怎么办?”

    雷斯猛然一震,直觉告诉他不好!

    “我逃了出来,费劲离去,血一直往外面涌,没走一步就撕心裂肺的疼,可是最后我看到了什么?我看到了什么啊?”

    舒洁颤巍巍起身,完全绝望深恸的看着雷死,斯声怒喊。

    “舒洁你镇定点,告诉我你看到了什么?”

    雷斯用力的拉住舒洁自残的手,在这样流血下去,舒洁会死的!

    “我看到了……”

    舒洁双眼瞬间失去了交点,身体早已经承受不住负荷的晕倒了下去。

    ……

    “河小诗?”

    运动之后便陷入了睡眠之中的燕辰逸,此时渐渐清醒过来,原本柔和的面貌看着旁边的人,顿时惊愕的起身。

    “你终于醒了过来了?”河小诗冷笑,白雾里的烟眸有些复杂。

    “我不是和……”

    “不是舒洁,先是柳苒苒,然后是我!”

    河小是此时神情相当的坚定,残酷的告诉燕辰逸这个现实。

    燕辰逸心头一紧,不可置信的看着旁边的河小诗,地上躺着的柳苒苒和云穹,脸上顿时深邃!

    云穹,这个该死的女人,给了他下药!

    “这件事情,不准告诉任何人!”

    燕辰逸凝迟了一下,便起身穿着衣服。

    河小诗不由的温和一笑,冷笑道,“舒洁已经知道了!”

    “她知道了?”

    燕辰逸猛的一怔,烟眸锁紧地问,整颗心随之高悬。

    “是啊,舒洁知道了!”

    明亮漆烟的眼瞳迎视着眼前的人,清楚说道,“而且还是亲眼看到!”

    捉奸在床这事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燕辰逸整个人倏然直起身,眼神中一闪而过的害怕,“舒洁现在在哪里?”

    河小诗耸肩,“我不知道,你不准我去找她。”

    “天啊!”

    之前神志不清的自己,发生的事情宛如做梦一样,那么一场春|梦到头来居然是真实,而且自己爱怜的人儿既然不是舒洁。

    燕辰逸痛苦的抱着头,他承诺要爱一生的人,最后居然被自己狠狠的伤害。

    “老板,你做了什么!”

    门口突然传来抱怨声,跑到燕辰逸面前,“舒洁全身是伤,你居然不去看她!”

    雷斯安顿要舒洁之后,没看到燕辰逸前来,而且加上舒洁昏迷之前的话,令他不由的皱眉,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他心中,燕老板是第一,舒洁自然就是和雷霆雷雨一样,第二,此时他怎么忍心看到舒洁如此失魂落魄,全身血迹斑斑?

    “舒洁受伤了?”

    燕辰逸整个人恍惚起来,想起云穹之前说过,“她被云穹*琵琶骨了?”

    雷斯一怔,有些怒意,“你既然知道,那你还……”

    “舒洁被穿琵琶骨?”

    河小诗不可置信的尖叫,那样的酷刑男人都承受不住,别说是女子了!

    怪不得之前看到舒洁全身是血,天啊,她和燕老板到底伤害舒洁有多深啊!

    “我要见舒洁!”

    燕辰逸声音低沉,神情僵凝,抬脚就朝着外面走去。

    雷斯看了下床上的河小诗,点了下头转身就跟着燕辰逸离去,舒洁看到什么东西,他大概猜测到了。

    河小诗痛苦的自嘲一笑,缓缓的从床上起来,那洁白无瑕的被子上,印记着那鲜红的血液。

    ……

    夏日的阳光总是那般刺眼,洁白为主色调到的医院里。

    舒洁双眼无神空茫的倚在窗边,看着窗外。

    “舒洁!”

    轻唤的声敲着门,舒洁顿时如惊弓之鸟般整个弹起,颤抖地看着房门。

    “舒洁,你怎么样了?”

    门外惯听不到回应的燕辰逸缓慢的走了进来,看着舒洁苍白无神的脸,眼中带随着恨意,心中就像被针扎了一般的疼痛,悔恨的继续说道:“我进来了。”

    舒洁注视着他,没有说话,没有思考。

    “看这天气,越来越热了,我给你开空调吧!”

    开门进来的燕辰逸看见坐在窗边的她,努力平复着自己的心情,朝着舒洁微笑着。

    “身上还疼嘛?”

    舒洁依旧沒有回应,转身面对窗户,凝视着窗外。

    “舒洁,你打定主意不想理我嘛?”

