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星辰之主〕〔神级上门狂婿(又名〕〔上门豪婿苏洛林妙〕〔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都市逍遥医神〕〔妖女乱国〕〔太古丹尊〕〔神医佳婿〕〔特种兵之神级提取〕〔鉴宝黄金指〕〔都市医品仙尊〕〔最强药王〕〔九转霸体〕〔最佳豪门女婿〕〔太荒吞天诀〕〔长生〕〔我的姐姐是天尊〕〔都市之仙帝归来〕〔重生之最强人生〕〔叶凡董玥君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以爱之名,换你情深似海 398章 全文(完)
    69书吧 ..,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林亦舒曾跟景昱提起要继续自己的工作,却是遭受到景昱的婉言拒绝。说她的身子尚虚,还是安心休养一阵子为好。事业和身体想比较,无疑还是身体更为重要一些。林亦舒想了想,便也是同意了景昱的建议。

    景昱的工作似乎是更忙了。每天早出晚归。

    林亦舒工作的时候和景昱分居两地,不曾体会过家庭主妇日日盼君归的祈望。到了自己在家里等待的时候,竟是觉得时日这般的漫长,大把的时间亟等着

    她虚度。她在初时的惶惶不安,心烦气躁。到了如今的心如静水。

    每日每日她便是窝在家里,照着网上的菜谱学习各种景昱喜欢的菜市。

    从开始的焦烟烂碳的料理,到如今的色香味俱佳。手艺虽不及大厨味美,倒也是做的有模有样了。

    记得初次将饭菜端给景昱看的时候,景昱眼中溢出的那一抹惊讶、以及温柔。

    那是一种从心底漫溢出来的满足感。林亦舒看得出,那是他们结婚之后,最为缱绻的日子。

    虽说自己失掉了自己最为热爱的演艺事业,但是收获了完满的婚姻。

    虽然难掩心中对事业执着的失落。但是每每看到景昱靥足的吃掉每一个菜肴时候却又是从心底升起无可比拟的满足感。

    打开厨房的门,林亦舒将手中刚刚采购来的食材一个个分门别类的放进了厨房。

    张妈见状,脸上漾起欣慰的笑容。

    “我来吧。你身子虚,还是去屋里好好的休息休息……”

    林亦舒拢了拢耳边掉落的碎发,边往冰箱放东西,边和张妈说道:“这个剁椒鱼头是我新近学的菜式。阿昱很是喜欢我做的这道菜。每次有这道菜,都将这菜吃的光光的。说是我做的是他吃过最好的。所以我不能让他失望。今天这道菜还是我来做。张妈,现在时间还早。你还是先回家去吧。今天还是我下厨!”

    “好好好……”张妈乐呵呵的笑着,边将身上的围裙解下来,放到了一旁的流理台上。

    “这么下去啊,我非得失业不可!”张妈笑谑着林亦舒的小媳妇样儿。

    最近这几天每天的晚饭都是由林亦舒全程操刀,很有一副大厨的风范。张妈便是只负责早餐和午餐。景昱早出晚归,早餐经常是顾不上吃,午饭更是随便的叫个外卖便了事。因此便是只剩下每天的晚餐还能在家里吃。自从林亦舒开始试着做菜之后,景昱一应的应酬都不再安排在晚上。林亦舒的饭菜由刚开始的难以下咽,到现在的滋味小可。景昱都不想错过。

    因为他深知,这是林亦舒满怀爱意做出的饭菜,他一丁点都不愿错过。

    就是这种平凡的幸福,叫他深深的迷恋。

    知道家中有一个人等着他,盼着他,爱着他。

    这种被幸福满满填充的满足感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

    就是这种平凡的幸福,叫他深深的迷恋。

    知道家中有一个人等着他,盼着他,爱着他。

    这种被幸福满满填充的满足感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

    张妈不多时便已经离开了。

    林亦舒一如往日的开始了张罗饭食,很快的便是张罗了慢慢一桌子的菜色。林亦舒将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看着慢慢一桌子的菜肴,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摘下身上的围裙。林亦舒便是走入了浴室。

