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二百六十五章 势均力敌
    英一诺双手在头顶打了个繁复的手势之后,笼罩在身上的粉红色光晕突然爆发,犹如煮沸了的开水向四周溅射,不多时,她面前的战场内,众人头顶上全都笼罩着一层淡淡的粉红色光晕,仿佛雨云一般。

    就在所有人都不明所以的时候,那片“雨云”突然开始下雨了。

    淡淡的粉色“雨滴”从天而降,绝大部分都落在了九夷学院选手们的身上,然而消失不见。

    孙正剑面色凝重地看着这一幕,心里生出极大的警兆,急忙举起右拳大声下达命令。

    “集结!!!”

    下一秒,怀川学院的阵型中间有一人高举起右拳,所有的怀川学院选手们犹如纪律严明的军人一般,快速地向那人靠拢过来。

    在这里,不得不佩服孙正剑对形势的判断和处事的果决。

    就在怀川学院开始行动后不久,九夷学院便展开了第二波凶猛的攻势,这一次,九夷学院的攻势更加疯狂。

    九夷学院再次分成两队,分别针对怀川学院的“铁桶阵”开始牵扯阵型,与此同时,有三人集结在一起,针对上一波攻势中发现的怀川学院相对薄弱的位置发动接连不断地猛攻,三人的武技像是不要钱似的朝着那名怀川学院的选手直飞过去,而且只瞄准一个人攻击,把所有火力全都倾泻到一个人身上。

    “不行,我坚持不住了!!!”被集中火力攻击的怀川学院选手大喊一声,身体上再中一记武技,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倒飞出去。

    怀川学院的“铁桶阵”难得出现了一个缺口。

    “这是我们的阵型第一次被人攻破。”秦九云口中轻声念叨了一句。

    夏易心中一紧:“怎么办?有没有补救的办法?!”

    不等秦九云回答,武台上的孙正剑就代替秦九云发出了命令。

    “替补上!!!”孙正剑高喊一声,双眼仍然直直地盯着面前没有任何动作的英一诺。

    破阵的九夷学院选手正在欣喜着战术大获成功之时,忽然眼神一凝,身体突然向旁边躲闪出去。

    “嗡!~”

    一声令人心悸的爆破声在怀川学院的“铁桶阵”中响了起来,随即在一道白色光柱如同闪电般冲出了“铁桶阵”的缺口,喷射而出。

    前面的选手闪开了,但是后面的选手没能来得及躲闪,被汹涌喷射而出的光柱轰了个正着。

    巨大的爆炸声在武台上响起,被轰中的九夷学院选手被巨大的力量重重地轰了出去,身体犹如脱线了的风筝,远远地掉落在武台场外。

    “铁桶阵”的缺口处紧急收缩,将缺口吞噬掉。

    怀川学院在付出一名选手重伤的代价同时,也将一名九夷学院的选手淘汰出局。

    英一诺看到这一幕,眼睛不禁眯缝了起来,她完全没有想到,怀川学院竟然还有这种威力的武技,看起来,刚才那一道光柱与之前的防御阵法相同,都是由所有选手凝聚灵气而成,汇聚成威力巨大的攻击手段。

    “哼!我就不信,你们这种手段还能坚持多久!”英一诺冷哼一声,大吼一声,下令加强攻势。

    武台之上,怀川学院的“铁桶阵”就好像一个白色的塔台,坚固不可破,而在它的周围,数道颜色各异的光晕不断地冲击着塔台,大有同归于尽的架势,疯狂地硬碰硬,冲击着塔台。

    “老孙,你有没有发现,他们的攻击力突然变强了!”秦迥一直都在感应着防御阵法的灵气波动,他发现周围所有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已经有许多人身上都负伤了。

    孙正剑点了点头,眼神始终不离面前不远处站定的英一诺,沉声说道:“刚才英一诺那些动作可不是在跳舞,我估计是她的武技,能够让武者的实力有一定的增幅!”

    秦迥一愣,下意识地说道:“那不是……”

    秦迥话未说完,便意识到了什么,急忙闭上了嘴巴。

    孙正剑冷声说道:“现在就是比拼意志的时候,就要看看到底是他们的‘矛’硬,还是我们的‘盾’硬。”

    秦迥看着面前一动不动的英一诺,有些难过地说道:“要是平时,我们肯定有信心坚持到最后,但是这一场不同,英一诺一个人就牵扯了我们三个人的精力,其他七个人要承受九个人的攻击,这种消耗到最后肯定是我们先顶不住!”

    严上青同时补充道:“而且也不能忘记,阵法是连接我们所有人的,即使我们站在这里与英一诺对峙,我们也是在消耗精力和灵气的,真到了拼命的时候,我们可未必能够有全副精力抗衡那个变态的女人!”

    秦迥满嘴苦涩地说道:“不管怎么算,我们好像胜算都不大。”

    孙正剑闷哼一声,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他想起了秦九云在赛前曾经对他们说过的话,心里有些苦闷。

    “这场比赛,尽全力就好。”

    听到孙正剑这句话,秦迥和严上青皆是一愣,神情中显露出肃然的神色。

    这是秦九云在赛前布置战术时,曾经对他们所有人都说过的一句话。当时秦九云很直白地说,九夷学院的选手实力并不逊色于他们,然而九夷学院有一个极大的变数就是英一诺,这是无法抵消的变量,所以这一场比赛无论成败,他都不会责怪所有人。

    回想当时,所有人的表情肃穆,都没有向秦九云表示感谢,实际上,他们需要的是并不是这种安慰的话,他们要的是胜利,只有胜利。

    “特么地,好不甘心!”严上青嘴里骂了一句。

    秦迥闷闷地吐了口气,虽然很不情愿,但他还是说道:“秦老师说话一向都这么直接。”

    “但我还是不甘心!”孙正剑狠狠地吐了一口唾沫,看着武台边上的休息区,想要看到那个始终都冷漠的身影。

    看到了,那个身影依旧那般挺直地站立着,双臂抱胸,一动不动地,宛如一棵挺拔的青松,直耸入云。即使察觉到孙正剑的眼神,他依然站在那里没有动。

    秦老师,当面对这种希望越来越渺茫的局面时,是要继续坚持到底,还是改变战术,尝试着去改变战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