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最强赘婿〕〔吴百岁夏沫寒〕〔特拉福买家俱乐部〕〔上门女婿叶辰〕〔阴阳异闻录〕〔我居然是这种身世〕〔林北苏婉〕〔都市我为尊〕〔最强傻婿〕〔超级狂婿〕〔神话之龙族崛起〕〔狂妃来袭:腹黑王〕〔极道狼王于枫〕〔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被女神捡来的赘婿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一百八十五章?天机谷
    席间,一个护卫模样的人匆匆忙忙来报,小声地与殷楚玉汇报了一些事情,随即离去。

    殷楚玉听到消息,脸上的表情顿时变得有些难看。

    “有什么不好的消息,说出来大家一起替你分担。”夏易喝了一口牛肉羹,对愁眉苦脸的殷楚玉开解道。

    殷楚玉点了点头,护卫送来的消息也不算什么秘密,相信这会儿早已经传遍了所有参赛队伍。

    “昨天晚上,发现了一具尸首,经过确认,是……”殷楚玉犹豫了一下,看了看夏易的脸色,接着说道:“是祝筱筱第一轮的比赛对手。”

    夏易一愣,听说死了个人的时候,他并不怎么担心,如今整个朝歌城陷入狂欢之中,人们都处于情绪亢奋的状态,他早有预料,城内会出现伤亡事件,这种事情,即使朝歌城府衙监管的再严厉,也是难以避免。

    只是他没有料到,死的这个人竟然是参赛选手,而且还是祝筱筱的第一轮比赛选手。

    夏易霍然起身,脸上的表情十分难看。

    “我回去看看。”夏易丢下一句话就离席而去,甚至顾不得礼仪,与潘宏学和秦九云告别。

    殷楚玉忙代替夏易向潘宏学表达歉意。

    潘宏学摆摆手表示不介意:“我们都能理解,毕竟是自己学院的选手,谁都疼惜。”

    殷楚玉进一步地解释道:“还因为第一场比赛是夏易制定的战术,所以,他心里可能会更加在意这件事的影响。”

    潘宏学恍然大悟,怪不得夏易会表现出那么紧张的情绪,当时他还在怀疑,自己是不是误会了殿下和夏易之间的关系,现在想来,是自己多想了。

    “你们这些小子都听到刚才的消息了吧?以后不管干什么事都得集体行动,决不允许落单出行,听明白了吗?!”秦九云站起身走到学生的那一桌,因为事关安全,他破例地多说了几句,连哄带吓地让这些愣头青都老实点。

    “是!”

    “听明白了!”

    之前还在争抢美食的少年们仿佛听到军令的军人一般,齐刷刷地起身向秦九云应答。

    不管什么时候看到这一幕,殷楚玉都觉得很神奇,明明是一群正在玩闹的年龄,刚才的表现也印证了这一点,可是他们却能做到令行禁止,真是让人感到好奇。

    ……

    夏易离开了酒店,速度飞快地赶回龙翔院在朝歌城中的驻地。

    穿过前院,来到学生休息的后院,被守在门口的连乐康拦住了。

    “你跑的这么急干吗?学生都在里面休息呢,你先别进去。”连乐康打了个手势,示意夏易跟自己来。

    连乐康来到了旁边的走廊下,也不讲究地坐在石阶上,夏易也没有在意太多,一屁股也坐了下来。

    连乐康看着夏易毫不避讳地坐下,沉吟片刻后问道:“是不是因为祝筱筱那个对手死亡的事情?”

    夏易面色阴沉地点了点头,眼神瞥了一下后院,悄声问道:“祝筱筱知道了吗?”

    连乐康点了点头。

    夏易的眉头皱的更紧了:“她什么反应?”

    连乐康回道:“刚开始还有些惊讶,不过我们聊了聊,她的情绪恢复了平静。”

    夏易挑起眉头看着连乐康:“你们聊了什么,能让她这么快的恢复平静?”

    “我跟她说,那个家伙是被人暗杀的。”

    “暗杀?”夏易大为惊讶,他只知道死亡的消息,却并不了解具体的内情,听说一个六品武者被暗杀,他感到非常惊讶,第一直觉就意识到不对劲。

    连乐康看着他的表现,嘴角露出了笑意:“是不是觉得很奇怪啊?”

    夏易见他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忍不住反问道:“你不觉得奇怪吗?”

    连乐康淡然地回道:“觉得奇怪,不过后来推测到真相,就不觉得奇怪了。”

    “真相?你能不能一次把话说清楚!”夏易觉得跟连乐康说话真的很费劲,就不能明明白白说清楚,非得用猜的吗?

    连乐康见夏易有些恼火,便不再卖关子,说道:“那种暗杀的风格,很像是天机谷手段。”

    “天机谷?”夏易面露惊讶神色,实际上他心里并不清楚天机谷的手段是什么,他只是单纯地听说过这个势力的名字,知道那里面的人都很神秘,其余的就不甚清楚了。

    连乐康看到夏易惊讶的表情很满意,他并没有察觉到夏易的异样,只是顺着自己的话题继续说下去。

    “干净利落,一击毙命,而且丝毫不会掩饰痕迹,就是这么大胆的风格。”连乐康颇为感慨地说道:“当时很多人都推测,这是天机谷的暗杀,相信那么多人的眼光不会同时走眼的。”

    “天机谷暗杀了那个家伙,难道说……”夏易故意留下半截话没有说出来。

    连乐康果然没有在意,顺着夏易的话头就说出了重要的信息:“如果是天机谷暗杀了那小子,只能说他活该,敢下注诈骗‘天下局’的银子,最后落的这般田地,他怪不了任何人。”

    夏易瞬间就明白了这里面的关系,天机谷是‘天下局’的靠山,或者是‘天下局’经常雇用的杀手组织,因为那个小子在下注中做了把戏想要诈骗‘天下局’的银子,最后反而为自己招惹来了杀身之祸。

    夏易微微地点头,表示这些猜测跟自己不谋而合,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样。

    连乐康接着说道:“我和祝筱筱解释了这里面的推测,祝筱筱又说起了当时决斗时的情景。她觉得对手似乎是在故意放水,明明并非那般不堪一击,可是三两下就让她打飞出武台。当时她就觉得有些奇怪,不过并没有往心里去,很快就忘记了这件事。”

    夏易已经彻底明白了这件事,抢过话茬说道:“这就联系起来了,那小子确实在放水,估计就是想要骗‘天下局’的银子。结果被‘天下局’发现了破绽,查到了他的头上,最后把他给灭口了。”

    连乐康点头确认:“事情就是这么个事情,知道跟自己没有太大关系,祝筱筱的情绪很平稳,没有出现起伏,现在又回去休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穿梭在轮回乐园〕〔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顶级气运,悄悄修〕〔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这个人仙太过正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这个诅咒太棒了〕〔长夜余火〕〔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