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奶爸〕〔我真的长生不老〕〔仙医邪凰:废物四〕〔龙城〕〔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混沌丹神〕〔青萍〕〔大流寇〕〔春回大明朝〕〔威震八方叶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仙魔三国大玩家〕〔都市极品仙尊〕〔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洛诗涵战寒爵〕〔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86章 景昱(三)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记者群眼见着景昱的保姆车扬尘而去,心中的沮丧不言而喻。仿若霜打的茄子一般,耷拉着脑袋,收拾着自己的器材,准备回去各自承受主编的冷眼加批伐。

    “还以为能从中挖出点什么劲爆内幕呢,没想到除了一张景昱的冷脸,什么都没有拍到。”

    一个记者暗叹着。早就知道结果是这样的啦。这个景昱一向是以对记者和狗仔的不假辞色而著称的,所幸,自己这次虽然没能挖出点什么内幕,别的报刊倒也是没抢到什么先机。

    正准备和摄影师将器材收拾起来,眼见机场的另一侧的出口又有了骚、动。

    “啊!”一个稚嫩的女孩子兴奋的尖叫起来,年轻的脸孔上满是对自己偶像的崇拜和景仰。“请问你是林亦舒吗?林亦舒,我可喜欢你扮演的青莲格格呢,你帮我签个名,好吗?”

    林亦舒亦是烟超遮面,一头长发乌烟油亮,随意的披散在肩头。简单的灰色t恤,深色牛仔窄脚裤。外罩一件御寒的军绿色休闲棉衣。简单,随性,却又大气时尚。一幅大大的墨镜遮掩下,更显得面孔精致小巧。细腻的肌肤,白净均匀。纵使是素净着容颜,亦不曾褪去那股纯净澄澈的仙子气质。

    林亦舒见被人认出来,微叹口气。对面的女孩十七八岁的样子,简单纯净。闪着兴奋光彩的眸子中带着淡淡的期盼看着自己。

    接过女孩递来的本子和笔。龙飞凤舞的在本子上签下自己的名字。“给你。”淡淡的微笑。

    “谢谢谢谢。”女孩千恩万谢,像是不相信般的看着本子上的签名。

    林亦舒。

    哇,她终于有大明星林亦舒的亲笔签名了。女孩心里一阵雀跃。还来不及跟自己的偶像再说一句话,女孩就被一大批闻声而来的记者撞了一个趔贴。

    “林亦舒,听说你和景昱秘密离婚,这是最真的吗?”

    “您为什么不和景昱一同出来,是不是因为两人不和?”

    “您的经纪人不正是景昱的《正恒》经济公司吗?你和景昱离婚后,会不会和《正恒》经纪公司解约?”

    “关于第三者插足的传闻,您有没有打算诉诸法庭,讨个公道?”

    ……

    林亦舒伸手遮住此起彼伏的闪光灯,以及不绝于耳的相机“咔嚓”声。本以为前面景昱的高调出场会成功吸引记者的注意力。却不曾想因一个影迷的耽搁而将记者的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的身上。

    烟色墨镜下,本就泛红的眼眶不由得一阵泛酸。高强光的摄像机此起彼伏。林亦舒不停的在心里为自己打气。林亦舒,不能输。不能输。自己绝不能在这个时候被人看出端倪。

    林亦舒,自己的脆弱是要给真正心疼自己的人看的。景昱昔日的温柔仿佛浮现在眼前。

    在这个时候,在这个全世界都等着看自己笑话的时候,千万不能认输啊。

    思及此,一抹甜美的笑容跃上脸庞。忍着眼眶的酸意,优雅的在助理的护送下钻进公司准备的保姆车。

    一钻进保姆车,隔绝了车外的长枪短跑。林亦舒的一身戒备终于在此时一一卸去。难过、委屈、无助、脆弱仿佛泰山压顶般向她袭来。泪水仿佛断了线了的珠子般颗颗坠落。

    回到保姆车,隔绝了外面记者的长抢短炮,所有的负面情绪像是泰山压顶般向她袭来,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般颗颗坠落。

    林亦舒没有出声。知道自己身处的娱乐圈不容许自己有片刻的松懈。只是眼看着泪水散落到深色的牛仔裤上,一圈又一圈的泪水渍印出一小片的*。

    景昱愤怒的面容仿佛又一次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前。

    “林亦舒,你这个人尽可夫的女人!”景昱的愤怒像是惊雷一般,炸醒了她。她又惊又痛,想要解释却又觉得语言如此苍白无力。可是她明明就是无辜清白的啊,为什么,她与他之间的嫌隙就像是无法抑制的一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两个人的距离越来越深,越来越远。

    为什么,明明不是他看到的那样啊!

