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深不负,总裁老〕〔武神纪元〕〔狼牙狼王于枫〕〔秦城苏婉〕〔天行医尊陈一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暗影谍云〕〔天道之下〕〔弃宇宙〕〔禁区之狐〕〔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医路坦途〕〔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剑仙归来〕〔天降三宝,爹地宠〕〔天道方程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87章 景昱(四)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他踱到了窗子边上,明灭的烟头。氤氲的烟雾,叫她看不清他的表情。亦堪不透他的心。

    下一刻,他的声音在翻腾的烟雾中升起。

    “你回去吧。明天我会叫小优恢复你所有的工作。”

    她踌躇着,他已经恢复了她的通告,达到了自己的目的。她明明应该高兴的不是么,可是为什么那股难言的失落却深深的嵌入了心底。

    “阿昱……”她开口,但下文却被他生生截断。

    “我今晚不回去。这段时间,我们先不要见面。彼此都冷静一段时间吧。”他生冷的声音仿佛沁了寒,冻得她不能呼吸。就那么怔怔的、怔怔的看着他。

    “还有事吗?”他又恢复了她初进总裁室时的淡漠,冷然的口吻仿佛他和她是素不相识的陌生人。

    陌生人啊,可是明明他们不是夫妻么?

    她想质问,想叫嚣着去质问他,想咆哮着去劈开他硬生生的冷漠。可是她没有,就那么的看着他,不带任何的表情。无辜的,看着他。

    他冷然的回视。

    两道目光一时间胶着在上空。

    一时间万籁俱寂,只听到彼此浅浅的呼吸声。

    她失望了,她以为自己会在他的眼睛里看到在乎,看到心疼。但她却只在他的目光中看到自己的在乎、自己的呼吸间牵扯着的心痛。

    那些曾经,终究只是她以为而已。。她不再看他,怕自己的泪水肆意纵横。连自己的自尊都会在泪水中模糊掉。

    低下头,她一件一件把衣服穿回身上,仿佛在穿回的是自己的盔甲。一层又一层,是她重重地戒心和防备。

    套上平底鞋,拿起手包。忍不住还是回头看了他一眼。

    背对着自己的那道欣长的身影。疏离的好像陌生人。

    垂下眼,掩去了眸中的复杂神色。打开门,走了出去。

    林亦舒深呼一口气,在门口稳了稳自己的情绪。

    门外,职员们各自忙碌在自己的工作中,仿佛并没有注意到她情绪上的转变。扬起职业般的笑容,林亦舒优雅地走向电梯。

    不长的时间,电梯“叮”的一声打开来。随着电梯的缓缓打开。电梯里出现了一个气场强大的女子。唇边一抹魅惑的笑容。只见这女子,一身剪裁极好的皮草外套,并不臃肿的贴在身上。下身是与皮草同色的紧身打底、裤。一双皮光水滑的过膝靴子。极好地勾勒出了女子美好的身形。楚楚可怜的鹅蛋脸,一双勾心摄魄的眸子,眼底的光华流转,竟然叫身为女人的林亦舒也感觉到了魅力。一头浪漫的波浪卷披散在柔弱的肩头。披散出一身的华贵与慵懒。林亦舒怔怔的看着这个女子。她是谁?为什么来正恒集团公司,是公司新签的艺人吗。看来人的气质和端得高高的架势,倒更像是哪家的千金名媛。

    杜若灵同样的目光也打量着林亦舒。只见她衣着普通,清汤挂面似的飘逸长发。一双澄澈灵动的眸子好似会说话一般。平凡的衣着不但没有掩去她的美丽,反而更衬得她清丽出尘,娇俏可人。这是个不容小觑的敌手。杜若灵迅速地在心中下了结论。但眼光却又不由得鄙夷起来,她是谁,又是哪一个来*阿昱哥哥的贱女人吗?

