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撩妻:魔眼小〕〔修真弃少混花都〕〔锦绣嫡女之赖上摄〕〔禁区之狐〕〔暖婚蜜爱:天价老〕〔武炼巅峰〕〔星辰之主〕〔职场沉浮录〕〔都市沉浮〕〔都市风云〕〔做局〕〔阴倌法医〕〔重生之彪悍奶爸〕〔透视邪医混花都〕〔我在万界送外卖〕〔斗罗大陆V重生唐三〕〔重生南非当警察〕〔团宠小萌妃:王爷〕〔赠你一世繁华〕〔宁溪战寒爵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二百九十六章 父子对话
    夏易并不清楚,自己前面献上了自己的修炼功法,转脸商帝就想要给他狠狠地一击。只不过因为兰天野的意外干扰,所以商帝才没能当面狠狠地羞辱夏易。

    光是想想夏易露出惊恐和绝望的神色,商帝就觉得遗憾,可惜没能看到这一幕,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有这个机会了。

    兰天野在夏易离开不久,便也离开了祈年宫,直到天色渐晚,才结束了一天的事务,离开皇宫,返回家中。

    左相兰府,今天府中上下都能感受地到,老爷的心情很不错,甚至在当着下人的面前,也不摆出古板的面孔,脸上带着微微的笑意,说话的声音也比往日和气许多。

    兰长恭在外忙完事务后,回到家中,这才卸掉了一身的伪装,露出了疲惫的神色,伸手接过下人递来的热毛巾,热乎乎地搭在脸上深深地呼吸几下。

    拿下毛巾时,兰长恭又恢复了那个温和、自信的、令人如沐春风的鸿胪寺少卿。

    兰长恭来到父亲的房间问候,却被留在了房间里。

    兰长恭恭敬地坐在椅子上,等待着父亲处理完公务。这间书房他经常出入,但是始终都保持着恭敬和敬畏,父亲身为大商王朝的左相,几乎是做到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如此崇高的地位,即使是身为亲生儿子,兰长恭依旧保持着足够的尊敬。

    过了没多久,兰天野处理完手头的公务,放下笔,使劲地眨巴着眼睛,挺直了腰身,让自己的身子骨轻便一些。

    “父亲。”兰长恭恭敬地问候道。

    “嗯。”

    兰天野点了点头,表情沉静,与在陛下面前时的恭敬神色完全不同,与在同僚面前的左相之威也另有区别。

    此时,他保持的只有身为一个父亲的威严。

    “最近在忙些什么?”兰天野淡淡地语气问道。

    即使是父子俩,即使身在同一个屋檐下,即使父子俩同朝为官,两人也做不到日日相见。

    兰天野身为左相,位高权重,一般的官员拍马屁都要小心翼翼地,更别说邀请左相出去聚集作乐。而兰长恭身为朝廷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家世好、性格好、长相好、实力好,几乎是所有都好,正是朝廷里所有人都拉拢的对象,几乎每天都有人世家公子或者朝廷官员相邀去喝酒。

    兰长恭身为鸿胪寺少卿,是正四品的官员,却并不打算一辈子都在鸿胪寺里消磨时间,日后,他必将进入朝廷的中枢,成为朝廷的股肱之臣。所以,兰长恭为了日后的顺利发展,也必须与朝廷里的官员、世家子们打好关系。

    并不是他身为左相之子,就可以不用和任何人培养关系,只等着别人来讨好自己拉关系。

    这一点数,兰长恭心里还是有的。

    私下里父子俩讨论事情,不需要太过拘束,兰长恭并未再次行礼,只是认真地回答父亲的问题。

    “最近商武大比进行地很顺利,有不少外国使节前来观赛,人数为数不少,所以都在忙碌着安排他们的事宜。”兰长恭快速地回道。

    兰天野点了点头,沉吟片刻后,他突然问起了怀川学院的事情。言情888

    “听说,你充当向导的那个学院成绩不错,好像是闯入了团队赛的四强,是吗?”兰天野问道。

    兰长恭眨了眨眼睛,不明白父亲为什么会突然问起这个问题。当初提起这件事的时候,父亲只是交代了一声是陛下的旨意,兰长恭便恭恭敬敬地接下了这个任务,从此之后,父子二人再未提起这件事。

    却不料,今日父亲忽然提起了怀川学院,兰长恭的思路极快,很快就想到了是皇帝陛下问起了这件事。

    他沉吟片刻后,决定实话实说:“的确如此,怀川学院闯入了团队赛的四强。不过,我有段时间没有去探望过怀川学院了。”

    兰天野微微挑起眉头,他敏锐地意识到,自己和陛下的心思,似乎出现了偏差。

    “为什么?”

    兰长恭隐约猜到了宫中的意思——不光是兰天野在琢磨这件事,兰长恭也曾经琢磨过这件事——只不过,这件事的另外一方,却并不怎么配合。

    “公主殿下并不喜欢我过度关心这件事,她认为自己对怀川学院有所亏欠,所以对他们投入了很大的精力,我只是作为向导出现了几天,等到他们熟悉了龙翔院和朝歌城的环境后,我便发现我已经失去了作用。”

    兰长恭笑的很单纯:“我只是一个向导,尽到了责任便算完成任务了。”

    兰天野微微皱起了眉头,他从儿子的话中,琢磨出了一些意味来,甚至连一些儿子都没有愿意透露出来的意味,他也琢磨了出来。

    “公主殿下对怀川学院的关注度很高,但是不包括你?”兰天野心里还在琢磨着一些细节,嘴里问话的语速变得比较慢、比较深沉。

    兰长恭答非所问地说道:“向导,就只是向导。”

    兰天野听明白了儿子的意思。

    陛下下达的旨意是充当向导,其他官员会琢磨一下陛下的用意,为什么会指派一个鸿胪寺的少卿去充当一个外地学院的向导,这里面到底有什么隐含的意思。

    而公主殿下就很单纯地把这道旨意理解成为表面上的意思,既然是向导,你做好向导的本分就可以了,任务完成后回去就可以了。至于这道旨意还隐含了其他什么意思,公主殿下不去深究,也没人敢说什么。

    兰天野明白,兰长恭也明白,公主殿下不是看不懂这道旨意,而她没有深究这道旨意,就意味着她拒绝了这道旨意中隐含的深意。

    兰天野的眉头渐渐变深,心思有些累。这跟他的预想有些不大一样啊。

    兰长恭观察着父亲的神情,心思电闪,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猜到了父亲今日提起这件事的用意。

    “父亲,陛下该不会是说了些什么吧?”兰长恭脸上隐现一丝忧色,神色担忧地看着父亲。

    看到儿子的神态,兰天野眉心狠狠地一跳。

    这个兔崽子,该不会也有什么其他心思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斗罗之武魂进化系〕〔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开局奖励七张人物〕〔顶级气运,悄悄修〕〔人族镇守使〕〔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我家娘子不是妖〕〔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万界圆梦师〕〔原来我是修仙大佬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