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近身狂婿〕〔温阮霍寒年〕〔妻在上〕〔妻不厌诈:娄爷,〕〔我,上门女婿〕〔玄阳仙尊〕〔重生醒来成为纣王〕〔王者神婿叶峰〕〔剑仙归来〕〔赘婿归来叶峰韩凝〕〔神秘弃少叶峰〕〔豪婿叶峰〕〔超品渔夫〕〔叶峰韩凝冰〕〔斗罗大陆5重生唐三〕〔无敌医仙战神〕〔绝世战神〕〔入骨宠婚:误惹天〕〔青萍〕〔玄浑道章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八十七章 击神剑
    演武台上不断地有碎石崩向场边,在场边围观的观众们熟门熟路地挡下每一粒碎石,表情都显得十分淡定。

    这是非常常见的现象。

    演武台的正中央,夏易与孙季孟战作一团,两人都没有使用武器,全都是赤手空拳地挥向对方。

    挥拳、躲避、反击、格挡、交错、阴招、重击等等等等,两人各种手段层出不穷,毫无顾忌地打向对方。

    夏易身上使用了一张‘保身符’,因为今天只有一场比武,所以他不用担心‘保身符’会不会耗尽煞气,这让他可以尽情地与孙季孟交手对战。

    “砰!”一声轻响,在场地中间响起,场地内两人的身影瞬间消失。

    场边观战的高境界武者们齐刷刷地看向场地的另一边。

    夏易的身影出现在场地边缘,孙季孟的身形随之现身,腾空跃起,右手紧握成拳头,狠狠地朝着夏易的面门挥舞过去。

    夏易的境界在这一刻终于落入了下风,战斗中稍有差池,哪怕只是出现小小的一个失误,境界上的差距就会在战斗中体现出来。

    也就是那一个小小的失误,孙季孟一拳将夏易击飞。

    夏易在空中飞快地隐匿自己的身形,可是这种身法只能隐去短暂的一时,用于躲避对手的趁胜追击,可是下一秒钟就会暴露出来,这个时候就会遭到对手的追击。

    之前的那一幕,正是真实的写照。

    “去死吧!!!”孙季孟眼中仿佛有着无穷的怒火,他要把这些全都发泄在拳头上,狠狠地砸向夏易。

    夏易背部着地,感受着背部那坚实的支持,夏易手心里一张灵符闪过金色的光晕,飞快地消逝。

    “嘭!”

    硕大的拳头狠狠地砸在演武台的石板上,崩飞无数的碎石在空中。

    “呜~”

    靠近的场地边上,围观的学生们第一时间抬头朝孙季孟的身后看去。

    一拳击空的孙季孟发现这一点,来不及抹去那一拳落空的震撼,突然从腰间抽出一根长鞭一样的武器猛地向后甩去。

    凭借‘闪灵符’避开孙季孟凶猛一击的夏易,正准备反身反

    击回去,忽然察觉到空中有一丝异样的感觉,他立刻改变身形,点地后折返,向后飞快地跳回去。

    一根包裹着淡金色长鞭一样的武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地抽中了夏易的腹部。

    “屮!”

    夏易只来得及骂了句娘,随即便感受到一股巨大无可匹敌的力量冲击着自己的内脏,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飞出去,去势凶猛,穿过整个演武台,狠狠地撞到了对面的观战区的围墙上。

    “嘭!”“哗~”

    夏易被一堆碎石埋住,躺在演武台旁的地上,一动不动。

    场地的另一边,淡金色的‘长鞭’不断地缩小收回,回到孙季孟的手中时,已经变成了一柄淡金色的长剑。

    剑身周围的光晕并不耀眼,可是足以让在场观战的众人都无法忽视它的光芒。

    “击神剑?”屠十方看到孙季孟手中的武器,忍不住唇边泛起了嘲讽的笑意:“孙泰旸还真是疼儿子啊,竟然连击神剑也随便地交给了儿子。”

    杨章真的脸色也非常不好看,但他还是淡淡地解释道:“演武台不禁止使用法宝。”

    屠十方扫了一眼击神剑,向那一队碎石堆投去了关切的目光,嘴里兀自说道:“可是二品法宝还是有些过分了。这是切磋,不是生死斗,面对一个比自己低一个境界的武者,竟然使用二品法宝,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杨章真叹了口气,旁边的一位长老替他说出了心声。

    “谁让他是‘夏君子’呢。”

    是啊,谁让他是夏易‘夏君子’呢,即使境界大跌,可是‘夏君子’的名号依旧震慑着人心,让人们不得不重视他,拿出一切手段来与之抗衡。

    碎石堆里的人一动不动,周围观战的人们谁都不知道里面的夏易怎么样了,也都不敢出手相助,生怕自己的鲁莽造成夏易判负。

    殷楚玉带着夏夜快速地奔向碎石堆那边的观战区。

    “比武已经结束了。”张敬衣看着面前的碎石堆,淡淡地说了一句,依旧是面无表情的样子。

    师姐急忙从长老处赶回来,听到这句话也懒得再跟张敬衣争辩,而是急忙想要

    上前去帮夏易脱困。

    “筱筱师姐,先不要动,你要是出手的话,夏易就会被判负的!”旁边立即有人劝道。

    祝筱筱怒急道:“那小子连陛下御赐的‘击神剑’都拿出来了,还打什么打?!”

    张敬衣站在旁边默不作声,即使是他,这时候也不会再去嘲笑夏易。输在击神剑之下,不算丢人,更何况他确实要比孙季孟低一个境界,能打到这种程度,已经很了不起了。

    就在祝筱筱的手即将碰到碎石堆时,最上面的那颗碎石突然动了动,向下滚落下来,随之引发了连锁反应,整个碎石堆都“哗哗”地落下,露出了里面躺着的那个人。

    “噗!”里面的人狠狠地吐了一口嘴里的砂石。

    殷楚玉带着夏夜赶到了这里,急切地喊道:“夏易,你还好吧?”

    “哥!!!你怎么样了?!!!”夏夜带着哭腔,大声地喊道。

    祝筱筱急忙想去帮扶夏易,碎石堆里伸出一只手,示意祝筱筱不要动。

    “外人帮忙,是会判负的。”夏易的脸庞从碎石堆里显露出来,十分平静地说道。

    “你这时候还关心什么比武啊,你受伤了!”祝筱筱有些气急,却真地不敢向夏易伸出手。

    “受伤?比武哪儿有不受伤?”夏易的脸上浮现出一丝笑容,只是这笑容在尘土之下,显得十分狼狈。

    “哥!别打了,他拿的是二品法宝‘击神剑’,咱们没有法宝,没有胜算的,别打了!”夏夜已经从殷楚玉口中得知了孙季孟手中拿淡金色长剑的来历,急慌慌地劝说哥哥不要冲动。

    “喔,二品法宝?”夏易从碎石堆里坐起身,眼神看向台上执剑站立着的孙季孟,眼神微微的眯了起来。

    “刚出来,遇到的挑战就是这种难度,还真是有挑战性啊。”夏易发着感慨,缓缓地从碎石堆里站起身来。

    身上的尘土石屑让他看起来狼狈不堪,微跛的脚步让他看起来受了不轻的伤,只是夏易依旧坚定地重新返回了演武台上。

    意识中的‘灵种’上,一道白色光晕流转而逝。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我家娘子不是妖〕〔人族镇守使〕〔斗罗之武魂进化系〕〔顶级气运,悄悄修〕〔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奖励七张人物〕〔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深空彼岸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