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太古丹尊〕〔总裁老公太凶猛〕〔霸道王爷俏医妃〕〔星辰之主〕〔野猪传〕〔戚瑜桐燕翊辰〕〔盛世红妆倾天下戚〕〔男神撩妻:魔眼小〕〔无敌医仙战神〕〔农家弃女〕〔超品渔夫〕〔迷踪谍影〕〔都市之魔帝归来〕〔九转霸体〕〔王爷,听说你要断袖〕〔狂妃来袭:腹黑王〕〔南明第一狠人〕〔太荒吞天诀〕〔餮仙传人在都市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71章 信与不信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信号干扰一接触,雷雨快速的寻找坐标,下达人员下去。

    而燕辰逸却一直按弄这自己耳朵上的耳钉,企图和舒洁取得联系,然而下一秒,燕辰逸全身一震,趔趄的朝后退了一步,手掌扶着椅子才没有倒下去,而那手指微微的抖动起来。

    “老板,你怎么了?”雷雨面色大变,燕辰逸脸色突然苍白,第一次见到这样的老板,她束手无措起来!

    燕辰逸却抬手示意她不要乱动,强忍着心中的猜疑和怒意去听着耳钉里传来的不和谐声音,难道他的舒洁?

    无法等下去了,燕辰逸直接按下按钮朝着舒洁呼喊道,“舒洁你在哪里?你听到声音快点回答我!”

    对方传来窸窸窣窣声音之后,才听到舒洁的回复,“阿逸?”

    “是啊,你现在怎么样了?有没有谁……欺负你?”心跳几乎要蹦跶出来,燕辰逸下了很大的决定才问出了最后一句话。

    而舒洁那边明显的沉默令他心跳都提高道了嗓子眼!

    “没有……没有谁欺负我,阿逸你不用担心,我会找到卡洛阿莫一起带回来!”舒洁匆匆说完,快速的切断了燕辰逸好不容易取得信号连接。

    燕辰逸顿时一股怒气上升到头顶,一双手随便抓到什么就往地下扔去,所到之处一片狼藉,几乎所有的家具都要换成新的。

    燕辰逸发红的眼睛来到了电脑设备面前,正要抬手去毁灭,去被雷雨死活拦了下来,“老板,这可是寻找舒洁的唯一的东西啊,你要是破坏了,你去哪里找舒洁啊??”

    燕辰逸立刻停了手,但是听到舒洁两字,心脏就像抽搐一般的疼痛,刚才那不和谐的声音和舒洁那苍白无力的声音,实在是太熟悉了,那是每晚舒洁躺在他身下精疲力竭时候求饶的声音。

    如今,她是否躺在另外一个男人身下?

    心慌了,这一刻他没了注意,像是在大海中漫无目的飘荡一样,直到雷雨颤抖的声音传来,才把他抓回了神,不悦道,“叫什么叫?”

    雷雨有些害怕的指着屏幕,犹豫着要不要告诉燕辰逸,“老板……这……”

    “到底什么?”燕辰逸不耐烦的回头,双眼却正好对上屏幕之上,那是一张张清晰的照片,舒洁衣衫褴褛的躺在床上,而她身上的却是--穆沧海!

    重要的是,舒洁的样子不像是被强,而是满心欢喜迎合那样!

    愤怒,背叛瞬间从心底冒了起来,一拳直接敲打在了屏幕上,那些刺眼的图和屏幕一样瞬间烟了下去,而燕辰逸的手指缝隙也渐渐溺出鲜血来。

    “老板,您的手……”雷雨害怕的提醒着,今晚的一切令她和老板都无法接受,舒洁居然--背叛了老板!

    “传令下去,全球范围内围攻闪电,我要以最快的速度灭了他!”怒火已经燃烧在燕辰逸的头顶,这对狗男女,他要亲自杀了!

