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大流寇〕〔春回大明朝〕〔威震八方叶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仙魔三国大玩家〕〔都市极品仙尊〕〔一号战尊叶凡谭诗〕〔洛诗涵战寒爵〕〔主角叫洛诗涵战寒〕〔洛诗涵战寒爵〕〔战爷,您老婆又作〕〔幸孕宠妻:战爷,〕〔落诗寒战寒爵〕〔再见战爷〕〔元卿凌宇文皓〕〔宁璃陆淮〕〔我的相公很腹黑〕〔天王殿〕〔末日拼图游戏〕〔神王丹道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95章 大结局(一)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什么?!总裁也被困在里面吗?”保安面上也有了急色。“表哥,咱们这次不会被辞退吧。”电梯出了故障吧公司的总裁给困在电梯里,这还了得?!说不定自己的饭碗随时都会被这个位高权重的总裁给打破呢。

    “胡说什么。你个瓜娃子。电梯出故障不是我们的错。我们不把事情处理好那才是我们的错呢。”

    “哦~知道了!”保安a揉了揉自己被打痛的脑袋,咕哝一声,“表哥,我一切都听你的吩咐!”

    电梯内。

    电梯里的那一盏灯光好死不死,仍不时的在头顶肆虐一番。偶尔明灭一下,阴森的气氛因此更深一分。林亦舒面色苍白,蜷缩在电梯的一角,面色苍白的紧紧抓着景昱的手。景昱手指被林亦舒抓的一阵的揪痛,却仍是任由她紧紧的抓着。心中为林亦舒承受的苦痛而深深的愧疚着。蹲下身子,将林亦舒浑身颤抖的身子轻轻的抱入怀中。心中一阵抽痛。

    早知就阻止她今晚出来了。手臂不由得更拢紧了一些。手里拿着手机,试图往外拨出电话去,却赫然发现手机一点信号都没有。

    该死!景昱愤愤的握紧手机。小心的放下了林亦舒。伸手到电梯的求救电话那里,拿起电话,重新拨了一个电话出去。

    “喂!保安室吗?怎么到现在还没有过来,你们是不想干了么?敢这么玩忽职守!”

    “总、总裁~”那边的人小心翼翼的回答,“我刚刚给维修电梯的人打了电话,他们现在正在赶来的途中,您稍等片刻。他们一会就到……”

    “那你们在干什么呢,你赶快带一帮人上来把这该死的电梯给我撬开!”景昱怒声道。从被困到现在他和林亦舒已经在电梯里呆了将近两个小时了。林亦舒的面色越来越苍白。看得他一颗心揪疼不已,而且,林亦舒的肚腹之中现在还怀着胎儿,万一她的身体出个什么差错,景昱简直不敢想象,自己能不能承受这个后果。

    “是、是、是,总裁。我这就着人去准备!”

    “你最好是给我快点!不然小心你的饭碗。”

    “是是是,总裁。”那边的人冷汗直流,小心翼翼的应对着。

    景昱一脸搵怒的甩上电话,转身去看林亦舒。林亦舒毕竟是身怀有孕之人,受不起这么长时间的站立,疲倦的靠坐在电梯的墙面上。苍白的面孔上冷汗直流,柳眉扭曲着,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样子的痛楚似的。景昱急忙凑近林亦舒,焦急的开口:“怎么了,亦舒。你那里不舒服?”

    景昱一脸搵怒的甩上电话,转身去看林亦舒。林亦舒毕竟是身怀有孕之人,受不起这么长时间的站立,疲倦的靠坐在电梯的墙面上。苍白的面孔上冷汗直流,柳眉扭曲着,似乎在隐忍着什么样子的痛楚似的。景昱急忙凑近林亦舒,焦急的开口:“怎么了,亦舒。你那里不舒服?”

    林亦舒手指紧紧抓住了景昱的手臂,那力道之大,甚至透过西装的布料紧紧的抠进了景昱的皮肉之中。景昱忍着痛没出声,因为他清楚此刻林亦舒所受的痛楚必然比他的更甚。因此,他面上越显焦躁。

    “是不是哪里痛,亦舒,你告诉我。”

    “我……肚子……痛!”

