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太古丹尊〕〔总裁老公太凶猛〕〔霸道王爷俏医妃〕〔星辰之主〕〔野猪传〕〔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男神撩妻:魔眼小〕〔无敌医仙战神〕〔农家弃女〕〔超品渔夫〕〔迷踪谍影〕〔都市之魔帝归来〕〔九转霸体〕〔王爷,听说你要断袖〕〔狂妃来袭:腹黑王〕〔南明第一狠人〕〔太荒吞天诀〕〔餮仙传人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39章 宝贝受委屈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可是妈妈,那你咋就不把我脸涂抹成那样?”

    舒宝贝双眼睁的大大的朝着舒洁看到。

    舒洁头上顿时不满汗水,今天她彻底怀疑舒宝贝是不是在医院里面抱错了?

    “你有干爹撑腰,你怕什么啊,老妈背后没人,当然要涂抹的别人看不出来!”

    “老妈背后有宝贝在了,宝贝背后有干爹,妈妈你不怕!”舒宝贝挥了挥手自己的小拳头,表示他可以为舒洁撑腰。

    回应的是,舒洁无奈的笑容。

    卡洛阿莫嫌弃的根本不想和舒洁说话,直接驱车朝着宴会的地方去。

    舒洁躺在后位上,朝着前面玩弄卡洛阿莫cd的舒宝贝看去,疑问道,“宝贝啊,大人的宴会你去干嘛?”

    刚才之顾上自己的脸了,到忘记儿子居然也上车了,而且还穿上了小西装,脖子上的蝴蝶结十分可爱。

    “妈妈去吃好吃的,为什么我不能去?”

    舒宝贝皱眉,朝着卡洛阿莫笑道,“果然还是干爹疼我!”

    舒洁来气了,一拳头挥到舒宝贝的脑袋上,“对对对,你干爹疼你,你是干爹肚子里冒出来的。”

    开车的卡洛阿莫无辜的蹙眉,躺着也中枪?

    她们母子闹腾,管他什么事情?

    舒洁和舒宝贝一路上打打闹闹,无意识的加快了卡洛阿莫的开车速度,没到半个小时,居然能从舒洁的贫民窟到达富人集聚的宴会场地。

    卡洛阿莫下了车,把钥匙丢给宴会人员,就拉着舒宝贝往前走了。

    舒洁撇嘴的跟在后面,刚才卡洛阿莫下次的时候还朝着她低声道,“别和我一路,就当我不认识你!”

    舒洁实在是无奈,自己的脸自己都没嫌弃,卡洛阿莫有什么资格嫌弃?

    一路走了过来,都是富丽堂皇的装饰,奢华豪华,实在是贵人的作风。

    对于这样的场景,舒洁倒是不陌生,倒是舒宝贝,瞪大双眼四次遥望,显然是乡巴佬进城。

    对此,舒洁感觉到一股辛酸。

    “你看你看,那女人好怪异。”这会儿,旁边传来窃窃私语。

    “对啊,穿的是巴黎本季度最新的出款的礼服,价值不菲了,我去订购都没抢到机会啦。”

    “你看她身材,满好的,就是那脸蛋儿。”

    “这个就叫上帝给了你一副好身材,却没给你一张好脸蛋,这脸估计化妆加美图秀秀都不能美化吧。”