    ……

    不知道是夜晚的风太凉,还是这段时间太累,舒洁发烧了,无力的躺在床上,穆沧海坐在旁边为舒洁换着额头上的湿布。前半夜还支支吾吾的说着胡话,直到燕辰逸的声音传来,舒洁才恢复了一点精神,对此穆沧海嘲笑着,燕辰逸就算舒洁的神丹妙药!

    舒洁娇嗔的瞪了他一眼,经过一晚的‘和谋’两人的关系像是恢复到了初识的时候,谁都没有打破这份安详宁静。

    “没想到你耳钉居然是一小型的对讲机!”穆沧海玩弄这舒洁的耳朵,扯着舒洁哇哇直叫,却又没劲,叫了几声只好再次瞪着他。

    “羡慕还是嫉妒?”舒洁无力的手挥打着穆沧海的手,但是对穆沧海还说却只是饶痒痒一般,直到玩过瘾了才放了下来,声音温和道,“羡慕,也嫉妒!”嫉妒另外一个拥有这幅耳钉的人!

    舒洁自然知道穆沧海这句话是什么意思,缓缓的撇开了头。

    穆沧海自嘲的笑了一声,突然想到什么拿出一信封诱惑着舒洁,“不是想知道我拿什么试探燕辰逸嘛?就在里面呢,还不拿出来看看?”

    舒洁瞬间来了兴趣回头,接过了穆沧海递给她的信封拆开,一张张露骨的照片暴露在阳光之下,舒洁顿时羞红了脸,一把照片拍在了穆沧海的胸口上,愤怒的说道,“你什么时候照的?你怎么能拿这种照片去给燕辰逸看呢?”

    燕辰逸最忌讳的就是背叛,如果被他误会,那么后果只会令人想不到!

    穆沧海倒是津津有味的欣赏起来,“当时才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我还真的大吃一惊,没有想到现在ps技术如此只好!”

    舒洁一愣,居然是ps?

    “但是也不能拿给燕辰逸看啊,换一个换一个啊!”

    “晚了,我已经叫人发给了他,可能他已经看到了!”穆沧海捡起照片从新放入信封里面,“刚才你发烧睡着的时候,我偷拍了几张照片,没想到最后弄出来居然有这样的效果,只不过美中不足的是我有点猥琐了!”

    舒洁又气又笑,但是却再也没有闹腾了,虽然这样的作风很残酷,最容易引起误会了,但是却又直接,一张照片能说明什么事情?燕辰逸要是相信她,自然会来问她!如果不相信她,那么她就消失好了!

    ……

    闪电基地,各部门工作有序的展开,沉浸了七年的闪电再次凶猛的发出嘶吼声,这一次闪电高调的像全世界宣布,一个星期内灭掉闪电!

    燕辰逸直接坐镇基地大本营,亲自指挥,一时间闪电被杀的突然,节节退败,这七年来闪电养精蓄锐,战斗力无法估量。而闪电却四处扩展,缩小了和闪电势力范围的差距,但是却也内部掏空,维持不久!

    燕辰逸坐在沙发里,翘着二郎腿喝着红酒,左拥右抱意大利美女,笑的好不畅快,而雷雨叹气的坐在下方敲打着电脑,自从第二天起,她在也没有看到老板带着那枚耳钉,而且也恢复了成了十多年前的老板。

    舒洁是她的好朋友,背叛了老板她也很气愤,可是依旧忍不住的帮着舒洁说道,“老板您不找舒洁问清楚吗?说不定那些照片……”

    “啪”的一声,雷雨直接被扇飞在十米之外。

    燕辰逸一双嗜血的眼眸杀意毕现,声音寒冷宛如南京千年不化之冰,“再在我面前提这两个字,就别怪我不念主仆之情!”

    雷雨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心中为舒洁捏了一把汗,舒洁啊舒洁,你为何要做出这样的事情?

