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被女神捡来的赘婿〕〔战神医婿〕〔陆峰江晓燕〕〔重返1988〕〔蚀骨闪婚:神秘总〕〔蚀骨闪婚:神秘总〕〔帝国萌宝:薄少宠〕〔陆峰穿越1〕〔陆峰穿越1988〕〔黄金时代〕〔重回1990〕〔陆峰江晓燕〕〔我的姐姐是天尊〕〔麻衣神婿〕〔娱乐超级奶爸〕〔近战狂兵〕〔神兽召唤师〕〔陈黄皮叶红鱼〕〔刘羽夏苏的〕〔总裁的下山高手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二百四十九章 安抚
    事发后第三天,殷楚玉被商帝接回宫中调养,以此安慰殷楚玉受到惊吓的情绪。

    看到他们父女和睦,夏易很开心。可是殷楚玉并不这么认为,并且有些抵触回到皇宫去。

    “怎么了,那不是你的家吗?”夏易有些奇怪殷楚玉的想法。同时,心里也有那么一点美滋滋,说不定殷楚玉是因为自己才不愿意回皇宫休养的。

    殷楚玉没有察觉到夏易的小心思,她苦着脸,有些闷闷不乐。

    “有些事你不知道的。”

    “如果你愿意跟我说,那我不就知道了。”夏易察觉到殷楚玉的失落,悄悄地坐的更近了,几乎就要碰到殷楚玉的小手了。

    殷楚玉没有察觉夏易的动作,她愣神地说道:“我现在越来越觉得父王变化好大,好像已经不再是我熟悉的那个父王了。”

    夏易听了这些话,微微地点头表示明白。这样的话,很早以前殷楚玉就曾经对他说过,夏易记得很清楚。

    “该不会还在为那个新得宠的妃子头疼吧?还是说,陛下又想兴建新的皇家行宫了?”这两点,曾经是殷楚玉向他倾诉的心事,殷楚玉曾经因为这两点,觉得自己的父王变了。

    殷楚玉没有注意到夏易试图开玩笑来让她放松情绪,她脸上显露出疲惫的神色,连连摇头说道:“你不知道,这里面还发生了很多琐事,我一时难以跟你说清楚,但是这些琐事给我的感觉很不好,我现在心里有很不好的预感!”

    “什么不好的预感?”殷楚玉说个不停,终于也引起了夏易的注意。

    殷楚玉欲言又止,在长长的犹豫之后,她终于还是决定向夏易倾诉:“我觉得,父王已经不是以前的父王了。以前他励精图治,总是一门心思的想要把大商治理好。可是现在,我有种感觉,享受才是他的首要需求,治国不是不重要了,而是没那么重要了。”

    殷楚玉说完这些话,看着夏易,微微地垂下头:“夏易,我感觉有些累。”

    看到殷楚玉脆弱的一面,夏易心里别提多心疼了。

    自从殷楚玉醒来之后,她始终都没有提起雪晚晴。夏易心里明白,自己能猜到雪晚晴的身份,那么殷楚玉一定也可以。她不说,不代表她心里不想。

    夏易也没有提起雪晚晴,是因为他不知道该怎么安慰面前的女孩儿,在画符方面他颇有天赋,可是在哄女孩儿这一面就……天知道,这是他两世为人第一次谈恋爱啊!

    在看到殷楚玉疲惫的神色后,夏易就放下了犹豫,走到床边,伸手轻轻地抱住了殷楚玉。

    这不是他们之间第一次的亲密接触,以往在情绪大好时,他们也会“意外”的抱一下。像现在这般拥抱着给对方安慰,却是第一次。

    “我知道你在担心你的父王,这是身为子女应有的责任,我无法给你太多的建议,我只能跟你说,我这里你不需要担心,我永远都是你坚强地后盾!”夏易轻轻拍着殷楚玉单薄的后背。

    温软入怀,清香入鼻,夏易却没有一丝丝的情欲,心里只有对女孩儿的心疼。

    夏易这番话,便是一个保证,一个不让殷楚玉胡思乱想的保证。

    殷楚玉的脸颊紧紧贴在夏易的胸口,感受着他那强有力的心跳,疲惫的身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安宁。

    “谢谢你啊。”殷楚玉窝在夏易的胸口,嘴里发出呜呜呜的声音,夏易听不清她说的什么,她自己心里很明白。

    夏易没有听清楚她的话,也没有松开她,就是这么把她抱在怀里,安静地享受着两人难得的亲近时光。

    “那个救我们的人找到了吗?”殷楚玉侧着脸,在夏易的怀里找到一个舒服的位置,闭上双眼,让自己静静地休息一会儿。

    在夏易的怀里休息一分钟,顶得上躺在床上休息一天。

    夏易幅度很小地晃动着身体,宽大的手掌轻轻拍打着殷楚玉的后背,像是哄小孩子似的姿势。

    “这两天我就是在追寻这个神秘人的身份,有了一些线索和推测,只是还没有找到本人,无法做最后的确认。”夏易把他和谢青山之间的谈话简化后告诉了殷楚玉。

    “噢?你们推测那个神秘人是谁啊?”殷楚玉轻声地问道。

    “我之前的‘武灵’——九尾狐。”夏易静静地说道。

    “什么?!”殷楚玉猛地一把推开夏易的胸膛,小嘴微微张着,惊讶地合不拢。

    “你之前丢失的‘武灵’?它又回来了???”殷楚玉心里太激动了,顾不上听夏易解释,自己先否定了想法:“不对,救我们的是人,没有人告诉我,说救我们的是灵体啊!”

    夏易见殷楚玉十分激动的模样,双手握住她的肩膀,面带微笑地劝慰她安静下来。

    “你不要着急,听我说完。”夏易直视殷楚玉的双眼,语气柔和地说道。

    殷楚玉不再激动,只是她还忍不住向夏易问道:“真的是你的‘武灵’回来了?那你们还有没有机会附体?如果附体的话,你说不定很快就能恢复到原来巅峰时期的境界了!”

    殷楚玉万分激动,是因为夏易看到了一丝希望,哪怕这一丝希望十分渺小,也要比绝望来的好。

    夏易双手微微使劲,示意殷楚玉能够安静地听自己说话:“我要跟你说的就是这件事,这其实是一件很离奇的事情。”

    殷楚玉冷静下来,忽而一笑,说道:“再离奇,有你身上发生的事情离奇吗?”

    夏易撇了撇嘴,心说虽然比不上我穿越到“夏君子”身上这件事来的离奇,但是较“夏君子”生前发生的那些事相比,二者还真是差不多的。

    夏易随手使用“隔音符”将二人包围起来,确保周围不会有人偷听到他们的谈话。

    感受到周围灵气的变化,殷楚玉静静地看着夏易,明白他现在有诸多不一样的手段,可是亲身体会到这一切,仍然感到十分惊讶。

    接下来,夏易一五一十地把事情告诉了殷楚玉,直到宫中来人催促殷楚玉启程,才堪堪说完了结尾。

    随后,殷楚玉带着满脸的震惊返回皇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不科学御兽〕〔这个人仙太过正经〕〔万界圆梦师〕〔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原来我是修仙大佬〕〔深空彼岸〕〔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相公很腹黑〕〔我的治愈系游戏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