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之大佬又疯了〕〔萧天爱燕王〕〔最初进化〕〔影帝偏要住我家〕〔神兽召唤师〕〔白卿言萧容衍〕〔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至尊豪雄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时空之头号玩家〕〔诸天最强大佬〕〔宋北云〕〔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柳暗花明林云〕〔东方梦工厂〕〔陆峰江晓燕〕〔陆峰穿越1988〕〔陆峰穿越1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61章 搅合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朱思娜双手摇晃着舒洁,一直在恳求她认输,把权利让给她。

    兰灵悠闲的品尝着红酒,今晚喝的有点多有点杂,但是她高兴啊,看到最讨厌的人如此狼狈不堪,她走也值得了!

    旁边的人窃窃私语,都认为舒洁不会让出来。

    果然,舒洁坚决的摇头,“赢就是赢了,输就是输了,我不能让给你!”

    朱思娜口口声声说不会为难她,那么还是代表了,如同她认输,那么她就得接受惩罚,可笑的朱思娜也不会为了她而拒绝。

    她从来都不是圣母,她不需要为别人付出那么多,她要的,只是一个赢的身份而已!

    朱思娜最后一份希望破灭,脸色唰的一下全部白了,眼神中透露出无比的痛苦,声音带着一丝丝尖锐吼道,“舒洁,原来你是这样的人?”

    舒洁就纳闷了,她是哪样的人?

    本来就是游戏,何必如此认真?有赢的有输的,大家笑笑就过了,所以现在很少人注意到朱思娜神色的不对,只是起哄道,“快点说惩罚啦,大家还等着呢。”

    朱思娜一直盯着舒洁就看,仿佛只要舒洁说出什么不好听的话,她立马转身就跑了一样。

    这幅摸样,这样的场景,舒洁突然不知道说什么了,朱思娜一直窥视自己的男人,总的有一个坚决的办法,双眼朝着四周找了一下,果然在刚才的二楼看到燕辰逸的身影,心中做出了一个决定,走到朱思娜面前,慎重的说道,“我对你的惩罚就是,从今往后不准再让总裁看到你,有总裁在的地方你就必须消失!”

    全场哗然,不可置信的看着舒洁,纷纷对她的话语感到震撼,明明是一个游戏,怎么就变成了这幅摸样?

    兰灵含笑的品尝着香槟,看不出来啊,这个舒洁居然还有这份心思,和朱思娜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壤之别啊。

    王小姐看待舒洁的眼神也渐渐在转变,以前眼中并没有舒洁的存在,现在却不得不重新考量眼前的女人!

    朱思娜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消化舒洁的话语,脸色也渐渐恢复了滋润,不知道是大悲之后的极乐,不停的点头,不停的朝着舒洁笑着,和之前简直就是天壤之别,不知道的人还以为她疯了。

    不过,她的确是疯了,从进公司以来她只是一个单纯的小女孩,为了爱放弃了一切,舒洁她从心底称之为姐姐,帮她分析事情,帮她一起处理,但是刚才如此伤她的心,可是这话一出来,却让她领悟到舒洁是在采取极端的方式改变她,燕辰逸是一个毒药,她不能在碰他,她应该如同舒洁的话那般,离开他远点。

    慢慢的微笑,由心中的微笑,无视那强烈的痛楚,朝着舒洁点点头,“好,我一定会离总裁远远的,不会在有和总裁见面的机会。”

    舒洁顿时全身四肢百骸如同触电一般,猛然的想到一点。

    眼神变得不可置信,朱思娜居然会想到这一点,不由觉得惭愧,她只是想让朱思娜离自己男人远一点。

    现场这一刻沉浸了下来,所有的人都知道朱思娜和燕辰逸那点小八卦,所有不明白事情的人都把目光转移道舒洁身上,这样的情况,十分的诡异。

    兰灵踩着高跟鞋,傲慢的走道两人面前,讽刺的说道,“还真是姐妹情深啊。”

    舒洁慢慢的移过视线看了一眼,毫不在意。

    兰灵就像打入了棉花糖一般,软绵绵的无力,没了兴致,不耐烦的说道,“快说你赢的奖励。”

    她可不相信眼前的女人可以对燕辰逸无动于衷,刚才在楼上发生的一切她可都是看在了眼里,要不然她也不费花费心力让她赢。

    舒洁叹了口气,她都拥有了燕辰逸,还需要拥有别的东西吗?笑道,“我的赢的奖励就送给朱思娜,任由她出,兰副部长没有意见吧!”

