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始医仙江昊〕〔黄泉阴司〕〔团宠小萌妃:王爷〕〔重生年代之悍妻超〕〔跪下,我的霸气老〕〔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弃少归来〕〔赵旭李晴晴〕〔一婚二宝:帝少宠〕〔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财阀小娇妻:谢少〕〔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小阁老〕〔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30章 以爱之名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但是在雷雨眼中,就是十足的挑衅。

    雷雨气的发抖,一耳光拍在了舒洁脸颊上,怒气冲冲道,“舒洁,亏老板那么对了,老板清醒来第一句话就是关心你,你怎么能这样回报老板?”

    舒洁一时间傻了眼,从来没有想过雷雨会突然打她一耳光,双眼散发着质疑的眼光,声音尖叫,“什么叫做燕辰逸清醒过来?”

    这一个月之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关在这里,不知道正常。老板为了找你,而被人偷袭,伤了脑袋,昏迷了一个月。可是才醒来,就听到你怀孕一个月的消息,舒洁啊舒洁,你就是这样回报老板的啊?”

    “我怀孕一个月,我有错?”

    舒洁不知道雷雨这话是什么意思,“燕辰逸怎么会被人偷袭的?你们怎么做事的?”

    雷雨不可置信的看着理直气壮的舒洁,打过舒洁的手慢慢的颤抖起来,气的几乎没有话说,“老板的偷袭的事情是我们的责任,但是你怀孕就是对不起老板!”

    舒洁有些想不明白,不明不白就被打了耳光,而现在居然还说怀孕就是对不起燕辰逸?

    突然忍不住的嘲笑道,“难道河小诗怀孕就是对的起?”

    真是好笑,她正牌妻子,怀孕就是对不起燕辰逸,她想不通啊!

    “你自己找老板说吧!”雷雨不想在说什么,此时的舒洁令她觉得恶心!

    “好啊,我正想见到他!”原本想要的一些质问,为什么一个月不来找她,可是现在知道了是昏迷,心莫名的疼了一下,忍不住的问道,“燕辰逸没事吧?”

    雷雨冷笑了一声,“拖你的福,老板没事。”

    随后,再也没有理会过舒洁。

    舒洁犯着糊涂,雷雨莫名其妙的敌意,让她感觉情况不好。

    走出大门的时候,天色已经渐渐烟了起来,一丝丝凉风吹在身上,现在已经十月的气候,意大利属于地中海气候,寒冷却多雨,地面*,令她忍不住的发抖起来。

    随后跟着雷雨去找燕辰逸。

    此时舒洁有一股强烈的排斥感,这样的异样不是从何未来,好像她根本就不属于这里。

    见到燕辰逸的时候,是他半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的样子令她心疼。

    可双眼却越发的深邃,就如同好无底的烟洞一般,令她又感觉到害怕。

    舒洁直接坐到燕辰逸的床前,拉起燕辰逸的手关心的问道,“怎么回事?你能力退步了嘛?居然会被别人偷袭!”

    燕辰逸冷冷的收回了自己的手,看着舒洁的眼神,深深地端详她,彷彿不想遗漏一丝一毫,声音冰冷毫无温度,“你孩子是谁的?”

    从来不曾以这样的眼神看她的燕辰逸,让舒洁的心头顿沉深渊,“你什么意思?你不打算认这个孩子嘛?”

    “我的孩子?”

    他失控的吼出,随即狂笑,“舒洁啊,我两个月没碰你,你这个一个月的孩子是从哪里来的?”

    “怎么回事?”

    那笑声是那么哀痛,几乎是悲鸣,这样的燕辰逸令舒洁心中害怕,“一个月前你跑来找我,和我发生关系,现在刚好一个月,你怎么能……”

    “一个月前?”

    他咆哮道,“我明明是在找你的路上被袭击了,直接昏迷了一个月。”

    此时燕辰逸全身翻涌的疯狂,几乎快爆发出来,他愤然抬手,重重捶下,轰然的巨响,“舒洁啊,你怎么能这样对我?”

