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上门女婿江辰〕〔大流寇〕〔1胎2宝:总裁爹地〕〔都市古仙医〕〔深空彼岸〕〔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豪门盗情:她来自〕〔江辰唐楚楚〕〔龙象〕〔重生之我真是富三〕〔洪荒历〕〔农门婆婆的诰命之〕〔我爸爸是盖世英雄〕〔龙国域外战神〕〔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81章 容长卿篇(五)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晚上回到家,夏青柠面色不佳,容长卿见此不由奇怪,深邃的目光带着疑惑,“怎么呢?”

    “没什么,只是觉得累了。”夏青柠无精打采。

    “那你早点休息,今天,多谢。”

    夏青柠浅笑,“就算是我住在你的感谢费吧。”

    说完之后,夏青柠就去洗漱睡觉。

    而后,容长卿点燃一根雪茄,吞吐一口,而此时,电话铃声响起,打断了这一份宁静的美好。

    容长卿提起电话,看着来电人的名字,眼角扫过一丝不悦,直接顺手挂掉了电话,却没想到再次响起。

    无奈之下,容长卿沉声接了电话,语气不善,“有什么事情吗?”

    “容长卿,你能陪陪我吗?”李依瞳声音从听筒中传了出来,带着少去的抽泣,“在三环中段,我撞了车……”

    撞车?

    处于朋友之间的关心,容长卿立刻问道,“怎么回事?严重不,你报警没有?”

    “容长卿,我好想,好想撞死了人……我好害怕,你能来陪陪我妈?”李依瞳泣不成声,比起夏青柠做作而又大声的哭泣,李依瞳却是小声的抽泣,梨花带雨,较小脆弱。

    “你在哪里,把地址发给我,我马上来!”留下一句话,就朝着屋内正在欢喜选着布料的夏青柠张改兰说一声,“我出去一下!”

    “你去哪里?”夏青柠问。

    “有事情!”容长卿没有说,怕她乱想,转身就直接离去。

    “我也去!”

    ……

    跟着电子导航,容长卿来到了李依瞳所说的地点。

    这里很偏僻,几乎没有过往车辆,如果这里发生车祸而没有人发现,那么后果不堪设想。

    容长卿心下一沉,快速的开着车,最后在一处树林里,发现李依瞳全身缩卷在一起,躲在一树林下,没有光照下,几乎是看不见。

    而她所开的那辆车,此时已经四脚朝天翻在地上,如果不是因为容长卿车转弯时那一缕亮光,任何人都无法看见这里还出了事故。

    容长卿赶紧将车停在旁边,车灯照亮,应急灯开启,急忙下车呼喊李依瞳,“你怎么了?有没有受伤,为什么没有打电话报警?”

    李依瞳这会儿才缓缓抬起眼,瞧见是容长卿赶来,瞬间痛的哭着。

    “容长卿,真的是你?”李依瞳伸出手抱紧了他,就像溺水的人抓住了救命稻草!

    “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双手紧紧的抱着他,就像缠蔓,拼命的倚靠着他。

    容长卿接触到她的温度,突然觉得她身上温度异常的高,而且浑身正在不停的颤抖,借由车灯的光照,能看得见她脸上不一样的潮红。

    容长卿猛然一惊,这样的李依瞳有些奇怪!

    “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你说你撞死了人,那人在哪里!”

    李依瞳贪婪的感受容长卿带来的温度,“死了,我把我自己撞死了!”

    “你冷静一点!”容长卿将她从自己身扒了下来,双手紧握她的双肩,看着因为哭泣而擦脏的脸,早已经不是当年那个李依瞳了!

    “你告诉我,你吃了什么!”容长卿此事脑袋中有个大胆的猜想。

    如此怪异的李依瞳,陌生而又遥远的出事地点。

    这一切,都清楚的告诉他,这不正常!

    李依瞳双眼有些恍惚,话语有些吞吐,“他们灌了我好多好多酒,好多多好多白色的粉,还有什么药水,容长卿,我现在感觉我好难受,浑身都疼,我要太脏了,太难受了,我要把我自己撞死。”

    “你给我清醒一点!”容长卿一吼,见李依瞳几乎闭上眼,便用力的摇晃她,“不要睡,不准睡,李家已经失去一个女儿,不能再失去你了!”

    “啊,疼……”李依瞳吃痛的叫了一声。

    容长卿闻声看去,却发现李依瞳身上有几处伤口正在流血,应该是翻车事故造成,但是让他感觉不对劲的是,李依瞳身上上上下下满是乌青,不像是车祸造成,反而……

    干脆李依瞳说自己脏,要撞死自己?

