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寒门小福妻〕〔重生修正系统〕〔柳暗花明林云〕〔王者之途〕〔傲视无双林云〕〔我是超级豪门大少〕〔农门王妃相当甜〕〔萧天爱燕王〕〔顶级神豪林云〕〔上门贵婿林阳〕〔林阳苏颜〕〔我的治愈系游戏〕〔宋成祖〕〔林阳苏颜〕〔黑石密码〕〔昭周〕〔只想退休的我被迫〕〔寒门小福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一章
    华夏,大商王朝,朝歌城。

    深夜,一颗流星闪耀着红色光芒,从天际划落,以不可抵挡之势,狠狠撞在夏府后花院……

    轰隆!

    巨大的颤震声将熟睡的人们惊醒,马嘶狗吠,一时间朝歌城乱成一团。

    烟尘退散,地面上赫然现出一个巨大的陨石深坑,一只颤抖的手从巨坑中伸出,几秒中过后,又无力的垂了下去……

    “少爷,少爷!”

    “快来人呐,废物……少爷,是少爷受伤了!”

    夏府下人们的哭喊声连成一片,不过别看下人们哭的挺凶,可却没有一个敢靠近陨石坑,一个个都站得远远的,扯着脖子长嚎。

    “哥哥,哥哥。”

    一个年纪约十六七岁穿着粗布衣衫的女孩哭喊着向陨石坑跑去,不过在她跑到一半的时候,被一名下人模样的妇女死死抱住,生生拽了回去。

    一名步伐稳键的中年人走出人群,来到陨石坑前,细细查看起来。

    “没事,他还死不了。”

    中年人极其冷漠的说了一句,转身刚要离开,从头顶上空突然传来几声鹰啼。

    十名骑着苍鹰身穿锦服的青年从空中飞来,降落在中年人面前。

    中年人赶忙一抱拳:“草民夏严,恭迎鹰卫驾临。”

    “此地发生了何事?”为首一名鹰卫用冷冰冰的语气问道。

    “惭愧,乃是我那不懂事儿的侄儿夏易动用家传秘法,想借天地之能重塑自身武灵,却不想秘法出了差错,才引得流星坠地……”

    为首那名鹰卫上下打量了几眼夏严,在陨石坑前看了看,走到夏严身边,哼道:“你就是夏家的家主?此事惊扰到了王后,跟我们走一趟吧。”

    夏严脸色一沉,极不情愿的应道:“是!”

    铁血鹰卫,例来只听从王室的命令,他们代表的正是王室的威严。

    夏严被鹰卫带走,陨石坑里侥幸活下来那位也被夏府下人七手八脚抬进房中……

    半个月后。

    “你本是镇魔神君转世,切记,成功结煞之后,月圆夜凝煞气于顶,可开天……”

    “师父!”

    秋风发出一声惊呼,从昏睡中醒来。

    “这是哪儿?”

    废旧简朴的房屋,用两个字就能形容,干净。

    “哥,你……你醒了。”

    还没等秋风完全清醒过来呢,一名女子扑到他的怀里,嘤嘤哭了起来。

    哥?什么哥?

    低头看了看怀里哭得梨花带雨的长发女孩,鼻子嗅着女孩身上的幽香,秋风下意识的抱紧了一点。

    一边拍打着女孩香肩安慰,秋风一边回忆自己昏迷前发生的事。

    师父的神通是真的……

    这是秋风最先确认的事,之后,就是师父说过的送往其它世界。

    此情此景,不是在做梦,难道说,我真的到了其它世界?

    “妹子,这里是哪儿,我……我又是谁?”

    “这里是大商王朝的都城,朝歌,你是夏家长子,夏易,我是你妹妹夏……”

    女孩抬起头,露出一张精致清秀的小脸,看着秋风怔住了。

    看到女孩的容貌,秋风也怔住了。

    “哥,你……你失忆了?”

    女孩哇的一声,又哭了。

    秋风扳起女孩,正色道:“你说你是我妹妹?我是你哥?你确定没认错人?”

    女孩急得小脸泛起红润:“你是我在这个世界上最亲的人,我怎么可能会认错?”

    “真没认错?”

    “肯定没有!”女孩急得又要哭了。

    秋风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脸上一喜,下意识的就伸手掐掐女孩的小脸,好确认是否真实。

    可没想到,意外陡生。

    从女孩头顶突然钻出一只红色透明的小兽,小兽一脸凶恶的挥了挥爪,身体瞬间变成一柄巨锤,红光一闪,巨锤重重砸在秋风的脑袋。

    砰!