    随即苦笑一声,“如果按照你说的,我当晚如果去找你,那么这个孩子,就顺理成章成为我的呢?”

    “你什么意思?你是说我找别的男人,给你带绿帽子?”

    舒洁模糊的泪眼看着燕辰逸,几难成声。

    “要了我,然后在床上消失不见,一个月之后你就质疑我肚子里面的孩子?燕辰逸,你做的绝啊,如果你要娶柳苒苒你说就是,不需要这样质疑我!”

    这一句话震住燕辰逸,“什么叫我要娶柳苒苒?这件事情,你何必扯到别人身上!”

    舒洁抹过泪,嘶哑的继续道:“燕辰逸,柳苒苒逼我签下了离婚协议,你不需要在这里装作不知道!”

    这一刻,她的心混乱,很多事情,完全都搅成一团了。

    “你签字了?”

    这句话鞭笞燕辰逸的心,顺手就抓住舒洁用力的摇晃起来,“你居然想和我离婚,你早就计划好了?是不啊?”

    “老板,你别摇晃,舒洁受不了的……”

    “老板,你注意身体啊,你别伤到伤口……”

    雷斯和雷雨异口同声的说道,但是两人的出发点却是不同的人。

    舒洁因为剧烈的摇晃,心口卷起一股强烈的酸水,忍不住的干呕了起来。

    这个动作,完全是让燕辰逸感觉到刺眼,心爱的女人怀着别人的孩子,这让他情何以堪?

    “打掉,这个孽种,绝对不允许生下来!”

    充满恨火与仇怨的眼神,像一把毫不留情的烈逸,狠狠烧向舒洁,曾经疼爱的目光转为恨,“舒洁,你太让我失望了!”

    舒洁泣不成声,哀伤已极,“我明白了,这一切我都明白了。你不要小诗的孩子,但是却借此和我吵架,来到意大利和柳苒苒在一起,然后计划我,让我怀孕,最后不承认这个孩子,而且让柳苒苒逼迫我签字离婚。”

    舒洁大脑空白,说话完全没有一丝逻辑,“你不用怎么做的,只要你说不想和我在一起,我绝对消失的无踪无影,绝对不会在你燕辰逸面前出现!”

    这一句,消失的无影无踪,令燕辰逸心中一害怕,猛的伸出手,严厉的说道,“你认为你还能离开我?舒洁我告诉你,既然你玩弄了我的感情,那么你这辈子都不准离开我!”

    “呵,那你想怎么样?”舒洁伤心欲绝,冷笑的看着燕辰逸。

    “打掉孩子,从此无名无份的留在我身边,成为我暖床的奴隶!”

    燕辰逸声音颤抖,丝毫不顾及的伤害舒洁。

    他狠的是,深爱的女人,怀有别人的孩子。

    他气的是,居然签下离婚协议!

    他如此的爱舒洁,连后路都替她想好了,但结果居然是舒洁背着他偷男人,这让他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带下去,不允许任何人接见,那肚子里的孽种,必须给我打掉,那男人,挖地三尺也给我找出来!”燕辰逸凄厉下着命令,锐利的声音在众人耳中激荡,他眸中燃烧绝然的恨意。

    这毫不留情的宣告声,令舒洁顿时心灰意冷,一抹无奈的笑容朝着燕辰逸绽放着,最后随着雷雨的拉扯下,消失在了房内。

    燕辰逸顿时如泄气的脾气无力的躺在床上,手掌安抚的凸起的青筋,他好怕,好怕刚才忍不住而伤害了舒洁。

    “当家,我觉得这件事情有蹊跷。”

    雷斯忍不住的皱眉,朝着燕辰逸分析着,“舒洁说这孩子是一个月前您留下的,但是柳苒苒的口诉是您受到了刺杀,根本没有见到舒洁。”

    “你不是看到了视频录像?”

    燕辰逸提出质疑,“我知道你和舒洁关系好,想为她辩解,但是这件事情,任何资料,任何事项都在说明,是舒洁背叛了我!”