    舒洁暴汗,转身毫不客气的用自己的脸蛋吓了那几个窃窃私语的人一跳,然后潇洒的转身,带上了卡洛阿莫的给的丝巾。

    今日的礼服是浅绿色的长裙,有些飘逸,舒洁原本一米六五的身高加上这双十厘米的高跟鞋完全是能驾驭这*。

    而头发却是直接披肩下来,烟色的直发撒在后背上,加上脖子上带着白色的丝巾,到是附和了飘逸的感觉,只是那惨目忍睹的脸蛋儿……

    舒洁此事有些惭愧的把头埋在长发和纱巾之间,远远的跟着卡洛阿莫。

    不是有句话叫着,长着丑不是你的错,但是你跑出来吓人就是你的错了。

    舒洁就怕今晚的宴会变出午夜惊魂,她还是低调点好。

    这会儿卡洛阿莫总有带着她进入了宴会的大厅,能容乃万人的大厅里面,此事也只有寥寥的白人而已,都是一些财经杂志上常见的面孔。

    舒宝贝早就扑去吃东西了,卡洛阿莫自然是被一群人围着打招呼,这做生意自然得考强大的背景,雄厚的财力和绝对暴力的权势,卡洛阿莫完全是附和,是本事商人重点巴结对象。

    舒洁站在大厅中间,有些尴尬,她无法找到自己的定位,路过的人都异样的看着她,小声的议论着。

    舒洁脸皮厚不在乎也就算了,但是光在站在这里也不是个头呀。

    宴会没开始她不能学舒宝贝那般毫无顾忌的大吃起来,而且她也不认识什么人,根本无法聊天。

    直到罗杰明的出现,倒是化解了舒洁的尴尬。

    “你来了?”

    舒洁笑呵呵看着出现在背后的罗杰明,埋怨道,“你好像是最爱出现在我身后!”

    “谁让你那么爱把后背留出来?在战场上,你就是致命的失误。”

    罗杰明端着两瓶酒,关心的问着,“过敏好了点没?”

    “没有了,好像越来越重了。”

    舒洁声音故意有些做作,她不会承认自己是故意的。

    “你就应该听我的去医院看看。”

    罗杰明蹙眉,“有时候过敏严重了会留下后遗症,严重还可能致命,舒宝贝那么小,你怎么就不对自己对他负责一点?”

    舒洁楞了下,没想到罗杰明会如此严厉指责,只好笑着求饶,“好好好,明天一定去看医生。”

    过了今晚,她还是得要自己这张脸呢。

    罗杰明还要说什么,就被一道声音打断,“原来是罗警官,没想到您今晚爷出席这场宴会。”

    舒洁闻声顿时全身一震,这个声音即使五年未听。

    她都极为熟悉,居然是雷斯。

    罗杰明转过身来,朝着雷斯握手,“见笑了,这场宴会家父也收到了请帖,但是身体情况多有不便,便让我代为出席。”

    舒洁缓缓转身,紧紧的蒙着嘴巴。

    只露出两颗眼睛,丝毫不都藏的看向雷斯。

    越是危机的时候,越要镇定,越要大方!

    雷斯淡淡的看了舒洁一眼,有些嫌弃的皱眉,朝着罗杰明问道,“罗警官出席只是让在下有些惊讶罢了,听闻罗警官从不出席这样的宴会。请问这位小姐是罗警官的女伴吗?”

    罗杰明看了一眼舒洁,随后摇头,“既然代替家父出席,那么雷总经理可以称呼我名字便可,至于这位小姐只是熟识,在这里见到了打着招呼。”

    罗杰明但是本着不曝光舒洁身份的原则。

    “原来如此。”

    雷斯点头,诧异的看向舒洁,“只是这位小姐平时怎么都没见过?”

    舒洁叹气,虽然这次宴会主办方不是闪电,但是雷斯从来都是闲散之中带着警惕,越是她这种可疑人物,越要小心盼望。

    所以对付雷斯,除了诚实就是老实了!

    “我是……”

    “雷斯,那丑八怪是我带来的!”

    卡洛阿莫及时的出现在舒洁面前,嫌弃的看了一眼,“谁知道她那么丢我面子。”

    看着卡洛阿莫吃亏的样子,雷斯毫不客气的笑了出来,“原来这个就是你干儿子的母亲呀。”

    边说边笑的喘气,拍了拍卡洛阿莫的肩膀,“不错不错,口味又变了。”

    “*叔叔,我妈妈只是过敏。”

    关键时候,舒宝贝也拿着寿司跑到舒洁面前来护法,他可是没有忘记他说过保护他老妈的。

    舒洁瞬间很享受这样的感觉,幻想着舒宝贝长到二十多岁的时候,自己就完全可以被他保护了。

    有儿子真好!

    “哟,这不是舒宝贝吗,你也来了?”

    雷斯没有忽略舒宝贝口中的‘*’,做出一副喜欢舒宝贝的样子蹲了下来,与他平视,“要不要叔叔带你出去比划比划?”

    舒洁暴汗,雷斯什么时候有教小孩子拳脚的闲心了?

