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白卿言萧容衍〕〔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时空之头号玩家〕〔诸天最强大佬〕〔宋北云〕〔影帝偏要住我家〕〔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柳暗花明林云〕〔东方梦工厂〕〔陆峰江晓燕〕〔陆峰穿越1988〕〔陆峰穿越1〕〔黄金时代〕〔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顶级神豪林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25章 我们结婚吧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在想什么?”燕辰逸抬头,看着出神的舒洁,询问道。

    “额……”

    舒洁先是讶然,抬头看着燕辰逸正色道,“我们结婚好不好?”

    说完,才彻底回神过来,想着说出来的话,不由的羞红了脸,躲在一旁。

    燕辰逸起先是一愣,然后手掌支着侧颜,打量她那泛红的脸蛋,“怎么突然说起这个?”

    舒洁微微有些失落,这样的话今生也只有这一次吧,好不容易脑门一热,说出了口,却得到这样的回答。

    “没有,是…是我…突然了。”

    燕辰逸箍上她的腰际,禁止她起身么,严正一唤,“好,我们结婚!把订婚仪式直接改成婚礼。”

    舒洁错愕,呐言道:“你不需要如此仓促就答应,你可以当我没说过。”

    她不要燕辰逸带着安哄的意味答应她。

    “没有。”

    烟眸直盯着,“我是认真的!”

    不待她回答,便拥她入怀。

    “一直以来,我都没有考虑你的感受,我习惯了唯我独尊,自认为这样是最好的,结婚只是一张纸,我霸道的认为,只要强势的把你留在身边,今生今世,永生永世你都会在我身边。”

    舒洁抬头看着他,心忍不住的悸动。

    燕辰逸柔声道:“可是我忽略了你的感受,在一起也好,婚姻也罢,我应该给你一个名分,在我独自占有你的同时,你也可以占有我,让我们完完全全属于对方的!”

    这完全是另一种告白,低沉的嗓音,温暖的男性气息,令舒洁红了眼眶。

    曾几何时,这些场景都是她梦中出现的。

    从来不敢想着会有这么一天,难道他也和她一样,脑子*可?

    “我们结婚吧,我带你去美丽的意大利,不需要繁琐的仪式,只有我们和上帝的见证。”

    “好。”舒洁感动的点头,声音因喜悅而哽然。

    燕辰逸温和一笑,温柔地吻住她,轻吮着那已不再羞怯地与他相缠的唇舌,心中盈满呵护她的柔情。

    ……

    人来人往的机场内。

    一名牛仔长裤,身穿t恤扎着马尾的女子引起周围人的目光,虽然是简易的装扮。

    但是那玲珑有致的身材,高挑的身影,早已经留下一片垂怜的目光。

    周围的男人试着上去搭讪,都被那一张冷漠的脸,直接拒绝。

    河小诗根本没拿什么行李,双手空空的就踏上了飞机,萧杀的不带走一片云彩。

    舒洁躲在柱子后面,目送着河小诗离开,此时此刻,她根本没有脸面去面对河小诗。

    自己的男人和自己的朋友发生关系,身为朋友的她去不能给小诗一个交代,而且还让小诗自己选择离开。

    舒洁不断的骂自己。

    但是,除此之外,她又有什么办法呢?

    “小诗,对不起,燕辰逸是我的全部!”

    直到河小诗身影消失在登机口,舒洁才彻底的收回了目光,红唇亲启,“委屈你了,小诗。”

    在雷斯哪里得到消息,河小诗今日准备去和雷霆会师,表面上是出任务,实际上也就只有他们知道是怎么回事。

    小诗虽然为人高傲,冷漠,但是骨子里面去是一个传统的女人。

    舒洁摇了摇头,这辈子,她不知道如何弥补小诗。

    无力的朝回走着,包包里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没有看到来电显示,舒洁无力的接了起来,“喂?”

    “舒洁?”

    舒洁一愣,这声音非常的熟悉,“穆医生?”

    “能出来谈谈嘛?”