    “你先忍着,我带你去医院!”容长卿将自己外套脱了下来盖在她身上,然后拦腰抱起来,打算送到车上安顿。

    夏青柠坐在了另外一辆车上,关了灯,再距离二十米远的地方,静静的看着这一幕。

    刚才容长卿走得急,她就开另外一辆车跟在后面。

    “李依瞳怎么就跑到这个地方来了?”她很是疑惑,大半夜的还喊容长卿出来。

    这会儿,容长卿开车着快速的离去。

    强光*过来,遮了夏青柠的眼,容长卿余光撇了一眼,继续开车离开。

    市人民医院内,李依瞳已经昏迷过去,医生做完检查之后,带着容长卿去了办公司谈论。

    “总裁,这李小姐是被注*药物,产生了幻觉,并且这种药物当中含有一种情愫,能让人悸动,除开她身上的几处因翻车而导致的伤口之外,其余的乌青应该是人为照常,我们检查了她的全身,发现的确如设想一样,李小姐,被人侵犯。而且根据创口的严重程度来判断,不止一人!”

    “嘭!”容长卿一拳重重的打在桌上,“调查,我要清楚是谁做的!”

    “是!”旁边的助理得到了命令,立马转身出去。

    容长卿想了一会儿,心中微微有些心疼,不为别的,至少李依瞳是他从小到大认识的女孩,曾经,他是把她当做妹妹来宠爱,掏出了电话,“章老,我有件事情需要跟你说一下……”

    医院门外,夏青柠停了车,却正好一起赶来的容长卿母亲张改兰。

    微微蹙眉,到底什么事情,引起人家老人出动?

    “青柠,你怎么在这里?”张改兰瞧见了她,之前去过容长卿的家里,自然的认为了夏青柠是儿子的新女朋友。

    对于这个不熟悉的阿姨,青柠有点拘谨。

    但是张改兰的性质自来熟,直接巴拉巴拉的说了一大堆。

    “我听朋友说,长卿带着依瞳来医院了,可是这大半夜来医院干什么,难不成长卿和依瞳早就发生了关系,而导致依瞳怀孕了吗?天啊!”

    张改兰脑洞不是一般的大,一想到这里,就急切的带着夏青柠往屋医院里跑,“青柠,我们要赶快呀,要不然你地位不保呀!”

    夏青柠:“……”

    张改兰找来了医院的负责人,带着她直接上去找到了容长卿,却刚好发现,章老也在,与此同时的还有李家一群人。

    “这么大的状况?”张改兰撇了几眼,难不成李依瞳还真的怀了容长卿的孩子呀?

    “妈。”容长卿呼喊了一声,一点都不意外,“依瞳睡了,要看她明天再来吧。”

    “我不是来看她的!”张改兰立刻否认,“我是来找你的!”

    容长卿揉感觉自己头大,为什么自己得母亲总是少一根筋,这样的情况下,为何总是爱说实话?

    “行,找我干什么?”

    “干什么,我还问你这是干什么呢?”

    张改兰指着病房,指着李家夫妇,指着章老,故意说道,“人家家里的事情,你大半夜的着急跑来干什么?”

    章老沉不住气了,他认识张改兰大半辈子了,了解她的个性,总是话里有话,“这件事情,我们十分感谢容长卿,如果不是他,可能今日就见不到依瞳了。”

    这边说完,那边伴随着李母痛苦的哭声,“我可怜的孩子呀,依菲尸骨未寒,怎么依瞳又出事情了,容长卿,我两个女儿前后因为你出事,你得给我们一个交代呀!”

    “交代?什么交代?”张改兰立刻护子,“你家老头还说要谢谢我家容长卿,怎么到你这里,话就变成我们容长卿造成的呢?”

    张改兰已经自动脑补是李依瞳怀孕了,“就算出了这事情,也是你情我愿的事情,大不了孩子生下来,我们认,我们养!”

    “什么孩子?什么你情我愿?”章老一拐杖重重的砸了一下地,怒道,“一片胡言!”

    “不是怀孕呀?”张改兰疑惑的看向容长卿。

    容长卿觉得自己脑袋疼,自己老妈这个时候来就是添乱的,“你先回去吧,事情我回去告诉你!”

    “什么事情为什么不现在说?”

    李母此时如同一只发疯的狮子,逮着容长卿就咬,“容长卿,我加依菲生前如此爱你喜欢你,就连最后一刻都是来找你的,却不料遇到车祸去世。如今,依瞳因为你结婚的事情,痛不欲生,出去买醉,却不料被人盯上,差点自杀。我两个女儿为了你一死一伤,你为什么就不放过我们!”

    “你这是什么话,你家依菲本来就患病,早死还是一种解脱,再说是她自己逃出去找容长卿的,这与长卿有什么关系?难不成长卿还为她终生不娶吗?何况你家依菲和长卿不是情侣关系,自始至终,长卿只是把你家依菲当做妹妹看待!其他全部都是你家依菲自以为是,单恋成疾!”