    满身的油烟味叫她很是不适。

    她以前是从来不下厨的。吃饭从来都是外面解决。可以为了心爱的人洗手作羹汤,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本来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下厨的这一天。没想到,女人的天赋是不可磨灭的。只消时日磨练,就连厨艺白痴的她都能做的有模有样的一桌子饭菜了。

    解下绑了一天的高马尾,将皮筋随手的放进了浴室柜里。

    从浴室柜里大罐小罐的收拾出洗浴用品。放好了热水,林亦舒便是将自己疲乏的身子浸泡了进去。

    热水的蒸汽蒸腾着附上皮肤。将浑身的疲乏驱赶的一干二净。

    林亦舒闭上了眼睛。海藻般的长发垂出浴缸,逶迤出一室的美好。

    突地,听到了细微的声响。林亦舒心中一惊,张开了紧闭的眼睛。

    抬眼,一双熟悉的皮鞋映入眼底。

    接着便是一身西装革履。在向上看,视线便是撞进了一双深烟的眸子里。

    景昱眸子里点燃着她再熟悉不过的*之光。林亦舒看的不由得心里一缩。

    景昱穿着白色的衬衫。衬衫上的领带被松松的拉开,垮垮的挂在脖子上。景昱斜斜的倚着门框。眸子韵着的*,好像瞬间便能将她吞噬。

    林亦舒心里一惊,下意识的便是挡住了自己春光外泄的身体。身子一沉,微微的沉入了水里。幸好水中的白色泡沫众多,林亦舒只是露着一颗脑袋在水面上。不然林亦舒非得羞愧死不可。

    虽说林亦舒已经和景昱结为夫妇,但两人聚少离多,彼此之间的亲密之事。其实并不多。

    刚开始时和景昱亲密时,林亦舒由于是初次。只留下了痛楚万分的印象。

    再后来,景昱每每要与她亲热,她眼中便是露出那种浓浓的恐惧之色来。景昱刚开始时,还能耐心的劝导她。后来时间长了,便也是失去了耐心。索性便是也不再碰她。

    再后来,他们之间那种夫妻间的亲密的事,几乎是销声匿迹了一般。

    林亦舒在暗暗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却也不免又痛又酸的猜测着,他是如何解决自己的*的呢?

    故此,林亦舒在景昱面前极少穿暴露自己身体的衣服,更是不曾与景昱坦诚相见。

    所以,现在缩在浴缸里。光着身子的林亦舒,在景昱如炬的目光中是何等的尴尬,何等的窘迫……

    景昱却是好像忘记了两人之间无言的默契似的,目光如炬,在林亦舒惊恐交加的目光中缓缓的一步步的\逼近着她……

    就是这种平凡的幸福,叫他深深的迷恋。

    知道家中有一个人等着他,盼着他,爱着他。

    这种被幸福满满填充的满足感是什么都替代不了的。

    张妈不多时便已经离开了。

    林亦舒一如往日的开始了张罗饭食,很快的便是张罗了慢慢一桌子的菜色。林亦舒将最后一道菜端上餐桌,看着慢慢一桌子的菜肴,露出了满足的笑容。摘下身上的围裙。林亦舒便是走入了浴室。

