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战婿归来〕〔我的极品美女总裁〕〔六指诡医〕〔战婿归来秦朗苏倾〕〔秦朗苏倾慕〕〔被女神捡来的赘婿〕〔女神的上门狂婿〕〔深空彼岸〕〔战婿归来秦朗〕〔娱乐超级奶爸〕〔寒门小福妻〕〔重生八零团宠小神〕〔长生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三章
    虽然那丝红芒极淡,淡到连近在咫尺的夏夜都没看到,但秋风自己却感觉到了。

    那是一种极其微妙的感觉,说也说不清,道也道不明。

    秋风拿起白纸直接扣在脑袋上,在看夏夜,惊讶的小嘴都合不拢了。

    一股清凉从白纸传出,虽然很微弱,但秋风还是兴奋的哈哈大笑。

    清心符,可凝结四方清凉之气,如配带在身,就算在夏季炎炎烈日之下,亦不会感到半分炽热。

    以上有关清心符的介绍是完成品介绍,像秋风搞出的这张煞气不足的清心符,不但时间不能长久,充其量也只能让人凉快一点点而已。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让秋风明白了,他学的符术没有白学,在这华夏大地,还派得上用场!

    “哥,你没事吧,你……”看着秋风的怪样子,夏夜的担忧都写在脸上。

    “哥没事,哥只是太高兴了。”

    要解释一时半会也解释不明白,在说秋风也懒得解释,他把画好的‘清心符’扔到一旁,重新拿起狼毫,思索起来。

    如果煞气足够的话,那秋风最少也能找出一千多种符术来解决夏夜的问题,可惜,他现在只是煞气初结,威力弱的连‘清心符’这种最低级的符术都达不到完美。

    看到秋风埋头苦思,夏夜轻轻将砚台放下,回内室休息去了。

    深夜,破旧的房门被推开,双眼通红的秋风手拿纸笔兴奋的跑到早己熟睡的夏夜面前。

    “妹子,妹子……”

    秋风轻轻唤了几声,夏夜才娇憨的睁开眼睛。

    “哥……你……你怎么……”

    夏夜吓了一跳,要知道,虽说他和夏易同住一间破旧祖屋,但这间破旧祖屋也是分内外两间,长久以来,夏易一直住在外间,夏夜住在内间,兄妹相处这么久了,夏易还从未到过她的闺房半步。

    深更半夜,哥哥怎么进到里面来了,以前可从来……从来没有过呀……

    夏夜脸红的像苹果,心头小鹿乱撞。

    秋风兴奋的晃了晃手中的纸笔:“妹子,我想到一个办法,可以让对方主动提出退婚。”

    我果然误会哥哥了,他是大商第一正人君子,怎么可能会做出那种……我……我真是……

    夏夜羞得连头都抬不起来了。

    “只是我这个办法,恐怕要委屈妹子数月才行。”

    夏夜抬起头坚定道:“哥,只要不让我嫁给秦炎,受什么样的委屈我都愿意。”

    “那好。”秋风坐在床头,温和道:“妹子,你相信哥吗?”

    夏夜微微一讶,随即坚定的点了点头。对她来说,在这个世界上她唯一能够相信的人,只有她的哥哥夏易。

    “那你现在把衣服脱了吧。”

    夏夜身子一僵,小嘴微张楞楞看着秋风,半响说不出话来。

    “相信哥就把上衣脱掉。”

    夏夜低着头,耳根都红了,小手紧紧捏在一起,因紧张都抖了起来。

    在秋风连番催促下,夏夜才颤抖着小手,闭着眼睛缓缓褪去胸衣。

    两只白花花微微颤动的交如如玉碗倒扣,不但没有丝毫

    下垂,那两点嫣红反而骄傲的向上翘起……

    月光下,美人如玉,秋风心中的邪火又升腾了起来。

    “妹子……”秋风咽了口口水,强制克制自己心中的冲动,偏过头道:“你转过去,把背对着我就行了。”

    夏夜轻嘤,捂着脸转过身去。

    光洁平滑的玉背就像一条白色锻子,看不到一点瑕疵,而下面不盈一握的纤腰和椭圆形的臀部,更是看得秋风暗暗大叫受不了。

    秋风深深吸了口气,平静了一下激动的心情,提笔在夏夜的玉背上画了起来。

    这次秋风画的符文面积相当大,古怪的符文不但将夏夜的玉背完全遮住,甚至她胸前那两点嫣红,都被他用笔轻轻点过。

    当然,点向胸前嫣红那两笔完全是他个人的意思,和所画符文毫无任何干系。

    秋风弃笔运指,口中喃喃作声,不停用手指轻点玉背。

    红芒不时从他指尖射出,每射出一次红芒,他的精神也随之变得萎靡。

    足足过去三个多小时,直到天色渐亮,公鸡叫鸣之时,秋风的符文才宣告完成。

    “好了妹子,好好休息,睡醒后不管看到什么都不要害怕,要相信哥。”

    秋风伸出两手试了试夏夜纤腰的细度,又偏过头,看着她胸前那对形状超好的玉碗,饶有兴趣的问道:“妹子,你今年多大了?”