    泪水,像是压抑不住似的,滑落的更紧更急了。

    这时候,一张面巾出现在林亦舒的面前。

    林亦舒抬头一看,自己的助理小优淡淡担忧的看着自己。前面的司机正在开车,好像并没有注意到林亦舒的情绪失控。

    她以为自己掩饰的很好,却不曾想,早就被小优看在了眼里。幸好,司机并没有注意到自己的失态。林亦舒抽了抽鼻子,冲着小优微微的笑了笑,“谢谢。”

    林亦舒稳了穏自己的情绪,“今天都有什么行程安排吗?”淡笑的看向自己的助理小优。

    小优闻言放下了自己一直提着的那颗心来。还好,还好。本来以为林亦舒会承受不了突如其来的打击,谁知道她很快就恢复如常。也许这就是明星该具有的素养吧。宠辱不惊,这才不愧为经历了大风大浪的当红女星林亦舒!

    “上午没安排,你可以先去家里休息休息,调一下时差。下午去台通告。今天的行程就是这些。”

    “只有这些行程吗?”林亦舒不由得诧异。怎么会这样,自己的行程一向是被安排的满满的啊,怎么最近自己感觉行程越来越空了?

    “是、是呀。”助理小优呐呐的,不敢抬头看她的眼睛。微微的,慢慢的侧转过身,不想再面对林亦舒的质疑。

    “怎么会?”林亦舒质疑的抬头,小优躲躲闪闪的小动作正好落入眼中。一股不好的预感闪过。不会是……不、不会的,他应该不会这么绝情的。记得她曾经对他说过,演艺事业对于她,是事业,更是生命。他应该很清楚演艺事业对她的重要性。这般残忍的扼住她的喉咙,好像不会是他的作风啊。可是眼前惨淡的光景却又不得不让她对自己的老公产生了怀疑。

    “小优,你实话对我说。”她冷下眸子,严肃的对着自己的助理说道。

    “额……”小优不由得冷汗直冒,夹在他们两夫妻的中间,她就像风箱里的老鼠,好为难啊。

    “是不是景总裁?”景总裁是经纪公司的人对景昱的称呼。

    点点头,小优暗暗的舒了一口气。却见对面林亦舒的脸一下子烟了下来。刚才放松的神经瞬间又崩了起来。

    “额,林姐,你不要胡思乱想,兴许景总是心疼您打拼辛苦,想让您趁机休休假呢。其实出门旅游散散心也是很不错的选择呢。”

    林亦舒没有说话,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只是陷入了沉默里。

    小优见状暗自舒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这对明星夫妻暗地里生了什么龃龉,害的她这个小小的助理仿佛是猪八戒照镜子,里外都不是人。

    小优并不知道,此刻的夫妻俩正处在风暴的最中心,很快很快,接下来发生的一切都仿佛失了控一般。每个人都身不由已,眼睁睁地看着物是人非。

    保姆车缓缓地在公路上滑行,林亦舒看着车窗外这个城市熟悉的街景。眉心微颦,一点一滴的记忆恍惚间涌上了心头。但是烦恼却像是心头挥之不去的一片浓雾。在心里缠绕着,翻腾着。

    街景一点一点的在变化着,在过去一点就会是自己熟悉的xx花园,在过去了便会是高架桥……咦,林亦舒的眉头一紧,这不是回家的路吗?现在的她好像还有好多的疑问要去找景昱说清楚。

    “去公司。”声音不大,但一股威严却是稳稳的透了出来。

    “嗯?”司机添了一丝犹豫,偏过头看了一眼林亦舒。

    小优见状忙道:“你工作这么累,又刚刚下了飞机,还是先回家休息吧。”

    林亦舒闻言眸中暗暗已经有一股风暴,却仍旧是冷冷的克制着自己。柔声却不容置疑的道:“去公司。”

    小优见她似乎已经是恼了,只得吩咐着:“小张,掉头吧。”

    “哎。”小张边应着,一边熟练而沉稳的在前面掉了头。一个转弯,保姆车已经是稳稳却迅速的朝着正恒公司的大厦开了过去。

    林亦舒一路上一直很是沉默。一眨眼的功夫,林亦舒已经不再是刚下飞机的脆弱模样,一股冷而清冽的气场慢慢的在她的周身弥散。林亦舒按下了车窗,一股清冽的风随着灌入小小的车窗内。助理小优不由的打了个寒战。一抹担忧的神色随即出现在小优的脸上。

    看林亦舒的这个架势,仿佛是要找景昱去讨要个说法。一想到这两个强势的人相互碰撞可能会产生的可怕后果。小优就忍不住的颤栗起来。

    转眼就到了正恒大厦的楼下。小张去泊车,小优和林亦舒下了车。

    林亦舒带上墨镜,优雅的走在前面。步伐紧急而迫切。小优跟在后面拨通了景昱助理vicy的电话:“喂,vicy吗?景总现在在哪里?林姐现在去找景总,我怕再出什么事儿。”

    这边的总裁助理室,vicy放下电话。忍不住挫败的揉了揉眉心。自己这个助理,不但要经营和管理公司以及明星的事业,还要连这些明星的所谓私事都要大包大揽。还真是累啊。景昱以及林亦舒这两个活祖宗似的人物,不晓得又闹什么别扭,一旦这两个人闹翻,难过的反而是他们这些做下属的。

    叹了口气,vicy起身轻轻的来到了总裁室,“扣扣”的敲响了总裁室的门。

    “总裁?”