    大厅再次哗然,所有的人疑问的看着舒洁,不解疑问占据了所有人的心口,包括朱思娜都被这句话吓了一跳,给她?

    兰灵眼神锐利的看向舒洁,她千算万算就是没有想到她毁放弃要奖励,那么这可是偏离了她的计划啊!

    人群中的王小姐视线再次黯淡,看着舒洁的视线越来越深邃不见底,而且带着强烈的防备。

    二楼上的燕辰逸眼皮微微抬了一样,但是马上就恢复了正常,可是心中却掀起波涛汹涌的巨浪。

    朱思娜经历大起大落之后,这会儿反而没有什么动作了,只是不纳的问了一遍舒洁,“真的吗?真的让给我?”

    “不可以,赢了的怎么会有让?”兰灵坚决反对,她一手准备的好戏怎么可能就这样让她们打乱?

    “怎么不可以?”舒洁反驳,“比赛规则又没有说要不准让!”

    “我之前说了,要不就是你赢,要么就是你认输,怎么能如此儿戏?”

    “游戏本来就儿戏。”舒洁耸肩,对兰灵的话讽刺道,“再说朱思娜已经接受了惩罚,那么我资源把赢的那份给她,为何不可?”

    “舒洁,你得想清楚你在做什么!”王小姐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

    “很清楚!”舒洁毫不犹豫的回答,朱思娜都可以如此坦然的接受惩罚,为何她就不能大方的让出来?朱思娜也是一个拥有自知之明的人,大不了也是让燕辰逸陪她一天而已!

    只不过,还的看燕辰逸答应吧。

    “那么我觉得可以让!”王小姐这会儿是朝着兰灵说道,“本来就是游戏,大家开心就好!”

    “哇卡,好大方,让给我好不好?”旁边的人见气氛有些低沉,玩笑话的嘲弄着气氛。

    “不好,我可是给了朱思娜!”舒洁笑着回答,视线却一直停留在朱思娜身上,真的希望这次之后,朱思娜可以说到做到,远远的离开燕辰逸。

    “我说不可以!”兰灵始终不想让舒洁把获胜的权利让给朱思娜,这个什么跟什么啊?她辛辛苦苦准备了这么多,这么能如此就打乱了?

    “兰副部长,不要那么扫兴吗,既然给了朱思娜就给了吧,反正不是给我们。”

    “对啊,朱思娜快点说啊,你想要什么啊?”

    现场的气氛成为了一边倒,兰灵在怎么叫嚣也没有用,朱思娜惊喜之余带着感激的眼神看着舒洁,有些激动的找寻着燕辰逸的身影。

    “说吧,你要什么。”说曹操曹操到,燕辰逸手持着酒杯站在二楼,居高临下的看着朱思娜,眼神根本都没有朝着舒洁那般移动。

    舒洁全身一个机灵,顿时想打退堂鼓,虽然离燕辰逸有些距离,但是她依旧能感觉的出来他身上浓厚的怒气。

    这一刻所有的人都禁声,就连兰灵也只能咬牙切齿的瞪着朱思娜,不敢多说。

    朱思娜屏住呼吸,小心翼翼的询问,“可以吗?”