    “有事嘛?”自从自己受伤之后,燕辰逸就带着她赶了回来。

    “恩。”声音有些微微的凝迟。

    舒洁眉头皱了一下,穆沧海没事不会找自己的,难道是?

    “舒洁,你来吧,我在……”

    ……

    一家露天咖啡厅里,阳光照射下,穆沧海淡然的眼眸盯着手中的咖啡,无力的摇晃着,像是在思索着什么。

    “沧海?”

    下了的士,舒洁直接朝着穆沧海走了过去,但是因为身上的伤口并没有长好,动作幅度不敢过大。

    “来了?”

    穆沧海抬头对上舒洁的身影,笑道,“想喝点什么?”

    “来杯橙汁吧,多加点冰!”

    舒洁也不客气坐了下来,朝着旁边的服务员说道。

    “少加点冰,女孩子还是少喝点。”

    穆沧海皱眉的说道,十分不赞同舒洁喝冰水。

    舒洁微微一愣,随即尴尬的笑了下,心中暗道比燕辰逸管的还多。

    “舒洁,最近好嘛?”

    穆沧海颔首,“怎么都没看见你?”

    舒洁扑哧笑道,“怎么啊?希望我身体不好,没有去医院,所以没去看你?”

    “舒洁!”穆沧海脸色严肃起来,“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舒洁耸肩,吐着舌头,“开玩笑开玩笑!”

    这个穆沧海,怎么如此严肃?

    见舒洁投降,穆沧海才浅扬着唇,“看我不一定要去医院,给我打电话就好。”

    “好。”

    舒洁赶紧抱着服务员送来的橙子,喝了一口微微皱眉,果然不冰,抬头朝着穆沧海问道,“叫我出来什么事情?”

    穆沧海挑眉,“怎么?没事就不能找你?”

    “咳咳……”

    舒洁尴尬的笑了两声,连忙点头道,“可以可以。”

    为何,今日的穆沧海怪怪的?

    “算了,不逗你玩了。”

    俊挺的面庞上,目光精炯瞇起,“和你在一起的男人,是不是叫燕辰逸?”

    舒洁眉头一皱,不知道穆沧海想说什么,“你不知道?”

    想着燕辰逸和穆沧海也见过面,原来他们不知道名字?

    穆沧海似笑非笑般的扯唇,“现在的确知道了。”

    “怎么?”舒洁心中冒出一股凉气,穆沧海到底想说什么?

    “舒洁,离开他吧!”

    穆沧海悠支着侧颜,口吻绝断地道:“你们不适合在一起!”

    闻言,舒洁有些微微生气,他和谁在一起还需要穆沧海来决定?

    “为什么?”

    “舒洁,你不知道他的身份,有多危险,有多烟暗,你真的不适合!”

    穆沧海苦口婆心的劝着舒洁。

    舒洁皱眉若有所思般,燕辰逸的身份她会有什么不知道的?

    看样子穆沧还是知道了点燕辰逸的身份了吧,就来劝自己。

    想到这里舒洁脸上微微缓和,无论如何,穆沧海都是为她好。

    “穆医生,谢谢你,但是我的事情,我想自己决定!”

    而且别人也没有资格来决定。

    穆沧还脸色透出复杂的迷离,“舒洁,有些事情我不能确定,所以现在我不能准确的告诉你,但是你要看清楚,你面前的男人是什么样子的!”

    “什么样子的?”舒洁声音有些发冷,燕辰逸外里内里,有哪一点她不知道?

    穆沧海的态度,让她不爽。

    “如果穆医生今日来找我,只是为了我的私生活。”舒洁持着下巴沉思,口吻冷漠疏离,“穆医生是不是管的太宽了点?”