    满身的油烟味叫她很是不适。

    她以前是从来不下厨的。吃饭从来都是外面解决。可以为了心爱的人洗手作羹汤,这是她始料未及的。

    本来以为自己这一辈子都不可能有下厨的这一天。没想到,女人的天赋是不可磨灭的。只消时日磨练,就连厨艺白痴的她都能做的有模有样的一桌子饭菜了。

    解下绑了一天的高马尾,将皮筋随手的放进了浴室柜里。

    从浴室柜里大罐小罐的收拾出洗浴用品。放好了热水,林亦舒便是将自己疲乏的身子浸泡了进去。

    热水的蒸汽蒸腾着附上皮肤。将浑身的疲乏驱赶的一干二净。

    林亦舒闭上了眼睛。海藻般的长发垂出浴缸,逶迤出一室的美好。

    突地,听到了细微的声响。林亦舒心中一惊,张开了紧闭的眼睛。

    抬眼,一双熟悉的皮鞋映入眼底。

    接着便是一身西装革履。在向上看,视线便是撞进了一双深烟的眸子里。

    景昱眸子里点燃着她再熟悉不过的*之光。林亦舒看的不由得心里一缩。

    景昱穿着白色的衬衫。衬衫上的领带被松松的拉开,垮垮的挂在脖子上。景昱斜斜的倚着门框。眸子韵着的*,好像瞬间便能将她吞噬。

    林亦舒心里一惊,下意识的便是挡住了自己春光外泄的身体。身子一沉,微微的沉入了水里。幸好水中的白色泡沫众多,林亦舒只是露着一颗脑袋在水面上。不然林亦舒非得羞愧死不可。

    虽说林亦舒已经和景昱结为夫妇,但两人聚少离多,彼此之间的亲密之事。其实并不多。

    刚开始时和景昱亲密时,林亦舒由于是初次。只留下了痛楚万分的印象。

    再后来,景昱每每要与她亲热,她眼中便是露出那种浓浓的恐惧之色来。景昱刚开始时,还能耐心的劝导她。后来时间长了,便也是失去了耐心。索性便是也不再碰她。

    再后来,他们之间那种夫妻间的亲密的事,几乎是销声匿迹了一般。

    林亦舒在暗暗舒了一口气的同时,心里却也不免又痛又酸的猜测着,他是如何解决自己的*的呢?

    故此,林亦舒在景昱面前极少穿暴露自己身体的衣服,更是不曾与景昱坦诚相见。

    所以,现在缩在浴缸里。光着身子的林亦舒,在景昱如炬的目光中是何等的尴尬,何等的窘迫……

    景昱却是好像忘记了两人之间无言的默契似的,目光如炬,在林亦舒惊恐交加的目光中缓缓的一步步的\逼近着她……

    故此,林亦舒在景昱面前极少穿暴露自己身体的衣服,更是不曾与景昱坦诚相见。

    所以,现在缩在浴缸里。光着身子的林亦舒,在景昱如炬的目光中是何等的尴尬,何等的窘迫……

    景昱却是好像忘记了两人之间无言的默契似的,目光如炬,在林亦舒惊恐交加的目光中缓缓的一步步逼近着她……

    浴缸中的林亦舒则是一脸紧张的看着景昱,呼吸甚至都停顿在了这一秒。

    “额,阿昱……我帮你准备好饭菜了。你先过去,我一会穿好衣服也过去了。”

    林亦舒试图转移景昱的注意力。

    景昱却是听若未闻的仍是步步紧逼。鹰隼般的眸子带着掠夺的光芒紧盯着她。

    她只觉得嗓子一阵*。不由得吞了吞口水,身子不由的更往下沉了沉。手指也不由自主的将浮在水面上的泡沫拨的更加聚集了一些。尽量将自己的*部位隐藏在白色的泡沫之下。景昱几个跨步走了过去,手指顺着她拨拢的地方也闲适的拨弄了起来。

    白色的泡沫一片又一片的被景昱拨离开她的身体上方,白皙滑腻又窈窕有致的身体在水面下若隐若现,极具诱惑力。景昱眸光一沉,大掌不由得沉入水中,抚上了她嫩滑的肌肤。

    林亦舒浑身一颤。

    过往的恐怖记忆旋即从脑海深处浮现。身子瞬间变得僵硬。眸子里带着祈求和恐惧,颤颤的看着他。

    手指上传来的滑腻的肌肤触感。使得他身体的深处传来他并不陌生的欲念。

    多少次,他单纯的抱着她盖棉被睡觉。身体里便是叫嚣着这样的感觉。知道她对于性事有着深深的恐惧,所以他也并没有过多的强求她。只是,身体里蛰伏已久的猛兽一旦苏醒,想要召回去却并非易事。

    景昱的眸子里倏地窜起一小团的火苗。这一次,他不会再放手!

