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级狂婿〕〔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王妃,王爷又来求〕〔江辰唐楚楚〕〔长生〕〔最强仙医奶爸〕〔超级保安〕〔美女的近身龙卫〕〔潜龙腾渊赵东〕〔都市狂龙赵东〕〔锦衣玉令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一百三十三章 父女之情
    马车远远地停了下来,殷楚玉带着自己的丫鬟和随从,缓缓而行,朝着祈年宫走去。

    通报之后,屋内响起了商帝爽朗的笑声。

    殷楚玉独自一人走入屋内,看到父王正从长榻上下地,身上穿着薄薄的单衣,散开了两粒扣子,衣领歪歪地敞开着,看起来多了一丝随性,少了几分帝王的威严。

    看着父王开心的模样,殷楚玉心里也颇为开心,他们父女二人之间,已经很少有如此愉悦的相处了。

    “没有打扰到父王处理朝务大事吧?”殷楚玉打了个手势,从服侍太监手里接过倒茶的活计,亲手为父王倒了一杯果茶,递到父王的面前。

    “父王,果茶是调剂品,还是少喝一些为好。”殷楚玉尽到一个女儿的本分,撒娇地劝说道。

    商帝笑着连连点头,但手上还是接过了果茶,一饮而尽。

    一声长长的满足声在屋内响起,商帝满脸陶醉的微闭着双眼,威严的脸上带着享受的笑容,甚至不顾帝王的仪容,伸出舌头在嘴唇边舔了舔,甚是不雅。

    殷楚玉平静的脸上浮现了一抹讶异,此时的父王,哪里有往日严格自我约束的样子,完全就是一副沉醉某种嗜好之中的懒夫模样,这不是父王以前经常教导自己,不要沉迷享受的反面例子吗?怎么今天反而出现在了父王身上?

    旁边的服侍太监察觉到殷楚玉的疑惑,笑着打趣缓解气氛:“陛下每日并不多饮,只在半晌和此时饮两杯。”

    殷楚玉听到这话,心里的担忧稍稍消减,只要还是能约束自己,说明还是有自制力的,人总是会发生变化的,以往的自我要求,放到现在这个年龄,确实显得有些严苛了。

    父王虽是帝王,却也是一个人。

    只是……这仪态还是有些放浪形骸了。

    殷楚玉默默的在心里又挑出一个毛病来。

    商帝睁开双眼,脸上的笑容仍未消失,听了太监的话,他明白女儿是在担心自己,放下雕刻精美的玉杯,长长的出

    了口气说道:“初时我也不知道这果茶会如此好喝,喝多了总觉得有些甜腻。有一次秦松来了,我赏他一杯,他饮后觉得不够爽利,便为我出了一个主意,放在冰里镇一镇,原本有些腻的果甜味变得清淡了些,喝起来果然爽利,突然喝到这等美妙的佳饮,一时没有忍住,哈哈哈。”

    殷楚玉心里暗暗叹气,果然又和秦松有关,心里对这位右相颇为不满。

    这秦松倒也是有能之人,十数年坐在右相的位置上不倒,能力上是毋庸置疑的。只是他有一个毛病,总是时不时地搞出一些新鲜玩意儿送来“孝敬”皇帝,分散父王的注意力。

    年轻时,父王的自制力极强,还能坚持的住。但是这些年来风调雨顺、国泰民安,边疆再无战乱,国势大好,父王也渐渐地放松了对自己的要求,虽然朝政还处理的勤勉,可是父王的注意力已不如往日专注。

    皇室之内,奢靡的风气已经渐渐地传开,便是源头这里出现了问题。

    商帝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冰台上摆放着的果茶,扭头走回了长榻。

    殷楚玉略略恍然,之前进来时,父王那欣喜的神色,似乎并不是因为自己啊。

    商帝坐回长榻之上,长榻的桌子上摆放着奏章,商帝视而不见,侧过身拍了拍自己身边的长榻,笑着对殷楚玉说道:“过来坐。”

    殷楚玉微微一笑,像小时候那般坐到父王的身边,自觉地伸出手为他揉肩,简单的动作和默契,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那般。

    “今天怎么有空回来看看啊?平时你都恨不得天天呆在龙翔院里不回来,有时候想你了,身边却没有人,朕心里空落落的啊。”商帝微眯着眼睛享受着女儿的孝敬,今日的心情不错,回想起父女往日的快乐,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

    殷楚玉心里叹了口气,隐隐有些内疚。

    以前仗着父王的宠爱,做什么事总是任性,也没有去顾及到父王的感受。如今回头猛然发现,自己不再是父王最宠爱的人,这才醒悟过来,是自己

    的任性冷落了父王,造成了父女俩之间的疏离和陌生。

    父王在失落之余找到新的安慰,自己似乎并没有资格去责怪父王见异思迁。

    想到这里,殷楚玉心里的柔软被触动,将今次的目的藏了起来,露出了娇憨的笑声,像往日一般对父王撒娇。

    “女儿想父王了,这不,我马上就回来了!”

    商帝闻言,龙颜大悦,爽朗的声音在祈年宫内飘荡着,屋内屋外的太监、护卫们心情都变得轻松起来。

    皇帝陛下心情愉悦,他们不用时时感受到巨大的压力,自然是一件值得庆幸的好事。

    殷楚玉陪着父王闲聊,连冰镇的果茶也放开了限制,特地准许他多喝一杯。

    至此,商帝的心情愉悦地无以复加,祈年宫里笑声不断。

    欢声笑语持续了好一阵子,父女之间的谈话,不可避免地谈到了龙翔院。

    “听说,夏易现在在你们龙翔院里名声大噪,一篇《道德经》,让很多人都称他为‘半师’啊?”商帝笑吟吟的聊起了夏易,言语之间似乎对这个昔日的天才少年十分亲近。

    殷楚玉听着父王的语气,心里微喜,看来事情并不像夏易想象的那样,父王与他之间有矛盾。

    也是,早些年夏易横空出世之时,父王对他的礼遇不可谓不隆重,即使夏易拒绝了他的封赏,私下里谈论起夏易时,仍然禁不住的赞赏。

    如今夏易隐隐有触底反弹的迹象,凭借着《道德经》的风靡在龙翔院中博得一席之地,身为曾经赏识他的君王,父王看到他重新振作起来,应该感到高兴才是,怎么可能还会生出矛盾呢?

    殷楚玉自认为以她对父王的了解,把握住了父王的情绪,欣喜之余,便把这两日在龙翔院里发生的事情,一五一十地告诉了父王。

    商帝面带笑容地听着女儿讲述龙翔院里发生的事情,但是随着讲述渐深,他听出了女儿的倾向之后,脸上的表情渐渐地变得阴沉。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我宅了百年出门已〕〔顶级气运,悄悄修〕〔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