    原来,他们真的回不到两年之前了。

    “当家,难道你一点都不相信舒洁嘛?”雷斯来了气,舒洁那伤心欲绝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

    这让他回到了两年前,她手术堕胎的时候,那是舒洁的表情和今日完全吻合,令他忍不住的心颤。

    “你不用再说了,我心里有数!”

    燕辰逸闭上了眼睛,此时的他的心慌了,什么话都听不进去,舒洁怀着别人的孩子,令他生气,令他发狂,但是他更加忍不住的是,舒洁离开他!

    “逸哥哥,您没事吧?”柳苒苒的声音突然出现在门口,朝着房内的燕辰逸和雷斯小心的试问着。

    “有事吗?”雷斯口气不善的问道。

    柳苒苒吓了一跳,看着燕辰逸没有表情的脸上,有些发慌,伸手递出来一个文件档给了雷斯,转身跑到门口才说道,“这里面是舒洁签署的离婚协议,还有一些照片……”

    “离婚协议?”

    燕辰逸瞪大双眼,几乎是发火的看着那文件包,示意雷斯给他递过来。

    雷斯顿时想起舒洁所说,是柳苒苒逼着她签下的,锐利的眼神一闪,一把抓住柳苒苒的手,抢过文件档,质问道,“舒洁签署的离婚协议?是你逼她的?”

    燕辰逸接过离婚协议,皱眉的看着柳苒苒,那眼神,几乎是想把柳苒苒一口吞下去。

    这样的情况,柳苒苒哪里敢承认?

    干笑了两声,狡辩道,“逸哥哥,舒洁什么身份什么身手?我能逼的了她嘛?”

    虽然只是一句话,但是任何人都能清楚的知道,柳苒苒没有逼舒洁的手段!

    燕辰逸眼眸一垂,快速的叉开文件包,完好的离婚协议展现在他面前,而那两个大字,龙飞凤舞的签署在下面。

    是舒洁笔记,舒洁的笔记是模仿他的,所以他一眼都能认出来!

    深吸了一口气,翻开了离婚协议里面包含的照片。

    照片上,乃是舒洁和穆沧海坐在咖啡厅里面,穆沧海一手拉着舒洁,一手安抚着她的头,脸上是幸福的表情。

    而舒洁,长发遮住了脸,无法看出来是什么。

    愤怒,巨大的愤怒在燕辰逸心中油然而生,原来舒洁的孩子,居然是穆沧海的!

    他们,在一起了多久?

    旁边的雷斯也看到了照片,双眼不可置信的瞪大,照片上的水印清清楚楚写的日期,刚好是一个月前,回想之前,有天舒洁的确是出门了,而且回来很晚。

    原来,舒洁真的有外遇了?

    “这个照片你怎么有?”燕辰逸愤怒的朝着柳苒苒吼道,这照片,会不会是假的?

    柳苒苒顿时像一只受惊的孩子,畏畏缩缩的躲在雷斯身后,声音哽咽道,“逸哥哥,你别那么大声,人家怕……”

    “我问你,这照片你从哪里来的?”燕辰逸咬牙切齿,一字一顿的再次问道。

    柳苒苒全身一个哆嗦,赶紧说道事先想好的台词,“当时舒洁给我说,要签署离婚协议,让我给你,我就有点疑问,然后去查,就查到了这个!”

    “当家,我觉得,有些地方不对……”

    “我去找那个贱人!”怒火攻心的燕辰逸,哪里听得到雷斯的话?

    舒洁的心变了,不在他身上了,而且还怀有别人的孩子,不可原谅!

    …………

    舒洁被雷雨带到了一个房间里面关起。

    望着房内的一切,真好笑,这只不过是换个地方关着她!

    原本以为怀孕了,燕辰逸会高兴,会接受这个孩子的。

    可是,没想到居然比两年前那次更加荒唐,竟然说这个孩子不是他的!

    混蛋,她肚子里面的孩子,不是他燕辰逸的,还能是谁的?