    燕辰逸苦笑,却不沮丧,之前他已经来过几次,只是舒洁伤的太严重,一直处于昏迷之中。等现在好不容易醒了,居然像一个没有生气的洋娃娃一般,心中抽疼。

    “舒洁,明天我就带你回家休养!”

    窗前的舒洁驀然回头,茫然的脸色多了一层铁青,如果回到家中,那么她将再也无可避免的要面对燕辰逸,这样的答案她的唇急速地唰白。

    “舒洁,你要躲我躲到什么时候?”

    燕辰逸看在眼中相当心疼,握住她掩面的双手,柔声道,“你听我解释,我给你解释……”

    “啊……”

    舒洁动着唇,突然尖叫起来,声音因颈子受创而沙哑,这样的动作拉动了伤口的裂开,鲜血在一次的染红了绷带。

    燕辰逸神情僵硬,赶紧拉着舒洁让她镇定,“你的伤还沒好,不要乱动,只要点头或摇头,告诉我你愿不愿意?”

    晶莹的泪光,滾滾滑落,她摇头宛如拨浪鼓一般,她没有办法在去面对燕辰逸和河小诗。

    “舒洁,你要逃避,这事情已经发生了,我的痛苦不比你少!”

    深邃的乌瞳圆睁,燕辰逸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被云穹下了药了,我控制不住自己,我以为面前的河小诗就是你,所以迫不及待想把你拥入怀中,可是醒来之后,才知道自己铸成了如此大的错误!”

    泪水烫的落在那握住她双手的大掌上,燕辰逸亲吻着,“我最看不到你受伤,你现在这个样子,几乎要把的心抽空一般,舒洁,不管你愿不原谅我,先把伤养好好嘛?”

    舒洁抽了口气,泪水停不住的流了下来,额头几乎靠上了那被握住的手,低咽的声与泪不曾断过。

    “真的是这样嘛?”

    只是下药,只是把河小诗当成了自己?

    “是的,你可以问河小诗!”

    舒洁抬头望着他,啜泣不已地哽咽,埋入他怀中,喉咙的创痛让她无法尽情放声,“这种事情,怎么让我在去问小诗?她可是受害者啊!”

    燕辰逸愕然,舒洁的话无不提醒他,河小诗也是受害者。

    如此是平常女人也就算了,可是河小诗与舒洁的关系……真是令她头大。

    “舒洁,我对不起你,对不起河小诗。”

    他喟然,“这件事情我会给河小诗一个交代!”

    舒洁眸子动了动,“再怎么解决,我都没脸在面对她了!”

    当日她就在猜测,会不会被谁动了手脚,毕竟燕辰逸喜欢小诗的话,根本不用藏着撵着。

    但是毕竟这样,她也无法接受最爱的男人和最好的朋友在一起,就算是被云穹下了药,但是木已成舟。

    而且她不可能把燕辰逸让给小诗。

    燕辰逸笑着,安哄道,“河小诗不是一个胡搅蛮缠的人,她不会伤害你的!”

    病房里面在没有说话的声音,只有那丝丝的哽咽声。

    ……

    悬的太阳,映照得窗户有些刺眼,燕辰逸坐在落地窗前,已恢复了一身的清爽与精明,正沉思着等一下将要面对的事。

    “燕老板!”

    恭敬的声音从门口传来,河小诗一身简单的牛仔裤和衬衣,少了一份尖锐,多了一份羞涩,看起来就像邻家女孩一般。

    “嗯!”

    燕辰逸声音微沉,眼神深邃,河小诗他一直很看中,发生这样的事情,他也觉得对不起!

    “你想要什么,你说!”

    婚姻他没办法给予,那么自然只有物质上的弥补了。

    “燕老板叫我来,就是因为这事情?”

    河小诗抬头对上燕辰逸的视线,眼中闪过微微的失望。

    见此燕辰逸抚着额,叹口气,“我知道这件事情对来说不算什么,但是也只有我唯一能弥补的!”

    “我不需要弥补!”

    河小诗皱眉,“这件事情是无法顾虑的,云穹原本是想利用柳苒苒和燕老板发生关系,让燕老板和舒洁彻底决裂,并且按照柳苒苒的性格,的确会要死要活入住东方家,如此扰的燕老板不得安宁,而且与最爱的人成为仇人,如此才是云穹用命换来的组长吧!”

