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情深不负,总裁老〕〔武神纪元〕〔狼牙狼王于枫〕〔秦城苏婉〕〔天行医尊陈一笑〕〔穷小子偶得神仙传〕〔医统天下陈一笑下〕〔暗影谍云〕〔天道之下〕〔弃宇宙〕〔禁区之狐〕〔冷艳总裁的贴身狂〕〔医路坦途〕〔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天行医尊陈天阳〕〔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剑仙归来〕〔天降三宝,爹地宠〕〔天道方程式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94章 景昱(十)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景昱转身,摸索着找到林亦舒的位置。林亦舒双手抱头,崩溃的缩在电梯的一角。无声的啜泣着。眼前无端端的出现了那个电梯视频的镜头。恐惧像是无处不在的影子,在电梯的各个角落里浮现。那个诡异的鬼脸在电梯的阴影中充塞着,无处不在。林亦舒躲无可躲,只能无助的抱住自己不断颤抖的身子。恐惧爬过她的脊背,凉凉的在脊背上蜿蜒。林亦舒牙齿打颤,抑制不住的惊呼出声:“啊——”

    景昱心中一紧,忙循着声音摸索过去。终于手指触及到林亦舒的棉衣的衣角。刚想伸手将林亦舒紧紧拥入怀中。

    一声崩溃的惊叫声又一次*耳膜。

    “啊——不要碰我——不要碰我——恶魔!恶魔!不要接近我……”

    景昱拧眉,不知道为什么林亦舒会有这么大的反应,却是毫不迟疑的将她紧紧的抱紧在怀里。不停的安抚着她:”亦舒,亦舒!不要害怕,我是景昱!我不会伤害你的,不要害怕。只是电梯故障,很快就会有人前来维修的,不要害怕。静下心来!“

    “阿昱?!”

    林亦舒猛地从无边的恐惧中惊醒出来。

    睁开眼便是无边无际的烟暗,没有边际,没有界限。无声的寂静,死沉沉的没有一丝的光亮,甚至,在短暂的一瞬间,没有任何一丝的声响,只听得彼此的呼吸声浅浅的在这个烟暗寂静的空间里弥散。

    “呼呼~”

    还有她从惊惧中走出来的粗重的喘息。林亦舒眼中蓄积着的珠泪纷纷的簌簌下落。迅速的凐湿了*的*。委屈而隐忍的泪水簌簌而落。手指紧紧的捏着景昱的西装布料,力气之大,甚至带着微微的颤抖。林亦舒想到自己脑海里自动浮现的恐怖画面,不由的失声哭起来。

    “阿昱!哇……阿昱!”

    哭声哽咽,断断续续。这样子的林亦舒是景昱不曾见到过的,印象中的林亦舒总是倔强的坚强的,而自己见过她唯一的一次失控,也只是在杜若灵强吻自己那一幕被林亦舒看见之时出现过。再就是,今日在电梯里的这一次了。她,到底是怎么了?

    “怎么了?哭的这么厉害?”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林亦舒不说话还好,一张嘴,无可抑制的呜咽声瞬间脱闸而出。双手紧紧的将景昱抱在怀里。臻首靠着他温暖的胸膛,着仅有的一点点温暖似乎提醒着她,她尚是安全无虞的。而不是如那个蓝可儿一般,转瞬间便是命丧黄泉。

    她还不想死,她还有那么多的责任在肩。妈妈、弟弟、还有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都是她最甜蜜的负担。她怎么能这般轻易的就死去呢?

    “怎么了?哭的这么厉害?”

    “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

    林亦舒不说话还好,一张嘴,无可抑制的呜咽声瞬间脱闸而出。双手紧紧的将景昱抱在怀里。臻首靠着他温暖的胸膛,着仅有的一点点温暖似乎提醒着她,她尚是安全无虞的。而不是如那个蓝可儿一般,转瞬间便是命丧黄泉。

    她还不想死,她还有那么多的责任在肩。妈妈、弟弟、还有她肚子里的这个孩子,都是她最甜蜜的负担。她怎么能这般轻易的就死去呢?

    思及此,眼泪涌的更急了。

    景昱则是不清楚她为何如此脆弱,只能将她紧紧的搂在怀里。大掌细细的摩挲着她柔顺的长发。“好了,好了,不哭了。我会一直都在你身边的。不要害怕。由我在,不要害怕……”

    林亦舒终于在景昱的细心安慰下平静了下来。泪眼模糊在烟暗中,颤颤的开口:“阿昱?”

    “我在,我在!”景昱急忙回应道。

    “我害怕!”

