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战神奶爸〕〔我真的长生不老〕〔仙医邪凰:废物四〕〔龙城〕〔嘉平关纪事〕〔十方武圣〕〔混沌丹神〕〔青萍〕〔大流寇〕〔春回大明朝〕〔威震八方叶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仙魔三国大玩家〕〔都市极品仙尊〕〔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洛诗涵战寒爵〕〔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93章 景昱(九)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林亦舒咬牙说出那两个字,心底一片窒息的凉寒。如水的眸子射出一片冰寒的冷箭,那般昭昭的对着他。

    她眸中那毫不掩饰的恨意瞬间便击中了他,他心中一窒,窒闷的痛感缓缓从胸腔蔓延至全身没一个细胞。眸光一敛,他缓缓地开口:“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

    “不是时候?”她咬了牙,一字一顿的反诘:“那么,你觉得,什么时候才是时候?”

    她迎着他,缓而冰冷的开口:“景昱!我不会拿掉孩子。如果真的不打算要这个孩子,那么这个孩子现在、将来都不会和你有任何的牵扯。我们,离、婚!”

    话音刚落,林亦舒便见对面的景昱脸色顿时变得铁青。烟瞳重重滑落一抹受伤的神色。表情扭曲的看着她开口,不可思议的:“林亦舒,你说什么?”

    林亦舒却是毫不示弱,倔强的眸与之对视:“景昱,我们,离、婚!”

    这次景昱终于是听到了心里去,唇角的笑益发的深冷,眸子里酝酿的烟色风暴仿若能将她吞噬:“离、婚?”

    “林亦舒。你说,离、婚?”

    “对!离婚!既然你容不下这个孩子,容不下我。那么我们还在一起做什么,何必苦苦挣扎,何苦纠缠,不若离婚索性落得个干净的好!”

    林亦舒的瞳眸里掩着深重的受伤的神色,却是倔强又清冷的与之对视,毫不示弱。

    景昱大手捏上她的小巧的下巴,鼻息粗重,满腔的怒火让他忍无可忍:“你为了肚子里的这个孩子要和我离婚。难道我在你心里的地位还及不得你肚子里这个还未成形的细胞?!”

    还未成形的细胞?!

    林亦舒眸中露出不可思议的神色,这个他和她共同孕育的骨肉,在他的心里竟然只是一个未成形的细胞?!林亦舒为他的形容词而感觉到深重的可悲来。原来自己在他的心目中竟是这般的不堪。

    连带的眼中的悲色深浓起来。当初自己和司空则的那个亲吻便是那般的不相信她。那般的折辱过她,现在连他自己的骨肉她都要残忍的扼杀掉。他真的不曾想过,即便她再爱他,却是不会连自己的尊严都践踏在脚底任他折辱的么,林亦舒感觉自己对他曾经狂热烈炙的感情正在一点一点的失温。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她和他竟会落到如此的田地?

    心,凉到极致。竟是麻木的不知其味。

    林亦舒炸了眨眼,却发觉眼眸竟是*的很,半颗泪都不曾莹泽眼底。这是她的悲哀么?短暂的不能再短暂的婚姻,她与他之间的那几分热尚未捂热,就随风冷却的一干二净。

    久久不见她回应,那倔强的眸子却像是默认了他的话似的。景昱只觉得心中一阵蚀骨的钝痛,捏着她下巴的手不由得一紧:“离婚?!林亦舒,你这辈子都不要痴心妄想。除非我死了,否则你生是我景家的人,死是我景家的鬼!”

    林亦舒只觉得下巴一阵扭痛,眼中蓄积了点点的泪花,心更是因着他的这句话而蓦地一沉。他这是什么意思,既然不珍惜她不珍惜她的孩子,又何苦要抓着她不放?!

    他准备就这样耗着她么?亦或者,他还不打算放过她肚子里这个无辜的孩子?!林亦舒倔强的开口:“你不会得逞的!”

    她的反唇相讥,更是叫他的溃烂不堪的心中重重的划过一道伤,瞳仁一缩,危险的气息深浓:“会与不会,又岂是你能做的了主的。你最好给我安分点!”