    穆沧海脸色渐渐尴尬起来,全身有些僵硬,好一会儿才缓了过来,无力的苦笑一声,“的确是我管的太宽了。”

    舒洁是那种刀子嘴豆腐心的人,此时见穆沧海神色苍白,一股愧疚之心油然而生,不敢在对上穆沧海的视线,看着手中的橙子,道歉道,“对不起,我……”

    “舒洁。”

    穆沧海挥手一笑,“不需要给我说对不起,的确是我多管闲事了。”

    这样的话语,这样的声音,这样讽刺的笑容,舒洁觉得一股揪心的疼痛。

    穆沧海再次出声,淡冷而轻笑,“舒洁,你会后悔的。”

    舒洁皱着眉,心中愧疚和恼怒相互碰撞,激起一正火花,最终理智战胜了一切,依旧沉默的喝着橙汁。

    “舒洁,燕辰逸认识的人当中,是不是有一个叫柳苒苒的人?”

    “什么?”舒洁在也冷静不下了,怎么又扯上柳苒苒呢?

    穆沧海眼光一闪,无奈的摇了摇头,“我现在不能向你解释清楚,等我确定了,我自然会告诉你!”

    舒洁双眼微眯,才压下去的怒火再次窜到头顶,“什么意思?”

    她讨厌别人掉她胃口!

    “我说了,目前还不能告诉你,因为我没有完全的证据。”

    穆沧海脸色诡异,顿起咖啡一饮而尽,“现在,你要做的,就是离这两个人远点!”

    说完,留了一叠钱在桌子上,便直接大步转身离去。

    舒洁那里容忍他如此吊胃口的事情?

    转身就站了起来,准备一把抓住穆沧海问清楚。

    结果却是动作幅度过大,伤口再次裂开,无比的疼痛。

    穆沧海没有发现身后舒洁的异样,身影已经消失在拐角。

    舒洁脸色苍白,疼的几乎令她晕过去,可是脑袋里却一直想着穆沧海话中的意思。

    燕辰逸和柳苒苒有什么关系,有什么事情她不知道嘛?

    而且,穆沧海为什么要提到燕辰逸和柳苒苒呢?

    这个穆沧海,干嘛说话要说一半?

    “小姐,你没事情嘛?”服务员此时过来收钱,看着蹲在地上的舒洁,赶紧关心问道。

    舒洁想说没事,但是嘴巴才张开,就直接晕了过去。

    ……

    充满消毒水的房间里,舒洁缓缓的睁开双眼,朦胧的视线让她意识到她面前有一个人,但是却无法看清楚是谁。

    “怎么跑出去了?”

    冰冷的声音带有浓烈的怒意,舒洁猛然大震,视线也渐渐清晰起来,“燕辰逸?”

    环顾四周,才知道自己已经回来了。

    她不是在外面嘛?

    “我问你怎么跑出去了?”

    燕辰逸愤怒的火逸朝着她怒吼,“这样的身体,你居然敢跑出去?而且没有通知任何的情况下!你知道我接到医院的电话,我是多担心嘛?”

    燕辰逸闪烁着狂暴的眸光,瞬间锁定她,“你知道我看到你苍白的脸,昏迷的样子有多心疼嘛?”

    被这样一吼,舒洁抿着唇,眼瞳里蓄满泪水。

    将手放到他的胸膛上,轻抚著那靠近心脏的结实,“对不起,我不知道,我只是想去送送小诗。”

    燕辰逸握紧她的手,愤怒的道:“想送河小诗告诉我啊,为什么瞒着我去啊?”

    “对不起,我怕你不让我去。”

    紧绷的声音带著一股担心,因为伤口令她嘶哑:“我以为没什么事情,却不知道会……”

    其实只要不去见穆沧海,也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原本堵在心口上的疑问,可是面对这样的担心的燕辰逸,她还在怀疑什么呢?

    “对不起,让你担心呢。”

    红唇慢慢的印了上去,及时伤口被拉扯的疼痛,也要去亲吻那她迷恋的红唇。

    燕辰逸一僵住,随后狂厉的加深了这个吻。

    “以后不准偷偷跑出去,必须要让我知道你在哪里!”

    “好。”

    舒洁呻吟的唤著,强烈的冲击伴随着伤口的疼痛,令她面色苍白。

    燕辰逸并没有发现,只是发泄般的撕咬着她的唇,来自原始的本能,用力的揉|拧着她,几乎要把舒洁揉入怀里。

    直到空气里传来丝丝血腥味,燕辰逸才猛然大震,放开了舒洁。

    “你……”

    看着舒洁苍白毫无血色的脸,愤怒再次席卷全身,“你怎么不说啊!”

