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龙王医婿江辰〕〔龙帅江辰〕〔上门女婿江辰〕〔大流寇〕〔1胎2宝:总裁爹地〕〔都市古仙医〕〔深空彼岸〕〔从离婚开始的文娱〕〔豪门盗情:她来自〕〔江辰唐楚楚〕〔龙象〕〔重生之我真是富三〕〔洪荒历〕〔农门婆婆的诰命之〕〔我爸爸是盖世英雄〕〔龙国域外战神〕〔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90章 景昱(七)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门关上,林亦舒渐行渐远。

    屋里的女店员们窃窃私语起来。

    “买个试纸还有戴口罩和墨镜,生怕别人认出她来。现在的女孩子啊,真是不检点!”

    “哪里还能和你那个时候比啊。拉个手,接个吻都是了不得的大事了。”

    “现在的年轻人真是开放……”

    “开放?我看是滥交吧。”

    嘻嘻哈哈……

    药店的柜台上,林亦舒已然关机的手机,孤零零的被主人丢失。粉红色的手机壳泛着光泽,似乎在责怪着主人的狠心。

    ……

    “刷拉”,一声水流冲击马桶的声音。

    林亦舒按下冲水键,柳眉微颦的看着手中那小小的一条验孕纸。验孕纸上那两道小小的红色横线带来的冲击仍旧让她震颤着。

    阳性?

    她怀孕了,有了和景昱的宝宝?

    她半是喜半是忧。

    喜的是终于有了和景昱的爱情结晶,忧的是自己事业正处于最高峰,如果此时怀孕生子,无异于自断生路。这孩子来的好像不是时候。想到这里。林亦舒眉心的折皱不由得更深了。

    怀孕的这个消息要不要告诉景昱?

    想到景昱,林亦舒眉心的折皱又深了几分。自从上次在正恒集团和他见面之后。他们就已经是近半个月不曾见面。而且他们之间还尚自冷战中。想到在正恒集团公司里景昱的冷漠,心头又是罩上一层阴霾。

    分别的这几日,他和她彼此都不曾联系。冷漠的仿佛陌生人。这样的情境不是第一次出现了,每次吵架都是冷战。是一次又一次的拉锯战,彼此的血肉在一次次的拉锯战中皮开肉绽,溃不成军。这就是婚姻的真相吗?唇角不由得又绽开一朵苦笑。这一次的冷战不知道还要持续到什么时候。自己怀孕这件事到底要不要告诉他?

    林亦舒犹豫不决。素手不由得又是抚上自己尚未显怀的*。*仍旧是平坦的不显任何怀孕的迹象。但是缺已经有一个小小的生命在其中安居。想到这里,苦涩的笑容不由得掺杂了几丝的笑意。

    倏地,电话铃声在屋子里响起。林亦舒朝着电话走过去。边走边接电话,“喂?”

    “林亦舒,你就是这么不着调吗?”景昱的夹杂着冷怒的声音如修罗般传来,叫她不由得一震。

    “阿昱?”林亦舒雀跃着,自己刚刚得知怀孕的消息,景昱就打来电话,这是天意么?

    “林亦舒!”景昱恨恨的,右手懊恼的爬过浓密的烟发。“你可知道今天是你和风谷公司的代言签约的日子。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啊!”林亦舒诧异的张口,糟糕!这么重要的一件事,她却是彻彻底底的抛之脑后。这可怎么办呢。林亦舒不由得焦躁起来。现在要赶往s市的话不知道还来不来得及呢。

    “你到底在哪里?!”景昱压抑着狂暴的怒气,一字一句仿佛从齿缝泄露出似的。

    “我……我在家里。”

    “该死!你怎么会在那里!”景昱气恼的口不择言。又觉得自己说的不对劲,忙修正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你怎么会在家里。”

    “亦儒出了点事。我跟张妈交代了的,张妈没跟你说吗?”林亦舒诧异着。

    “我这几天根本都没有在家。”景昱压下心头火,尽量使自己冷静下来,“亦儒除了什么事?”