    ……

    悠悠醒转,待到秋风睁开眼睛,己经是深夜了。

    还是那间屋子,那个大眼睛娃娃萝莉脸的女孩仍在,此时正像一只小猫似的趴在秋风身上,长长的睫毛还挂着泪珠,睡得正香甜呢。

    “我要真有一个像你这样妹妹

    就好了。”秋风轻抚着女孩的秀发,微微叹了口气。

    秋风摸着脑袋上的大包,犹自想不明白。

    这么柔柔弱弱的小姑娘,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力气?居然一拳就把我打昏了?

    秋风把女孩的手臂轻轻拉开,下了床,抱起女孩轻轻放在床上,盖好被子。

    推开门,秋风抬头望向天空。

    天空繁星点点,一轮皎洁明月高高挂在头顶,映得四周明亮。

    看了一会,秋风忍不住摇了摇头。

    虽然天上有星星有月亮,但星星和月亮的排列却让秋风不得不承认一个事实,眼下他所处的世界,己经变了。

    “好大好圆好亮的月亮,和我记忆中的月亮相比,不仅外观不一样,就连体积都足足大了几十倍呢……”

    “喝!小心了夏杰!看我狼牙狂舞。”

    “夏仁!放马过来吧,我就不信你能破了我的猛虎罡气!”

    远处,几声稚嫩的喊喝声吸引了秋风的注意力,他稍稍怔了一下,寻着声音传来方向走去。

    李府前院空地,两名年纪大约十五六岁的少年你来我往,拳拳到肉,打得激烈无比。

    一名少年双手泛着肉眼可见红芒,疯狂的向对方抓挠。另一个身体白光乍现,将对手的攻势完全挡下。

    “咔嚓!”

    个子较矮的少年一爪扫在院边小树上,一声脆响,碗口粗的小树居然被他用手生生抓断。

    秋风看得暗暗咂舌,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爪居然能抓断碗口粗的小树,这是什么世界?变态世界吗?

    另一名少年看样子也不弱,任凭较矮少年不停出爪,仅以身体表面泛起的白芒,就挡下了他的全部攻击。

    就在秋风看得兴起之时,那个名叫夏杰的少年突然停手,凶巴巴瞪向他。

    “哥,不打了,你看那是谁。”

    夏杰用手一指秋风。

    “呸,废物。”

    夏杰和夏仁齐齐呸了一声,看都不看秋风一眼,转身就走。

    废物?在说我吗?

    秋风丈二和尚有点摸不着头脑了。

    四处环境太过陌生,可别走丢了。秋风想了想,原路返回,回女孩所在的屋子去了。

    虽说自己是个穿越者,但自己好像没继承什么别人记忆之类的东西,自己还是自己,唯一不同的地方就是,世界不一样了。

    对比刚刚那哥俩的恶劣态度,秋风自然而然将女孩认定到“亲人”一列。

    有什么不明白的事,还是问她吧。

    秋风是趴在桌子上睡着的,不过清晨醒来的时候他却发现,身上多了一件棉被。

    桌子上放着热呼呼的饭菜,那个好像天使一样的女孩此时正坐在床边,托着下巴痴痴的看着他。

    四目相对,女孩突然惊呼了一声,小脸腾的红了,她没想到秋风这么快就醒了。

    “哥,你……你醒啦。”女孩扭捏着,两只小手拉扯着衣角,连头都不敢抬起来了,她的样子羞极,不仅是脸红,甚至连白玉般的脖子和耳朵,都羞得红了。

    秋风嗯了一声,没在看女孩,拿起碗筷吃了起来,他知道如果现在上前,肯定会让女孩更尴尬,就这样待一会,效果反而会好。

    果然,等到秋风吃完了饭,女孩的脸色也差不多恢复如常。

    “妹子,能给我讲讲我以前的事吗?我是说清醒前发生过的事,嗯从小到大。”

    不管愿意还是不愿意,都己经不重要了,竟然来到了这个世界,逃避不是办法,去面对,去相融,去适应,才能让自己在这个陌生的地方走下去。

    “你是大商王朝夏氏家族的长子,我是你妹妹夏夜……”