    他刚才有多用力,他清楚的很。

    此时他懊恼后悔,自己怎么就忘记了舒洁的伤呢?

    真是气糊涂了!

    “不气了?”舒洁勉强一笑,看着燕辰逸气的铁青的脸,才恍然大悟道,“怎么又气成这样了?”

    那她不是白疼了?

    这样的舒洁,这样为他着想的舒洁,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抚他的火逸。

    虽然弄巧成拙,但是他就是恼怒不起来,骂不起来,叹了一口气,无力的说道,“这辈子,我就栽在你手上了!”

    舒洁苍白的脸忍不住的笑道,“以后我去哪里,我一定会告诉你的!”

    随后眼光一闪,打趣道,“而且,有一种高科技叫做手机。”

    燕辰逸捕捉到舒洁一闪而过的亮光,脑海里也随即闪过一样东西。

    此时无力的朝着的摇了摇头,恶狠狠的说到,“没有以后,从明白起我就把你绑在身边,让你哪里也去不到,就跟着我呢!”

    “连你上厕所我也去嘛?”舒洁皱眉,故意很为难的说道。

    燕辰逸气的肩膀一抖,这个什么跟什么?

    挥了挥手,“就是要让你去,让你去帮忙冲水!”

    “额……好臭!”

    舒洁娇嗔道,故意捏着鼻子,仿佛现在就很臭一样。

    燕辰逸的脸色顿时一烟,用力的捏在舒洁鼻子上,“我帮你捏坏好了!”

    舒洁哈哈的笑了出声,吃痛的挥打着燕辰逸的手。

    这会儿,舒洁被熬好的药送了进来,闻到刺鼻的中药味,舒洁脸上瞬间扭曲。

    见此,燕辰逸还以为是弄疼了舒洁,赶紧放开舒洁,恼怒着自己的蛮力,赶紧的端起旁边的中药,吹凉道,“赶紧喝下去,中药虽苦,但是效果好。”

    舒洁头摇的跟着拨浪鼓一般,“没有西药嘛?”

    从小到大,她最怕的就是喝中药。

    燕辰逸挑眉,恶声道,“没有,谁叫你今天要跑出去!”

    见到燕辰逸眼中的怒意,舒洁心中顿时委屈,眼中瞬间附上了一成水雾,“我就不喝!”

    “听话,喝了下去。”燕辰逸安抚着她的头道。

    “不要!”舒洁撇过头,不想理他,“西药我就吃,中药好苦!”

    燕辰逸瞪着舒洁,既然软的不行,只要来硬的,一把抱起舒洁在自己怀中。

    “做什么?”舒洁尖叫着推着他的肩膀。

    “别动!”燕辰逸严厉的吼了一声,“小心伤口有裂开。”

    舒洁顿时哑口,牙齿咬着下嘴唇,水汪汪的眼睛只好瞪着燕辰逸,找不到任何反驳的语言。

    见此,燕辰逸满意的说道,“你嫌苦,那我就一口一口的喂你喝。”

    说完就端起旁边的药碗,浅笑的看着舒洁,大口的喝了下去,随后又覆下唇来,将药送入舒洁口中。

    舒洁猛然一震,羞涩瞬间红了整张脸。原本苦涩的药此时并不觉得有多难喝,柔情似水,舒洁慢慢也放了开来,*他口中的药水,甚至还有趣的将舌头探进他口内触着他的。

    对她这种逃逗似的举动,燕辰逸身体一僵。

    见到燕辰逸僵硬的样子,舒洁笑了,调戏反被调戏了,心中玩心大气,眼眸闪过一丝狡黠,舔着他的唇边,天真的伸着舌头朝他笑道:“好喝!”

    燕辰逸咬牙切齿的说道,“这是你自找的!”