    房内,燕辰逸按着太阳穴背靠在沙发上,旁边的美女见此纷纷主动的为燕辰逸按摩,受过正规训练的美女手法相当的有技巧,燕辰逸极其享受的半躺在沙发上,两名女子一左一右,一上一下,按摩渐渐发展到了全身上下,男人强大的肿胀慢慢撑起一把伞,美女极其有技巧的挑着燕辰逸,令他的反应越来越大,但是脸上的笑容却越来越少。

    “出去!”冰凉低沉的嗓音呵斥着两人。

    两人顿时措手不及,不解的看着眼前刚被自己服侍的很满意的男人,怎么突然就变了脸?

    “三秒钟内,消失在我面前!”燕辰逸所幸闭上了眼睛,听着一串急促的脚步声,最终躺在了沙发上。

    舒洁,你到底要让我怎么办?闭上眼睛,睁开眼睛,全部都是你微笑的脸庞,迷人的身材,但是现在你却躺在别的男人身下*,五年真的可以改变一个人的心吗?如果真的是这样,那么我宁愿你五年期已经死去,毕竟那时,你是爱我的……

    ……

    夜晚,舒洁直接被恶梦惊喜,看着窗外明亮的月亮,舒洁无奈的揉了揉头发,梦中燕辰逸拿着枪好不犹豫的射向她,自己躺在血泊中奄奄一息的时候,他却抱着妖艳的美女幸福的笑着,宝贝还拿着那女人的手口口声声的喊着,妈妈……

    这个梦不得不说刺激了舒洁的心魂,突然犹豫了这样做是否正确,不耐烦的调动着耳钉,明明是连通了的,但是为什么却听不到燕辰逸的回声?

    “燕辰逸,你听见没有?”

    “燕辰逸你回话啊?”

    “燕辰逸你到底在哪里啊?”

    最后舒洁烦躁的一拳头敲打在了床板上,一滴泪水缓缓滑过,不安躁动,令舒洁迫不及待的想奔赴到燕辰逸的怀中。

    “舒洁,舒洁你在吗?”突然,河小诗的声音从耳钉里面传了出来,舒洁顿时正襟危坐回复道,“我在?你现在在哪里?”

    “我还在国内……”河小诗欲言又止,舒洁的心跳停了半响,不安的问道,“你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嘛?”

    耳钉那边一阵沉默,几乎要令舒洁的心跳都蹦跶出来的时候才传来河小诗沙哑的声音,“舒洁……那照片,是真的吗?你真的,上了别的男人的床?”

    轰的一声,舒洁的脑袋像被引爆了一般,一片烟暗,木讷的问道,“你相信吗?”

    河小诗好像很为难的说道,“我多希望不是……可是舒洁,你怎么能这样做?”

    舒洁笑了,笑的很大声,很无奈,她怎么做了?连最好的朋友都不相信自己,那么燕辰逸呢?

    “我听雷雨说,老板一听到你被俘虏用了全力找你,还威胁雷雨下位,恨不得马上奔赴利比亚找你。最后终于和你的联系上了,但是却从耳钉里面传那种不和谐的声音,还有你支支吾吾的话语,最后你亲自切断了连线,同时也切断了老板的一颗爱你的心,直到照片的传来,老板彻底的疯了!舒洁你告诉我,这次你去非洲,到底是为了什么?”

    越到后面,河小诗声音越发尖锐,愤怒,责怪。

    “你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舒洁吗?你还是爱着老板的那个舒洁吗?”

    不和谐的声音,支支吾吾的话语?舒洁无奈的冷笑,原来发高烧说的胡话和不想令人担心的话语,却被想成了这样?

    燕辰逸,我在你心中就算这样的不堪吗?

    “小诗,如果仅凭着一道通话和一些照片就来对我下判定,那么我想说,你们不用来找我了,因为我不值得!”痛苦的说完之后舒洁切断了连线,从此彻底的关上了耳钉的通话系统,完完全全成为一只装饰耳钉。

    果然,她输了,输的彻底,在燕辰逸心中,他依旧是对她不信任!