    “哦,现在处理的差不多了。”

    林亦舒握着电话的听筒,听着景昱的熟悉的声音,想着该找个合适的时机告诉他他就要当爸爸了的这个喜讯。张了嘴,却发现自己羞赧的发不出声来。

    “家里出了事,为什么不告诉我呢?”景昱略略的带着指责的声音,一下子叫她满腔的喜悦仿若被浇了一桶冰水。心也凉的透透的。

    “景昱!你公平一点好不好。是你说的叫我们那段时间不要联系的好不好?”

    “好好好。我不跟你吵。你现在马上赶下班的飞机飞回来。不染的话跟风谷集团的代理合约就要作废了。”

    “好,我知道了。我会尽快赶回去的。”

    下了飞机。刚出甬道,就见到景昱倚在奢华的兰博基尼烟色跑车旁边。眸光深沉的看着自己走过来。

    接过林亦舒手中的行李,放到后备箱。

    林亦舒看着景昱体贴的举动,心中隐隐的隔阂和坚冰也是在渐渐的融化当中。将近一个月未见了,心中的思念和眷恋隔着冷战的云山雾罩却是日渐深浓。上了车,看着景昱轮廓分明的侧脸,林亦舒不由得想着,小别胜新婚,他们这么久不见。他,可想她?

    轿车箭一般离弦而去。

    从头至尾,景昱都未发一语。林亦舒看着他冷然的面孔,心中那一点久别重逢的热度也在一点一点的消散下去。

    为什么?林亦舒不由得咬住下唇。俏脸上涌现出一丝难堪。

    为什么他要对她这么冷淡。当初他和她之所以有了交集,是她主动没错。但是这个所谓的婚姻却是他要的啊。他当初求婚的时候的誓言言犹在耳。可是为什么他与她却是冷淡至此?泪光点点的浮现在水眸中,低下头,素白手指上那个硕大的婚戒更是显得可笑的刺眼。

    抬起手,钻戒在阳光下闪着星星点点的彩芒。晃得她一阵的目眩,如此美丽的婚戒,难道只是披着华丽外衣的谎言么?

    想到这里,不由得一阵气滞。

    “景昱!”

    “怎么了?”他转过头来看了她一眼。

    “你可还爱我?”她无限的委屈。

    她声线中的委屈叫他不由的诧异回首,她脸上带着女儿娇态的嗔怒,叫他哭笑不得。“别闹了。我们还要去公司,一会还要赶往风谷集团。”

    “你是不是还在生我的气?”林亦舒不甘心他对她的冷淡态度。

    景昱抿起唇,响起自己的冤家对头和林亦舒的那个吻,酸涩顿时跟着记忆涌上心头。嫉妒的叫他发狂的感觉仍然时时在心头叫嚣着。他沉默了半响。

    “亦舒。你在家为我相夫教子可好?”

    有力的大掌包覆住她的。他的眸光带着淡淡的期盼的看着她。她一时怔住,又想起今早早孕试纸上那细细的两道横线,几乎就要答应下他的请求来。

    她现在怀孕了,以她现在的年纪来说。生下孩子来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也许,休息一段时间对她来说是最好的选择。

    “算了。”景昱颓然放开她的柔荑,嘴角挂上一抹苦笑。记得她说过,演绎事业是她最珍视的,甚或高过她的生命。也许,他不该为自己的一己之私而扼杀掉她的生命。如果她真的做全职太太,失掉了那份神采飞扬,她便不是她了。

    “阿昱……”林亦舒开口,想告诉她自己的决定。

    “嘘!”景昱将食指按在林亦舒的樱唇上,阻止了她未竟的话语。指尖上的*触感叫他不由的心神一荡。忙将手指抽离开。冲着她魅惑一笑:“小妖精,今天晚上回去好好收拾你。”狭长的凤眼微微眯起,带来让人战栗的诱惑。

    林亦舒羞涩的一笑,翦水瞳眸因他这句话而漾起炫目的光彩。

    这是风谷集团举办的盛大的签约代言party。

    林亦舒结束了与律师一起和风谷集团陇长的签约仪式后,由景昱陪伴着来到这个盛大的party上。旁边的侍者擎着装满酒杯的托盘来到她身边。“林小姐,要酒吗?”