    夜已深,微风亲亲的拍打着窗户。

    那狂烈的吻已经演变的一发不可收拾,*轻柔的唇和修长的手指从她美丽的颈间*而下。

    *的胸衣在他的探索下逐渐解开束缚,舒洁咬着朱唇,半睁着眼眸,嘤咛的低喃,“阿逸,我的伤口。”

    燕辰逸双眸如火的锁住她,抚着她那因他的吮吻而红肿的*,他沙哑的道:“我会小心的,好嘛?”

    舒洁脸色一红,却有不忍心燕辰逸难受,别开头缓缓的点了点头。

    燕辰逸满意的一笑,再次附上了舒洁的红唇…

    两个小时之后。

    舒洁躲在被窝里,瞪也瞪不到,只好嘟囔道,“你要做什么。”

    燕辰逸满意极了舒洁现在的样子,爱哄的抚摸着她的身子,“没什么,就是把芯片装在身上。”

    舒洁猛然惊喘,“什么?”

    “舒洁,我无法再一次的经历那种没有你消息的日子!”

    燕辰逸沉声解释着,“不是想困着你,不是困住你自由,而是让我安心,随时随刻都能找到你。”

    舒洁蓦然震住,知道这次的事情令她和燕辰逸打击都很大,但是她没法接受安装一个不属于自己芯片在体内,哀绝的道:“可以不要嘛?”

    燕辰逸突然捧著她的脸,深邃而痛苦的眸子显然有见,望进她那双眼眸深处。

    “舒洁,昨日你的话,我深深记在脑子里,如此这次不是我,而是你被下了药,那么事情是多么的不堪设想。这个世界存在无数疯狂的人,及时拥有再高的权利和力量,都令我防不胜防,所以舒洁,这种定位芯片不容易发现也不会丢失,让我时刻掌握你的消息好不?而且,慕烟苒和她的孩子们都是安装了的,你不用觉得特殊。”

    舒洁伸出手,捧着他的脸,为他声音中的伤害感到心痛。

    “你别说了,我安好不好?”

    如此这样,能让她永远呆在他身边,即使失去自由又怎么样?

    燕辰逸印上红唇回应她,在她唇齿间哑声的笑道:“你这样,我会以为你在*我。”

    舒洁顿时撇撇嘴,无力的说道,“色胚,这么好的感情渲染都被你破坏了!”

    “臭丫头,趁你伤重我动不得你,就这么欺负我,小心,等你伤好,看我怎么治你!”

    燕辰逸拧拧她的鼻子,故意狠狠的说道,“明日我就给你安装好,然后我们就去意大利”

    舒洁灿烂的笑,偎到他怀中相拥睡去。

    ……

    西斜的夕阳泄洒在街道上,一栋复古的藏式建筑。

    舒洁站在阳台上,看着底下的街景。

    窈窕的身姿倚栏而立,一身柠檬黄的洋装衬出粉嫩的肤色,眉宇间流转喜悦的风情,显示着她的心情大好。

    从今日起,她和燕辰逸就是合法夫妻了!

    不由自主的笑了,越发灿烂。

    燕辰逸此时缓缓走了上来,把舒洁拥抱在怀中,亲吻着,“我的老婆,在看什么呢?”

    “看风景啊!”舒洁很是受用这样的称呼,嘴角洋溢着笑容。

    “里面有好玩的,你去不?”燕辰逸环着她的腰,搂着就往里面走着。

    “这里的风景是用来欣赏的,而不是玩的。”舒洁靠在他身后,安静的享受着这一刻的舒适,“那么我们的订婚宴你打算怎么办?”

    “取消了。”燕辰逸在她耳边轻吻,“我重新给你准备一个盛大无比的婚宴,昭告天下,你舒洁是我的老婆!”

    你是我的老婆!

    这句话是多么的*!

    她忽然转过身,将自己的脑袋埋在他的怀里,呼吸着他身上专属气息。

    “燕辰逸,我好爱你。”

    她和燕辰逸这一路走的不轻松,但是如今如此容易的就拿到了法律的认证。

    她居然还有一些担心起来。

    好像她期待已久的幸福,会稍纵即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