    林亦舒却是被这目光惊得几乎跳起来。

    这目光她再熟悉不过。每次他眼里出现这目光,便是她无论如何都躲避不过的一次*。她着实是害怕极了。每一次和他亲密,带给她的都是痛苦的回忆。她真的不想和他做那种事。

    她这个妻子做的很不合格,是么?

    可是……她是真的不想啊……

    景昱却是容不得林亦舒退缩了。双手撑在浴缸的两侧,一个*的吻已然是落在了林亦舒的锁骨之上!

    一丝战栗从景昱亲过的肌肤上爬过,林亦舒不由得向后一缩。却是靠在了景昱扬起的厚实手掌之上。景昱点墨般的眸子鹰隼般的睇着她,看的她的心一阵阵的紧缩。

    “砰砰砰、砰砰砰……”

    林亦舒的心跳若鼓擂,呼吸在瞬间也是停滞了一般。屏息着看着近在咫尺的景昱的俊脸。一抹羞赧的红晕浮现在两脸颊之上,更为林亦舒本就美丽的面容添了几许的柔色。

    景昱目光随着低了下去,唇捉住她的,紧紧的将她的唇攫住!故此,林亦舒在景昱面前极少穿暴露自己身体的衣服,更是不曾与景昱坦诚相见。

    所以,现在缩在浴缸里。光着身子的林亦舒,在景昱如炬的目光中是何等的尴尬,何等的窘迫……

    景昱却是好像忘记了两人之间无言的默契似的,目光如炬,在林亦舒惊恐交加的目光中缓缓的一步步逼近着她……

    浴缸中的林亦舒则是一脸紧张的看着景昱,呼吸甚至都停顿在了这一秒。

    “额,阿昱……我帮你准备好饭菜了。你先过去,我一会穿好衣服也过去了。”

    林亦舒试图转移景昱的注意力。

    景昱却是听若未闻的仍是步步紧逼。鹰隼般的眸子带着掠夺的光芒紧盯着她。

    她只觉得嗓子一阵*。不由得吞了吞口水,身子不由的更往下沉了沉。手指也不由自主的将浮在水面上的泡沫拨的更加聚集了一些。尽量将自己的*部位隐藏在白色的泡沫之下。景昱几个跨步走了过去,手指顺着她拨拢的地方也闲适的拨弄了起来。

    白色的泡沫一片又一片的被景昱拨离开她的身体上方,白皙滑腻又窈窕有致的身体在水面下若隐若现,极具诱惑力。景昱眸光一沉,大掌不由得沉入水中,抚上了她嫩滑的肌肤。

    林亦舒浑身一颤。

    过往的恐怖记忆旋即从脑海深处浮现。身子瞬间变得僵硬。眸子里带着祈求和恐惧,颤颤的看着他。

    手指上传来的滑腻的肌肤触感。使得他身体的深处传来他并不陌生的欲念。

    多少次,他单纯的抱着她盖棉被睡觉。身体里便是叫嚣着这样的感觉。知道她对于性事有着深深的恐惧,所以他也并没有过多的强求她。只是,身体里蛰伏已久的猛兽一旦苏醒,想要召回去却并非易事。

    景昱的眸子里倏地窜起一小团的火苗。这一次,他不会再放手!

    林亦舒却是被这目光惊得几乎跳起来。

    这目光她再熟悉不过。每次他眼里出现这目光,便是她无论如何都躲避不过的一次*。她着实是害怕极了。每一次和他亲密,带给她的都是痛苦的回忆。她真的不想和他做那种事。

    她这个妻子做的很不合格,是么?

    可是……她是真的不想啊……

    景昱却是容不得林亦舒退缩了。双手撑在浴缸的两侧,一个*的吻已然是落在了林亦舒的锁骨之上!