    舒洁无力站在窗台上,折腾着那一束玫瑰花,怎么会这样?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告诉我,你的心在哪里?”此时,一只健壮的手臂从身后环上她的纤腰,那力大几乎要把她和肚子里的孩子一道活活掐死。

    舒洁猛的一怔,手指停留在了花瓣上,身后的熟悉的结实的身躯紧贴着她,霸道的宣告她,是谁来了!

    “你怎么跟来了?”舒洁耻笑,“不是打算把我关在这里,谁都不准见嘛?”

    燕辰逸抢过舒洁说着的玫瑰花,强忍着眼中的怒意,撕咬着她的耳垂,“告诉我,你的心,还在我这里嘛?”

    这样的质问,令舒洁呼吸困难,几乎要窒息,“这句话,应该是我来问你!”

    每个花瓣顺着脸颊而下,最后停留在她纤细的颈子上,枝上的细刺嵌进她滑嫩的皮肤里。

    舒洁低喘一声,因为那环在腰上的手臂倏的收紧,他*的唇依然厮磨她的耳,吐出那危险的语句:“告诉找,你的心和魂是属于我,还是…早已献给别人?”

    舒洁半仰侧着头,扬起挑衅的眸光,嘴角上绽放着妩媚的笑容,心口却在滴血,“你想听怎样的回答?”

    听着她嘲弄的低语。

    他凝眸低笑,玫瑰花刺猛然刺进她皮肤里,血珠沁出,“舒洁,我那么的爱你,你居然背叛我,你知道我处理背叛者的手段!”

    他放在她腰上的手按住她的脑后,令她动弹不得。

    “哈哈哈,燕辰逸,你想让我在世界上消失,不需要用这样的手段!”

    血色瞬间从舒洁脸上褪去,只留下惨白无色。

    见此,他反倒扯开那抹邪气的笑意,将舒洁用力推向一旁的床上,令舒洁重重的跌落在床上,*传来一阵阵抽疼。

    他残酷的声音继续响起,“还不承认?舒洁啊,你说我该怎么处理你这个背叛者?”

    燕辰逸突然拿起旁边的文件袋,扯出里面的东西,在她眼前一撒。

    一张张一片片的纸张和照片漫飞,如同雪花一般飞撒飘扬。

    舒洁仔细一看全身僵住,那是她签署的离婚协议和与穆沧海在一起时候的照片!

    心猛然懂的这一切,忍着*传来的镇痛,朝着燕辰逸嘶吼道,“原来你故意一个月不回来,却叫人监视我,然后和我发生关系,令我怀孕。最后就用两个月没有碰我来当借口,哈哈,燕辰逸,你何必如此费心?你只要一把枪,对准我的脑袋,我就立刻从这个世界上消失,不会成为你和柳苒苒的绊脚石!”

    离婚协议是柳苒苒逼迫她签订的,但是他却来质问她!

    她和穆沧海的照片,难道不是他派人监视拍摄下来的嘛?

    舒展的事情,他明明知道,却不告诉她!

    就是因为害怕她伤害柳苒苒嘛?

    一切的一切,舒洁全部想明白了,双眼蓄满了泪水,朝着燕辰逸哽咽道,“我求你,放我离开,把孩子留给我!”

    如果之前,她还可以潇洒的离世。但是现在,她肚子的小生命,是无辜的!

    “你觉得,我会留下这个孽种嘛?”

    燕辰逸突然站起,在她面前蹲下,攫过她的下巴,冷哼道:“离婚协议上我还没签字,那就代表你还是我名义上的妻子,那么我怎么能留下这个孩子,给我带绿帽子了?”

    舒洁脊窜起寒颤,眼前那双缓缓抬起的眸子射出凛冽的慑人之光!

    “而且,我说过,从今往后,你只能是我的女人,无名无实,成为我暖床的女婢!”