    “怎么呢?”门此时被推开,穆沧海穿着睡衣就跑了过来,显然是被刚才她用力拍打床板而震动了。

    舒洁无力的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上没有说话,她的心,这一刻好痛。

    穆沧海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看舒洁的现在心情明显不好,那么他也不好,坐在舒洁身边,开玩笑的说道,“燕辰逸现在逼的我节节退败,我好像后悔和你打赌了。”

    舒洁一听到燕辰逸三个字眼,眼前就顿时一亮,但是却又很快的黯淡了下来,故意装作不在意的哦了一声。

    穆沧海顿时猜测舒洁心情与燕辰逸有关,看着她那刻装饰耳钉,他知道那是和外界连线的东西,“和你打个赌,我地盘范围急速的缩小,而且还惹怒了燕辰逸,你说我是不是很吃亏?”

    舒洁努力的憋出一个笑脸,打趣道,“没有见过谁吃亏了还像你这般毫不在意!”

    “谁说我不在意?”穆沧海笑的温润儒雅,实在不能和一个烟老大联系起来,“不到结果,谁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说不定我会反咬他一口,从此坐上首席之位!”

    舒洁双眼一闪而过的亮光,随后恢复到黯淡,朝着穆沧海笑道,“那么,我拭目以待!”

    没到结果,就不知道结局,可是她,还在期盼什么?

    穆沧海亲昵的揉了揉舒洁的头发,心中却骂自己犯贱,舒洁离开燕辰逸,不是他正想看到的吗?可是,他总是舍不得看到舒洁如此不开心的样子。

    舒洁突然想到了一点,拉着穆沧海的手问道,“为什么把我关在这里?我要出去!”

    穆沧海也收起了散漫的笑容,正色道,“这里是利比亚,你也知道这里的格局,而且你目前是俘虏,哪里有那么多要求!”

    舒洁楞了下,才意识到自己俘虏的身份,可是,“卡洛阿莫了?他现在怎么样了?”

    “不过就是一个小叔子,你怎么那么关心?”穆沧海挑眉,双手环抱,一个燕辰逸也就算了,还来一个卡洛阿莫!

    “虽然我认识他时间很晚,但是他人很好,来这里我也是为了救他!”舒洁缓缓说道。

    “我看是因为他是燕辰逸唯一的弟弟,唯一的亲人吧!”穆沧海嗤之以鼻,只要是燕辰逸的一切,她还真的是爱屋及乌。

    舒洁没有否定,撇开了头,“反正,我要把卡洛阿莫安全的带出去!”

    “如果我说不了?”穆沧海承认自己吃醋了,为什么在舒洁心中,他连卡洛阿莫的比不上?

    舒洁猛的回头,不可置信的看着他,疾呼道,“你说过,你要把卡洛阿莫完好无损的还给燕辰逸!”

    “我后悔了!”穆沧海冷哼,燕辰逸他摆不平,一个初出茅庐的卡洛阿莫,难道他还摆不平?

    “穆沧海,我不知道你此时在纠结什么?卡洛阿莫哪里得罪你了?”舒洁顿时觉得穆沧海很无理取闹,怎么有一点孩子气,与他之前温润儒雅完全就是两个样子。

    穆沧海也顿时意识到自己失态了,但是却不急着纠正,反正无奈到底,“这里的东西很齐全,你就在这里舒舒服服的呆着吧,直到赌约分出胜负,而卡洛阿莫那里,我自然会把他还给燕辰逸,当然首先还得看我心情!”

    舒洁叹了口气,有被子把自己裹了起来,穆沧海今日的态度转变让她措手不及,原来他在温柔在儒雅,也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人!

    穆沧海这一拳像是打在了棉花上,软绵绵大的无力,不由的按摩了下太阳穴,就在刚才他萌生了一个念头,得不到舒洁由心散发的笑容,也要得到她最直接的愤怒,总有一种表情,一种心情,完完全全是属于他的!

    呵,穆沧海,你还真的是犯贱!