    一丝战栗从景昱亲过的肌肤上爬过,林亦舒不由得向后一缩。却是靠在了景昱扬起的厚实手掌之上。景昱点墨般的眸子鹰隼般的睇着她,看的她的心一阵阵的紧缩。

    “砰砰砰、砰砰砰……”

    林亦舒的心跳若鼓擂,呼吸在瞬间也是停滞了一般。屏息着看着近在咫尺的景昱的俊脸。一抹羞赧的红晕浮现在两脸颊之上,更为林亦舒本就美丽的面容添了几许的柔色。

    景昱目光随着低了下去,唇捉住她的,紧紧的将她的唇攫住!

    林亦舒的心跳若鼓擂,呼吸在瞬间也是停滞了一般。屏息着看着近在咫尺的景昱的俊脸。一抹羞赧的红晕浮现在两脸颊之上,更为林亦舒本就美丽的面容添了几许的柔色。

    景昱目光随着低了下去,唇捉住她的,紧紧的将她的唇攫住!

    林亦舒的心猝然在这一刻停止了跳动,眼睛惊讶的睁得大大的,看着他欺近的俊脸。

    景昱闷笑,“闭上眼睛。”

    他的声音似乎带着一股难以言喻的魔力,林亦舒不自觉的闭了眼。正想沉浸在这个*的吻的时候,一阵手机铃声的响起,让她刚刚闭起的眼睛重新睁了开来。

    景昱略显恼怒的松开了林亦舒,从裤袋里掏出手机,一边踱着步子一边和电话里的人说着什么。林亦舒不知景昱和来人在电话里说了什么,须臾之后,景昱的声音扬起:“我出一下,可能要三天之后才会回来。你这几天好好照顾自己。”

    景昱的声音闷闷的,带着几不咯察的空荡在外面的屋子回响。

    景昱因为工作的关系出去出差是常有的事情,近些年,景昱逐渐隐退影视圈,着重于经营正恒集团。聚少离多的日子,林亦舒早已习以为常。

    林亦舒听到景昱要出差,心里不由得一松,一股隐隐的失落感却是随之攫住了她的心。

    “好!”

    她听到自己这么回答。

    接着就是景昱的脚步声渐行渐远。林亦舒的身子一软,更往水底沉了一沉。

    一种沉重的失落狠狠的攫住她的心。

    林亦舒并不知道,这会是他们今生今世的最后一面。直到几天后,在y视的新闻里景昱的名字被人提起,她仍然是恍惚的觉得做梦一般。眼前一烟,身子便是软软的倒了下去。

    张妈略嫌惊讶的呼喊便是她最后的知觉……

    本报讯:昨日t国发生7.8级大地震。罹难者数众,其中包括中国公民两个。经查证,这两个公民分别为景昱、杜若灵……

    林亦舒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感觉,就像是被人猛然从头到脚浇了一桶冷水一般,从身到心,俱是凉透。她不知道景昱明明是因公事出差,怎么身边会有那个叫杜若灵的女人同行。而这两个人去t国的目的显然也不是为了公事。

    林亦舒心脏好似被人用手狠狠的攥紧,血液和力气瞬间被人抽离。浑身冷乏的厉害。从心底里却是溢出自嘲的苦笑来。哭是哭不出的,笑却也是笑不出来。身体疲乏的厉害,大脑一片空白。

    不能想、不敢想、也不愿去想。

    直到很久很久之后,久到林亦舒连景昱的摸样都忘记的一干二净之后。林亦舒才又回复了看似平静的日子。

    只是这种表面的风平浪静,内里却是蕴着波涛汹涌。一触即发,转眼便会是疼痛满室。

    林亦舒带着口罩满街的晃荡,神魂仿似被抽离身体。转角再转角,那一家点心坊的点心曾经是景昱最爱吃的。现在,景昱不在身边,那个点心的味道成为了她思念他的味道。她麻木机械的负了帐,拎着点心步出了点心屋。

    刚刚步出点心屋,林亦舒的目光便被一道昂藏身影给吸引,手中的点心“啪”一声,掉落到地下。

    林亦舒也不管不顾,随着那一道熟悉的身影紧随其上。

    眸中的泪被带了出来,想要抓住这一根救命稻草一般的最后的希望,绝望的喊叫出声。

    “阿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诸天兼职成神〕〔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我真没想重生啊〕〔我的治愈系游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