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若月楚玄辰〕〔叶辰萧初然〕〔神医毒妃不好惹〕〔一代天骄回归都市〕〔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都市医品仙尊〕〔妖孽修真弃少〕〔铁血残明〕〔透视神医女婿〕〔修真弃少叶辰顾梦〕〔修真弃少叶辰〕〔叶辰肖雯玥〕〔叶辰顾梦瑶〕〔陆峰江晓燕〕〔重回1990〕〔疯狂进化的虫子〕〔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跪下,我的霸气老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二十七章 陈年旧人再相见
    女老师的名字叫作殷楚玉,山阳公主,八品武者境界。王室公主出任龙翔院的老师,在当时引起了好一阵的热议,大商王室和龙翔院之中,皆有不小的阻力。

    大商王室认为此举有损王室尊严,龙翔院中则有部分长老、老师认为这会毁掉龙翔院的清誉。

    山阳公主虽不是皇后所生,可是备受大商皇帝宠爱,在王室之中虽有阻力,但是有大商皇帝出面,便再无人敢反对;而龙翔院那边则简单了许多,殷楚玉本身武者境界不俗,凭借自己的本事通过了龙翔院的考验,最终堵住了那些反对者的嘴巴。

    于是,山阳公主出任龙翔院的老师,尘埃落地。

    而这位山阳公主另一件为人们津津乐道的事情,跟讲堂上的夏易有关,这也是为什么妹妹夏夜会露出神色复杂的笑容。

    早在天仙流的‘绛珠仙子雪晚晴’向夏易主动献身之前,朝歌城曾有流言,山阳公主殷楚玉看上了夏易。

    当时的夏易声望如日中天,不仅前途光明一片,人也长得英俊潇洒、出尘俊逸,可以说,是华夏大地一等一的风流俊彦,公主看上他也没什么奇怪的。

    这个传言在当时只是流传一时,便出现了‘绛珠仙子雪晚晴’被拒婚的风波,山阳公主虽然贵为大商王朝的公主,可是跟天仙流的‘绛珠仙子’比起来,名气还是稍逊一筹,所以传言很快就被淹没了。

    而夏夜身为夏易的妹妹,却是知道内情。

    当时王室中与夏易交好的人曾向夏易提及此事,而夏易一如既往地婉拒了山阳公主的美意,当时他并无结婚之意。

    如今呢,形势掉转,夏易落魄,在这种情况下遇到了山阳公主,不知对方会如此对待夏易,只希望山阳公主素来的好名声是真的,不会过分为难夏易。

    讲堂上下,夏易和殷楚玉四目相对,两人却没有旁人想象中的火星四溅,两双眼睛中皆是欣赏之意,气氛很和谐。

    夏易看着这位美丽的人儿端庄典雅,虽为武者,看起来却更像是普通的读书人,身上散发着非常舒服的亲和之意。

    这是哪家的大家闺秀,竟是连兰素、秦岚这些相府女

    眷都比了下去,哎,人比人、气死人啊。

    夏易对殷楚玉的印象非常好,在讲堂上难得露出了没有攻击性的笑容,开始讲解自己对《道德经》第一章的理解。

    两人的默默交流并没有避开其他人,这一幕被很多人都看在了眼里,只不过当夏易讲起见解之后,如痴如醉的武者们立即放下了这些不重要的细枝末节,专注地聆听夏易的讲解。

    然而,凡事都有例外,在场之中,仍有数人对之前夏易和殷楚玉之间的默默交流感到不爽,其中就包括了夏易吐槽的兰素和秦岚。

    两个女人虽然曾经拿夏易打赌,想要借机戏弄夏易,毁了他的名声。可是,两人并不是没来由地看夏易不顺眼,想要毁掉他如今赖以生存的根本,而是出于人世间最常见、同时也是最狗血的理由。

    因爱生恨。

    曾经的你对我爱答不理,如今的我就要亲手毁掉你!

    怀揣着这样的心思,她们拿夏易打赌,想要看看夏易会毁在谁的手里。可惜的是,当时夏易得到风声,并没有中了她们的圈套。

    如今,当她们看到夏易和殷楚玉之间似乎有些暧昧的苗头,心里曾经的爱慕之情陡然被激发出来,嫉妒之心暴涨,看着夏易和殷楚玉的眼神充满了不善。

    哼!不就是山阳公主嘛,咱们走着瞧!

    讲堂中回荡着夏易清朗的声音,盖住了其他有的没的心思,直到夏易讲解完毕宣布下课,在场的人们仍然沉浸在夏易的讲述之中,没有清醒。

    前排的学院大佬们都没有动弹,后面的学生们也都不敢擅自离开,听着那些“道”啊“理”啊犹如天书一般,早就不耐烦了,无奈还是只能屁股挨着凳子,默默地等前排的大佬们先行离开。

    夏易双手负后,一副老头儿模样的往回走,夏夜沉默地跟在后面,小小的脑袋里还在回味着夏易的讲解。

    “夏先生。”一个柔和悦耳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只听声音,夏易便认出了殷楚玉的身份。

    夏易转回身,脸上带着浅浅的微笑,看着殷楚玉轻移莲步,迈着颇有韵律的步伐,缓缓地走到跟前。

    “夏先生。”来到跟前,殷楚玉郑重地对夏易又施了一礼,俏丽的脸庞上带着淡淡含蓄的笑容看着夏易:“多谢夏先生的讲解。”

    夏易认真打量着面前的丽人,在近处欣赏,只觉得她的美又多了一分不同的韵味,听到她的感谢,夏易回礼表示谦虚。

    “浅薄之见,希望能对姑娘有些用处。”夏易脸上露出了君子的笑容,一本正经的样子仿佛又有了几分‘夏君子’的风采。

    夏夜略显诧异地看了一眼哥哥,疑惑他的称呼有些怪。

    殷楚玉也觉得这话里有些异样,只是夏易的称呼也属正常,她也挑不出毛病,只能把心里的怪异感觉按下去。

    “听闻夏先生之前受伤了,不知伤势恢复的如何,我认识几个医生,名气上虽然比不上华师,可是悬壶济世的本事却是不弱,如果夏先生有需要,他们或许可以提供一些不同的见解。”殷楚玉的目光规矩地打量着夏易,很快便摆正了视线。

    “幸得姑娘关心,我的伤势已无大碍,如果以后有需要的话,我一定不会客气。”夏易觉得和殷楚玉的相处很自在,就好像相识很久的老友在交谈一般,说了没两句话,他的本性就渐渐显露了出来。

    这话显得很亲近,不像是“夏君子”会说的话。朋友之间如此玩笑,并不觉得奇怪,可如果这话从“夏君子”的口中说出,就会给人怪异的感觉。

    都说君子之交淡如水,想要保持君子的风度,只有拉开与人的距离,以往的“夏易”是正人君子,同时也给人疏远的距离感。

    可此时,那种疏远的距离感消失了,夏易似乎不是那个“夏君子”了。

    殷楚玉有些意外,但是随即她想起曾经打听到的消息,又想起刚才夏易在讲堂上傲气十足的表现,她心头恍然。

    想来,历经巨变,夏易的性情发生了一些变化。

    殷楚玉心里为夏易找好了理由,可是她这心头,却浮起了淡淡的复杂之情,既有欢喜,也有失落。

    夏易,不再是以前的那个“夏君子”了,那他还是自己心里的那个夏易吗?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我宅了百年出门已〕〔穿梭在轮回乐园〕〔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吞噬星辰变〕〔开局签到荒古圣体〕〔网游我能强化万物〕〔大唐扫把星〕〔大王饶命〕〔逆天邪神〕〔我有一棵神话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