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做局〕〔安小诺战擎渊〕〔吴峥林夏〕〔龙零〕〔老婆是花瓶,得宠〕〔都市超级修仙人〕〔我真没想当训练家〕〔地表最狂男人〕〔神医狂婿〕〔大流寇〕〔收集末日〕〔一胎俩宝,老婆大〕〔骑着恐龙在末世〕〔重生八零团宠小神〕〔小阁老〕〔三国之曹家逆子〕〔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机灵双宝爹地你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四十五章 矫揉作态
    秦岚今天下午邀请了学院里两位关系不错的老师,来自己的家中参加酒宴。

    右相秦松身居高位,有很多机会接触到各地的美食美酒,秦松本人只是偶尔小酌,对美酒的需求并不强烈,所以他收下的各地美酒,基本上全都便宜自己的妹妹和两个儿子。

    秦岚以前也曾经举办过酒宴,一次性摆出百种以上的美酒,邀请学院同僚一起品尝美酒,帮她赚得不少好名声。

    后来,秦岚嫌举办酒宴太麻烦,所以已经有两年时间没有举办酒宴了。

    这一次侄子秦柏出事,被逐出龙翔院,让秦岚深受打击。

    以往她凭借自己的背景和实力,在龙翔院里几乎是无往不利,想要什么都能得到,想要打压谁都能得到想要的结果,根本无需考虑人脉的重要性。

    即使是龙翔院的长老们,大部分也对她忍让有加,秦岚俨然成为龙翔院的“右相”。

    秦岚以此为傲,觉得自己无所不能。

    可是,这一次的事件让她深受刺激,以往攀附在她周围的人全都沉默不语,没有人站出来帮她说话,以至于她眼睁睁地看着侄子被逐出龙翔院。

    她在家中大骂那些家伙全都是趋利避害的混蛋,她感觉自己在龙翔院中这些年真是白混了,身边竟然连愿意为她挺身而出的手下都没有。

    这种巨大的落差,快要把秦岚逼疯了。

    就在秦岚即将发疯,想要大闹一场的时候,她想起了侄子秦柏的请求,这让她冷静了下来;在她冷静之后,回到右相秦府寻求兄长的帮助。

    右相秦松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让她明白了许多人生道理,成长了不少。

    回到龙翔院后,秦岚的行事比以往低调了许多,与此同时,她又办起了酒宴,只不过和以往大摆酒宴的阵势不同,这一次酒宴她只邀请了两人。

    两个秦岚的追求者。

    酒宴在家中的荷花池旁摆设,没有凳子,只有酒桌,长席铺设,三人席地而坐,一边品尝美酒,一边欣赏着池中的花和鱼。

    秦岚慵懒的侧卧在长席上,左肘枕着一个锦绣软垫,修长姣好的身材展现无疑。她仰头痛饮,颀长的脖颈显露出来,白皙的肌肤上抹上一层

    粉色,为她增添了几分美艳。

    细长的手指招了招,侍候在一旁的侍女为她斟满酒杯。

    红色的酒液倒入碧玉般的酒杯中,映衬之间,十分妖冶。

    坐在对面的两位老师看到这一幕,不约而同地举起酒杯饮酒,湿润发干的喉咙。

    “你们也参悟《道德经》有一段时间了,有什么心得体会吗?”秦岚一手捻动着杯子,另外一手托着腮颊,怔怔出神地看着池中的景色。

    身穿白色长袍,身材高瘦的袁本绍急忙放下酒杯,朝慵懒性感的秦岚拱手致礼,殷勤地说道:“略有心得,秦岚你若是想要参考,我立即为你取来。”