    “谢谢。”林亦舒素手轻扬,从托盘上取过一杯香槟,轻轻的啜饮着。

    今天她穿着一件白色的小礼服。简单素净的样式,却依旧掩不去她身上如日月光环般夺目的美丽。整个人周身疏离清泠的气质,叫人不自觉联想到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一袭如缎般的乌亮青丝被公司的造型师巧手挽成高贵又不失俏皮的发髻。露出来的纤美脖颈,优美的线条。白皙细腻的丝缎般的肌肤,吹弹可破。带着疏离清冷的眸子,眼波潋滟间流转出无限的风情。叫人忍不住一顾再顾。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也不过是如此吧。

    倏地,林亦舒的眸光被大厅南侧的一抹身影吸引。女子眉目间的熟悉感那么强烈,但是林亦舒却在一时之间想不到自己曾在何时见过这个女子。

    但见那女子身着一身烟色曳地长礼服。沙质的长裙摇曳间,白皙的腿部肌肤若隐若现,带着无限的魅惑风情。一袭金色的波浪长卷发,无限妩媚的蜷缩在一侧的肩膀。尖细的瓜子脸上描绘着今夕最流行的妆容。精致的妆容衬得那一张不大的瓜子脸更是风情无限,魅惑勾人。如果说林亦舒美得闭月羞花的话,那么这个女子便是美得惊心动魄。一举一动,都勾心*。仿若罂、粟一般的战栗诱惑,叫人欲罢不能。

    林亦舒身为当红花旦,有着异于常人的眉美貌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但是,一个寻常女子,美到如此惊心动魄,却不得不引人侧目了。林亦舒对这个女子有着无限的好奇之心。

    古人说英雄惜英雄。美人也大抵是如此。

    怔怔愣愣间,忽然*上环了一个有力的臂膀。

    景昱不羁的面庞撞进眼帘,唇边一抹宠溺的笑容。“怎么了,在看什么?”

    “没什么。”林亦舒温柔的水眸睇着他,却是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指着大厅另一侧的那一个女子问道:“阿昱,你认识那边的女子吗?”

    景昱循着林亦舒的手指望去,待看到她所指何人之后,一双鹰隼版的眸子瞬间深沉下来,仿若深冷的潭水一般阴沉难测。待回首望她时,又恢复了以往的温柔。

    “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人,怎么了?”

    “她好美啊。”林亦舒由衷的赞叹着。

    “美?”景昱嘴角挂着一抹笑,狭长的凤目里的温柔仿若能将人溺死其中,看着林亦舒娇憨的秀颜。伸出手在她小巧的鼻子上轻拧了一下,“再美能有你美吗?”

    “哎呀,你讨厌。”林亦舒娇嗔着拍下景昱的大掌。翦水瞳眸亮亮的,带着*的水泽。看的景昱一阵心荡神驰。

    林亦舒不由得嗔他一眼,这柔美的一回眸,带着万千的难以言表的媚与柔柔的情意,看的景昱眸色深浓起来。

    这时,本在大厅南侧的杜若灵也是发现了这二人,一丝狡狯从眸子一闪而逝。嘴角噙着意味不明的冷笑,一只手拎着曳地的裙角缓缓的踱步走至这二人面前。

    一只手举着香槟杯子,一只手放下了拎着的*。华丽的长裙如水般流泻而下,更加衬得她亭亭玉立,满目盛华。魅惑的琥珀色的眸子带着几丝慵懒的缱绻,对着自己面前的这一对璧人。

    “阿昱,你身边这位佳人不为我介绍一下么?”语气亲昵无双,魅惑的眸子似挑非挑的睨着景昱。余光状似不经意的在林亦舒的方向一斜,带着几丝鄙夷和不屑。

    美丽的潋滟美眸近似膜拜的看着自己面前的这个男人。今日景昱并没有平日的隆重装扮,上身一件剪裁得体的华贵西装,简单的白色衬衣,衬得古铜色的肌肤在灯光下熠熠生辉。更添夺人光彩。冷峻的面容上是一贯的面无表情,带着几丝的桀骜狷狂的气息。狂傲以及冷峻这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竟然在景昱身上演绎和柔和的如此之好。