    他淡然的在离婚协议上签署了自己的名字,继续以无情的言撕扯着她的心。

    “哈哈…哈哈……”

    舒洁忽然笑了,她原本也是这样想的,就算柳苒苒逼迫自己签字,只要燕辰逸没有签字,那么就不算离婚。

    这笑声显然是刺激了燕辰逸的心,他猛然拉起她,握住她的双肩,那凛冽的目光令舒洁背脊发寒,厉声道:“你笑什么?”

    他几乎要捏碎她的骨头,尤其那双疯狂的眼所暴射的烈逸,像要将两人烧成灰烬。此时的他是如此的危险,失控到理智全失,

    “笑我愚蠢?被你玩弄了感情?”

    燕辰逸突然抓住她后脑的头发,逼得她往后仰,他贴在她的唇边,冷嘲的道:“不准笑,我不想在听到你这样的笑声!”

    这个声音,几乎就像一把刀子,在他心口上雕刻!

    舒洁怒然的瞪向他,倨傲的迎视他,反唇相稽道:“我就喜欢这样的笑,穆沧海就说过,希望看到我的笑……”

    “贱女人——”燕辰逸猛然出手掴了她一巴掌!

    舒洁再次跌倒在了床上,*颤抖血丝自唇角淌下,泪水在眼眶里打转,却梗然的咽下这份屈辱,倔强的回过头,眼神充满挑衅!

    “那么,我就杀了这个男人!”

    燕辰逸的手指扣住她的下颚,剧痛的感觉让舒洁相信自己的骨头快碎了!“我不允许!”

    舒洁害怕的抬头,腹部的疼痛已经令她脸色苍白,此时完全死死的瞪着燕辰逸,“穆沧海与此事无关,你不能动他!”

    “哈,现在都想着他?”

    他突然紧捧住她的脸,手指像烙进她头发里,紧紧的扣住她,眼中那两簇炙燃的怒逸像要焚出来,“你还是想想怎么自保吧!”

    用力的甩下舒洁,大步的朝着门外冲去,全身爆|发的怒意几乎可以把整个房间烧了起来。

    “燕辰逸,你给我回来!”

    舒洁嘶声的大喊着,看着燕辰逸的背影几乎令她害怕,燕辰逸说到做到,她绝对不允许燕辰逸受到一丝一毫的危害!

    “燕辰逸,我们这是怎么呢啊?”

    掩着面,舒洁痛哭不已。则将自己蜷缩在被褥中,紧紧的裹住,任泪不停的洒落,“怎么办,怎么办才能救穆沧海?”

    突然窗外传来一阵低而急促的敲击声。

    “谁?”

    她惊醒的问。

    她被关押的房间是二楼,如果是燕辰逸的人要找她,根本不需要爬窗户!

    顿时全身戒备的朝着窗户看到。

    “舒洁,是我!”一烟色的身影突然出现在舒洁的面前。

    舒洁震惊的看着眼前的人,居然是穆沧海,他现在不是应该在国内嘛?

    舒洁差点就要惊呼出来,朝着窗外看去,不可置信的问道,“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燕辰逸的基地,可不是谁想进来就进来的!

    “我不放心你,我跟着来的!”

    穆沧海抬手就去牵着舒洁的手,拉到窗户,“你的身手应该不会难,快点下去,不会有事情的!”

    舒洁双眼瞪大,心中瞬间升起一股疑问,朝着穆沧海看了一眼,二话没说就从窗户顺着下去,这会儿*的疼痛几乎令她晕眩过去,咬牙缓了缓,穆沧海已经下来了。

    此时,居然没有一个人,燕辰逸的基地何时守卫水平何时降低成这样?

    穆沧海没有解释,拉着舒洁就朝着外面跑了出去。

    舒洁双眼迷糊的看着眼前的穆沧海,眼前的人,突然觉得好模糊。

    一般人,怎么可能会进入燕辰逸的基地。

    一切的一切,仿佛很迷糊,全部遮挡在了眼前。

    突然发生的一切,突变的燕辰逸,这些好像冥冥之中,都有线条来连贯的。

    想到这里,舒洁顿时不想走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莫求仙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