    林亦舒咬紧牙根,似是从牙缝嘶泻出来一般的声音,一下子叫景昱心中一惊。林亦舒一向是个倔强好强的性子,若不是真的疼到极致,定然是不会出现这般的神色的。视线不由得落到了林亦舒的*上,一个念头倏地划过脑海。

    不会是……流产?!

    景昱眸子一黯,心也跟着一沉。却也不知该做些什么能缓解她的痛楚。只能,也只能紧紧的将她拥在怀里,似乎想借着这样的动作缓解她的痛楚,尽管知道这样子于事无补,但哪怕是在精神上给她些许的慰藉也好哇。景昱眸中痛色深浓,这是他的第一个孩子,虽说自己原本有着让林亦舒拿掉孩子的念头,但是也不该是在这样的坏境下流逝掉……

    景昱心下一紧,一时间也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手掌将林亦舒颤抖的手指攥起来。连带的自己的手掌都在微微的颤抖着,那颤抖就像是揪着他的心一般。蓦地就发疼。林亦舒使劲的努力压抑着那钻心的疼痛,一阵一阵的冷意从*处窜开,阴冷闷疼的感受窒息般扼住她,冷汗在苍白的脸上肆意纵横。

    “疼……”

    l低声却隐忍的一句声音,瞬间便攫住了他的心。搵怒霎时张扬开来。

    该死!过去了这么长时间,怎么保安室一点动静都没有,瞳眸倏地紧锁起来,带着几分致命的危险意味。

    正在此时,几声脚步的咚咚声从电梯上头传来。景昱心中一动,忙冲着外面的人呼号道:“喂!快点撬开电梯,我们再这里。”

    上头的人听到这句呼喊,焦急的心里有了几丝的惊喜:“你们等一下,电梯我们这就想法子撬开……”

    紧接着便是工具碰撞的叮叮咚咚之声。

    “尽快!电梯里有人生病了,要尽快送医。若是因为你们动作慢耽搁了。我决不轻饶!”

    景昱低沉的嗓音带着沉沉的压迫感而来,叫维修的工人不由得瑟缩了一下。

    “好的!景总裁!我们会尽快的……”

    景昱眸子几乎就要冒出火来,低头一看,怀里的林亦舒已经是几近昏厥的了,大颗的冷汗还残存在林亦舒的面部。益发衬得面色苍白憔悴起来。景昱从未见过林亦舒这个样子。这般脆弱的蜷缩在他的怀里,好像下一秒便会随风逝去…………

    “爬梯来了,爬梯来了!”

    工人们赶忙将爬梯竖下去,景昱稳了稳爬梯,确定不会晃动之后。单手抱起林亦舒,一节一节的顺着梯子走了上去。虽说林亦舒并不沉重,景昱也经常去操练自己的臂力肌耐力。饶是如此,景昱仍是感觉吃力,肌肉喷张,指节泛白。咬牙吃力的将林亦舒的身躯从梯子上往上一个楼层的地板递过去。工人们赶紧将林亦舒七手八脚的抱出来。景昱出来之时,林亦舒被包裹在工人随身带来的毛毯里,已然陷入了昏迷之中。

    景昱心中一紧,赶忙走过去将林亦舒抱入怀中。大步流星的步了出去。

    小优和杜若灵赶来之时,撞见的正好就是这一幕。

    景昱的视线从小优身上匆匆一扫,而小优身后杜若灵的出现显然出乎了他的意料之外,不由得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她为什么出现在这里?难道和林亦舒的合约有关?

    景昱来不及深思,抱着林亦舒的娇躯匆匆走出大厦。

    小优急急忙忙的跟在景昱身后,焦急的问道:“景总,出了什么事,林姐怎么了?”