    林亦舒望着四处烟黢黢的电梯,突然间萌生出极致的恐惧来。这个冰冷机械的四方金属盒子,仿若一个联通未知恐怖世界的境地,张着吞噬人的血盆大口,瞬间便能将人置于死地。

    “害怕什么?”景昱因为根本不关心这些新闻而对蓝可儿电梯视频一无所知。所以并不能理解林亦舒的无端恐惧。

    “只是偶电梯故障,没什么的,这是正常现象。不要担心。”景昱安抚着林亦舒说道。

    “不是电梯事故而已,我刚刚就想到蓝可儿电梯事件,电梯就出故障了,怎么会这么巧?一定有什么古怪的……”林亦舒惊慌的摇头。

    “蓝可儿电梯事件?”景昱拧眉,对这个突然的词汇和事情表示陌生。“那是个什么事件?”

    “你不知道?”

    林亦舒忘了恐惧,忘了悲恐。感到些许的不可思议的问道。

    “不清楚。”景昱赧然的表示不懂,自己从不将事件浪费在无谓的人和事身上,是以,他对这些新闻之类的东西全不上心。接着问了一句:“那是什么事件?”

    林亦舒自然是不肯在这样一个烟暗恐惧的时刻跟他解释蓝可儿事件的,只是摇了摇头,回道:“我们出去了,我再跟你解释。”

    景昱在烟暗中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蓝可儿电梯事件具体是怎么回事,但是看她怕成康瑟般的样子,大体也猜测出个七。七八八。看来出去了之后,自己可要百。度一下这个蓝可儿电梯事件。

    烟黢黢的电梯,带着未知的恐惧,张开了血盆大口,怪叫着扑向她。她惊叫一声,更紧的抱着景昱。身体的冷意从四肢百骸迅速的传至全身。

    “我……我好怕,阿昱……”

    林亦舒嗫嚅着开口。闭紧了眼睛,想要甩去脑子里挥之不去的纷乱思绪。但,那些东西却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缭绕不散,叫她惊出一身的冷汗……

    烟黢黢的电梯,带着未知的恐惧,张开了血盆大口,怪叫着扑向她。她惊叫一声,更紧的抱着景昱。身体的冷意从四肢百骸迅速的传至全身。

    “我……我好怕,阿昱……”

    林亦舒嗫嚅着开口。闭紧了眼睛,想要甩去脑子里挥之不去的纷乱思绪。但,那些东西却像是有了自己的意识一般缭绕不散,叫她惊出一身的冷汗……

    冷意和轻微的战栗迅速的爬上她的脊背,酥酥麻麻的在其上蜿蜒,林亦舒一个战栗,冷汗密密的爬上来。林亦舒嘴唇颤抖,不可抑制的打着冷颤。

    “阿昱,你说我们还能回去吗?”

    “当然能。”景昱柔声安抚着她。

    与此同时。

    林亦舒的休息室里。一脸自若笑意的杜若灵淡笑的看着一脸忧色的小优。

    这个林亦舒的助理小优,全名赵紫优。在经营艺人的经纪界以巨细无靡的细心闻名,是许多艺人迫不及待想要争取的经纪人。外表看着柔柔弱弱的赵紫优毕业于s市金融专业。毕业后放弃了自己的专业,转而进驻经纪界做助理。先是做当红明星兰若涵的助理,后来兰若涵自己单干。赵紫优被正恒集团高新挖走辅佐二流明星林亦舒。这才有了现在的赵紫优。

    说实话,杜若灵对这个赵紫优是充满着激赏之情的。

    正好,自己现在有意也进驻娱乐圈,这个赵紫优的却是不可多得的好帮手。杜若灵暗衬着。

    小优则是心焦如焚,自从自己打出电话之后,已经过去将近两个小时了,为什么林姐现在还没有赶来呢?平时这个时候早就应该是赶过来的啊。林姐和景总的别墅离着公司也不过是二十分钟的车程。现在将近两个小时不见踪影,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情了呀。给林姐打电话却是接不通。小优想着,急忙又是打开了电话,找到景昱的电话号码,又拨了过去。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请稍后再拨。sorry,the……”

    小优颓丧的放下电话。扬起一个职业般的笑脸转身对上泰然自若的杜若灵。

    “对不起,杜小姐。林姐和景总的电话无法拨通。可能是信号不好。不过您不用着急,相信他们现在正在公司赶来的途中。您稍等候片刻。”*的大眼对上桌子上杜若灵一动未动的速溶咖啡道:“这个咖啡不和您的口味吗?你喜欢喝什么?我现在就给您去换一杯。”

    “不用了。”等待了这么长的时间,杜若灵却是毫无愠色。笑话!不看看她今天是来干什么的,不等到林亦舒回来,她又岂能舍得离开?杜若灵心思一转,同小优攀谈起来:“赵小姐,你跟在林亦舒身边有多长时间了?”

