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神的上门豪婿(又〕〔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弃少归来〕〔赵旭李晴晴〕〔一婚二宝:帝少宠〕〔疯狂进化的虫子〕〔长生〕〔财阀小娇妻:谢少〕〔云若月楚玄辰〕〔神医毒妃不好惹〕〔农门王妃相当甜〕〔寒门小福妻〕〔小阁老〕〔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农门王妃相当甜〕〔上门神医〕〔谢少,夫人又把你〕〔神话之龙族崛起〕〔上门神医江昊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75章 我爱他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舒洁没好气的加大了手力,让男子的脸色瞬间憋的通红,突然站那么直干什么?男女身高还是有差距的!

    “放开舒展!”舒洁对准看守舒展的人说道,但是看守人员依旧纹丝不动。

    舒洁加重鼻音嗯了一声,瞬间提起憋的脸红的男子,那些人才乖巧的放开了舒展。

    舒洁满意的看着这一点,果然擒贼先擒王,扣住了这个男人,什么事情都好办了,温和的朝着舒展一笑,呼喊着,“舒展你别怕,来我身后来!”

    舒展瞬间快速移动到舒洁身后,好像在舒洁身后才有了安全感。

    “带我出去!”舒洁又敲了敲男子的脑袋,示意他带路。可是这时候男人突然不那么乖巧了,反而一动不动。

    舒洁正纳闷怎么回事,身后突然感觉到一股阴暗,令自己毛骨悚然,正要回头看是谁如此大胆,门突然被撞开了,燕辰逸那张带怒火的脸顿时出现在众人面前。

    现场气氛瞬间升值到了极点!

    舒洁满意的朝着燕辰逸呼叫了一声,“阿逸……”

    之前的小别扭也消失的无影无踪,原来爱,就是那么简单。

    燕辰逸却自大的嗯了一声,看到里面的场景,靠在门口环抱着手臂,让自己的人马瞬间进入房内,悠然的说道,“害我担心了半天,胡乱猜想了半天,搞了半天你被人劫持了!而且看样子,现在你也不需要帮助!”

    舒洁娇嗔,钳住男人的手快速的松开,手枪却挨近了几分,“那你之前怎么想的?”

    没有解释,没有说明,之前还在吵闹的两人,此时一致对外了!

    “怎么想?”燕辰逸松了口气,脸色的表情也微微缓和,“自然是想你又跑了,抛夫弃子!”

    舒洁噗嗤笑了出来,朝着燕辰逸骂道笨蛋。

    现场的情况不像是两大帮派对阵,反而是燕辰逸和舒洁的打情骂俏。

    因为舒洁挟持了为首的男子,所以其他人员根本不用还手就被闪电的捆绑起来,缴械投降了。

    两名男子从舒洁手中接过了那为首的男人带了下去,舒洁瞬间转身朝着舒展笑道,“舒展,这五年委屈你了,今后我一定会给你好的生活。!”

    舒展很是欣慰的朝着舒洁笑了笑。

    燕辰逸走了过去抱着舒洁,霸道的说道,“我还等着你解释了!”

    舒洁斜了他一眼,都和好了还计较什么解释?自然也耍脾气的挥开燕辰逸的手,跑去拉着自己的舒展,“这利比亚不好玩,舒展我带你回国去!”

    五年对舒展的亏欠,不是那么容易就偿还了,舒洁希望做出最大的努力。

    舒展一直和蔼可亲的拉着她,跟着她走。

    “舒洁!”突然之间,身后传来燕辰逸惶恐的声音,舒洁不解的想回头看他为何如此惊慌。

    但是身体还没有彻底转过来,余光就看到燕辰逸突然跑了上来拉开了她。

    砰的一声,血花四溅,眼前、四肢乃至全身上下几乎全部都是燕辰逸的鲜血。

    空气之中弥漫着令人毛骨悚然的血腥味,舒洁全身颤抖的看着眼前这一切,那个她最爱的男人就这样缓慢的闭上了眼睛,从她面前跌倒了下去。而燕辰逸身后,却是举着手枪对准她的舒展!