    燕辰逸轻蔑的笑了一声,但是因为距离较远,在楼下众人眼中,除开舒洁恐怕都认为是溺宠的笑容吧,瞬间所有的人看待朱思娜的视线不愿意了,也懂了为什么舒洁会让出来,看样子多半是总裁下令的吧。

    朱思娜此刻激动的没有思考能力了,永远也想不通为什么燕辰逸对待她总是那般的出神入化,有时候溺爱的令自己飘飘欲仙,有时候冷眼直视的她颤抖,这时候,她也不敢多想,也不敢多要,依旧是原先想的那般,只需要,“我只需要总裁给我一夜!”

    大胆,直接,羞红了脸,所有人心中惊讶无比。

    舒洁只是微微楞了一下,便接受道燕辰逸警告的双眸,顿时心跳加剧,今晚她好像要完蛋一般。

    但是相对的,她并不担心朱思娜会和燕辰逸发生关系,一夜这词,说的其实很含糊。

    燕辰逸直接喝掉了手中所有的香槟,视线好的人几乎都能看到他的喉咙,性感迷人,轻轻的松手,玻璃酒杯就自由落体运动掉了下去,碎了一地,伴随沙哑声音一起传来,“上楼来!”

    一句上楼来,刺激了多少人的心思,就连舒洁,都有些无法淡定下去,难道她真的估计错误了?

    兰灵手上的酒杯也被她用力的折断,玻璃渣瞬间莫入了皮肉之中,鲜血大量的涌了出来,她却像是没有反应一样,冷冷的瞪着朱思娜。

    朱思娜如果有能力,她几乎下一刻就冲向了二楼,销魂的一夜就这样的到来,更加没有想到,他会答应。

    难道,他对她,真的是有感情的?

    来不及和舒洁道谢,无视兰灵和其他女子的愤怒,顾不上凌乱的发型,提着*朝着二楼冲去。

    她的王子,她的心爱之人,正在二楼等她,只等她一个人。

    舒洁心中有一张莫名的痛楚,感觉今晚之后会有很多的事情会慢慢改变,她难道真的做错了吗?

    看着奔跑着的朱思娜,看着那敞开的大门,这一刻舒洁感觉到窒息。

    无论燕辰逸愿不愿意,无论结果如此,这一刻她居然是把自己男人双手奉献给朱思娜,怪不得燕辰逸会生气,怪不得就那样看着她,天啊,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不行,她不能让朱思娜和燕辰逸共处一室!看着四周的人群都没有注意道她身上来,缓缓的朝着后面退着,慢慢的消失在夜影之下。

    这边,朱思娜兴致勃勃的冲到了二楼,关上了房门消失在众人面前,还幻想着是她先洗澡了还是燕辰逸先洗。

    但是下一秒,朱思娜的笑容出现了龟裂,有些不明白眼前的情景,那双喷发着怒火的视线几乎要把她焚烧了一般,那冰凉声音犹如一把利剑贯通她的胸口,令她无法呼吸,无法思考。

    “白日做梦,我怎么可能会看上你?”无情的话语,毫不留情的对着她说道。

    朱思娜顿时愣住在哪里,原本脑海中幻想过无数的情节,可是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那原本脑海中温柔的男人,原本应该是两人温馨的拥吻,可是现在面对那冷凛的眼光,无边的寒气瞬间从四面八方侵蚀而来。这一刻她呆住了,不知道如何言语了。

    燕辰逸薄唇紧抿成一条直线,像是在忍受极大的愤怒一般,后背靠在墙面,话语始终是那般的无情,“我不知道你存在什么误会,但是有人想让我把事情给你说清楚,那么你就给听好,我燕辰逸重来都不、可、能、看、上、你!”

    如同五雷轰顶一般,朱思娜趔趄的朝后退着,双眼布满了泪痕,事情为什么总是不会像自己想的那般发展,嘴唇颤抖的朝着燕辰逸看到,“为什么?为什么会答应我?”

    既然对她没有感情,为什么还要答应她给她一夜?

    这样的话语在燕辰逸耳里像是极大的笑话一般,冷哼的笑道,“你想多了,一夜不一定就是床上,也有可能,我们现在这个样子!”