    “对不起,杜小姐。林姐和景总的电话无法拨通。可能是信号不好。不过您不用着急,相信他们现在正在公司赶来的途中。您稍等候片刻。”*的大眼对上桌子上杜若灵一动未动的速溶咖啡道:“这个咖啡不和您的口味吗?你喜欢喝什么?我现在就给您去换一杯。”

    “不用了。”等待了这么长的时间,杜若灵却是毫无愠色。笑话!不看看她今天是来干什么的,不等到林亦舒回来,她又岂能舍得离开?杜若灵心思一转,同小优攀谈起来:“赵小姐,你跟在林亦舒身边有多长时间了?”

    小优体贴的为杜若灵续上新的热咖啡,道:“怎么说呢,眼瞅着算来也有两年了呢。我刚刚给林姐做助理的时候,林小姐还没有和景总结婚。我是看着他们相恋相识,一路到结婚的。”

    听到她提及景昱和林亦舒,杜若灵唇角的笑容顿时僵住。下一秒,不自然的扯了扯唇角道:“助理这个行业一向是跳槽最厉害的,赵小姐能坚持这么久,想来也是一个长情之人。”

    小优今日身着一身烟色的套装,在林亦舒没有拍戏的时候,小优在公司一向是这种职业的装扮,乌烟的秀发梳成一个干净爽洁的高马尾。白净的笑脸上慢慢是职业的笑容。想到一向待自己极好的林亦舒,小优职业化的笑容漾开一丝甜甜的味道:“其实说来,也并不是什么长青不长情的,而是林姐待我极好,我就是想离开也不知道什么地方还能找到比林姐更好相处的艺人呢。”

    ”哦?”杜若灵的话语多了几分试探,观察着她的神色问道:“那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机会你会不会把握?薪水比你现在的薪水高一倍,而且那个艺人也是很好相处的脾性。如果真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你会不会选择;离开正恒公司,离开林亦舒的身边?”

    这个杜小姐怎么会这样说?!小优心里涌起不悦。面上却是不漏声色。应对的毫无纰漏:“怎么会?!这么好的机会轮也不会轮到我的身上的。我现在很知足。薪水不低,林姐待我如姐妹,没有一丝的架子。我现在已经很满意了。不想旁的了。”

    听到小优的婉拒,杜若灵却并不甘心,手指把玩着咖啡杯的杯耳,继续试探道:“我说的是如果,赵小姐。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机会。你会不会把握呢?”杜若灵唇角噙着*的笑意,似倪非倪的看着她。

    小优有了一丝怔愣,杜若灵似笑非笑的神色惊醒了她,知道这是她刻意的试探,心中不免又是一惊,这个杜若灵来着不善,看来是来针对林姐的。先是扼住了林姐早已经板上钉钉的合约,现在又想要瓦自己的墙角。心下不免对杜若灵更是添了几分的厌恶。唇角的笑容不由的缓了下来,眸子犀利起来,带着几分戒备回应道:“杜小姐,如果真有这样的好事,小优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啊。现在这世道,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吗?小优不是那般顽固之人……”

    “对不起,杜小姐。林姐和景总的电话无法拨通。可能是信号不好。不过您不用着急,相信他们现在正在公司赶来的途中。您稍等候片刻。”*的大眼对上桌子上杜若灵一动未动的速溶咖啡道:“这个咖啡不和您的口味吗?你喜欢喝什么?我现在就给您去换一杯。”

    “不用了。”等待了这么长的时间,杜若灵却是毫无愠色。笑话!不看看她今天是来干什么的,不等到林亦舒回来,她又岂能舍得离开?杜若灵心思一转,同小优攀谈起来:“赵小姐,你跟在林亦舒身边有多长时间了?”

    小优体贴的为杜若灵续上新的热咖啡,道:“怎么说呢,眼瞅着算来也有两年了呢。我刚刚给林姐做助理的时候,林小姐还没有和景总结婚。我是看着他们相恋相识,一路到结婚的。”

    听到她提及景昱和林亦舒,杜若灵唇角的笑容顿时僵住。下一秒,不自然的扯了扯唇角道:“助理这个行业一向是跳槽最厉害的,赵小姐能坚持这么久,想来也是一个长情之人。”

    小优今日身着一身烟色的套装,在林亦舒没有拍戏的时候,小优在公司一向是这种职业的装扮,乌烟的秀发梳成一个干净爽洁的高马尾。白净的笑脸上慢慢是职业的笑容。想到一向待自己极好的林亦舒,小优职业化的笑容漾开一丝甜甜的味道:“其实说来,也并不是什么长青不长情的,而是林姐待我极好,我就是想离开也不知道什么地方还能找到比林姐更好相处的艺人呢。”

    “哦?”杜若灵的话语多了几分试探,观察着她的神色问道:“那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机会你会不会把握?薪水比你现在的薪水高一倍,而且那个艺人也是很好相处的脾性。如果真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你会不会选择;离开正恒公司,离开林亦舒的身边?”