    连忙抢过舒宝贝,“我看算了吧,这宴会好吃好玩就是了,拳脚什么的以后有的是时间!”

    重点是她儿子才五岁不到啊,雷斯安的什么心。

    而此时,雷斯居然没反口,突然一本正经的朝着舒洁看着,几乎要把舒洁的脸蛋看穿一般。

    卡洛阿莫和罗杰名也注意到雷斯的异样,不由齐声问道,“怎么呢?”

    雷斯双眼微眯,朝着舒洁打量着,“我觉得这个声音很熟悉,很像我一个故人!”

    舒洁双眼瞳孔放大,不可置信的看向雷斯,心跳迅速加速,几乎都要跳了出来,她都这幅鬼样子了,雷斯都还认得出来?

    “算了,就你这个样子倒是和她差远了!”

    雷斯突然嫌弃的吐槽着,并且否定了他荒唐的想法。

    舒洁瞬间松了口气,刚才还真的要把她吓死了。

    这时候,大门口突然喧闹起来,无数的人朝着门口围观,这一骚动,也吸引了舒洁等人的注意,纷纷移过视线,看了过去。

    一身烟色礼服的燕辰逸伴随着灯光,如同众星捧月般的走了进来,俊朗的面部线条令人着迷,深邃不见底的双眸加上高挺的鼻梁与薄薄的嘴唇,完全吸引了宴会所有人的视线。

    而燕辰逸漫不经心的朝着四周看了过去,刹那间,四目相对。

    情意缱绻,瞬间流淌开来。

    舒洁根本忘记了移开不光,这一刻注视着他,仿佛心跳都停止了。

    然而却在下一秒,燕辰逸漫不经心的移开视线。

    舒洁苦笑一声,果然世间万物都不曾进入他的眼中,心缓缓沉浸下去,低着头掩盖着悲伤。

    上帝总是爱和人们开着玩笑,就在舒洁低头的瞬间,燕辰逸触电般的眼神严厉的扫视过来,却在也找不到刚才那熟悉的眼神,眼神在人群中不断的搜索,但是刚才那一闪而过的感觉再也不回来了,难道这个只是自己的幻觉?

    “老板,你在找什么?”梁雅蝶关心的声音打破了燕辰逸的内心世界。

    回过神来,燕辰逸已经恢复正常,冷漠而疏远,朝着梁雅蝶摇头冷声道,“没什么。”

    舒洁,他心中的缺口,再也回不来了。

    收起内心的散漫,燕辰逸快速的朝着周围的人打着招呼,络绎不绝的人来攀岩关系,倒是把他拥簇的‘水泄不通’。

    梁雅蝶却十分享受这一切,跟着燕辰逸站在一起。

    所有的人都会向她打着招呼,即使没有扶正她,却依旧成为了这些人眼中的燕夫人。

    商会的主办人见所有的人基本都到期了,边站着台上开始发言,途中自然少不了燕辰逸讲话。

    舒洁习惯般的站在台下,和所有人一样仰望着他。

    只不过舒洁的眼神并不管始终注视燕辰逸,即使他随意向台下一扫,舒洁边快速的收回了视线。

    站在舒洁旁边的卡洛阿莫不由的撇撇嘴,“像我哥这种张的俊美,有钱有权的男人,哪个女人不倒贴,就只愿获得他回眸一笑。”

    舒洁朝着卡洛阿莫看去,眼神透露着不解。

    卡洛阿莫便嫌弃的看住舒洁,“我真不知道你是不是女人,看到帅哥都不愿意扑上去。”

    舒洁暴汗,她要是扑上去,不就是自投罗网?

    喝了一口鸡尾酒,冲刷着内心的苦闷,自嘲道,“我这种天天专门搞监视的人,你家哥哥全身上下哪一处没看过?现在早已经失去了小女人的热情了。”

    她可没有说大话,就连燕辰逸全身哪里有伤疤,她都比任何人都记得清楚。

    卡洛阿莫笑了,有些稀奇古怪的朝着舒洁笑道,“那你应该知道我哥睡觉的独特爱好!”

    这下轮到舒洁啥傻了,燕辰逸睡觉压根没有什么独特爱好,睡像也是极好的,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独特爱好?