    噗通……

    朱思娜身形不稳的跌倒在地上,后背重重的撞倒了门槛上,脸色毫无血色,白的吓人。

    为什么?为什么现实会是如此的残酷?

    “告诉,为什么要对我好?让我误会?”努力的让自己看起来没有任何问题,一晚上的大起大落几乎都要让她疯掉一般。

    “误会?”燕辰逸双眼微眯,透露出不耐烦,“我让你误会什么呢?”他怎么都不知道?

    “呵呵……”朱思娜忍不住的苦笑了一声,原来这一切都是自己自作多情,人家无意识的动作都让她完全误会,可真是让她情何以堪,情何以堪啊!

    “我知道了。”缓缓的站了起来,用手支撑着门板,“我会接受惩罚,以后永远不会出现在总裁面前!”

    “很好。”燕辰逸双手插在裤袋立马,大步的走在朱思娜面前,“既然如此,那么现在给我让开。”

    朱思娜触电一般的快速闪开,看着燕辰逸消失的背影,脚步无力的滑在地上,双手抱着膝盖无力的痛哭起来,撕心裂肺。

    宴会早已经进行到了晚上十点,大家纷纷开始自己的娱乐,并没有注意到宴会上一些人诡异的消失。

    舒洁提着*正翻越在窗户外面,这面墙是靠后面的,所以没有人来人往的大街,只有无边的烟夜,正好把她的身影隐藏起来。慢慢的朝着燕辰逸所在房间的窗户靠近,越是靠近娜窗户,心跳越来越加快,心中一直安慰自己燕辰逸不可能随意就和朱思娜上床,可是心中永远都带一丝忐忑,一丝不安。

    “啊……”

    突然身后的窗户被打开,舒洁被一直强有力的手抱进了屋子里面,眼中天旋地转,还没看清是谁的时候,舒洁已经被压在一个熟悉的怀抱之中,双唇被急切的拥吻起来。

    那吻霸道的*着,带着强烈的愤怒、怒火。几乎都想把舒洁活活的吞入腹中,才能泄愤一般。

    舒洁这一刻心安了下来,原本应该在隔壁屋子里面的燕辰逸此时居然出现在她面前,那愤怒代表这他的爱意,舒洁由衷的笑了出来,附和上了他的吻,一同滚上了床上。

    然而,燕辰逸本已经气坏了,这时候怎么可能如此就便宜的放过舒洁#已屏蔽#“怎么?让我出去?想让陪朱思娜过一夜?”

    身体微微下压,逼上舒洁的红唇,边说边嘶哑着她的嘴唇,直到那红唇越发的红肿,才满意的放开,“爷又不是公交汽车,干嘛她说陪就陪?”

    “哈哈……”舒洁忍着下身的胀痛,依旧忍不住的笑出声来,公共汽车,燕辰逸居然把自己比作成为公交汽车!

    “别生气了,我错了……”

    “你哪里错了?”燕辰逸咬了一口舒洁的脖子,听到她传来的痛喊声,故意问道。

    舒洁被燕辰逸挑拨的大口喘气着,得不到瞒住的身体一直折磨这她,声音微微带着一丝喘气,“我、我不应该、不应该把你推给朱思娜。”

    “你没错啊,你不是大方的很吗?”#已屏蔽#笑道,“你不是和朱思娜关系好的,可以共享一夫了吗?”

    舒洁咬牙,脸颊上不满了红菲,瞪着燕辰逸忍住身体的叫嚣,“你想的美,我是让你当面拒绝她!”

    “拒绝,需要在房间里吗?需要过一夜吗?”

    ……

    旁边的房间里面,朱思娜哭的几乎成为一个泪人,双眼肿胀,她要消失,她要永远离开这个地方。

    门支的一声打开,一席烟影慢慢的进入,高跟鞋与地面发出尖锐的声音,朱思娜神经质的跳了起来,看到了来人!