    裹在被子里面的舒洁听到外面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确认穆沧海离开之后,舒洁才掀开背着透气,之前憋屈在心中的感情此时像是找到了*口子一样全部释放了出来,不一会儿枕头和被褥都已经湿了一大片了。

    所有的爱情,所有的幸福,永远抵不过考验,来来回回都只是一个信任而已,没了信任,两个人永远是两个人,拥有都不可能合二为一。

    远处的意大利,燕辰逸坐在阳台上,背靠着冰凉的柱子,旁边摆放着颠倒的酒瓶罐子,望着头顶上的那明亮的月亮,不知道舒洁现在是否也在看它,大口大口的灌了酒,好想让自己永远的醉下去,舒洁,我该拿你怎么办?

    手中捏着被他愤怒扔掉的耳钉,也只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他才拿出来细细的摩擦,想按下那链接的按钮,但是又怕听到那令他愤怒发疯的声音,叹了口气,最终放下了耳钉,后脑子用力的敲打在柱子上,企图要让头疼减缓一点,却没想到越来越沉默,越来越痛。舒洁……

    歪着头,令自己任意妄为一次,快速按下那按钮,呼吸在这一瞬间加速,祈祷着不要出现令他发疯的声音,最终却成为无法连接的提示。

    心跳,仿佛这一刻停止了下来,舒洁,我们到底怎么呢?

    早餐时间,舒洁斯条慢理的坐在房内享用,穆沧海的确没有亏待她,整个房间大概有一百平米的感觉,集中了卧室客厅厨房和书房。

    虽然有厨房,但是一般都是有人送进来,对此舒洁也懒得去动手,乖乖的当起了米虫。

    而经过昨晚痛痛快快哭了一场之后,除开今日双眼红肿以外,舒洁依旧快速痊愈了,什么也不去想,什么也不去做,静静的如同死人一般去等待结果,这样的行为称之为--行尸走肉!

    朱思娜就在这一刻走了进来,穿的光鲜亮丽的她和几日前那个乱葬岗的她完全不一样,骄傲的像一只孔雀一样。

    舒洁直接无视了她,继续享用这美味的食物,朱思娜哪里有食物美好,恐怕自己最后的善心也被朱思娜全部磨灭了吧。

    “舒洁,你不用装作没看见我!”

    朱思娜完全展现了一个小人得志的样子,高傲的扫开舒洁的餐盘,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桌子上,旁边伺候舒洁用餐的奴仆顿时惊讶的用英文说道,“朱小姐,这可是老板交代下来让燕小姐好好享用的!”

    朱思娜毫不在意的推了奴仆一把,她好不容易能骑到舒洁的头上,能不嚣张跋扈一会?

    “出去!”

    奴仆直接听命于穆沧海,死活也不出去,朱思娜吃了闷亏,又是拳头又是腿踢的,奴仆依旧不走。

    舒洁悻悻然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扫着身上的尘埃,语调平淡的说道,“你有什么话说就是了,反正她又听不懂!”

    朱思娜气的瞪了奴仆一眼,跳下了桌子来到舒洁旁边,高傲的说道,“你什么口气,现在你可以鱼肉,我可是刀俎,别得意!”

    舒洁笑了,好一阵子狐假虎威的小狐狸,“我觉得我才要提醒你,这里是穆沧海的地盘,就拿穆沧海对我的态度来说,你这根葱,又能拿我咋样?”

    朱思娜瞬间被噎住了,她的确是投靠穆沧海才有今日的身份地位,但是穆沧海把舒洁当做宝贝一样捧在手上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坏了的心态来看,她的确没有本事能把舒洁怎么样了!

    只不过……

    “卡洛阿莫,你男人的弟弟,对于他,我还是能耍点花招的!”

    瞬间,舒洁眼光冰凉下来,什么人都不能威胁她,甚至是拿卡洛阿莫来威胁她,猛的出手钳住了朱思娜的脖子,冷笑道,“你信不信我现在掐死你,穆沧海也只当死了一条小狗一样,心情好还会叫人把你埋了,入土为安。心情要是不好,山间抛尸也正常的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斗罗之武魂进化系〕〔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万界圆梦师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