    这个杜小姐怎么会这样说?!小优心里涌起不悦。面上却是不漏声色。应对的毫无纰漏:“怎么会?!这么好的机会轮也不会轮到我的身上的。我现在很知足。薪水不低,林姐待我如姐妹,没有一丝的架子。我现在已经很满意了。不想旁的了。”

    听到小优的婉拒,杜若灵却并不甘心,手指把玩着咖啡杯的杯耳,继续试探道:“我说的是如果,赵小姐。如果真的有那么一个机会。你会不会把握呢?”杜若灵唇角噙着*的笑意,似倪非倪的看着她。

    小优有了一丝怔愣,杜若灵似笑非笑的神色惊醒了她,知道这是她刻意的试探,心中不免又是一惊,这个杜若灵来着不善,看来是来针对林姐的。先是扼住了林姐早已经板上钉钉的合约,现在又想要瓦自己的墙角。心下不免对杜若灵更是添了几分的厌恶。唇角的笑容不由的缓了下来,眸子犀利起来,带着几分戒备回应道:“杜小姐,如果真有这样的好事,小优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啊。现在这世道,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吗?小优不是那般顽固之人……”

    小优有了一丝怔愣,杜若灵似笑非笑的神色惊醒了她,知道这是她刻意的试探,心中不免又是一惊,这个杜若灵来着不善,看来是来针对林姐的。先是扼住了林姐早已经板上钉钉的合约,现在又想要瓦自己的墙角。心下不免对杜若灵更是添了几分的厌恶。唇角的笑容不由的缓了下来,眸子犀利起来,带着几分戒备回应道:“杜小姐,如果真有这样的好事,小优当然是求之不得的啊。现在这世道,不是识时务者为俊杰吗?小优不是那般顽固之人……”

    小优话音刚落,杜若灵早已经是得意的笑了出来。

    “呵呵呵呵呵呵呵……赵小姐果然是人中俊杰,不错!赵小姐,前途无量啊……”

    小优眸光一冷,将眸中深重的鄙夷之色压在了眼底深处。

    ……

    保安室。

    保安室的值夜班的保安端起刚刚泡好的茶水。视线巡视着监控视频在电脑荧幕上切换的各个画面。还好,一切正常。端起茶水,轻轻的啜饮了一口。淡淡的苦涩中有着那么一丝丝甜甜的回甘。保安a舒服的打了个懒腰,伸直了手臂,身子靠着椅背向后微微拱起。

    “哈——啊——”打完懒腰,眯着眼朝着一边的单人床看去。自己这是新人就是这一点不好。自从自己被表哥介绍到这里工作之后。主管便将表哥的工排表和自己安排在一起。表哥每次值夜班都能美美的小憩一会。自己这个新兵蛋子就只能干瞪眼的看着。

    哎!

    扯了扯身上的保安服,再次确定一切情况正常之后,小保安a再也坚持不住盖顶的困倦,迷上了眼睛。眼皮子沉重的耷拉下来,双手笼在*。

    小保安就是如此,眼皮一耷拉,很快便是进入了烟甜乡。

    很快,保安室便陷入了一阵的寂静中,只闻得两个保安的呼噜声。

    就在保安们沉浸在美梦中正酣之时,一阵刺耳的尖锐响声如霹雷一般震醒了两人。

    小保安是新来的,并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而保安b则是在保安室干了好几年的老人了,当然十分清楚那是电梯故障的报警声,连忙接起了电话:“喂!”

    “啊,是景总裁……您放心,我们会尽快喊人上去修理。您稍等……”

    放下电话,保安b连忙披起扔到一旁的保安制服。保安a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见表哥找急忙慌的样子,忙趋近问道:“表哥,这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哎!电梯坏了!娘个老子的,好不容易睡个觉梦到娶媳妇了,一下子就被搅了个乱!快!咱们快点通知老大,这次被困的不是旁的人,可是这个公司的总裁呢!”

    放下电话,保安b连忙披起扔到一旁的保安制服。保安a还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见表哥找急忙慌的样子,忙趋近问道:“表哥,这是出了什么事儿了?”

    “哎!电梯坏了!娘个老子的,好不容易睡个觉梦到娶媳妇了,一下子就被搅了个乱!快!咱们快点通知老大,这次被困的不是旁的人,可是这个公司的总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开局奖励七张人物〕〔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人族镇守使〕〔诡秘之主之卷毛狒〕〔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