    “你好。”林亦舒朝她点点头,没有过多的言语,越过她,走进了电梯。

    电梯缓缓的关上,林亦舒的身影也渐渐的消失在杜若灵的视线之中。但杜若灵心中的疑惑却只增不减。这个女人的出现,无疑是她和阿昱哥哥之间最大的障碍。阿昱哥哥已经和那个所谓的小演员林亦舒结婚了,她可不想踢走了林亦舒,又再来个张三李四的贱女人来和她抢男人。

    杜若灵思衬着,赶忙拉住一个旁边的工作人员问道:“刚刚下去的那个女人是谁?”

    “哦,那是林姐。”

    “林姐,林姐是谁?”

    “就是林亦舒啊,是咱们正恒集团的总裁夫人啊。”来人看向杜若灵的眼光好像她是外星人。大名鼎鼎的林亦舒都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是不是中国人呀。随着工作人员鄙夷的神色加重,杜若灵也不免尴尬起来:“人家刚刚从国外回来,所以不知道啦。”

    “切~”工作人员鄙夷的嗤声,倒也没再理会她,自顾自去工作。

    原来啊原来。杜若灵在心中叹着,怪不得看着刚刚那女人一身的狐媚味道,能以一介小演员的身份*到阿昱哥哥的女人,自然是不容人小觑的,不过怪也怪你林亦舒福薄。遇上我杜若灵,你注定是婚姻里的输家。

    林亦舒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到的景家别墅。灵魂好像在一瞬间被抽离了身体,虚浮的脚步,深一脚,浅一脚,好像不是自己的身体一般。麻木的没有知觉。

    进了装潢豪华大气的三层别墅,林亦舒只觉得冷意扑面。明明屋子里供暖供的很足,但那股冷意却像是从四肢百骸迅速地渗透进身体,直达心脏。冷的叫她颤抖。这么大的屋子,只住着景昱和林亦舒夫妻俩,景昱和林亦舒因为工作的关系又常常不会在家。偌大的家里,丝毫人气都感受不到。索性,家里还有一个景家的老管家被派到这里,不然这久无人居住的别墅不知道会荒凉成什么样子。

    管家张妈听见开门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

    “少夫人回来啦。少爷叫我帮你熬了乌鸡汤帮你补补身子。你刚刚从剧组回来,连吃了三个月的盒饭,你瞧瞧,你瞧瞧,这都瘦成什么样子啦。”张妈心疼的看着清减了不少的林亦舒。

    “这样不好么,这才省去了减肥的麻烦。“虽然,张妈是景家的老人儿,但她是真真喜欢她这个在景家并不受待见的儿媳妇。无论如何,每次进家门都会面对张妈慈祥的笑脸,林亦舒心中一热,上前抱住了张妈温暖的身体。

    ”张妈,好想你……“林亦舒由衷的感叹。张妈的身体有类似自己母亲的馨香味道,叫人深深眷恋。仿佛游子眷恋着妈妈的怀抱一般。

    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

    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

    谁言寸草心,报得三春晖!

    林亦舒抱着张妈,不由得想到了自己的母亲。已经很久没回老家看看父母,不知道他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累了吧。“张妈看林亦舒眼下掩饰不住的疲倦,心疼道:”去泡个热水澡。一会就开饭了。“