    女孩夏夜一边流着泪,一边把秋风现在的身份详细说来。

    要说秋风现在的身份,也就是女孩夏夜的哥哥夏易,以前可是一位人尽皆知的大人物呢。

    在大商王朝,曾经流传一句话广为人知:胸中浩然气,君子夏家易。

    这句话说的就是夏夜的哥哥,夏易。

    这片名为华夏的大陆,存在着很多异于常理的事物,就像秋风看见夏家兄弟比武时运用的能力很震惊,可在华夏人的眼中,那根本就不算什么。

    在华夏,人类通过“附灵”这项特殊本领进行修炼,拥有“附灵”资质就可以

    吸纳‘天地灵气’粹炼肉体,而被‘天地灵气’改造过的肉体能够发挥恐怖的力量,比如一拳可使江水逆流,一脚踢碎一座山头,这种掌握了非人力量的人被称为‘武者’。

    以前的夏易就是拥有‘附灵’资质的绝世天才。

    夏易天资聪慧,自幼修西家传武技,十岁那年父母无故失踪之后不久,他偶得‘天级界之武灵’附体,仅用一年时间就达到‘武灵归一’,从此一跃成为大商王朝的风头人物,他也因此受到皇室器重,赐黄金万两,只等着时机一到,就封侯进爵了。

    家世显赫,惊才绝艳,英俊潇洒,前途无限,那时候的夏易出尽了该出的风头,据说当时前来夏家上门提亲的人,都排成一条长龙,几乎每天都有人上门提亲。

    然而,不管前来提亲之人身份有多尊贵,也不管对方是公主还是名媛,夏易都只有一个态度,婉言谢绝。

    就是不成亲!

    本来夏易不想成亲只是一件小事,可就连他自己都没想到,因为他的态度,让很多怀春少女黯然神伤,导致这件事越传越广,最后惊动了‘天仙流’。

    天仙流一千多年前就很出名了,虽然世人不知天仙流隐居在哪儿,但世人皆知天仙流中人不但实力强横,而且无一例外,从宗主到弟子,每一个都是万中挑一的绝世美女。

    因夏易做的一首小诗,让天仙流宗主最宠爱的一名女徒‘绛珠仙子,雪晚晴’爱上了夏易,雪晚晴不顾师父反对,不远千里来到朝歌城,只为见夏易一面。

    一见之下,芳心乱颤,不可救药的爱上了夏易,要说雪晚晴的姿色,但凡见过她真容之人,男的呆若木鸡,女的嫉妒发狂,就连号称大商王朝千古第一风流人物的白玉京都不禁赞叹:御女千万,不及此女万分之一。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拥有绝色姿容的女子,也未能让夏易动心,据说那名女徒被拒之后,心痛如绞,冲动之下,夜里潜入夏易房中,褪去罗衫。

    “今生即无缘,但求以身侍君一晚。”

    此情此景,何等浪漫?如此绝艳女子,一丝不挂站在你面前,不要任何回报,只求一夜缠绵,就算是铁汉,恐怕都难以不动情吧?

    铁汉动不动情没人知道,但夏易却是真的没动情……

    当时夏易脱下上衣,轻轻披在女子身上,温柔的说了一句:天气渐凉,姑娘请回吧。

    女子掩面而走,次日此事传遍朝歌,那一天,朝歌城的酒卖的特别快。

    男人们都喝醉了……

    做为女子众多追求者之一的白玉京听闻此事气得吐血三升,大病了一场,躺在床上足足三个多月。

    如果对方是一个荡妇,你拒绝,这可以理解。

    可问题是,对方不是一个荡妇,而是一个拥有绝世姿容的处子。

    白玉京真想不明白了。

    次年,夏易十八岁,随军征战西北异族,短短一年时间立下战功无数,最经典的一役,单人独骑,万军之中生擒异族大将军拓拔坚,一战定乾坤,结束了困扰大商王朝数十年之久的异族之乱。

    本来论功行赏,虽说夏易还年轻,但封个镇守一方的将军还是没什么问题,不过让人想不到的是,夏易拒绝了所有封赏,离开军营,清清白白回家去了。

    胸中浩然气,君子夏家易,功名皆尘土,佳人视白骨。

    白玉京的一首‘君子赋’让夏易的名声再次上升了一个高度。

    世人皆看不懂夏易,有人说他傻,有人说他聪明,而面对别人对自己的评价,夏易从来都是一笑置之。

    夏易十九岁时,每天上门提亲的人仍然络绎不绝,虽然从未有人成功过,但对那些前来提亲的人来说,提亲被拒绝,都己经是一种荣耀了。

    当然,以上这些都是外人看到的情况,而在这个世界上要说真正了解夏易的人,却不多。

    别看夏易名声显赫,可在这显赫的名声背后,他也是付出了远超常人的艰辛。

    夏易没有什么爱好,要说他唯一的爱好,大概就是修炼武技了,从早到晚,每天都要疯狂的修炼,这也是为什么他能在一年时间就达到‘武灵归一’的真正原因。

    然而就在这样一个人人倾羡的时候,一件意外,改变了夏易的人生。

    就在夏易二十岁生日那天,他的‘武灵’无故消失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的治愈系游戏〕〔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我家娘子不是妖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