    秦岚瞥了他一眼,不置可否。

    旁边坐姿更加自在的李若甫瞥了一眼身旁的袁本绍,眼睛里闪过一丝不屑,微微地摇头,手里拿着酒杯继续饮酒,没有打断袁本绍的话。

    秦岚美目扫了一眼淡定自若的李若甫,又收回目光。想起哥哥秦松的叮嘱,要对可依靠的人以礼相待,她便耐下性子,举杯慢慢喝着酒,等待袁本绍的夸夸其谈结束。

    足足说了一盏茶的时间,袁本绍说的口干舌燥,见其余两人皆是沉默喝酒,不言不语,渐渐地感受到气氛有些不对劲,便住了嘴。

    秦岚忍着心中的不快,对袁本绍举杯称赞:“说的不错。”

    袁本绍大喜,连忙端起酒杯与秦岚遥碰。

    一旁听着有些累的李若甫将杯中酒一饮而尽,比起处处拘谨、本分的袁本绍,他更显得悠然自得,就好像他经常来这里饮酒一般,招招手,示意侍女为自己斟满酒。

    秦岚只是简单地称赞一声,就把目光从袁本绍移到了李若甫身上。

    “李先生又如何呢?”秦岚柔声问道。

    秦岚的脾气不好,却偏偏她温柔起来,是如此自然,李若甫酒劲上来,听着秦岚与众不同的腔调,更觉得心里痒痒地很。

    李若甫咽下口中美酒,定了定神,这才缓缓地开口说道:“不知秦老师觉得怎样呢?”

    秦岚眼神一顿,随即又活了过来,渐渐地充满笑意。

    她手里轻轻摇晃着酒杯,表情故作惭愧地说道:“我呀,悟性太低,没有参出什么感悟

    来。”

    李若甫闻言一笑,装模作样地叹了口气,颇为肉麻地回了一句:“原来我和秦老师都是苦命的人啊。”

    秦岚听着这话,心里狠狠地收缩了一下,不是感动的,是被这股油腻恶心到了。

    袁本绍听着看着,心里渐渐琢磨出味儿来了,秦岚要的不是自己对《道德经》的理解,而是要自己对《道德经》没有理解。

    他在心中不由地暗骂自己又冲动了,要是他先听到李若甫的话,必定不会说之前的那些话。

    “李先生也不必感到惭愧,咱们整个龙翔院都还没有人参透《道德经》呢,咱们也不差。”秦岚开心的笑着,仿佛并没有暗示什么。

    李若甫笑笑,明白秦岚是在针对夏易的《道德经》,他没有回答,饮尽杯中酒。

    袁本绍之前表错意,此时立刻弥补。

    “秦岚你放心,这件事我一定会给你办的妥妥当当!”

    秦岚心中微恼,你心里明白就行了,为什么还要说出来?是嫌别人抓把柄的机会不够多吗?!

    李若甫嗤然一笑,对只懂得修炼的袁本绍不屑一顾,这种人只能被人指挥着冲锋陷阵,要他多一些脑子思考问题,比登天还难。

    不过秦岚已经很满意了,起码眼前这两人,她能够信任。

    就在秦岚慢慢地培养感情之时,忽然听到不远处传来了一阵喧闹声。

    “学院里就这一点不好,不怎么安静。”秦岚强忍着脾气没有爆发,而是不耐烦地挥手差遣下人去查看发生了什么事。

    不多时,侍女匆匆忙忙地走过来,贴在秦岚的耳边细声汇报。

    “啪!~”

    秦岚手中传出一声脆响,李若甫和袁本绍眼看着秦岚捏碎了手中的酒杯。

    “殷~楚~玉!!!”

    秦岚再也压制不住心里的暴躁,咬牙切齿的念出了一个名字。

    “秦老师,慎言。”李若甫连忙提醒秦岚,她咬牙切齿念叨的名字,是王室中人。

    “我在我家里说话,为什么要慎言!”秦岚大发脾气。

    忍耐之术坚持了没多久,秦岚终究是破功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我有一棵神话树〕〔人族镇守使〕〔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地摊卖大力〕〔镇妖博物馆〕〔穿越八年才出道〕〔诡秘之主之卷毛狒〕〔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