    林亦舒眸光一闪。景昱已然松开了禁锢他下巴的手,神色冷寒。深深的睇了她一眼,转身便离开了房间。

    林亦舒双臂拢住自己的身体。似乎是想借着这样的动作来抚慰自己一般。

    “咚!”的一声,景昱摔门而出。偌大的别墅,转眼间就只剩下她一个人。空荡荡的房间,大而华丽,却是带着彻骨的冷意。冷的人牙齿打颤。

    再也不想肚子一人守着这空荡荡的屋子,一分一秒都难以忍受。

    想到这里,林亦舒起身,咚咚咚的跑上二楼的卧室。从卧室的衣柜里随手拿出几件衣服,一股脑的塞进了行李箱里。珠泪簌簌的滑落下来,林亦舒挫败的抹掉脸上残余的泪水。新一轮的泪水又是再肆虐出来。泪水越涌越急,索性将手中的东西随手掷了出去,伏在床上哽咽不起。

    忽的,放在床头柜的手机“翁翁翁”的震动起来,随着几声震动过后,梁静茹略带欢快的声线悠扬的传了出来。

    “……爱是笑呵呵的风,然后哎呀呀的痛,直到你出现拯救我~你把孤单消灭都消灭全都消灭……”

    林亦舒伸手将手机拽过来,手机屏幕上不停的闪烁着“小优”两个字,林亦舒吸了吸鼻子,摁下了接听键。

    “喂?”

    “林姐吗?我是小优,你现在赶快来公司一趟,你的合约出了点问题。你还是尽快的赶回来吧。”

    “出了问题?出了什么问题?”林亦舒不解。

    “林姐,电话里说不清楚。你、还是来一趟最好……”

    小优的声音里带着明显的焦急,林亦舒心一缩,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了一种很不好的预感。

    “好,我现在就去。”

    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林亦舒心中也有了很强烈的不安之感。

    挂断电话。林亦舒素手不安的爬过头发,秀发在手心纷纷滑落,散出淡淡的慵懒的风情。林亦舒却是眉心微颦,挤出了一抹苦笑。

    近来自己真是流年不利吗?事业婚姻甚至家人都这般的不顺利,难道自己也要学习其他的艺人,去哪一个大师那里去给自己开一开运气么?

    林亦舒自嘲的笑了一下,自己向来对算卦之类的东西是嗤之以鼻的,如果一切都是上天注定,那么无论个人做任何的努力都会是徒然而已。如果一切都不是命定,那么相信别人还不如相信自己来的可靠一些。

    林亦舒摇摇头,将自己脑中纷乱的思绪抛到一边,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妆容,在衣柜里取出自己的手包,拿起车钥匙,带好墨镜,走了出去。

    走至门口换鞋之时,林亦舒眼光突然被鞋柜上的那串钥匙给吸引。那是属于景昱的那两兰博基尼的跑车钥匙。林亦舒拿起车钥匙,眸光闪了一下,终于是颓然的放了下来。换好了鞋子,轻轻的戴上了门。

    与此同时,景昱正挫败的站在自己的爱车面前,看着那两在灯光下泛着冷光的兰博基尼。shirt!自己居然忘记了要带车钥匙出来。回去的话必然又要面对林亦舒。

    与此同时,景昱正挫败的站在自己的爱车面前,看着那两在灯光下泛着冷光的兰博基尼。shirt!自己居然忘记了要带车钥匙出来。回去的话必然又要面对林亦舒。

    而此时林亦舒却是并不知道景昱此刻正在私人车库里对着那烟辆色的兰博基尼进退两难,也走进了车库要拿车子。

    是以,林亦舒一进入车库,便是和景昱撞了个正着。

    林亦舒柳眉轻拧,眸光冷淡。当他不存在似的,拿着车钥匙走向自己的红色跑车。辆跑车并不贵,和景昱的兰博基尼并不能想比较。但那却是自己就上一次代言某品牌的代言费买下来的。景昱曾经说过如果她喜欢他可以送她一辆更好的。她没有要,只是觉得拥有一辆以自己的能力买的车,自己的成绩感和满足感是无法比拟的。

    林亦舒选择直接忽略景昱的存在,直接越过他走向自己的车子。

    景昱伸手将她拉向自己,冷声道:“大半夜的去干什么?”

    林亦舒冷冷一笑,刻意说着激怒他的言辞:“我现在去私会情郎,可以么?景总裁?”

    “你敢?!”

    景昱冷怒的扬高声调,眸中迸射出火花怒瞪着她。

    “你怎么知道我不敢?你不是说我人尽可夫么?我现在就人尽可夫给你看!”林亦舒略带嘲讽的看着他,淡淡说道。

    景昱眸子一眯,透漏出危险的意味来,却是对她的可以挑衅不以为意,“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林亦舒眸光冰冷,待他如最疏远不过的陌生人。冷冷开口:“不管你的事。”

    “不管我的事?”景昱反诘,“你是我的妻子,大半夜的开车出去,我难道还不能知道是为了什么吗?”

    “妻子?!”林亦舒气结,忍不住扬高了声调:“你还当我是你的妻子吗?我现在好不容易有了我们的骨肉。你却是何其残忍的叫我去医院打掉。这样子的你值得我以夫妻之礼待你吗?”

