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陈天阳苏沐雨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一百三十二章 阳谋、阴谋
    夏易抬起头,不再像刚才那把溜号走神,而是打起了精神,认真地与妹妹夏夜和殷楚玉交谈。

    “这件事,你们都把困难想象地太夸张了,事情其实并不难解决,很简单。”夏易坦然谈论着这件事,似乎是发生在别人身上的这件事。

    夏夜摇头不相信,殷楚玉则是蹙起好看的眉毛,思索夏易说的话。

    夏易目光飞快地扫描,看到美人蹙眉的一幕,心里不禁漏了一拍,随即狂跳,惊得他赶紧移开自己的目光,生怕自己的小动作被殷楚玉抓了个正着。

    “咳咳。”夏易咳嗽两声,来掩饰自己的心虚。

    夏夜和殷楚玉全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以为他身体不舒服。

    “没事。”夏易含糊的搪塞过去,接着说起自己的想法:“其实要说起来,这件事无非分为明里和暗里两部分。”

    “暗里,陛下对我感到不满,借由这件事来教训我,让我吃一些苦头。我相信是有这种可能的,对于那些挥舞着手臂要让我身败名裂的人来说,这不是谣言。”夏易笑道。

    夏易的袒露心迹出乎两个女人的意料,夏夜表现的还好,殷楚玉却是比之前皱眉更紧了。

    从夏易的话里,她能够听出,夏易和她的父王之间似乎存在着矛盾,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对夏易、对她,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唯一的安慰是,夏易能够坦然说出这些,毫不避讳,似乎这些矛盾并不尖锐和针锋相对,否则的话,坦然承认与一位帝王有不可调和的矛盾,那是自取灭亡,不是聪明人的做法。

    而如今的夏易,并不是以前那个万事秉持君子之道的‘夏君子’,他做事更聪明了!

    殷楚玉的心情变得更加沉重了。

    夏易接着说起了另一方面。

    “明里,陛下是不会名言要给我一个教训,所以才会要求聚灵塔停工的,他只会找另外的理由。就像陛下不会为了我的事亲自澄清的理由一样,因为那样太小气,不符合帝王心胸和格局。”夏易侃侃而谈,话

    里话外谈论起商帝并无异常。

    殷楚玉暗暗观察夏易的神色,心中的担心稍稍放下了些。

    “就算陛下不会明说,可是陛下也不会澄清啊,你的这些分析对我们没有任何帮助,那些可恨的家伙诬陷你,我们必须尽快地澄清,恢复你的名声才行!”夏夜见哥哥说了一大堆没用的话,不禁又开始着急了起来。

    分析了这么多,有什么用?

    当然有用!

    夏易见妹妹着急,便直截了当地说道:“陛下既然不会在明里言说,是为了教训我而让聚灵塔停工,那么,我们就可以光明正大地把事实摆出来嘛。对方使用阴谋,那我们就使用阳谋!”

    听着夏易的话,两个女人开始顺着他的思路思索。

    夏易不卖关子,也不给她们思考的时间,直接说出了自己的办法。

    “有院正府发出公告,将陛下传达的旨意明白无误地公之于众,把这件事定死基调,并且再甩出一顶‘大帽子’,谁若是再敢借题发挥耍阴谋诡计,那就是欺君之罪,不仅要接受学院的惩罚,还要交到大理寺去接受审判。”

    听到这里,夏夜和殷楚玉已经明白了夏易的用意,情不自禁地点头。

    “既然陛下不会明着说是给你一个教训,那么这件事闹到陛下面前,陛下也不会护着那些耍阴谋诡计的家伙,毕竟金口玉言,陛下是不会改口的!”夏夜在熟人面前并不拘谨,嘴皮子变得十分利索,顺着夏易的话就出了后面的发展。

    夏易打了个响指,赞赏地点了点头:“我们要做的就是把这件事‘拔高’,不管对方是不是利用陛下暗地里的意思,我们只需要遵照陛下明里的旨意做事,行的光明正大,他们就拿我没办法。”

    殷楚玉听明白了夏易的意思,就是把商帝“绑”在他们这边,借助商帝的威势压人。那些耍阴谋诡计的人自然不敢在明面上触商帝的霉头——哪怕这件事可能真的是商帝暗中授意。

    殷楚玉真想敲开这家伙脑袋看一看,里面到底装的什么,在旁人看来颇为棘手的事情,他三言两

    语就化解了危机,真的是聪明。只不过——

    “你说的那罪名不是‘欺君之罪’。”殷楚玉没有去开口夸奖夏易,而是淡淡地挑出他一个毛病。

    夏易一摆手,大喇喇地说道:“管他是什么罪,反正在我们这里,他们就是跟陛下对着干,那就是没有王法,治他们的罪是顺应天理!”

    听着夏易一大堆大义凛然的话,听着似乎是拥护陛下,实际上,连夏夜都能听得出话里的讥讽之意。

    夏夜悄悄地看了一眼殷楚玉的脸色,生怕哥哥的话让她不开心。

    殷楚玉瞥了一眼夏易,娇哼一声,不屑的说道:“想赶我走,不用说那些话来刺激我。”

    夏易嘴巴紧紧地闭住,好半天才呜囔出来一句:“我可没有想着赶你走。”

    殷楚玉横了他一眼:“就算你心里这么想着,量你也不敢明着说出来!”

    殷楚玉心中得意,把夏易对付那些阴谋家的手段反过来对付他,真是对他的一种讽刺。

    夏易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脸上露出苦笑。自己说了那么多,反倒是把武器递到了殷楚玉的手里,拿来对付自己。

    殷楚玉见此,更加得意,脸上忍不住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来。

    总算是出了一口恶气。

    殷楚玉心情愉悦地离开了夏家。

    登上回宫的马车,与夏夜挥手相别,放下车帘后,殷楚玉的脸色阴沉了下来,表情并不如刚才表现地那般明朗动人。

    马车一路前行,出了龙翔院,进了朝歌城,来到皇宫内,走在前往祈年宫的路上。

    原本,殷楚玉以为发生的这件事是某些人借机向夏易泼脏水,可是经过与夏易的一番交流后她发现,事情似乎出乎了她的意料,这件事好像真地跟自己的父王有千丝万缕的关系。

    若这真的是父王授意……

    殷楚玉挥去脑中的杂念,不愿继续往下想。

    待会儿就知道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