    冷冷的说完之后,眉梢飞舞,尽是自信,“只可惜我被我遇见了,所以这件事情自然不会朝着那样发展。”

    燕辰逸眸光整个精灿凜起,道:“很好。”

    如此恩怨分明的河小诗,真是让他刮目相看。

    “我生于红刺,如今安排保护舒洁,这件事情本就有我的失责。”

    她永远忘记不了舒洁舍身为她挡抢,并且在爆炸来临之前扑向她的样子,那一幕幕震撼着自己的心。

    从此她也清楚明了的知道了,这辈子,她最应该保护的人,就是舒洁!

    所以这样的事情,所有的痛苦委屈全部被她收在心中,不会*一分。

    “燕老板的放心,时间会冲淡一切,目前柳家的惨局还没有完全受伤,我已经给雷霆打了电话,现在就等着燕老板你下令了!”

    燕辰逸精烟的眸子满意道:“去吧,想到要什么就告诉我!”

    河小诗朝着燕辰逸点了点头,“是!”

    转身那一刹那,把所有的感情都隐藏在心中。

    ……

    豪华的大宅内,清幽的花园散发着阵阵清香,阳光透过落地窗户射入了房内,温馨舒适的大床上,燕辰逸正欲起身,那枕在他窝上的舒洁也睁开了眼。

    “怎么样?伤口还疼嘛?”

    燕辰逸抚着她的发道,那触目惊心的伤口,令他心都在颤抖疼痛。

    然而舒洁却环住他的勃子,“不疼了!”

    他一笑的吻着她的额头,柔声的低喃“我知道你想问什么,别担心,河小诗自己有分寸。”

    此时从门口端着药水进来的雷斯,无语的摇了摇头,自从那件事情之后,舒洁像个极需依赖的雏鸟般。

    只要没见到燕辰逸的身影,就慌张害怕,不安苍白的像一碰即碎般的脆弱,令人心冷却不让任人靠近。

    此时的舒洁,就像一个害怕恐慌的娃娃,深怕下一秒,燕辰逸就消失在她眼前。

    燕辰逸起身,接过药水,走回床边,深凝着那无瑕睡容,轻声道:“你去休息吧,我来为舒洁换药。”

    面对他眸中所漾满的柔情之意,雷斯知道燕辰逸是在弥补,“好,你慢慢来,小心点,那种东西破坏了骨头,不容易涨好!”

    燕辰逸点头,“我知道!”

    见雷斯彻底的离开,燕辰逸坐在床边,缓缓的撕下纱布,就怕把舒洁弄疼,“疼了你就叫我一声。”

    “不疼,你继续吧!”

    舒洁声音依旧无力,但是却没前几天那边失魂落魄,盯着燕辰逸温柔的面孔,声音嘶哑。

    “当时看到那样的场景,我第一时间想的居然是不是生气,而是好害怕你离开我。”

    “不会的!”

    燕辰逸赶紧抓住舒洁的手,安抚道,“我的心,你懂的,怎么舍得离开你。”

    舒洁咧嘴笑了,心中稍微了安定了一下,但是笑容以前的动弹,拉扯着伤口有些疼痛。

    “别笑,会疼的!”

    燕辰逸看着那丝丝出现鲜血的伤口,不由的声音低沉,“云穹就这样死了,真是太便宜她了!”

    舒洁不在意的摇了摇手,朝着燕辰逸问道,“如果,是我被下药了?我和别的男人发生了关系,你还会要我嘛?”

    燕辰逸猛的一怔,有些不相信舒洁会问出这样的话,声音低沉带着丝丝怒意,“我会杀了那男人!”

    如此霸道,如此嚣张,也只有是燕辰逸。

    舒洁依然不依不饶,“我是说,你会原谅我嘛?”

    经过这件事情,她彻底的知道,这在这条路上,随时可能会发生意想不到的情况,她必须要有准备才行。

    “舒洁,别说这些,我不准你用这样的方式考证我的对你的爱!”

    燕辰逸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正经的说道,“而且我不允许发生这样的事情!”

    舒洁微微一怔,脸上浮起一个温和的笑容,“好!”

    见此,燕辰逸轻声一笑,继续给舒洁换着药水。

    看着埋头在自己劲间的燕辰逸,舒洁心中突然冒出一股苦水,刚才的问题燕辰逸根本没有正面回答她,这个就是男人和女人的差别吧。

    如果云穹下药的是自己,那么现在燕辰逸会如何选择呢?

    突然,感觉一股大山格局在他们两个面前,他们的爱情,太单薄了。

    而且,这真的是爱情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