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情深不负,总裁老〕〔武神纪元〕〔狼牙狼王于枫〕〔秦城苏婉〕〔天行医尊陈一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暗影谍云〕〔天道之下〕〔弃宇宙〕〔禁区之狐〕〔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医路坦途〕〔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剑仙归来〕〔天降三宝,爹地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44章 泄愤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闪电跑来拦截我生意干什么?”一道声音包含着愤怒的传来。

    舒洁顺着声音看了过去,笑道,“我说我路过,你信吗?”

    “哼,谁信!”

    那人冷声道,“老大,既然闪电的女人在我们手中,我们就有了威胁闪电的筹码。”

    舒洁双眼半眯,看着那人讽刺道,“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在你们手中?”

    说完,眼疾手快的举枪对准穆沧海。

    同一时刻,所有的人也举枪对准舒洁,局势一触即发。

    “舒洁,不要乱动!”

    罗杰明的声音顿时从后方传来,一群人也渐渐露出在灯光之下。

    “你跑这里来干什么?我不是让你好好呆着,尽是会搞乱!”

    黄岐面部狰狞,看着这样的情况真是影响他们战斗。

    舒洁微微皱眉,没有理会。

    而闪电的人坐不住了,直接一巴掌扇了过去,怒道,“要不是我家夫人以身试险,你丫的早没命了!”

    “你居然敢……”

    黄岐性子火爆,直接就要和那人打到一块去,却被罗杰明厉声制止,“别丢人现眼了,回去我在收拾你!”

    “闹的挺开心的吗。”

    穆沧海的人双手抱拳,看着这一幕笑道,“闪电的人居然和条|子搞到一堆了,真是惊天的消息!”

    “什么?居然是闪电的……”

    “你丫找死是不是?大爷才不……”

    “住嘴!”

    罗杰明和舒洁异口同声的呵斥道,两方人马纷纷闭嘴了。

    穆沧海冷眼看着一幕杂乱,背靠在车身上,活动这脖子,平常人很痞的样子,他做出来却有一副儒雅的味道。

    舒洁摇晃着头,果然被他白衣天使的形象迷惑了双眼,正经道,“我的人还给我,今日的事情,就当都没有发生。”

    “怎么可以……”

    “闭上你的嘴巴!”

    黄祁不乐意的叫嚣着,被罗杰明严厉呵斥道。

    如果非要战斗,那么他们必死无疑,今日的情况太突然了,也怪黄岐和王超的草率行动。

    “舒洁,五年不见,你怎么爱开起玩笑了?”

    穆沧海笑着,“你认为,现在这样的情况,我会放你们走吗?”

    这里可是中东,罗杰明是没有执法权力的,那么对他来说,只是双方人马的互斗,他一直占领着上方,怎么可能会放虎归山?

    “如果你不愿意。”

    舒洁手中的枪一直没有放下来,笑道,“那么就来一场恶战吧。”

    根据现在人马火力的分析,结果多半都是舒洁这方全军覆没,而穆沧海也会折损八百,并且现在舒洁的枪口也是对准穆沧海的,那么只要决定恶战,那么结果自然都是清楚明了的。

    穆沧海叹了口气,双眼微眯,感叹道,“舒洁,我们怎么变成这样呢?”

    “从你开始算计我起,就是这样!”

    舒洁冷哼,“今日,要不大家都退一步,要不然就共赴黄泉!”

    “你降我们,也可以留你一命!”

    穆沧海的人马朝着舒洁说道,以为舒洁现在已经成为亡命之徒了。

    “在我的字典里,就没有降这个字!”

    舒洁挑眉,朝着穆沧海一字一句道,“给你五分钟时间思考,战还是和平解决?”

    穆沧海眼眸低垂,丝毫没有一丝胆怯,朝着舒洁赞赏道,“我很喜欢你这样的气概,也一直认为,这样的女子才能和我平起平坐,成为我的贤内助。”

    “少废话!”