    景昱未置一语,薄唇紧抿。神色肃然中透着浓浓的担忧,快步的走向公司的地下停车场。

    小优追赶不及,心里却是放不下林姐的安危。只得是紧紧地跟随在二人的身后。

    而杜若灵在见着自己心中那个昂藏的身影之后,满腔的激动难抑之情在景昱冷冷的一瞥之后犹如被冰水浇了一个透心凉。那一颗对他的热爱之心如坠冰窖。杜若灵咬住嘴唇,眼里是掩不住的受伤之色。

    “景总,等等我!”

    小优仍跟在景昱的身后喊着。

    杜若灵一下子从自己的悲伤中回神,紧跟着追了出去。

    留下了修理电梯的工人们暗自吁了一口气。

    呼!还好没有惹怒那个脸色冰寒的景总,不染恐怕就要收拾收拾回家吃自己啦。

    景昱小心翼翼的将昏迷的林亦舒抱上副驾驶,自己转身从车头绕过去,“咚”的一声关上了车门。烟色的兰博基尼迅速的想着医院的方向飞驰了出去。

    小优刚刚赶下来,刚要开口说叫景昱搭上她,就见烟色的跑车闪着尊贵的光芒离尘而去。

    “景总……”

    小优未竟的话语被自己无声的咽了下去,认命的走出去,在公司的路边张手扬了一下,想招一辆出租车。

    满载着乘客的出租车,全然不理小优的满脸焦急,一辆有一辆的呼啸而去。

    正在小优焦急万分的时候,一辆粉红色的十分耀眼的玛莎拉蒂刺“刺”的一声,停在小优的身边。小优疑惑的转头看去。

    只见杜若灵披散着一头波浪的卷发,无限魅惑的对着她扬了一扬头,“上来吧!我载你一程……”

    小优真是瞌睡遇着了枕头,忙不迭的道谢:“真是谢谢你呀,杜小姐。我去医院,你去哪里?”

    杜若灵唇边展开一朵笑颜:“我也跟着去看看。我和你的林姐怎么说也是有几面之缘。我和她甚是投缘,关心一下不为过吧?”杜若灵谎话说的脸不红气不喘的,倒是滴水不漏,叫人跳不出什么错处。

    “真的么,那太好了。我们赶快追着景总的车子,别把我们甩下了。”

    兰博基尼风驰电掣般赶往了s市最近的医院。

    景昱抱着林亦舒大步流星的赶往急诊室。正值深夜,偌大的医院只有走廊顶上昏黄的灯光闪耀着温暖的光芒。走廊上一时间是寂寂无人。林亦舒的额头上已经是细细密密的又布上了一层冷汗。景昱心中焦躁,扬声急急喊着:“医生!医生!快来啊,医生……”

    一个穿着白大褂,脖子上带着听诊器的男医生闻声从医生值班室走了出来。

    见到景昱怀里抱着的林亦舒,面色苍白,呼吸虚弱,额头上还布满了虚汗。见惯不惯的依例询问着:“这是怎么了?”

    景昱心中焦急,却只得安奈下自己浮躁的心情,道:“她怀孕了。我们刚刚在电梯里困了两个小时。后来她说肚子痛,接着就昏迷了……”

    “不会是流产前兆吧……”医生嘀咕一声,探身去林亦舒的病情。

    景昱的心一下子被医生的这句话给吊了起来,,神色肃冷的对着医生道:“请你务必保全他们母子,景某必有重谢!”

    “准备手术!”男医生在探查了林亦舒的病情之后扬声冲着随后赶来的同事们道。

    医生们顿时训练有素的忙碌起来。一个护士和一个医生合力将林亦舒抬到手术台上,景昱心中无比的恐慌,亦步亦趋的跟随者手术床移动,身边的护士公式化的说道:“先生,请让开。你的妻子需要手术,请您尽量配合。”

    一个踉跄,景昱被护士推到了一边,手术室的门缓缓的在景昱的面前合上。景昱心里仿佛被滚油煎过一遍,复杂的难以言表。浓重的担忧像是在不停的在心里挠抓。不由得扬声对医生道:“医生,求求你务必保住孩子和大人——”

    小优和杜若灵正好赶来,景昱的话一字不落的听入两人的耳朵。这二人都不知道林亦舒怀孕之事,所以对景昱的话很是不解。

    “景总,林姐怎么样了……刚刚你说“孩子”,那是怎么回事?”