    “不!”舒洁惊呼一声,为什么?

    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

    “啊……”害怕,恐惧,不可置信的心情睡觉充满了舒洁的内心,脑海中混沌一片不知道方向,身体下意识的抢过一把手枪朝着舒展毫不犹豫的开枪,愤怒的狂叫着,“你到底是谁?”

    可是来不及了,无数的枪口对准了他,直到断气都没有回答舒洁的疑问。

    看着舒展的倒下,舒洁疼的无法呼吸,脚步蹒跚的跌倒在燕辰逸面前,鲜血瞬间送裤子湿透了进来,就像一只地狱的手朝着舒洁这边挥舞了过来!

    “燕辰逸!”舒洁尖叫着,猛的抱着眼前的男人,脑海中一片空白,瞳孔无光,视线散乱,宛如此时是在一片漆烟的小屋子里面,那里只有她和燕辰逸。

    那最爱她的男人,最疼爱她的男人,在危险时刻毫不犹豫的替她挡了一枪。

    与她以往中枪的部位不同,燕辰逸的枪口是在--头部!

    害怕恐惧瞬间席卷了舒洁全身,手上颤抖的抱着闭上眼睛的燕辰逸,伸手害怕的按住那不断冒血的洞口,不要,不要!

    前一刻还在电话里大呼小叫的他……

    前一刻还在她面前耀武扬威的他……

    此时居然冷冰冰的趟在她怀中,冷冷的,冰冰的,安安静静的!

    “燕辰逸你给我醒来,要是你再不醒来,我就真的消失在你面前永远不回来!”舒洁试图威胁着燕辰逸,自我蒙蔽的认为燕辰逸只是在和她闹别扭,是的,在闹别扭而已!

    “你还在闹别扭是不是?你这个男人怎么那么的小气?”舒洁忍不住的大声哭了出来,泪水大滴大滴的往下掉,与燕辰逸的血水融为一体。

    “我告诉你,我和穆沧海的照片是假的是,是电脑合成的,你咋那么的笨了?你为什么就不相信我呢?”舒洁哽咽的几乎说不出话来,但是她依旧要说,“你给我的通话正好是我感冒的时候,我不想让你担心,才匆忙切断了电话,你这个不干净的脑子,一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舒洁边解释着,边这怪责自己责怪燕燕,直到全身没力气的趴在燕辰逸身上,不敢想象,眼前的男人如果就这样消失了,她今后的人生将会是怎样的颜色?这见识都比离开他还有痛苦,还有令人难以接受!

    然而此时燕辰逸的手缓缓滑落下去,舒洁来不及抓住他的手,冰凉触碰地面的声音令她发出痛到极致的呼喊声--燕辰逸,这辈子,我不能没有你!

    四周几乎传出了悲凉的气氛,一幕幕的回忆宛如幻灯片一样浮现在舒洁面前。

    “自己的老婆自己培养,这才符合自己的心意!”

    “再狡猾的孙悟空也逃不出如来佛的五指山!”

    “你的天真,还真的想让我狠狠的撕碎!”

    “两年了,我发狂的想你,怀恋你的味道,日日做梦都想着你,现在你终于回到了我的怀里。”

    “我会让你知道,你的生活中有我,才会完整。”

    燕辰逸,我永远都在你怀中,没有你的生活根本不会最完整的,所以请你别离开我……

    空荡的走廊上,弥漫着消毒水的味道,刺鼻,锥心。着急的脚步声和冰凉地板发出清脆的响声,宛如一把把尖刀*舒洁的心脏。木讷的坐在手术室的外面,燕辰逸已经被推进器十六个小时了,她好怕,好怕再见到会是一具冰凉的尸体。

    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况,仓皇不安笼罩了她全部,都是她的错,全部都是她的错。

    “舒洁,你干什么!”雷霆急促的丢到了手中的香烟,快速的拉着舒洁的手,快速抢走舒洁的手枪,愤怒的嘶吼道,“现在都已经乱成这个样子了,你还在这里添乱?”