    舒洁皱眉,不想听到穆沧海扯到这里。

    “舒洁,难道你就不想你弟弟?”

    穆沧海开始诱哄着,“你去了五年,可是把你弟弟丢下了。”

    舒洁皱眉,脱口而出,“弟弟不是在燕辰逸哪里?”

    当时弟弟是在柳苒苒手上,她走的突然,自然没有想到安排弟弟,一直以为燕辰逸会留下弟弟的。

    “你想的真美好,燕辰逸是什么人,干嘛样无用的饭桶?”

    穆沧海冷哼,“想见弟弟,就跟着我回去吧。”

    舒洁眯眼,没有想到还有这么一突变,她放任弟弟五年不管,的确亏欠了弟弟,如果现在和穆沧海同归于尽,先不说她自己,弟弟自然就是会被赶出去,流离街头。

    这一刻,她迟缓了。

    “别听他胡说,说不定是他故意找的借口,骗夫人你过去!”

    安乐大吼制止着,看着舒洁那迟缓的样子,他还真的爬她跟着就跑了。

    “舒洁,事到如今,全部任由你的选择。”

    罗杰明悠然道,“我们不是你的绊脚石!”

    如果没有舒洁,恐怕他早就去阎王殿报道了,之前突然出现的火力支援,可是给他提供了缓冲的时间,所以他们的命是舒洁所救。

    舒洁思考了一会儿,一本正经道,“我还是那句话,要么战,要么和平解决!”

    先不说穆沧海的话有几分真实度,罗杰明可是她和舒宝贝的救命恩人,这个情得还!

    穆沧海凄冷一笑,“舒洁啊,你真的要和我对立吗?”

    突然,身后灯火光明,无数的人马出现,手上都举着重武器,显然是穆沧海的人马,“除了舒洁,其余一个不留!”

    舒洁瞳孔瞪大,穆沧海这轻松一句,就是代表了要战,旁边一圈都是重武器,纷纷射来她们只会成为马蜂窝,顾不上那么多,舒洁快速开枪,朝着穆沧海胸口毫不留情射|去。

    但是下一秒,不等舒洁开枪,手中的枪就被子弹大落在地上,舒洁被反弹的力量震的退后一步。

    与此同时,所有的枪火响了起来,纷纷朝着罗杰明那群人扫*去。

    罗杰明等人立马反应趴下,用草堆来掩饰,而几个动作较慢的,已经被扫射成为马蜂窝。

    情况直接一边倒,千算万算就没有算准穆沧海居然还有隐蔽的人马,这一招,完全就像请君入瓮!

    “看样子你有准备而来?”

    舒洁坐在地上,无数的枪口对准了她,令她无法站起来。

    “其实,是罗杰明被人卖了。想利用行动消灭他,而我刚好要在这里交易一批货,而且我欠那人人情,所以正要解决下。”

    穆沧海说的十分轻松,全场眉头都不皱的靠在车边,朝着舒洁说道,“我给过你机会,但是你没有要。”

    舒洁皱眉,目前她和安乐被俘虏,而十米之外的罗杰明等人已经看不见了,不知道是死是活。情况变化的令她来不及应对,只好冷笑道,“怎么?想抓我回去做压寨夫人?”

    穆沧海没有否定,点头道,“正有此意,你知道我对你的感情!”

    “哈哈,我以为你是在演戏。”

    舒洁说的轻松,把穆沧海之前的种种全部当成是在演戏,全部都是假的。

    穆沧海脸色一沉,“对你的心,是真的。”

    “哦?我怎么不相信?”

    舒洁笑着,却被穆沧海的人拉了起来,老老实实的压在了穆沧海身边。

    安乐此时已经之前受伤而失血过多,脸色苍白无力,却任然拼命的叫喊着,“夫人,你不能背叛老板。”

    舒洁瞳孔萎缩,穆沧海毫不犹豫的举枪对准安乐,却被舒洁一手按住,“你杀了他,我跟你急!”