    小优焦急的上前问道。

    景昱脸上浓重的疲倦之色,淡淡的睇了两人一眼,道:“亦舒怀孕了,医生说很有可能会流产……”景昱一想及可能会有的后果,双手都禁不住颤抖起来。赶紧摸索着从衣兜里取出香烟,颤抖的点燃,深深的吸了一口,好平复心中激动的情绪。

    “怎么会这样?!”小优一脸的忧伤,眼眶里不由得蓄积点点的泪花。和林亦舒相处这么久,林亦舒亲切的就如她的大姐姐一般,是以,听闻这般的噩耗,赵紫优不由得请至心动,也连带的悲伤起来。

    景昱起身想去旁边的角落打开窗户把手中的香烟吸完。经过杜若灵时淡淡的瞥了她一眼。

    杜若灵则是因为景昱这陌生到冷淡的一瞥而伤的彻底,呆呆的怔在一边,眼睛里迅速的蓄起了泪花。苦涩的心中悲伤逆流成河。为什么为什么?林亦舒要流产失去一个孩子,景昱就这般的悲痛着。而自己呢,带着孩子的这几年他不闻不问不说,甚至和别的女人重新开始,甚至都有了孩子?!!想到自己在国外和孩子过的那种悲苦不堪的生活,杜若灵的眸中不由得就燃起了一簇火苗。

    那不是别的,正是一种叫做“恨”的东西。

    杜若灵唇边勾起一抹冷笑,眸子中的冷意更甚。

    起身,踱步。向着景昱的身边走去。

    景昱的面容笼罩在深深浅浅的一片烟雾里,为景昱冷峻的面容更增添了一抹神秘的魅惑。

    杜若灵唇边勾起一抹冷笑,眸子中的冷意更甚。

    起身,踱步。向着景昱的身边走去。

    景昱的面容笼罩在深深浅浅的一片烟雾里,为景昱冷峻的面容更增添了一抹神秘的魅惑。

    杜若灵见着他若神祗一般的身影,心中更是重重的钝痛起来,为什么?为什么?他和她曾经那样美好的过去,竟然落到今日这般的境地?景昱充满魅惑的低沉声线每每午夜梦回,仍在低语着呢喃着以往的誓言,可是她和他竟是再也回不到从前的了。甚至他们之间还曾经有过一个孩子!!!

    思及此,杜若灵的水眸更加的凄迷起来,看着景昱的目光爱恨纠葛,复杂的自己都辨认不清。

    景昱缓缓的吞吐着烟雾,以掩去自己心中不可抑制的颤抖和痛楚。林亦舒那样孱弱无助的躺倒昏迷在自己的怀里。甚至很有可能随时离他而去。这种深深的恐惧如影随形的攫住了他的心,叫他难以自拔。这一次,他是真真正正的认清了自己的心,自己不能失去她!哪怕一丝一毫都不能!眸子不禁深邃起来,眺望着远处的夜幕,景昱首次意识到,自己不该生了叫林亦舒拿掉孩子的想法。哪怕是对她有一丝一毫的伤害,他都不会允许!

    看来,自己要好好的筹谋一下,要如何应付“那边”的责难才好……

    正思索间,一种如芒在背之感叫他警觉,忙转身。

    转身,杜若灵唇角带着一抹凄凉的笑意,深深的睇着他。

    “你来做什么?!”景昱拧眉,不悦的道。

    杜若灵嘴角凄凉的额笑意更深,苦苦的撑了满脸,眸子里的悲伤逆流,看的人心里不由得跟着凄楚起来。景昱抿了唇,过往和杜若灵的记忆排山倒海一般涌来。神色也跟着缓和了下来,自觉自己的话说重了,景昱抿了唇,不在言语。