    上了楼,将衣服随着心事缓缓褪下。一身的疲惫随着身体浸泡在热热的洗澡水里。暂时抛却了烦恼,阻隔了喧嚣。林亦舒舒服的闭上眼,享受这一刻的安宁。

    就在这安逸的时刻,电话却不识时务的响了起来。悦耳的铃声流泻了一地。

    “爱是笑呵呵的疯,然后哎呀呀的痛。直到你出现拯救我。你把孤单消灭都消灭全都消灭,从睁开眼一直到哄我入睡……“

    扯过浴巾裹住消瘦的身体。林亦舒按下了接听键。

    ”喂。“略显清冷的声音。

    ”亦舒呀,是亦舒吗?“妈妈略显焦急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

    林亦舒舒缓的神经一下子蹦了起来。”怎么了,妈妈。“

    ”你弟弟出事了。你回来一趟吧。妈妈实在是没办法了呀。阿昱他们不是有些人脉吗?能不能叫阿昱帮帮忙呀。“

    ”妈,妈妈你别着急。到底是怎么回事呀。“

    ”你弟弟呀,和别人打架,把人家给打成植物人了。妈妈是真的没办法了呀,这才想着阿昱能不能帮上忙。亦舒呀,你和阿昱回来一趟吧。“

    ”好,好。妈妈,你不要着急。我这就动身回去。“

    挂了电话,林亦舒踌躇着,要不要给景昱打个电话。但是想想两个人目前的状态,咬咬唇,还是放弃了这个念头。

    简单的收拾了几件衣物,叮嘱了张妈几句。匆匆的出了门。

    本来是想着在家休息几天,洗手作羹汤,好好的尽一个妻子的义务。但是自己的计划一再被打乱,先是和景昱冷战。再来是家里出了事,在家里仅仅洗了个澡就匆匆离开。那个她和景昱的所谓的”家“,与其说是家,还不如说是个宾馆。

    林亦舒唇边扯过一抹自嘲的笑。

    这就是他和她要共同筑造的家么?

    下了飞机。林亦舒透过墨镜注视着这个生她养她的城市。这是个典型的南方城市。小小的城市里到处都张贴着她代言的广告海报。她这个二流的明星,出自这个小小的城市。小城市显然是把她当做了骄傲。到处都是自己扬唇微笑的海报。林亦舒不自在的抻了抻帽子,宽大的帽子和墨镜将她的脸几乎遮蔽的不见天日。这幅尊荣,应该不会再有人认出自己了吧。林亦舒不自在的笑了笑。成日和狗仔队战斗,自己早已经快要习惯了这样的打扮。谁说的明星没有烦恼。偶尔忘记了戴帽子和墨镜,在超市买东西都可能会上头条。

    多了所谓明星的光环,却丧失了普通人的生活乐趣。

    扬手招出租车,姿态优雅地她虽然低调却仍是吸引了目光。

    一个深深地目光,注视着林亦舒纤美的身姿。没想过会再见。更加想不到她会回到这个他和她一起生长的城市。

    ”出租车。“林亦舒用着方言召唤着。

    沉稳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有这个荣幸载小姐一程么?“

    低沉的声音,咬字清晰,发音带着京腔,卷带出一股浓浓的雅痞味道。这是林亦舒终生都难以忘记的声音。她怔住。

    以为这一生都不会再遇见。却不料,阴差阳错。总是相遇在生命的转角。

    “是我。”伏维明的低低喟叹。

    林亦舒何尝不知道是他。那个曾经在自己的梦中辗转的人影。过尽千帆,在以为自己连他的轮廓都模糊掉的今时今日。就这样笑貌俱全的出现在自己的眼底。她没有开口,怕泄露掉自己哽咽的声线,更害怕一个情绪失控,自己会崩溃在他的怀里。

    多少个夜里她辗转难眠,为他。

    多少个午夜梦回,呢喃的呓语,亦是为他。

    那段已然模糊掉的岁月。是她封存的心墙,阻隔的不只是他在心底的身影,更是那一段深埋的岁月。

    可是,叫她怎么面对他。

    在她终于将他剔除出自己的心头之后?

    “亦舒?”她的无动于衷终是刺伤了他。他声线像是断弦发出的嘶哑,颤颤的等着她的答案。

    林亦舒忍着泪意,那段互相依偎的岁月疯狂的撞进脑子里。林亦舒只感觉又痛又麻,心脏像是被钝刀子一下一下的凌迟,又钝又重的疼痛几乎叫她不能呼吸。凭什么?凭什么他认为在经历了那些之后。再次相遇,她就会一笑泯恩仇。

    凭什么?凭什么?

    他,凭什么?!

    回过头去,林亦舒愤怒的盯着伏维明。却又恼怒的发现自己戴着的墨镜根本不会让来人看到自己的眼睛。伏维明扯住她的手臂,生怕自己一个松手,她又会消失在自己的生命里。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

    “放手!”她失控般的低喝。

    “不要,亦舒。不要离开我。”

    出于明星的身份顾虑,林亦舒不自觉的环顾了四周的环境。

    “伏维明,你到底要干什么?”