    卡洛阿莫刚安定了闪电内部的动荡走了进来,就看到这幅摸样,赶紧跑了过去从雷霆手中抢过舒洁抱在怀中,朝着雷霆埋怨道,“你别吼她……”

    舒洁此事就像溺水的人好不容易抓到救命的木筏不肯松手,死死的攀附着卡洛阿莫,痛苦的嘶吼道,“都是我,我好好的待在屋子里哪里都不去,就不会这样了,不会这样了。”

    卡洛阿莫见情况不对,赶紧朝着雷霆使患着眼神,后者会意的悄然离去。

    “我们都不知道明天会发生什么,而且你当时只是想救你舒展,根本对未来的事情无法预料,也不会知道你舒展其实……”

    卡洛阿莫用力的按着舒洁的头埋在自己的胸口,无奈的劝说着,谁也想不到,舒洁倾心相对的舒展居然被洗脑了。

    他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个场面,他这辈子最佩服的男人躺在了血泊之中!不敢想象,闪电没了老板,将会是怎么一副摸样。

    “卡洛阿莫,我好害怕好害怕逸在也不会出来,在也不会对我发火,不会对我吼叫了!”

    看着舒洁伤心欲绝,卡洛阿莫心中也不好受,“你别那么悲观,我哥还没出来你就诅咒他!”

    “可是我没办法啊,我停止不住自己的思想啊,它总是要乱想,我好害怕……”

    撕心裂肺的叫喊着牵动了所有人的心,当雷霆带着医生前来的时候,舒洁依旧被卡洛阿莫敲晕在怀中,随后便打了一注镇定剂昏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的时候,舒洁把自己静静的关在病房里,不吃不喝,不言不语,直到最后雷斯拖着疲惫的身体出来,舒洁眼睛才有了一丝焦距,惨白无血色的薄唇亲启,“怎、么样了?”

    雷斯身体还没有康复,身上都出还缠着有烧伤的蹦跶,动作十分不方便,困难的走在舒洁床边坐了下来,无奈的看着舒洁。

    这眼神看得舒洁心中一紧,心跳加速,泪水不由的滚了出来,“难道……”

    “没有难道!”雷斯急切的否定,像是不满有人说什么不好的话语,叹气解释道,“子弹很微妙,卡在了脑壳里面,虽然不及立马毙命,但是却很难取出来,全国所有权威的脑科医生都探讨了一天,加老板身份特殊,没有人敢亲手执刀!”

    舒洁一听全身散发着冷气,雷斯这话说明了,“燕辰逸他没死,对不对?”

    雷斯没好气道,“别说死不死的!”

    声音骤然降低,温度有些冰凉,“最多维持三天,三天内如果不取子弹,可能会发生脑梗死亡。”

    舒洁急了,拉着雷斯厉声道,“那还不去取?取出来啊!”

    雷斯皱眉,为难的说道,“子弹位置很奇妙,它旁边就是各种神经,稍微一不注意就会……”

    “危险很大吗?”舒洁力气突然像被抽空一般,跌坐在了床上,心脏疼痛的厉害,心情一上一下的,她几乎快承受不住这样的起伏而崩溃了。

    “取出的成活率是百分之十……”雷斯声音越说越小声,“而且,没人敢动手术!”

    燕辰逸的身份,稍微不注意,谁敢去当出头鸟?

    “谁敢不救,我杀他全家!手术失败,我抄他十八代!”

    舒洁双眼通红,与苍白的脸色成为强烈的对比。

    雷斯累的脑袋有有些疼,几乎摇摇欲坠,“舒洁你听我说,强权下出的政策安全系数不高!

    ”动不动就灭全家,要是遇上性格古怪的人,直接动点手脚,小的是他没命,大的却是闪电失去顶柱!