    那个‘大’字,他咬的特别重。

    “十……十六。”夏夜的小手仍然捂在脸上,用细若蚊蚁的声音回答道。

    “不小了。”

    秋风最后偷瞄了一眼,才恋恋不舍的收回目光,伸了个懒腰,打着哈欠走出内室。

    ……

    秋风这一觉,整整睡到晚上才醒,煞气消耗力量来源不是肉体,而是精神。

    夏夜的房门仍然关着,要不是桌子上放着做好的饭菜,秋风还真以为夏夜还没有起来呢。

    “妹子,妹子。”

    轻轻唤了几声,没人应答。秋风推门走进室内。

    夏夜躺在床上,整个身子都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头乌黑秀发。

    “妹子,起来吃饭啦。”

    回答秋风的,是夏夜小声的抽泣。

    “妹子,你现在是不是浑身皮肤又黑又红看上去相当吓人?不用怕,那是哥从……从夏家先祖留下来的秘录中学来的一种奇术,你现在的样子只是暂时的,最多三个月,就能完好如初。”

    经过秋风耐心的解释,夏夜才颤抖着拉住该住头上的被子。

    此时她的那张精致小脸布满了黑红交加的颜色,哪里还有原来半分清纯模样?看上去和传说中的修罗恶鬼倒是有几分相似。

    秋风给夏夜施的符术,名为‘罗刹降’,从字面上就能理解,罗刹是一种相貌极奇丑陋的鬼怪,将罗刹形象降到人体,便是‘罗刹降’。

    罗刹降除了可以使人变得相貌丑陋如恶鬼外,还有一个未经确认的能力,避邪。

    以秋风现在的实力,煞气初结,除了能动用一些简单的符术外,高深的符术他连想都不用想,就算他能画出高等符咒,也无法成功结煞。

    正面无法抗衡对手,那

    就来点另类的,把夏夜变成一个罗刹鬼女,看那姓秦的小子还要不要娶。

    “妹子,听哥的,现在你就出去,就以这个样子让所有人看,相信哥,只要有人将你的容貌变化传出去,不出三日,姓秦的定会主动前来退婚。”

    秋风言之凿凿,夏夜鼓起勇气,走出房间。

    这天晚上,从夏府传出的尖叫一阵接着一阵,被夏夜容貌吓得当场昏厥的就有三个,效果比秋风预想的还要好,短短几个小时,这件事就传出夏府大院。

    夏严气急,此事传的快,有很大原因是他有事外出,等他回来时,这件事早就传到朝歌城了。

    想堵众人之口都不可能了,而等他亲眼看过夏夜的容貌之后,吓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目瞪口呆,半响不发一言。

    夏易那座靠山己经没了,夏家的生意做的那么大,可朝中却连一个可以依靠的人都没有,这也是为什么夏严一定要将夏夜许配给秦松之子的原因。

    怎么办?婚期将至,纸是包不住火的,在说了,像这样的大事谁敢隐瞒?得罪了右相秦松,那还有好果子吃吗?

    第二天一早,夏严准备好重礼,火急火燎的去找秦松了。

    这事儿能怎么办?

    实话实说吧,有什么说什么,看秦相的意思了。

    夏严吞吞吐吐将来意说明,秦松面色如常询问了几句,大致了解了一下情况,就端茶送客了。

    “爹,你说夏严这老狐狸是不是在耍咱们?”

    夏严一走,秦炎就沉不住气了。

    秦炎五短身材,个子奇矮,小眼睛蛤蟆嘴,如果不是生在相国之家,走到哪儿都不会有人注意他。

    “耍咱们?他夏严还没那个胆量。”秦松冷嘿了一声,道:“你现在带人去夏府,如果有人敢挡你,格杀勿论,你去亲眼看一看那个夏夜在回来向我禀报。”

    “是!”

    秦炎一听,兴奋的连两只小短腿都开始哆嗦了,揉着裤裆就跑了出去。

    秦炎早就对夏夜垂涎许久了,要不是秦松这几年得罪了几个不该得罪的人,怕被人抓住把柄,还订什么亲?依秦炎的意思,直接动手抢了。

    秦炎带着一群人杀气腾腾来到夏府,夏严早有预料,无一人拦阻,让秦炎轻易的走进了夏夜的闺房。

    “都在外面给我守着,谁敢多管闲事就给我往死里打,少爷我最少两个时辰才能出来。”

    秦炎揉着裤裆走了进去,立刻嗅到一股难以忍受的腥臭怪味。

    几十秒过后,秦炎摔门而出,蹲在地上一顿呕吐,吐得苦水都出来了,仍然停不下来。

    “回……去!”

    秦炎吐得连腰都直不起来了,被两名家丁搀扶着离开夏府。

    回到家见到秦松,没等秦炎开口,秦松摆手示意不必说了。

    “为父刚刚请占术尊师给那个叫夏夜的女人卜算了一卦,炎儿,你猜卦相上怎么说?”

    “怎么说?”吐了那么多酸水,秦炎的脸色依旧很苦。

    “罗刹鬼相,此女大凶,如若嫁娶,必祸及夫!”

    秦炎忍不住又一口吐在了地上。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大唐扫把星〕〔大王饶命〕〔逆天邪神〕〔我有一棵神话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