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顶级神豪林云〕〔龙零〕〔龙象〕〔一号战尊叶凡谭诗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三十八章 变化
    秦柏这个小黑胖子以为夏易黔驴技穷,只会说些毫无威胁的废话,笑得更加嚣张了,冲着夏易和夏夜离去的背影不断挑衅,那一声声的“嫂子”听着毫无敬意,只让人想要反胃。

    夏夜像只受惊的小兔子紧紧跟在哥哥的身边,她神情惶然地想要从哥哥这里寻求安慰。

    “哥,你不会把我嫁给秦炎的吧?不会的,对吧?!”她本以为离开了夏家,那个梦魇就不会再出现,谁知道,来到了龙翔院,那个恶心的家伙依然如跗骨之蛆般纠缠着她。

    夏易身后揽住夏夜瘦削的肩膀,感受到她微微颤抖的身体,急忙温言安慰她:“你放心,哪怕与全世界为敌,我都不会把你嫁给那个混蛋的!”

    ‘哪怕与全世界为敌’,这句话的杀伤力对女孩子来说,简直无解。

    夏夜的眼眶中瞬间充满了眼泪,盈盈水波一般地看着哥哥。

    身边传来一声叹息,幽怨的叹息声。

    夏易和夏夜扭头看去,只见殷楚玉出现在他们面前。款款地走到夏夜身边,拉着她的手安慰她,随后看向表情平静的夏易,担心他心中憋屈,便开口开解他。

    “秦柏是右相最宠爱的孩子,不仅如此,他的天赋也不错,所以也深受秦岚的喜爱。有那么多人护着他,这也造成了他顽劣和肆无忌惮的性格,很多人在背后称呼他为‘疯狗’,不是没有原因的。你刚才强忍着没有发火,不要在心里过意不去,这个时候,避免直接发生冲突,才能争取更多的时间和机会。”

    夏易听出她的关心,脸上露出感谢的笑容,转而看向妹妹,略带歉意的说道:“我自己没关系,我只是担心让妹妹受委屈了。”

    殷楚玉看着夏易如此关怀夏夜,眼神中闪过一丝艳羡,随着夏易的话,一同安慰夏夜。

    “只是暂时的委屈。夏夜你稍微忍一忍,等我寻着机会,会向父王讨一个旨意,看能否为你讨一个清净。”

    夏易和夏夜全都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如果殷楚玉肯帮忙,那

    自然是非常大的助力,只是……

    夏夜有些为难地看了看身边的夏易,她很清楚,殷楚玉是冲着哥哥的面子肯帮忙,如果她对哥哥有所图谋,那自己会不会让哥哥感到为难?

    夏易很清楚妹妹的性子,见她看向自己,明白她心里是在为自己担心,他展颜一笑,揉了揉夏夜的脑袋,惹得她娇嗔不该弄乱自己的发型。

    殷楚玉看着夏易的动作,情不自禁地想着夏易也对自己做出这种亲昵的动作,脸颊上腾的泛红,赶紧止住继续往下想的念头,让自己冷静下来。

    夏易从妹妹身上移开目光,没有注意到殷楚玉的异样,他对殷楚玉拱手表示感谢,没有拒绝她的人情。

    “多谢楚玉。”

    殷楚玉心绪一下子安定了许多,她眼中带着惊喜,没有料到夏易这一次竟然没有拒绝自己的帮助,这让她似乎看到了某些希望。

    殷楚玉笑起来像花儿一般娇艳,心情不错,连说话的语气也变得活泼了些。

    “你跟以往变得不一样了。”

    夏易略一琢磨,便明白殷楚玉是说,自己的性格,和之前的那位‘夏君子’不同,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殷楚玉。

    “那我是变好了呢,还是变坏了?”

    殷楚玉掩嘴一笑,表情中显得有些不好意思,可是说话很直接:“当然是变好了。”

    夏易点着头,嘴里喃喃自语的念叨:“看来,我以前的性格很恶劣啊。”

    殷楚玉急忙瞪眼,眼神中的嗔怪毫不掩饰地流露出来,急急忙忙地辩解道:“你怎么能歪曲我的意思呢?我只是说你不太好接触,总是给人疏远的距离感,可没有说你‘性格恶劣’!”

    夏易笑了,看着她急切的样子,忍不住心里想要逗弄她:“某些时候,这二者的意思是相同的。”

    “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意思好不好?!”殷楚玉翕动着鼻翼,忍不住气喘的粗了些。

    夏易忍不住哈哈大笑起来。

    殷楚玉这才看出来

    ,夏易是在故意开自己的玩笑,荒唐之余忽然一愣。

    他是在跟自己开玩笑?他肯跟自己开玩笑了,那是不是意味着,自己跟他之间的关系变得亲近了呢?

    这个念头仿佛种子一般,在殷楚玉的心里疯狂地扎根、发芽,疯长起来。

    ‘他确实变了很多呢,是因为这几年的经历吗?之前他那么高高在上,风光无限,这些年他一定经历了许多世态炎凉、人情冷暖吧。’

    都说女子心思多愁善感,这短短的时间里,刚刚欢喜片刻,殷楚玉的心里就开始为夏易感到心疼了,只恨自己这几年担心惹起夏易的反感,没敢多多地照顾他。

    夏易放声大笑,一扫之前的郁闷,他的从容镇定也影响到了妹妹,夏夜的脸上也看不到那些愁苦,眼神飘忽不定地,在另外两人之间来回张望着。

    ……

    这边夏易等人扫清了委屈,心情焕然一新,邀请殷楚玉登门做客。另一边,在成功羞辱了夏易兄妹俩之后,秦柏也显得心满意足,带着那些依附自己的同学们返回学堂。

    与夏易之间还能说是私人恩怨,但是课还是得上,无故旷课的话,院里的规矩可不会‘得饶人处且饶人’。

    小黑胖子秦柏并不傻,他很清楚,龙翔院里有相当一部分学生、乃至老师,依然对夏易充满好感,站在夏易那边,他可以肆无忌惮的在私下里羞辱夏易,那些人拿他没有办法,可如果被人拿住了把柄,违反了规则,那他就会遭到那些人的报复。

    右相秦松在官场沉浮十余载屹立不倒,他的小儿子也学到了几分神韵。

    我做人做事就是让你看不惯,可你就是拿我没办法,哎,你气不气?气不气?

    秦柏坐在自己的位置上,认真听老师讲课,表现地比一般学生还要认真,这一刻,他身上的纨绔之气消失的无影无踪,之前那个能把夏易气得恨不得杀人的可恶之人,摇身一变成为了勤奋刻苦的少年郎。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