    “根据全球神经外科排名,排名第一是一位美籍华裔,名叫秦宋,如果由他执刀,那么成活率会到达百分之二十!”经验和技术是提高成活率的唯一途径,这才是雷斯找舒洁谈话的重点!

    舒洁微微皱眉,有些不明白雷斯的意思,责怪道,“既然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为什么你还快去找他来啊!”

    雷斯就知道舒洁会如此只说,如果真的有那么简单,他也不会来找她谈话,“这个秦宋性格古怪,独来独往一个人习惯了,属于个人主义分子,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任何人可以强迫他,如果我们强取豪夺把他带来,可能会被反噬!”

    “这个人如此古怪?”一名医者,难道会至患者不顾?

    “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找他来!”舒洁从床上走了下来,燕辰逸的病情不能在拖,她必须要去这个人绑架过来!

    雷斯笑了,“医院这边必须由我来看着老板,雷霆和雷雨还的维持闪电,卡洛阿莫协助,比较他毒性还没有完全抵抗,而小诗,两个孩子还的靠她来安抚。”

    舒洁点了点头,深呼吸了一口,此时的她不能倒下,“所以你从一开始就打定主意要我去找那医生对吧?”

    “自然,现在我们需要你!”这段时间雷斯再也不吊儿郎当,多了一份沉稳,一份自责,在没有老板的时候,他们必须要顶起这一切!

    舒洁点了点头,“他现在在哪里?我立马出发!”

    “车已经在外面等着了,你不需要准备任何东西,直接去机场起飞,秦宋目前在美国拉斯维加斯,属于闪电的地盘,对你有优势!”

    舒洁喝了一口气,闭着眼睛暗道,燕辰逸,你一定要等我!

    随即,睁开双眼,光芒万丈,再也看不到任何的软弱。

    ……

    美国拉斯维加斯,已经五年没有踏上这里,这一次来,早已经物是人非,可是拉斯维加斯却一点没有变化。

    赌城夜晚是最热闹的,喜欢夜生活的纨绔公子汇集地,努力的挥洒着他们的青春,他们的财力。

    秦宋来至于一个大家族,却因为是私生子,所以性格怪癖,靠着出色的技术,一场手术下来就可以来拉斯维加斯潇洒一段时间,因此他早就脱离了家族势力,一个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

    只不过秦宋在赌技上面,就不如他医术上的出色了,几场下来,他的筹码已经所剩无几了!

    “靠,你出老千是不是?”秦宋一把抓起对局的那名男子的领带,如果不是出老千,他干嘛一直输?

    “输不起就说我出老千?”旁边的人也不是吓大的,敢来拉斯维加斯,那么自然背景也不简单,顿时一群人朝着秦宋围攻了过去。

    “如果几位先生想打架,那么请出去解决,赌城内部是禁止打架斗殴的!”负责发牌的庄家清理了下嗓子,语调淡淡的说道。

    几人瞬间就安静了下来,谁都知道赌场的规矩,谁也知道赌城背后的势力,纷纷拉着秦宋小声说道,“门口等着!”

    秦宋挑眉,嘴角微微勾起一个笑容,他一个拿手术刀的怎么和这群人拼搏?无声的跟在后面,却在一个拐角处躲了开来。

    “啊……”秦宋身后突然冒出一个人来,顿时吓了他一大跳,口气不善道,“不就是要打架嘛,出去就出去!”

    那人却不急不慢的开口,“秦先生请留步,如果秦先生有需要,我们可以帮你解决外面那帮势力。”

    顿时秦宋来了兴趣,转身眯眼笑道,“怎么,你和他们有仇?却找不到机会报复?”

    来人轻缓一笑,不骄不躁,已经平淡无趣的说道,“我家夫人想请先生到府上用茶。”

    “哟?”秦宋双手环抱,外面的人实在是很烦,要是借此机会甩掉也不错,“喝茶好啊,我喜欢喝茶,走吧!”