    穆沧海淡然的看了舒洁一眼,笑道,“好,我不杀他!”

    “夫人,你别管我,你不能从了他!”

    安乐骨子高傲,对燕辰逸是绝对的忠诚,及时是死也不准认为人背叛燕辰逸。

    “闹什么闹?老子没背叛都被你说成背叛了!”

    舒洁怒了,朝着安乐闹腾道,“一直叽叽喳喳的,老子还废功夫来保你这条命了!”

    安乐住嘴了,打心底的害怕舒洁发火的摸样,气呼呼的瞪着穆沧海。

    “真是听话。”

    舒洁调侃着,转头看向穆沧海,“你既然都杀了我的人马,你认为我还会乖乖的跟着你走吗?”

    “怎么?还想斗一下?”

    穆沧海挑眉,“以前在不觉得你如此顽强?”

    “那么你现在你知道了!”

    话刚吐完,赤手空拳的把身边的人打掉,快速的钳住穆沧海的脖子,笑道,“我近身肉搏,可是出了名的强!”

    “看出来了。”

    穆沧海面对这一变化,眉头都没有一眨,悠然道,“想就这样捏死我吗?”

    舒洁笑了,“你不是喜欢我吗?我们可以一起共赴黄泉!”

    “贱人,放开我们老大!”

    穆沧海的人倒是没有那么淡定,纷纷拿着枪对准舒洁,“你的手应该没有我们的枪快!”

    “那你们试试看!”

    舒洁笑道,眨眼的功夫手中就多出一把匕首来,“我们一起,黄泉路上还能拼一桌呢!”

    “你在不放开我们老大,小心我们把你打成马蜂窝!”

    穆沧海的一员大将拿枪逼着舒洁的胸口,正要开枪,却被突然来的子弹打落在地。

    瞬间,烟夜里飘来一句寒冷刺骨的声音,“谁敢动我的人?

    舒洁全是一楞,随着亮光看了过去,一双散发寒星的目光凌厉直逼,令她无法动弹一般。

    安乐顿时兴奋起来,之前的苍白无力就像是装的一般,拼命的大喊,“老板,我们在这里。”

    刹那间,整个山谷灯火通明,里里外外全是密密麻麻的一群人,而之前十米之外的地方,罗杰明也带着人站了起来。

    看到这一幕,舒洁松了一口气,调侃的朝着穆沧海道,“看样子,你也走不掉了。”

    穆沧海倒没有多大的惊慌,只是淡淡的笑了笑,“你的提议不错,不如一起下黄泉,还能拼一桌呢。”

    “舒洁,你给我松手!”

    燕辰逸的暴怒声再次传来,步伐强硬的朝着这里踏了过来!

    穆沧海的人瞬间举枪对齐,威胁道,“你再靠近,我……”

    瞬间响起一片枪声弹雨,眨眼间穆沧海的人手中的武器全部被摧毁,但是人员却毫发未伤,惊恐的看着地上碎成两半的武器。

    安乐没了威胁,胆子也大了起来,“自觉投降,挣扎是无用的……”

    换来的却是一记拳头。

    穆沧海脸色此事微微变了颜色,身后虽然有大批的货,但是他们现在被包围的情况下,完全是不可能给他们机会的!

    燕辰逸的脚步越来越快,几乎就要逼近了,舒洁的心跳也越来越加速,凑在穆沧海的耳畔,小声道,“要不,我们闪人?”

    穆沧海面色一惊,疑问道,“你居然想跟我跑?”

    看样子,她和燕辰逸是有问题了。

    “想多了,我是助你离开这里,安全之后我们挥挥手,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舒洁脚步有点微微往后退了,她不想就这样落在燕辰逸的手中。

    而穆沧海却和她反其道而行,*稳住,让舒洁根本无法动弹,笑道,“你认为今日我们走的掉吗?”