    唯有他,也只有他。才能撼动她的心弦。叫她欲生欲死,难以自拔。

    美眸一闪,杜若灵已然从他致命的蛊惑美丽中脱身而出。笑意温甜的看着景昱。

    景昱的眸光看到杜若灵的时候,本就深浓的眸子更是罩上一层阴霾之色。却是不行于色的淡看着杜若灵的翦水瞳眸中溢满的柔情温恬。

    “怎么,阿昱,不为我介绍一下吗?”杜若灵的眼睛看向景昱身边的林亦舒。

    景昱眸光一敛,重瞳深沉的看着杜若灵,嘴角扬起近似讥诮的笑容:“这是内人林亦舒。”转向林亦舒时,眸光不由得变得*生动起来。“亦舒,这是杜氏集团的千金杜若灵。”

    杜若灵不觉心间一窒。闷闷的痛瞬间席卷全身。杜氏集团的千金?他是这么介绍自己的么?难道自己和他之间的那一段过往真的就叫他壁纸而不及到这种地步?素手倏地紧紧攥起来,尖细的指甲陷入柔嫩的皮肤里,尖锐的疼叫她微微的颤抖着,但那痛却不及心里。

    水眸不由得变得*起来,氤氲的痛楚夹杂着过往的回忆瞬间将她淹没。她浸在过往的尘烟里看着他淡笑出尘。一切都恍惚的不似是真的。却又是那么真真实实的存在着。心,身俱是痛楚,叫人难以自拔。

    眸光一转,明媚动人。将泪意逼回眼眶。她对着林亦舒盈盈一笑,百媚众生,高雅出尘。落落大方的伸出手与之握:“杜若灵。听说你即将出演陈浩导演的《后宫心机》是么?”

    “杜若灵。听说你即将出演陈浩导演的《后宫心机》是吗?”杜若灵伸出柔荑与林亦舒的大方交握说道。

    “林亦舒。久闻大名。”林亦舒亦是与杜若灵伸手交握。此刻,得以近距离的观察杜若灵。眼角眉梢的璧人的熟悉感愈加强烈。不由脱口而出:“杜小姐,我和你见过吗?”

    杜若灵柳眉微挑,突然记起在正恒集团的与林亦舒的一面之缘。但随即,便被很好的掩饰下来。“林小姐,怎会有此一问?”

    “杜小姐的眉眼似曾相识。”

    杜若灵闻言柔媚一笑,举手投足都无可挑剔的完美。如丝媚眼似有若无的往景昱的方向轻轻钩挑一下,轻啜了一口手中的香槟。“人有相似吧。”

    林亦舒释然,心头却仍旧是有挥不去的阴霾。

    杜若灵向着二人微倾了酒杯,淡笑着告辞了。林亦舒看着杜若灵媚态百生的款款背影,不由得一时怔住。“阿昱,你认识杜小姐吗?”

    景昱鹰隼版的眸子酝酿着烟色的暗流,越发的沉沉诡异。淡淡的敷衍着:“旧时而已。”

    旧识,而已?

    林亦舒淡淡的睨着景昱的眸子,心中的疑问却是越来越大。为什么她却感觉这两人之间气氛微妙,不是那般的简单。那个杜若灵眼角眉梢都泄露出对景昱的爱慕。他是不知,还是佯装不知?

    林亦舒心中不悦,却也不好当众发作。闷闷的啜饮着手中的果汁。

    她现今有孕在身,不能饮酒。虽然有一瞬间她曾希望手中的这一杯是酒。这个孩子虽然不知是不是留下,但是她却不能不顾及。香甜的鲜榨果汁,带着橙子的新鲜香气。端的合了她的口味。

    忽的,一阵胃气瞬间涌至唇边。刚刚饮下的果汁因着这一股胃气而涌至喉嗓。

    “呕……”林亦舒忍不住按住嘴巴。

    一旁的景昱见状颦眉,趋近前来关心的问道:“怎么了,亦舒?可是吃的不好了?”