    张改兰也不是好惹的,这种时候是极度的维护自家儿子,“再说依瞳,开始是你们李家为了依菲,强行的分开他们两人,如今依菲走了,就想依瞳和长卿再此和好?你们这算盘大的多好,真当我家长卿就是为你们女儿而出生的?长卿现在和青柠恩爱这呢,自己看着眼酸了?女儿出事情了也怪我家长卿头上,你真当我们好欺负吗?”

    “妈,你少说两句!”

    容长卿很不喜欢这样的场面,吵吵闹闹又有什么意思,回头朝着李家道,“作为朋友,我已经尽力了,如果其他的需要我出力,我自然尽力而为,如果是非要负什么责任,对不起,我的责任已经给了青柠!”

    全程没开口一句的夏青柠,直接被张改兰和容长卿给举在了最中间!

    她就是一个最近借助在容家的人呀!

    “就是,已经婚嫁,其他的事情就不要赖着我家长卿了,话说依瞳又如今的下场,也不过是她自找的,大半夜的非要去那种地方买醉,不就是存心想惹出点事情来嘛……”

    “不准你诋毁我家依瞳!”李母双眼一瞪,怒吼,“如果不是因为容长卿抛弃她,她又岂会?”

    “长卿早就在几年前抛弃她了,为什么现在才买醉,别什么事情都弄到我家长卿身上,再说当初是你们要分开他们的!”

    “你们还有良心吗?依瞳都这样了,张姐,你积点口德吧!”

    “我怎么了,我良心大大的在呢……”

    “不要吵了,病人自杀了!”

    李依瞳是听见了张改兰的话,痛不欲生的撞墙自杀。

    还好力道不大,只是晕了过去,但是这一吓,倒是让张改兰不敢说什么了。

    毕竟,她是一个心善之人。

    李母这会儿嘴巴一只喋喋不休,“有你们容家这样欺负人的吗?依瞳都命悬一线,你们还苦苦相逼,作孽呀!”

    容长卿头疼,一只抽着雪茄。

    张改兰想还口,但是又怕那脆弱的李依瞳听见,下次要是直接跳楼咋办?

    算了,自己得三寸不烂之舌还是留着以后慢慢用吧。

    李母倒是不累,一个劲的说道,“容长卿,你倒是说话呀,对呀依瞳,你到底想要怎么的补偿,不要说什么尽力而为,你知道的,依瞳不在乎这些!”

    容长卿目光微微一沉,刚准备开口,夏青柠却先了一步,问道,“那,要什么呢?”

    夏青柠目光明亮,清醒,犹如明月一般的皎洁,“大家明人不说暗话,李依瞳想要什么,大家都清楚,那么现在这像什么?公然逼婚还是让我下堂?”

    夏青柠不开口,李家人都差点忘记了她,忘记了把李依瞳欺负哭的夏青柠!

    张改兰微微向着夏青柠竖起大拇指,朝着她点赞。青柠不吵不闹,和李母比起来,就犹如一高门贵妇,一市井泼妇。

    容长卿目光深深的看向夏青柠,此时的她给他的感觉居然是成熟,稳重,而且很会演戏。

    这样的她,居然还有几分异样的迷人!

    “我不会和青柠离婚,况且,依瞳的事情,为何需要我负责?”容长卿开口,他不是导火线,也不是始作俑者,如果真的要定罪,那只能说自己不该出生在这个世界上。

    夏青柠:“……”怎么就成离婚了?什么时候结婚的呢!

    李母本来见容长卿不开口,还以为他是默认了,这会儿忍不住的抽泣,“我苦命的女儿呀,你为何要作践自己!”

    夏青柠觉得有些累了,抬头朝着容长卿亲昵的说道,“我有点累了,我们先回去睡觉吧,你也为了她忙了一晚上了。”

    夏青柠专门加大了那一声忙字,她不喜欢那些不懂感恩的人。

    “好!”容长卿点了点头,便招呼道,“既然依瞳也没什么事情了,我们就先走了!”

    夏青柠拉着张改兰,又补充了一句,“你们最好管好自己得女儿,从此往后,我会监督容长卿,断绝与她的来往,以免她要死要活的,又来怪罪我们!”

    说完,三人头也不回的离开。

    路上,张改兰先被送了回去休息,容长卿再带着夏青柠回家。

    容长卿问道,“你怎么突然转性了,不吵不闹了?”

    夏青柠困的慌,平时这个时间自己早就与周公下棋了,“跟什么样子的人说话,就要用什么样子的态度,对你,我可以吵闹,可以任性,因为我知道你不会生气我。对李依瞳,我就要装作比她狠,比她有才,才能震住她。而对于她母亲那种泼妇,自然要冷静的把话说话,因为你跟她吵,只会让她气焰高涨,所以对付她,只需要一盆水,灭了她的火!”