    舒洁皱眉,燕辰逸显然是有备而来,可恶,这场战斗她自始至终都不会是赢家。

    “你想怎么样?”舒洁低声询问,快速的把穆沧海当成盟友。

    “我不知道你和燕辰逸之前怎么了,但是你落在他手中,想必也不会死的太惨,但是我要是落在他手中,生命是小,面子是大!”

    舒洁暗叫一声不好,但是还是晚了一秒,穆沧海突然一个反手就把她控制在怀里,原本她手中的匕首瞬间落入穆沧海手中,局势来了一个巨大的颠倒。

    安乐也嚣张不起来了,紧张的看着被当成人质的舒洁,咬牙切齿道,“你们别嚣张,今日你们是走不出去的。”

    燕辰逸此时距离十米之外,脚步微微停了一下,便继续朝着舒洁的方向走来,语气轩昂,“穆沧海,别玩火自焚!”

    舒洁不吭声,看着燕辰逸步步逼近。

    “穆沧海,你逃不掉的,快放开我家夫人!”

    安乐看着那刀尖逼紧舒洁的脖子,已经出现钱钱的红色。

    “燕辰逸,别来无恙啊。”

    穆沧海漫不经心的开口,朝着越来越近的燕辰逸笑道,“你在往前一步,我的刀就会*一分。”

    说完,舒洁配合的叫了一声,暗骂穆沧海,“你还真下手啊!”

    燕辰逸立马停住了脚步,怒气横秋的瞪着穆沧海,“你做你的生意,我带走我的人,我们各不相干!”

    穆沧海手微微收紧,把舒洁完全扣住在自己身体里,低着头小声嘶语道,“没想到第一次抱你,却在这样的情况下。”

    随后,抬头朝着燕辰逸笑道,“可是,事情并不是这样的,明明就是你们出来干扰我的生意,并且损坏我的货物!”

    “这些与燕老板无关,都是我们做的!”

    罗杰明走到燕辰逸身后,也不害怕扛着这一切,只是担心的看着舒洁,“而且我们也不是被你算计了嘛?”

    “木已成舟,再多的解释都是苍白,要不是今日我挟持了舒洁,那么我的命运可是堪忧啊。”穆沧海活动空闲的手,讽刺道,“我不认为燕老板不会借此机会消灭我。”

    “你想多了,燕辰逸想除掉一个人,根本不需要如此算计,因为你不值得他花费脑力。”

    舒洁冷哼,忍不住的为燕辰逸辩解,并且带着对穆沧海浓厚的厌恶感,“不像有些人,表面一套,时机一套,城府极深,只会算计人!”

    “舒洁,你怪我?”

    穆沧海突然语气骤转,浓烈的哀伤破口而出,有些伤感的看着舒洁。

    这一幕在燕辰逸眼中极为煞眼,无法坐以待毙,朝着穆沧海出击道,“要不你放下舒洁,要不我就把你打成马蜂窝!”

    语毕,整齐协调的架枪声令人咋舌,能跟在燕辰逸身边做事,那么各个都是神枪手,完全可以在不伤到人质的时候消灭敌人!

    而且,他们现在没有任何武器,无法对人质构成威胁。

    识时务者为俊杰,穆沧海也明白他的局势在下方,及时有舒洁在手,也根本构不成威胁,更何况他也不忍心伤了舒洁。

    自嘲的笑道,“和平解决,就当今日的事情没有发生,如何?”

    穆沧海的话很惊人,但是在场的没有人不懂,穆沧海回去还能稳定内部。

    要是今日为了这点小事被闪电灭了,闪电自然有了打他的理由。

    及时实力不足,却也能使闪电损失巨大。

    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燕辰逸从来不会做。

    抬头,目光锁定舒洁,爽快的答应道,“好!”