    见他神色稍缓,身上少了拿几分咄人的气势。杜若灵缓缓起身,在他身边站立。眼睛不由得也随着他的目光想着窗外的夜幕眺望出去。

    “想不到你竟然这么喜欢孩子……”

    杜若灵声线沉淀着过往的时光,记忆中曾经无比缅怀的那段时光生生的随着杜若灵的这一句话而带了出来。景昱眸子一沉,带着些许的戒备看着她。

    杜若灵知道景昱正在注视着自己,就如同过往时光的摸样,那般专注的睇着自己。心都不禁的因着这个认知而颤抖起来,泪花终于是夺眶而出,模糊了视线,她转身,透过朦胧的泪眼看着景昱略带着疑惑的眸子。红唇微动,缓缓的开口了。

    “你知道吗?其实,我和你也有一个孩子。而这个孩子……”

    杜若灵在他因为惊讶而微微撑大眸子的视线里顿了顿,接着开口道。

    “而这个孩子,现在已经七岁了!”

    杜若灵在他因为惊讶而微微撑大眸子的视线里顿了顿,接着开口道。

    “而这个孩子,现在已经七岁了!”

    景昱眸光深邃起来,不知名的情绪从琥珀色的瞳眸一闪而逝,刹那间眸子便犀利起来,尖利的锋芒从眸子迸射而出,一瞬不瞬的盯着杜若灵氤氲着清愁的面孔。心刹那间颤动起来。无可抑制的回忆脱闸而出,将他淹没。

    “你说什么?”景昱眸子微眯,睇着自己曾经的这个爱人。

    杜若灵嘴唇颤抖,在他的目光中避无可避。他眸中霎时迸射出的危险意味叫她悔意顿生。也许,自己兵行险招,对他说出这个隐藏了多年的秘密,自己是,错了?

    但景昱犀利的近乎逼迫的目光似乎并不容许她的推却,只得抖着声音对着他道:“孩子!那个孩子是我……和你的……”

    提到孩子,杜若灵眸光不由得又是凄迷起来。那个可怜的孩子啊……将近七年父爱的缺席……凭什么,景昱可以和别的女人重新开始,而自己和孩子却要从此日日陷入对他的回忆里,凄楚度日?

    “我……和你的?”景昱不解。眸子微眯的思索着杜若灵这句话的可信度。当初自己对杜若灵爱的死去活来,是她生生的非要离开他,甚至不惜割腕自杀毁了与他的婚约甚至不惜和自己的家人决裂。那样的决绝,曾经叫景昱那般的痛不欲生。以为那样的杜若灵一定是另爱了他人,才会与他撕破脸似的分手。与杜若灵分手之后那一段灰暗的日子仿佛仍在眼前。那时的他一改昔日的潇洒不羁,终日溺在痛失所爱的苦涩里,烟酒不离身,颓丧的他曾经以为自己以后都会这样半残废似的过一辈子。

    看不到未来,感受不到温暖,每日每日溺于酒精和烟草带来的短暂超脱中。那时的他亦是被家族的人逼迫着接手青龙堂。而和杜若灵度过的那两年的平凡时光曾经是他一生中最温暖最快乐的回忆。他深深的恋上了这般平凡的日子,甚至为了和杜若灵结婚不惜给自己布置了一个假父母。只为了能挣脱自己身后如影随形的家族责任。那时候的景昱只希望自己能挣脱家族束缚和心爱的杜若灵一起组建一个平凡温暖的家庭,生一两个孩子缠绕膝下,平平凡凡的幸幸福福的度过这一生。

    但是,这一切都毁了。就在杜若灵开口跟他说分手的那一刻。景昱只感觉到自己心中搭建的幸福城堡霎时崩然倒塌,碎了一个彻底。杜若灵在不顾他的苦苦哀求决绝离去的刹那,景昱满腔的热血满腔的爱瞬间便转换成了滔天的恨意。

    恨她的薄情寡义,恨她的朝三暮四,恨她这般的玩弄他的感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斗罗之武魂进化系〕〔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