    朝着卡洛阿莫瞪了一眼,“你唬我吧!”

    “我就知道你骗人的,就我们闪电的守卫,让你看你就能看的道,。让你看,你费尽脑力,机关算尽也看不到的。”卡洛阿莫双手环抱,极为自豪。

    “哼,你倒是说说你家哥哥有什么独特爱好?”

    舒洁挑衅的问着,虽然卡洛阿莫是燕辰逸的弟弟,但是她之前压根都没见过,而她跟着在燕辰逸的日子,比卡洛阿莫的日子多的去了。

    “爷也不妨告诉你,免得你想尽办法也想混入我哥房间一探究竟。”

    舒洁抚眉,咋把她说得像是一个花痴一样?

    “我家大哥睡觉,习惯抱一个抱枕,要不然整晚就会失眠。”

    卡洛阿莫凑在舒洁的耳边爆料着,“咋样,这个消息劲爆吧,有谁想到一个烟市老大居然如此小女孩情怀,哈哈你可以拿回去当情报了……”

    卡洛阿莫后面的话,舒洁已经听不清楚了。

    神奇恍惚,不由的想到过去的种种岁月。

    十八岁的她开始跟着燕辰逸,那时候的生活苦不堪呀,习惯性浅眠,一有风吹草动双眼就瞪的大,清晰彻底。

    有几次燕辰逸半夜起夜上厕所,她都惊醒起来,后来*多了,燕辰逸也忍受不了半夜上厕所还被吓一跳这种事情,扔给她一个枕头,让她自己抱着睡。

    说也奇怪,从此之后她还真的放松了警惕,抱着枕头就快速入眠,时间一久,就会形成一个统一的局势。

    那就是她抱着枕头弓着背睡觉,而燕辰逸就抱着她,弓着背睡觉。

    “你在想什么?该不会惊讶的都说不出话来了?”卡洛阿莫拉扯着舒洁,哭笑不得的说道,“是不是破坏了我哥在你心中的完美形象?”

    舒洁收回了心思,朝着卡洛阿莫呲牙一笑,“不会是真的吧,有美女在怀,怎么可能会舍弃美女而抱着枕头?”

    “你不相信?那梁雅蝶至今都没有跟我哥睡过。”

    卡洛阿莫一脸认真,就怕舒洁不相信他,“我哥床上必备三个枕头,他一个人睡两个,还的抱一个。至于梁雅蝶,连我哥的房间都禁止进入。”

    “是吗?”

    舒洁心中说不出的惊讶,回忆起当年的种种迹象,她自然也看的出来燕辰逸对她的心思,只是在却因为那件事不相信而全部梦破灭。

    其实听到卡洛阿莫说这些,她有些自恋的猜想燕辰逸会不会是因为自己才……

    苦笑一声,有时候她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在固执什么。

    这会儿燕辰逸的讲话结束了,整个大厅灯光一暗,悠扬的古典音乐响起,男士邀请着女士跳舞。

    舒洁等人见状,纷纷朝着后面退了出去,把中间位子空挡了出来。

    卡洛阿莫本来想邀请舒洁跳舞的,但是看着她脸上的红肿,不由的冷哼一身,扭头就找别人去了。

    摆明了,他嫌弃的狠。

    舒洁对此无语至极,坐在后面的位置看着大厅里面的种种,灯光烟暗,根本看不清楚谁是谁。

    但是熟悉的人总是会那么一眼就认出来,梁雅蝶大胆的邀请着燕辰逸跳舞,周围的男人纷纷助兴。

    燕辰逸嘴唇微微一扬,牵着梁雅蝶的手就进入了舞池。

    这一幕是如此的碍眼,舒洁移开视线,不想在多看一眼。

    既然是自己选择的路,干嘛还在意他和哪个女人跳舞?

    顿时在大厅里寻找着舒宝贝的身影,她这个不称职的母亲,都把儿子给忘记了。

    因为灯光烟暗,舒洁倒是找了一会儿,边在某个桌子上啃着糕点,旁边还有一个小女孩正不亦乐乎的给他夹着各种各样的美食,貌似要把舒宝贝肚子撑破一般。

    舒洁笑了,刚想走过去,边看到河小诗坐在女孩旁边,亲切的说着话。

    舒洁瞬间想起哪天在燕辰逸家外面监视的时候,备受燕辰逸喜爱的不就是这个女孩吗。

    孩子?