    听到她提及孩子,景昱眸光不由一黯,闪避着她咄咄的目光,道:“关于孩子,我的确有迫不得已的苦衷。以后我会好好的跟你解释清楚的。”

    林亦舒心中一痛,知道他从未放弃过拿掉自己肚子里的孩子的想法。他的话语仿若一把尖利的匕首,瞬间将她的心划得鲜血淋漓。她冷眼相对,“不必跟我解释,拿着你的解释去哄你的杜小姐去吧……”

    “林亦舒,你不要这么无理取闹好不好。杜若灵的事情我已经跟你解释清楚了,你还要怎么样。我要你拿掉孩子,跟杜若灵一点关系都没有!”

    林亦舒心中一痛,他就那么护着那个杜若灵吗?竟然为了她不惜拿掉自己的骨肉!

    “我不管你因为什么容不得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但是我要明确的告诉你。我,不会拿掉这个孩子!现在不会,以后更加不会!如果这是你的杜小姐的意思,那么你大可以叫她安心。我会为她腾位子。好成全你们的一往情深。但是,请你们不要打我的孩子的主意。景总裁,你记住了。别忘记把我的话转达给你的杜小姐!”

    林亦舒心中一痛,他就那么护着那个杜若灵吗?竟然为了她不惜拿掉自己的骨肉!

    “我不管你因为什么容不得我肚子里的这个孩子。但是我要明确的告诉你。我,不会拿掉这个孩子!现在不会,以后更加不会!如果这是你的杜小姐的意思,那么你大可以叫她安心。我会为她腾位子。好成全你们的一往情深。但是,请你们不要打我的孩子的主意。景总裁,你记住了。别忘记把我的话转达给你的杜小姐!”

    景昱眸光一黯,神色灰败。在车库的灯光下面容上投下深深浅浅的光来。为她话语中萌生的退意而不安着,这个女人说这样子的话是要来威胁她么?还是她认为她真的能离开他的身边?她之所以有这般的自信,亦或者是因为司空则的缘故?

    “如果我说我非得要你拿掉这个孩子,你会怎么做?”

    景昱缓下心头的情绪,试探的问道。

    “那么我会恨你,我会不惜一切代价的离开你!你最好不要打孩子的主意。从现在开始,这个孩子是属于我林亦舒一个人的,跟你景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如果你觉得这么做对我们好的话,那么,我会那么做的!”

    林亦舒的眸子透出坚定的光来,绚丽的华彩在水眸流转。看的景昱心中泛起一阵涟漪。

    想不到,这个孩子在她心中竟然占有这么重要的地位。看来,也许自己应该留下这个孩子。关于“那边”,看来自己要好好的想一下要怎么应对才会万无一失。眸光一转,景昱转开了关于孩子的话题:“这么晚了,你要去哪里?”

    林亦舒一怔,想不到他会在此打住,转开了话题,淡淡道:“不管你的事。”

    景昱拧眉,很是不满意她这种疏离的态度。却也是没说什么,只是接着说道:“我送你去。”

    “不需要!”

    景昱一扬眉,不容置疑的开口:“我送你去!”

    林亦舒眸光一闪,还未开口拒绝,身子便已经被景昱连拖带拽的塞进了景昱的兰博基尼内,林亦舒拒绝不得,索性心安理得的做起了甩手掌柜。既然有免费的司机用,她何乐而不为呢。放下关于两人对于孩子的问题的纠结和纠缠不休。林亦舒开始对小优说的关于合约的问题揪心起来。到底是出了什么样子的差错和纰漏,竟然让小优漏夜将她叫到公司去。

    越想越理不出头绪,林亦舒不免胡思乱想起来。

    “去哪里?”景昱在驾驶座落座,转头问道,却是将她的一脸忧色看在了眼里。

    ”去公司!”

    “公司出了什么事情吗?”她满脸的忧心他看在眼里,不免也跟着担心起来。记得他今天走出公司的时候,公司里还未出现一丝的纰漏,莫非是哪里出了什么差错?想到这里,景昱也不再耽搁,兰博基尼稳稳的启动,缓缓的向着公司的方向驶去。

    “不知道。小优说是我的合约出了什么问题。具体怎么回事,我还不清楚,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小优叫我到公司去详谈。”

    “嗯。”

    景昱淡淡点头,不在多说什么。神色敛上了几分的严肃。脚下的油门不由得加重了力道。烟色的兰博基尼如同离玄的箭一般急速的飞去。

    “不知道。小优说是我的合约出了什么问题。具体怎么回事,我还不清楚,电话里也说不清楚。小优叫我到公司去详谈。”

    “嗯。”