    林亦舒摇摇头,自己这是害喜的症状,说来也怪。未曾知道怀孕的时候,自己也没感觉到什么不适。但自从知道自己怀孕之后,身子却是越发的娇气了起来。这或许就是所谓的心理作用吧。林亦舒犹豫着,要不然等宴会结束的时候,自己就把怀孕的喜讯告诉他吧。毕竟自己就是相瞒也瞒不了多长的时间了。孩子已经有三个多月了,再过一个月肚子就已经是掩饰不住了。思及此,林亦舒嘴角绽放一抹甜笑,柔柔的看着景昱。

    “我去趟洗手间。回来告诉你。”

    林亦舒眼眸带着神秘的笑意,看的景昱一阵的心动神驰。到底是什么事,叫她这么神神秘秘的。突然,一个想法瞬间劈进脑海。莫非……

    景昱趟大了双眼。一抹惊喜一闪而逝……

    林亦舒在洗手间里用水打湿了自己的面孔。又慢慢的对着镜子补了妆。淡淡的笑靥出现在林亦舒的面孔上。林亦舒是柔柔美美的鹅蛋脸。这样的脸孔无论是什么样子的发型都端庄大气。而她的五官又是带着明显的清冷,淡淡的不沾尘埃的仙子气质。即使是不施粉黛,却仍就是楚楚可怜的美人坯子。

    而刚刚在大厅里见到的杜若灵。那个杜氏千金。却是勾心摄魄的瓜子脸,带着魅惑众生的颠覆魅力。媚态百生的五官,无一处不勾人,无一处不撩惑。仿若一直怒放的*红玫瑰。也许,这样的女子才是男人喜欢的吧。

    林亦舒对着镜子笑出声来,嘲笑着自己的胡思乱想。今日不知为何会对自己不自信起来。或许是杜若灵的美丽太过盛烈,叫她不得不生出恐慌之心吧。世间女子千娇百媚,每一种都有各自的娇研。

    自己以往一向是对娇媚的女子嗤之以鼻的,以为那样的娇媚,太过艳俗。却不曾想,这世间还有这样一个女子,盛烈的美丽叫人过目不忘,却不觉得做做俗气。

    ……

    景昱倚在大厅的转角,淡淡的烟雾在身边升腾而起。

    杜若灵从休息室里出来的时候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幕。她因为高跟鞋的带子坏了,所以在主人的关怀下进屋换了一双合适的鞋子。刚走出休息室,便看到景昱的冷峻面孔笼罩在一片淡淡的烟雾中,带着绝世独立的冷清和隽俊。一时间竟是看呆了。记得自己和景昱热恋的时候,他还未出道做明星。但那股狷狂的气息却是跳脱出众人之外。而她那时亦是风头十足的校花。故以,年少的她和他一见倾情。彼此间家室相貌亦是门当户对。彼此的家长都是对他们的这段恋情乐见其成的。那时的他们说是璧人亦不为过,如果不是发生了那件事……

    杜若灵水眸不禁黯了黯,看着景昱的眼神多了几分凄怆。

    这时,似乎是感应到杜若灵的眸光。景昱的冷眸透过重重的烟雾迢递过来。看到杜若灵眼中的凄然,一时间也是怔住了。也许是为着她眼中的那一抹凄厉的眸,也许是为着心头那段爱恨纠葛的往事。景昱过往的记忆纷至沓来,瞬间沉浸在两人曾经共有的回忆里。

    这时候的景昱少了平日里可以针对她的隔阂和阻隔她在外的那一道障篱。杜若灵不禁走上前去紧紧的将景昱拥在自己的怀里。景昱健壮的身躯带着熟悉的抚触。曾经的曾经,他和她亦是伉俪情深。只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我有一棵神话树〕〔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镇妖博物馆〕〔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穿越八年才出道〕〔莫求仙缘〕〔开局地摊卖大力〕〔开局签到荒古圣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