    “进!”低沉而充满磁性的声音带着一丝慵懒从里面传来。

    “总裁。”vicy的神色带着几丝担忧,“亦舒姐来了?”

    “是么?”背着光,男人的神色vicy看不清,只隐约看到男人唇角微微勾了下。淡淡的嘲讽却已经在语气中体现出来。

    “那还等什么?还不赶快恭迎大驾。”男人的神色多了几许玩味。

    “呃~”vicy愣了愣,脸上的担忧不由得更胜。

    “叫她进来。跟秘书说不用拦。”

    vicy欲言又止,终于是吞下了自己想要说的话。“那、那我出去了。”

    林亦舒步入电梯,刚要按下关门键,后面亦步亦趋的助理小优急忙挤了进来。

    “哎,林姐。等等我。”

    林亦舒沉默着按下关门键。小优看着林亦舒那风雨欲来的一张怒颜,心脏不由得一缩。老天保佑,希望还是别出什么事情的为好。

    步出电梯。

    一路上不时的有职员向他们打招呼。

    “林姐。”

    “夫人。”

    这是一个时尚的公司。公司里的女职员皆是整洁的职业套装,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姹紫嫣红的一片中,素净容颜,一身休闲的林亦舒不仅没有显出随便来,反而仿佛鸡群中亭亭玉立的那一只白鹤。林亦舒身上总是有那么一种气场存在。哪怕随便一件衣服,脸面上没有一丁点的妆。那股淡然的气质以及娴雅的味道,总是让人不由的生出敬仰之心。加上身上大明星的光环,不用言语,那强大的气场自然是不容人忽视,

    很快的,林亦舒便来到了总裁室。

    来到那扇吊着金牌的总裁室的门前。林亦舒略微犹豫,对着身后的小优道:“小优,你到休息室等我。”

    “嗯。”小优闻言松了一口气。

    “扣扣。”

    举手优雅的轻叩着门板,林亦舒微微的调整了自己的情绪。

    “进。”男人低沉的声音透出来。

    深吸一口气,林亦舒推门而入。屋内的男人背对着自己,脸孔朝着落地窗外面熙熙攘攘的街景。一股淡漠而疏离的味道在男人周身弥散开来。林亦舒原本在肚子里准备的好一番质问,见着了他这淡漠的架势,反而一时之间一个字都问不出口。一时间气滞了。

    “有事?”男人淡漠的出口。好像是早就知道了是她,尽管她进屋之后还未开口只言片语。

    “阿昱。”林亦舒斟酌着开口。明明面对他之前满腹怨气,理直气壮的要找他理论。但是一旦面对他的淡漠,所有的话都仿佛缩了回去。连说话都要斟字酌句。林亦舒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面对他的冷漠。

    曾经,几何时,他们还在放肆的嬉笑,缱绻的呢喃情话。可是,这是怎么了。这一切,难道都被抹灭了吗?

    男人转过身,不耐烦的松了松衬衣上的领带。衬衣被挣开了两颗扣子,领带松松的挂着。从衬衣薄薄的布料里依稀可以看到男人古铜色的肌肤。那是她和男人去马尔代夫度假时整整二十八阳光的热烈炙烤。眸子微微的眯起,眼光犀利的望向自己妻子的方向。

    一袭军绿色的大衣,松松垮垮的披在身上。不但没有将她身上的美丽湮没,反而衬得她越发的清妍出尘起来。俏生生的一张脸。灵动的一双眸子,澄澈的仿若一汪湖水。

    怪不得!

    景昱一张俊逸的脸不由得扭曲起来。眼前不由得浮现自己的冤家对头,亦是当红明星越咨臣印在林亦舒唇上那个清浅的吻印。以及那个被称为自己妻子的女人脸上的一抹羞涩满足的笑容。

    景昱冷眼看着林亦舒的一张俏脸。一抹鄙夷之色一闪而逝。

    真是天生的狐媚子,怪不得那么多男人趋之若鹜!