    不知道是哪个老太婆又想求他,这种事情他见多了,也烦闷了!

    “那么请!”来人恭敬的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就为秦宋领路。

    一路上那人再也没有开口说话,秦宋无聊的闲聊着,却发现那人就是一个木头,问什么答什么,一点都不好玩,默默的把来的路线给记下来。

    说是府上,其实就是赌城的楼上,装饰豪华的居室,秦宋来了兴趣,看样子这次的人背景很大嘛!

    “我家夫人就在里面等着,请……”那人说完之后便恭敬的退了出去。

    秦宋挑眉,目前所在的地方是一间会客厅,房顶有一半是透明的顶,上面居然是一巨大的水缸,里面游动着小鱼,阳光透过水缸照射在地面上,波光粼粼。

    而一名身穿烟白相间的休闲裙背对着他而坐,从背脊和头发来看,居然是一名年轻的夫人。

    双手环抱在胸口,到没有上前,背靠在墙上,开门见山的说道,“如果想找我上手术台,那么很抱歉了,只是为我解决一桩打架斗殴还不足让我上手术台!”

    “哦?”年轻夫人端着茶水的手臂停留在半空之中,清脆的声音不带有任何的杂碎,发出轻爽的笑声,“秦先生的账户好像空了吧,难道不需要填满吗?”

    秦宋顿时耻笑一声,“你倒是比我清楚!”

    女子散发出温和的笑声,没有否认。

    秦宋突然来了脾气,微微皱眉,“我是不是可以把这一切想成,是你背后捣的鬼?故意让我账户空了?”

    女子悠闲的喝着茶水,缓缓的起身,转身朝着秦宋走了过来,“我也可以大方的承认,的确都是我做了手脚!”

    两人越来越近,秦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还想说什么,但是却看清楚对方容颜之后,彻底了楞了下来。

    舒洁也呆滞了一秒,随后和秦宋异口同声的说道,“是你!”

    舒洁表示很惊讶,这个不是上次疯狂出租车事件的加司机吗?瞬间心中石头送了下来,“没想到是你?”

    秦宋也皱眉,不像舒洁那般偷悦,反而气呼呼的说道,“这么年轻结婚干什么?”

    舒洁一愣,随后笑了出来,给秦宋倒了一杯茶水,倒是没了之前那么假装镇定,急切的说道,“我记得上次离开之后,有人说过无论是上刀山下火海,都会为我去办!”

    秦宋气呼呼的喝掉了茶水,上次事件给他带来的影响远远比他估计的大了很多,有时候夜晚都不自觉的想起她,还期待如果真的能下次见面,就主动追求她,晃荡着手中空空的茶杯,郁闷的说道,“可以帮你办,你找我也多半是要我上手术台,这个对我来说也不算是什么刀山火海,容易!”

    舒洁笑了,原本以为还要怎么捆绑打包带走了,没想到如此容易。

    秦宋却接着说道,“别笑的那么开心,如果前提条件是,你得嫁给我了?”

    “我结婚了!”舒洁想都没有想直接脱口而出。

    秦宋的脸瞬间变了,蛮横的说道,“离婚在和我结婚撒,我不会嫌弃你的!”

    舒洁楞了一下,因为见到了秦宋,瞬间想起了出租车上面的事情,以为事情很好解决了,收起了所有的强势,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变故,低着头小声道,“这辈子我都不离开他,如果你不愿意去救治他,那么我就找其他人,如果他死了,我就和他一起死!”

    声音虽小,却带着无限的坚定,坚决。

    一身居无定所,四处漂泊的秦宋心中像是受到重力一击开始碎掉了,生活了二十多年,一直生活在仇恨之中,故意为所欲为,四次惹事,从来没有人像眼前女子关心她丈夫那般,关心过他,垂着眼让人看不到他的情绪,幽怨的说了一声,“我嫉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穿越八年才出道〕〔莫求仙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开局地摊卖大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