    林亦舒放低了声音,但声线里掺杂着暗恼。

    “你到底要干什么?”林亦舒敛眉看着这个曾叫自己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男人。曾经发誓今生不再和他有任何的纠葛。当时的恨意带着痛感席卷而来。空荡荡的岁月里,遗忘了那些甜言蜜语。忽略了曾经的缱绻旖旎。只剩下那些彼此纠缠,刻骨的恨意。以至于在岁月模糊掉之后,那些痛恨却仍旧像是身体上的纹身。又痛又刺目。

    “亦舒,你难道就这么残忍的抹杀掉我们之间的一切吗?”男人盯着她清冷的眸,试图在她的眼睛里找到过去熟悉的痕迹。

    “伏先生,如果没事请放开我。我还有很紧急的事情要办。”

    “怎么了?需要我的帮助吗?”

    “放开我的手,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林亦舒睨着箍住自己手臂的有力手掌。

    “抱歉。”男人松开手。

    林亦舒扬手又要招出租车。男人按住她的手,“给我个机会。”

    林亦舒不以为然。

    “我们毕竟认识一场。你不用做的这么绝情吧。你不给我机会,是不是因为心里还有芥蒂。因为在乎,所以你不敢跟我接触?”

    林亦舒抿唇,谁怕谁,伏维明,是你负我,又不是我负你。我有什么好害怕的?

    知道自己的激将法起了作用。伏维明惊喜的打开自己的车门。

    “女王陛下,请!”伏维明绅士但是夸张的做了个恭请礼。这是她和她恋爱时候的招牌动作,曾经的曾经,他们亦是人人艳羡的一对璧人。

    林亦舒不动声色的坐进副驾驶。

    伏维明的车子仿佛还是旧时的摸样。她和她的亲密合照制成的平安吊坠还在头顶。

    林亦舒不由得抚上那个小小的吊坠。

    吊坠里的他们依稀还是青涩的摸样。伏维明带着眼镜,斯文的脸孔带着淡淡的书卷气。年轻的林亦舒不知愁苦为何物,趴在伏维明的肩头,撕着伏维明的耳朵,脸上带着娇俏的笑容,做河东狮吼状。林亦舒不由得泪湿了眼眶。曾经啊曾经,他们是多么幸福的一对。可是爱情却又是那么脆弱的东西,经不起推敲,更经不起岁月和流年。

    还记得自己刚刚把这个小小吊坠挂在车里时,和伏维明的笑语。

    “喂,在车里掉这么个东西,多么俗气。”伏维明埋怨着,可语调里分明带着几分的受用和满足。

    “这可是我们的情侣证件,提醒着那些觊觎你的女人。我家的伏维明可是名草有主了。”

    “我才不要!”

    “你是不是不想和我在一起了?!不准给任何女人幻想的空间!你要记住,伏维明是我林亦舒的!”

    “好好好,我说不过你了,放过我吧,千万不要上纲上线的。我可受不了。”

    ……

    往事种种,历历在目。可是他和她却是散落在天涯。林亦舒咬了唇,低笑着自己的多愁善感。

    怎么了?”伏维明问着。

    “没什么。”林亦舒冷然的拒绝他的关心。眼睛从车上晃荡的吊坠转移到车窗外。

    窗外熟悉的风景随着车体的速度在不停的倒退。曾经的种种,都随着熟悉的风景清晰起来。曾经那么刻骨铭心的爱过。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忘记的。

    “其实,这么多年,我一直都没有忘记你。”伏维明艰涩的开口。

    “我结婚了。你知道吗?”林亦舒打断了他的话,举起了仟白手指上闪耀的硕大的钻戒。

    那枚硕大的钻戒并不是她所喜欢的。俗气的暴发户似的风格。她并不是十分的喜爱。但那却是景昱和她结婚的诚意。当景昱从求婚的戒指盒子里拿出这枚钻戒的时候,她确实是吓了一跳。又惊又吓针对的是景昱的品味。

    “我知道。”伏维明心中漫过淡淡的苦涩味道。她和当红明星景昱的婚讯当时传的沸沸扬扬。他又岂会不知。

    “他和你结婚,连一个像样的婚礼都不曾给你。又岂能给你幸福。亦舒,我想看你穿婚纱的样子,你这么漂亮,穿婚纱的样子一定很美。”

    “我已经结婚了。而且我只会结一次婚!”