    “怕什么?”兰灵冷哼一声,却没有开灯,继续让房间陷入一片烟暗之中。

    朱思娜忙的擦了下眼泪,撇开了眼睛,燕辰逸离开兰灵一定知道,现在绝对是来看她笑话的。

    “你走开,我不想见到你们,我现在就离开,永远,永远都不会再出现在你们面前!”

    兰灵连忙拉住离开的朱思娜,讽刺道,“那么着急干什么?难道不想看好戏?”

    朱思娜不知道兰灵还有什么把戏,没有兴趣的说道,“我已经成为一台好戏,干嘛还看?”

    “哈哈……”兰灵突然笑了出来,神秘的凑在朱思娜的耳边,神秘的说道,“难道不想看看你的好姐妹,现在在干什么?”

    朱思娜顿时停住了脚步,遗忘的看着兰灵,她的好姐妹?在这里谁会是她的好姐妹?

    “舒洁啊,弄出一副大度的样子,让别人都以为她是白莲花,现在却在下面做出狐狸精的事情来!”兰灵不屑的说着,并且欣赏着朱思娜脸色的变化,但是因为太过于烟暗,只能看到朱思娜无神的双眼急速的发光,越发强烈起来!

    “你什么意思?”

    兰灵诡异一笑,伴随着突然亮起来的大灯,刺痛了朱思娜的双眼。

    “当着众人的面把权利让给你了,一副天山雪莲样子获得众人的好感。可是现实是什么?你在这里痛哭,而人家却在旁边*,在外面你是不堪,她可是贞洁烈女呢!”

    朱思娜惊呆了,不可置信的看着兰灵,想到刚才燕辰逸对她说的那些伤心残忍的话,在想着舒洁和燕辰逸滚着床单的样子,受不了打击的朝后退了两步,“不、不可能!”

    “什么不可能?”兰灵双眼微眯,今晚的事情也是因为舒洁的突变让她无法满意,但是现在这个的情况更加令她无比的满意,从怀中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朱思娜。

    瞬间朱思娜瞳孔放大,颤抖的拿着那张照片,虽然光线较暗,拍摄的不是很清晰,但是还是能准确的看出来舒洁被燕辰逸抱在怀中索吻。

    这,这倒是什么怎么一个情况?

    “你还真是天真。”兰灵见此立马火上浇油,“明明总裁最开始关注的是你,但是还是被舒洁抢了先,也不知道她什么出手的,今日让你难堪,却让她做了好人,多半都是她一手策划的吧。”

    愤怒瞬间占据了朱思娜的大脑,一直以来把舒洁当成好朋友,却没有想到她居然能暗中抢了本应该属于她的男人,到头来她还的感谢她,笑话,真是天大的笑话啊。

    兰灵见火候够了,视线不由的朝着旁边的房间看去,幸灾乐祸的说道,“旁边,燕辰逸从你这里离开就被舒洁带入了这里面,现在人家说不定正快乐着呢……喂,你别那么激动啊!”

    朱思娜还没有听完就用力的踢开了门框,重点的声音惊吓到了一楼的人群,这个时候大厅的灯全开,正在进行这散场,却被朱思娜这份动静纷纷投来视线。

    原本应该和总裁共度良宵的朱思娜此时衣服皱裂不堪,脸上的妆容已经花乱的不成样子,隐隐约约还带着一丝丝吓人的狰狞。

    朱思娜此时怒火占据了她整个大脑,无视楼下传来的视线,用力的一脚踢开大门,朝着里面的大吼,“舒洁,你这个贱人!”

    路上的人见到有突变,纷纷跑上楼来,在前面的极为刚好是闪电基地的人马,保护燕辰逸是他们的职责。

    门突然被撞开,燕辰逸猛的被这一切打断,抬头看着进来的人楞了一下,立马掀开被子把舒洁包裹了起来,自己拿起旁边浴巾捆绑了起来,双眼爆发这强烈的怒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视死如归魏君子〕〔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一亿条命〕〔穿越八年才出道〕〔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的白富美老婆秦〕〔全职艺术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