    这般大小。

    忽然间,有个想法在自己的脑海中出现。

    这可能是河小诗与燕辰逸的孩子。

    原来,燕辰逸身边不仅有女人可以替代自己,还有孩子能替代宝贝。

    叹了口气,转身离开,这段时间她真是太优柔寡断了!

    “舒洁,能否和我共跳一支舞?”

    能在舒洁这幅摸样还能淡定自如的邀请她跳舞的,自然只有罗杰明。

    但是看着舞池中央的燕辰逸和梁雅蝶,舒洁并不想就这样接近燕辰逸,摇头拒绝,“你知道的,我不会跳。”

    罗杰明确固执的拉着舒洁的手走入了舞池中央,“我教你,就可以了。”

    舒洁本想拒绝的,但是却不能公然不给罗杰明面子,只好低着头,拼命的踩着罗杰名的皮鞋。

    直到罗杰明皱眉,朝着舒洁嫌弃的说道,“你还真笨。”

    舒洁打着哈哈,“我说过我不会,你快点放我回去啦!”

    罗杰明拦着舒洁的细腰,闪过迎面而来的两人,把舒洁护在怀里,关心道,“小心点!”

    舒洁定眼一看,刚才来势汹汹的人不就是卡洛阿莫嘛,瞬间拉着罗杰明快速的旋转,最后从卡洛阿莫身边擦身而过,中途不忘用力的踩他脚一下。

    随后看着卡洛阿莫吃瘪的摸样,快速的闪开,整个过程做的滴水不漏,外人看来只当舒洁在跳舞。

    倒是罗杰明好气的敲打着舒洁的额头,“原来你会跳舞啊,居然还装不会,故意玩我的?”

    舒洁吐了吐舌头,光顾上恶整卡洛阿莫了,倒是忘记了还有眼前这尊,笑嘻嘻道,“我不是失去记忆吗,以为自己不会的嘛,但是跳的时候发现身体十分的熟练,正好都被卡洛阿莫刚才那一挑衅完全给激发出来。”

    舒洁边说边朝着罗杰明嬉皮笑脸,自己都觉得这话很假,罗杰明确相信了,抚摸着她的头发,安慰道,“真好,以后你也应该可以慢慢想起来的。”

    这幅温和的笑容,倒是让舒洁觉得有些对不起他了。

    但是卡洛阿莫那厮根本没有给舒洁在这里自责机会,第二次进攻开始发起,弄得他的女伴惶恐不安。

    舒洁刚想起身去迎接这一抹进攻,拉着罗杰明快速的在舞池中间穿梭着,最后松手本想跳入卡洛阿莫的身边吓他一跳。

    可惜灯光幽暗,总是有那么偏差失误,舒洁边落入一熟悉的身影之中,抬头正好对上一双深邃烟眸。

    脑袋如同轰了一声炸开,全身顿时没有自主意识,朝着燕辰逸傻傻的看着。

    然而因为灯光烟暗,燕辰逸并没有看清楚舒洁,只是惊讶自己的女伴突然换了人,并且来自于常年行走在刀尖,下意识的把舒洁朝着外面推开,皱眉的朝着身后的卡洛阿莫怒道,“胡闹!”

    因为这变化,卡洛阿莫到是和梁雅蝶待在一起,而卡洛阿莫之前的女伴却和罗杰明在一起。

    梁雅蝶率先反应过来,跺着脚跑到燕辰逸的身边,就怕其他女人抢了她男人似的,朝着舒洁瞪的双眼都快冒火。

    从开始燕辰逸把她往外推那一刻,舒洁已经全是冰凉。

    心中苦笑,果然人走茶凉,讽刺的笑了一声退到罗杰明身边。

    梁雅蝶气急败坏,抓着舒洁质问,“你笑什么?”

    “怎么?玩游戏还不准人笑?”

    卡洛阿莫反问,拉着舒洁抱怨,“算了,不好玩,吃东西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