    为什么把我的通告都停掉?!”林亦舒拧着眉,看着一脸淡漠的男人。

    景昱闻言眸子不由得深了几分,脸色上添了几许可怖的神色,“你太累了,在家休息休息不是更好吗?”并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景昱说话的语气多上了几许嘲讽。

    “借口!”林亦舒咬唇,不甘心的盯着自己的男人。都说戏子无情,她和他之间的那三分好她尚来不及捂热,一切就都将烟消云散了吗?

    “你也知道是借口吗?”景昱也动了怒。薄怒染就的眸子酝酿着可怖的风暴:“你说对了,这就是借口。我不准你再出去抛头露面,你在家好好的呆着吧。别再出去招蜂引蝶,丢人现眼!”

    “你……”突如其来的指控让林亦舒红了眼,“你凭什么说我招蜂引蝶,丢人现眼。我做错什么了,你要对我这么绝情。你明知道我最重视自己的演艺事业。却还要这么残忍的扼杀我。”

    “对!你说的很对!我就是要扼杀你的事业。我要你好好的在家里给我相夫教子。别再惹怒我。否则我会教你知道什么是后悔。”眼前仿佛又出现林亦舒和自己死敌之间的那个轻吻。以及脸上那觊觎的笑容,似笑非笑的挑衅着他的底线。景昱被嫉妒折磨的几乎发了狂,一个箭步冲上前去,景昱的吻雨点般的落在林亦舒的脸上。似是想要洗去她身上属于其他男人的气息。

    只是属于惩罚的吻,但是一接触林亦舒的身体,一切都像是失了控。景昱的大手捧住她的后脑,深深的沉浸在她的甜美气息中。

    “唔……放、放……”开我!未竟的字眼被他强势的纳入口中,林亦舒的挣扎渐渐消失,同他一起沉浸在旖旎的美好当中。

    三个月了,自从上次一别之后。他们已经有三个月没有见面了。独属于他的男性气息扑面而来,情感暂时战胜了理智。林亦舒闭了眼,任由他带领着自己沉沦。

    景昱的吻急切的落下来。在她的唇角,勃颈上依依留恋。林亦舒*吁吁,双眼迷离的看着景昱的一双充满情欲的俊逸眸子。

    捉住了他在自己身上肆虐的手:“不要……”

    景昱的眸光沉了沉,情欲像是翻滚的潮水,静静的漫过来。这样的他是她从未见过的,印象中的他是温柔的,即使是在做最亲密的事也是会顾虑她的感受。可是今日他的眸子透着仿佛将她拆吃入腹般的可怖光芒,叫她忍不住瑟缩。

    “不要!阿昱!”她唤着他,试图阻止他接下来的动作。

    “过来!”他低沉的眸子透着浓重的情欲。

    “不要!”

    长臂一伸,景昱便将她纳入怀中。林亦舒只感觉身上一凉,衣服如同纷纷扬扬的柳絮般飘落下来。“啊!”她惊呼,双臂交错搂住自己的娇躯。景昱不耐烦的将她的双臂高举过头,禁锢在自己的手掌之下。狂风暴雨般的吻如雨点一般落下来。

    泪,从林亦舒的眸子静静的溢出来。沿着她消瘦的下颌缓缓的滴落到景昱的颈子。

    一颗,一颗,又一颗。

    温热的液体湮湿了他的颈子,也叫他*的热情瞬间熄灭。

    他停住了在她唇间的辗转。顿住动作,他看着她。

    她痛不可抑,泪水仿佛断了线的珠子般掉落下来。在纷乱的泪雨中,她睇住他。

    他眸中还有着残存的*火焰,却在她的泪雾中渐渐的熄下去。他眼中的她,楚楚可怜,梨花带雨。他所有的指责满腔的质问似乎也在她无言而委屈的泪水中渐渐的销声匿迹。扶着额头,他挫败的低叹一声,将她搂入了自己的怀里。

    鼻腔满满的充斥着独属于他的男性气息。这气味,曾经让她那般熟悉。在马尔代夫的蜜月之行,她曾经日日枕着安眠。可如今,为什么却叫她嗅出满满的心酸。

    曾经的恬美,曾经的缱绻,仿佛都化作了委屈,揉成了心酸。掺杂的种种复杂情绪,全部泪湿在他的衣襟之上。

    终究啊终究。这辗转的情缘,牵痛了他,亦是疲累了她。

    在她的无语哽咽中,他闭了眼。眼前仿佛还能浮现出她以往快乐娇俏的模样。巧笑嫣然的,古灵精怪的。对着他笑,搂着他闹。他以为,在这段几乎是他赐予的婚姻中,她会是快乐的。终究他们还是都累了。

    松开她,他眼里氤氲着淡淡的不耐。单手插兜,从裤袋里掏出一包烟。

    淡淡的蓝色烟雾升腾中,她和他之间仿佛生生的多出了一段距离。

    明明,明明彼此就近在咫尺。心,却仿佛被隔在了海角天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