    “你对这个,倒是看的透彻!”

    容长卿心中微微有些疑惑,说夏青柠笨呢,她有时候又聪明的厉害,但是说她聪明呢,可是很多事情又不懂,又不明白。

    夏青柠却满肚子的话,只是开始没在医院说出来,“这李依瞳到底怎么了?被人睡了?”

    容长卿微微点了点头,没有开口,却算是回答了。

    李依瞳本来长得就不错,加上会打扮,这样的女人走到哪里都招蜂引蝶。

    “这样的话,的确很悲剧!”

    “李依瞳是爱你吗?”

    “……”容长卿没有回答。

    “那,你和我?”

    “……”容长卿也没有回答。

    没有得到答案的夏青柠没有继续问了下去,她果然是假戏真做了。

    ……

    早上醒来,夏青柠意外的醒的比容长卿早。

    今日是周末,容长卿不上班,夏青柠来到了厨房,想为容长卿做一顿早饭。

    她其实不怎么会弄,只能从冰箱里面找现成了,拿出了牛奶,像模像样的倒进了杯子里面,然后又拿出来上次逛街买的水果燕麦,据说泡酸奶很好吃。

    而酸奶,自己也买了很多放在了冰箱里面。

    因为爱吃,夏青柠买了很多可以现吃的东西,特别是水果,都是超市切好了的。

    拿出来,摆放成花朵,放在了盘子里面。

    然后,像模像样的早饭就被夏青柠弄好,她几乎觉得自己成了神厨,果然摆拍是有道理的。

    容长卿有生理钟,到点自然就醒了,洗漱完毕之后下楼,发现夏青柠坐在桌子上面玩手机游戏。

    而桌子上,两杯牛奶,两杯酸奶燕麦,一盘水果平盘。

    这样简单,而又丰富的早饭,倒是有些像夏青柠准备出来的。

    嘴角微微一撇,很享受的坐下来,“早!”

    夏青柠闻言,才从手机游戏里面回过神,抬头盈盈一笑,“早,吃早饭!”

    “恩!”容长卿先是吃了一口水果,“酸奶,牛奶,水果,虽然很丰富,但是也不能每天都吃这些,况且酸奶水果都是从冰箱出来,太凉,对胃不好,以后我请一个钟点工来,”

    夏青柠不开心了,“可是,我就这样混吃混喝下去,你还请?”

    “嗯,你是家里的一分子。”

    夏青柠一怔,故意转移话题掩盖自己的害羞,“那,好吃么?”

    容长卿呵呵一笑,“很好吃,只是,我们不能每天都吃这个吧!”

    这些东西,根本不需要动一下厨具,偶尔吃还不错,天天吃,胃不行!

    “我可以学!”夏青柠想都没想,就开口说道,完全不知难道又多大。

    因为她想给容长卿做好吃的,让他天天都吃她做的!

    容长卿心口暖暖的,有妻如此,是他之幸,“那也要请阿姨来教你呀!”

    夏青柠点头,“对哦!”

    “那我要去学,学很多很多好吃给你当早饭吃!”夏青柠一想到这些美食,就觉得都在流口水了!

    “这些东西,吃多了会胖的!”容长卿将牛奶喝完,象征性的吃了点酸奶燕麦片和水果,边说吃饱了,“明天我要出差,你一个人在家要是不好玩,就去妈那边吧!”

    夏青柠一震,“出差?”

    容长卿点头,“有一个项目需求我现场考核,可能一个星期不会回来!”

    “那不行!”夏青柠不愿意,昨晚之后她每天都想和容长卿一起睡觉,“你把我带上好不好?”

    这段时间,她真的假戏真做了。

    容长卿微微眯着眼,昨夜之后,两人的距离又近了不少,出差带家属,他还真的没有过。

    “也不是太远,你要去,那就一起去吧!”

    “你真好!”夏青柠高兴的跳了起来。

    第一次出差,身边还带一个拖油瓶,倒是有另外一种滋味。

    这会儿电话铃声忽然响起,容长卿一瞧,面色不佳。

    夏青柠好奇的看了一眼,结果也不高兴了,是李依瞳打来的。

    娇嗔,“她怎么阴魂不散!”

    容长卿皱眉,直接将电话挂了,可是没一会儿,又拨了过来。

    这次夏青柠抢先一步,接了起来。

    “你找谁!”

    对方明显是没想到会是一个女声传来,半会,才疑问,“夏青柠?”

    “就是你姑奶奶我,你醒了呀?不闹自杀了吗?”大清早就打电话来,真是闹腾!

    “你把电话给长卿!”李依瞳语气瞬间冰冷,就像冰窖里面出来的。

    “他在洗澡,你有什么事情给我说吧,我会转告给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莫求仙缘〕〔开局地摊卖大力〕〔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