    “亦舒,我不介意的。你知道的,我这辈子非你不娶!”

    林亦舒嗤笑,挑眉望他,“伏、维、明!你不觉得你说这话已经晚了好几年了么?”

    伏维明深深望她一眼,“只要你愿意,永远都不会晚。”

    林亦舒只是觉得讽刺。曾经自己要死要活的纠缠着他的时候,他不屑一顾。等她终于走出来了,苦苦纠缠的那一个却换成是他。

    “我到了。在这里停下吧。”林亦舒下了车,只想快点摆脱掉他。

    “谢谢你。不见!”

    伏维明挑眉,却也没再说什么。帮她把行李箱从后备箱取出来。

    亦舒就要从他手中取过行李箱。

    “我帮你。”淡淡的口吻,却又是不容拒绝的。

    林亦舒知道争不过他,索性放弃。任由他跟随者自己走向家门。

    “妈妈,我回来了。”

    林亦舒家是一栋独栋的小别墅。这是在她接到片酬后,靠自己的双手为家里添置的第一件礼物。

    小小的二层别墅,住着林亦舒的妈妈和弟弟。自幼丧父的林亦舒和弟弟靠妈妈独自一人拉扯大。成名之前的林亦舒一家过着很苦的日子。工作之后,家里的境遇才慢慢见转。也是因为困寒的家境,和伏维明的那一段孽缘才有始无终。

    “回来啦,呦,这是……维明,你也来啦。”林妈妈虽面有疑惑,却还是招呼着两人。

    “亦舒,阿昱没跟你回来吗?”林妈妈见两人后面没有景昱的身影,忍不住开口问道。这怎么是好,景昱不在,那晓东的事情岂不是没个着落了?

    “妈,阿昱有事来不了了。”

    “那可怎么办啊。”林妈妈焦急的注视着林亦舒,“亦舒啊,你到底把这事跟阿昱说过没有啊。”

    “妈!”

    “阿姨,到底出了什么事儿了?”

    “维明啊。没什么的,你就不要操心了。”林妈妈面色灰败的摆手,心中好不容易燃起来的一丝希望又迅速地熄灭下去。

    “阿姨,我在堰市也是有一些人脉的,您要是遇到了什么难事。不要客气,尽管开口,这样、我和亦舒也不枉相识一场。”

    “这样啊。”林妈妈也是实在没有办法了,抱着姑且一试的心态。

    “妈!”林亦舒不满的制止自己的母亲,眼神瞟过来瞪了伏维明一眼。

    “亦舒,都这个时候了,你就别再耍小孩子脾气了。”伏维明用着熟稔的略带责备的口气,好像是她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坏事似的。

    “我?!”林亦舒一时气滞。不可思议的看着伏维明。

    “阿姨,你别着急,把事情的经过慢慢的给我说道说道。”

    “走!维明,别在门口呆着了,咱屋里坐着说。”

    “好啊,阿姨。”伏维明扶着林妈妈慢慢的走向了客厅。

    林亦舒看的目瞪口呆。这个伏维明就是有这样的本事,颠三倒四的,死的都能被他给说成活的。走进屋里,林妈妈正在和伏维明说着事情的原委“事情是这样子的……”

    林亦舒将行李拿进屋子里,等回到客厅的时候,林妈妈已经说完了。

    “事情就是这样子的,这个晓东不知道为什么就恼了,到现在我都没见着他一面呢。哎……”林妈妈愁陨满面,看的林亦舒一阵揪心。

    “阿姨,您别着急。我这就打电话安排您和晓东见面。”伏维明一边宽慰着林妈妈,一边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喂,是时局吗?我是维明啊。最近怎么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