    景昱淡淡点头,不在多说什么。神色敛上了几分的严肃。脚下的油门不由得加重了力道。烟色的兰博基尼如同离玄的箭一般急速的飞去。

    不多时,两人便在正恒集团公司的地下停车场停了车。林亦舒打开车门下了车,景昱随即也从左边下了车,两人一前一后,进了电梯。

    林亦舒按下电梯按钮,随之电梯缓缓打开,林亦舒一个跨步,走了进去。景昱眸光一闪,也随着林亦舒走了进去。

    林亦舒跟着按下小优办公室的楼层。控制案板上数字的亮光盈盈闪着绿色的光芒,在电梯这密闭的空间里。一时间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静逸而安宁的氛围。景昱睇过去,林亦舒今天出来的匆忙,身上只是随意的套着一件普通的棉衣外套,仍旧是做旧处理的牛仔窄脚裤子,灰灰暗暗的底色上泼墨般的撒着点点的雪花状的碎花,脚上套着一双烟色镶嵌金色拼接的球鞋。这一身灰灰暗暗的装扮平凡普通到了极致。但是穿在林亦舒的身上,却因着她身上那出众的气质而有了属于林亦舒的独有的韵味。

    林亦舒面色因为急切而在面上晕染着淡淡的红晕,几缕发丝随意的垂落在脸颊两侧,为林亦舒增添了几许慵懒的意味。炯炯有神的大眼睛晕染了几分的焦急之色。但是确是丝毫不损她的美丽,更让她平日些许疏离淡然的气质沾染了几许的真实的美感。景昱抿抿唇,神色中有了几许的柔缓。看着她的目光增了几分的柔情款款。不得不说,林亦舒是有她的独特的魅力存在的,至少对于他来说是这样的。

    林亦舒则是心无旁骛的盯着电梯上一格一格往上跳跃着的数字,快了,快了,很快就到了。看着跳跃着的绿色数字。林亦舒脑海里突然浮现出自己在网上看到的那个关于华裔女性蓝可儿的那个诡异的电梯视频。

    当时那个蓝可儿是独自一人搭乘电梯。而蓝可儿在电梯里的一系列的诡异的动作举止更是叫人不寒而栗。而蓝可儿更是在之后的两天横尸酒店的蓄水池里,更是为这件事平添了几许的灵异色彩。想到这里,林亦舒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战。

    景昱正目不转睛的盯着林亦舒,见此情形,不由得担心的一问:“怎么了?”

    林亦舒不由得拢住了自己的双臂,摇了摇头道:“没什么……”

    说着目光又落到了电梯上闪烁的数字上,突地,灯光一黯,电梯的梯身突地战栗摇晃了一下。林亦舒眼前忽的浮现出那个电梯视频里诡异的一幕。所有的恐怖画面不由得交织出现在眼前,恐怖瞬时达到了沸点。不由得尖叫出声:“啊——”

    电梯里的灯光几个明灭之后,终于“兹拉”一声归于寂灭。林亦舒捂住自己的脑袋,崩溃出声:“啊——”

    景昱明白这是电梯出现了故障,急忙起身到控制面板的按键上按下报警通讯装置:“喂,是保安部吗?我是景昱!大厦的a栋电梯出现了故障,你们赶快找人检修一下。记住,尽快!”

    “是!景总裁,我们一定尽快赶来。”

    ……

    “你……”景昱被她的反诘气闷,却是堵得说不出一句话来。眸光更深冷了几分,“明天我带你去医院。”

    “去医院做什么?”林亦舒语调高扬起来,语气中搀着不可思议版的惊诧。

    景昱心中一窒。却是迎着她惊诧的目光冷酷理智的开口:“去医院,拿掉孩子。”

    林亦舒盯着他,水眸中闪着惊异的光芒。他就这么赤裸裸的说出来了,就那般残忍绝情的说出来了。就那般还不在意的说出来了。仿佛她肚子里怀的不是他的孩子,而是与人*生出的虐种一般。她多么想骗自己这不是真的,可是他还那么冷静无情的看着她,等着她的回答。她多么想骗自己说他会因为哪怕估计到她一点点而不说出这般残忍的话语。天知道!她多么想!!

    可是……她知道那是不可能的了。就在他这般残酷的说出这些之后,她就知道,一切都不可能的了。

    眸中有泪光,她却是强忍着不落下,怕连自己的尊严都随之落下。迎着他理智而无情的眸子,她眼底一片冰寒。心底对他残存的那一点温热迅疾从心底抽离。

    她迎着他,缓而冰冷的开口:“景昱!我不会拿掉孩子。如果真的不打算要这个孩子,那么这个孩子现在、将来都不会和你有任何的牵扯。我们,离、婚!”

    景昱明白这是电梯出现了故障,急忙起身到控制面板的按键上按下报警通讯装置:“喂,是保安部吗?我是景昱!大厦的a栋电梯出现了故障,你们赶快找人检修一下。记住,尽快!”

    “是!景总裁,我们一定尽快赶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