    今日之事,本来就是国内一组织和罗洁明的事情。

    穆沧海只是被当成一把利剑而已,与燕辰逸根本毫无瓜葛。

    燕辰逸说话从来都是算数,穆沧海自然也不害怕他反悔,而罗杰明只是来抓那国内组织,可是人家根本不在,当然也不会理会他这个国外集团。

    爽快的松开了手放了舒洁,小声道,“希望下次,我们能有一个正常的见面。”

    舒洁漫天烟线,这样的局面其实她早就预料道,但是她始终希望穆沧海挟持着她能逃出去,果然愿望始终是愿望。

    穆沧丢下舒洁带着人马上了车,转身就开出了峡谷,就如悄悄的来,轻轻地走,不带着一颗尘埃。

    闪电的人立马收队集合,站成了密密麻麻的一堆,安乐朝着燕辰逸报道了下,就被送下去治疗。

    寒风划过,风吹草动,阔旷的大地上,只留下舒洁和燕辰逸两人大眼瞪小眼。

    瞪了一会儿,燕辰逸瞪不下去了,沉声道,“过来!”

    舒洁一惊,脑袋一片空白,所有的人都听话的退了下去,周围几乎看不见其他的人影,深吸了一口气,做出了今生最大胆,也是最愚蠢的决定。

    转身—跑!

    “该死的!”

    燕辰逸始终都想不到舒洁会在他面前掉头跑掉,果然是安逸了五年,活腻了!

    左看看又看看,人马早已经退了下去,说不定被雷斯带领躲在猛地看他笑话了,一咬牙,一跺脚,抬腿追了出去,边追边威胁道,“舒洁,你信不信,我打断你的腿!”

    舒洁哪里听的进去?

    早已经没命的跑丫跑丫,可惜徒儿再厉害,也始终是师傅教出来的。

    下一秒舒洁要往哪里转弯,燕辰逸就算算准了的!

    捡起一块石头像飞镖一样发*出去,正中舒洁的小腿肚,瞬间跌倒在地。

    燕辰逸眼疾手快的*,咬牙切齿道,“跑啊,怎么不跑了?”

    舒洁也打的生疼,又被这突然的一摔倒,燕辰逸的压顶,弄的脑袋昏沉沉的,声嘶力竭道,“你就压着我,我怎么跑啊?”

    燕辰逸也怕把舒洁压疼了,抱着她睡在地上,两人面对面。

    “见到我就跑,当我是豺狼虎豹啊?”

    燕辰逸气的脸色发烟,“七年前也是跑,五年前也是跑,前几天也是跑,今日又跑,你都成了舒跑跑了!”

    舒洁楞了下,没想到燕辰逸此时还有心情开玩笑,却不知道那是因为燕辰逸都气糊涂了。

    “你再跑,我就把你的*打断,看你怎么跑!”

    燕辰逸抓住舒洁的双手,*压着她,形成一种极其暧昧的样子。

    舒洁来气了,有膝盖顶着燕辰逸的独子,叫嚣道,“来啊,废了我,我也可以爬出你的视线!”

    如此话语,更加是激怒了燕辰逸,一翻身,燕辰逸再次*,声音几乎是冲牙齿挤压出来的,“出言不逊,信不信我就在这里干了你!五年没管教你,还真的胆肥了?”

    舒洁脸色一红,没想到燕辰逸居然用那是威胁她,尖叫道,“你就知道用下半身思考,小心哪天被人阉了也不知道!”

    燕辰逸闻言哈哈大笑了起来,“先不说能废我的人在不在这个世界上,就算废了我,毁的也是你的幸福吧!”

    “放屁,世界上男人那么多,又不止你一个!”

    舒洁说出这句话之后就后悔了。

    燕辰逸双眼越发深邃,如同宇宙烟洞一般令人未知害怕。

    舒洁的声音顿时微微有些颤抖,但是也不肯低头道,“你,你看着我干嘛……”

    “干|你……”粗怒的一声爆吼,燕辰逸直接咬住了舒洁的红唇泄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