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元卿凌宇文皓〕〔不败战神〕〔重生南非当警察〕〔薄司寒慕晚晚重生〕〔超级豪婿林阳江婉〕〔妃常难驯:魔帝要〕〔黑暗血时代〕〔一世龙皇〕〔至尊神医〕〔陈一笑苏清函柳沅〕〔天行医尊陈一笑〕〔我的傻白甜老婆〕〔明尊〕〔启明1158〕〔迷踪谍影〕〔林羽江颜〕〔胜者为王〕〔南明第一狠人〕〔医统天下陈一笑下〕〔神医陈一笑
冰瞬      小说目录      搜索
逆天符皇 第三百三十七章?游历锻炼
    祝筱筱跟随殷楚玉进宫去,直到深夜,才由虎卫护送返回龙翔院。

    回到学院之后,祝筱筱首先去拜访了师尊秦天乐,师徒二人在家里说了很长时间的话,随后,祝筱筱离开秦家,第二站便来到了夏府,登门拜访夏易。

    站在大门外,祝筱筱恭恭敬敬地向夏易行大礼,虽未将其奉为师尊,却认定他们二人之间有师徒的情分。

    “你这么客气,我可是承受不起啊。我只不过是做了一个前辈应该做的事罢了。”夏易虚扶起祝筱筱,眼神往旁边站立着的殷楚玉身上瞥。

    见殷楚玉在盯着自己看,夏易连忙打手势,示意自己的手没有碰到祝筱筱。

    殷楚玉白了他一眼,对他的解释十分无语。

    这就想来邀功了?当初你擅自对别的女人做出那样的事,怎么不事先跟自己打个商量呢?现在后悔了?晚了!

    祝筱筱敏锐地察觉到夏易和殷楚玉之间的“互动”,她微微低头,用三人听得清楚的声音说道。

    “夏老师,我都已经跟殷老师解释清楚了,我们之间没有什么的,还请你放心。”

    夏易听到这话,顿时就毛了。

    我们之间本来就没有什么,你这么一说,怎么倒像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了?

    夏易急忙去看殷楚玉的脸色,可惜殷楚玉根本不理会他,撇过头只跟夏夜说着话,视夏易为无物。

    夏易闹了个没趣,只能心不在焉地应付面前的祝筱筱。

    祝筱筱说了一大堆感谢的话,在她看来,师尊秦天乐培养了她,而夏易则是给了她腾飞的机遇,两者对她都有恩,所以祝筱筱此时已经不再把夏易当成自己的偶像,而是把他当成自己最敬重的前辈。

    “有什么话,等明天说也可以的。”夏易看了看天色,现在结束的话,或许还能节省出来一些时间,陪一陪殷楚玉呢。

    祝筱筱停了下来,似乎是在苦恼要不要继续说下去,而旁边的殷楚玉听到这话,则冷冷地说了一句话。

    “她马上就要离开龙翔院了!”

    殷楚玉这里说的马上,就是指字面意思,等她与夏易聊完之后,就会立刻离开龙翔院,前往人生的下一站。

    夏易闻言一愣,看着祝筱筱问道:“离开龙翔院?皇帝要把你派到什么地方?”

    殷楚玉皱了皱眉头,对夏易言语里对父王的不敬有些头疼。

    祝筱筱的表情里夹杂着兴奋和离愁,她轻轻地回道:“陛下认为我在龙翔院里很难再有长足的发展,外出游历锻炼对我来说是最好的选择。去哪里我并不清楚,不过相信并不是一个和平之地。”

    夏易点了点头,这是可以预见的情况。同时,他也明白了,为什么祝筱筱回来龙翔院,会有虎卫护卫回来,即便是祝筱筱有着特殊的身份和经历,由虎卫护送回来,还是显得太隆重了些——那是商帝的卫戍队,大商王朝最恐怖的存在之一。

    这是准备直接带祝筱筱离开龙翔院,甚至是离开朝歌城。

    想到年纪轻轻的祝筱筱马上就要出去闯荡,夏易也不禁为她感到担心,言语之间也不再像之前那般敷衍,而是对祝筱筱说了很多话,叮嘱了很多事,一些甚至在旁人听起来十分古怪的经验之谈,夏易也毫无保留地告诉祝筱筱,只求在关键时刻,这些能保祝筱筱一命。

    好不容易等到夏易说完了,祝筱筱脸上泛起开心的笑容,笑着对他说道:“谢谢夏老师,你不用担心,我怎么说也是八品武者了,而且还是有异象加持的八品武者,一般人是打不过我的!您就放心吧!”

    “说是这么说的,可这个世界上不是还有九品武者、‘武灵归一’境界的大宗师嘛,他们可要比你厉害的多,遇到事情,要学的聪明一些,不要硬抗死顶,要学会动脑筋,能屈能伸,才能活命,明白了吗?”夏易说着说着,又唠叨了一大堆。

    似乎是听烦了夏易的叮嘱,等到他停下了嘴巴之后,祝筱筱抓住时机,再次向夏易行大礼,而后转身离开。

    夏易看着祝筱筱坚定离去的背影,忍不住叹了一声:“也不知道我是帮了她,还是害了她!”

    “当然是帮了她!”殷楚玉白了夏易一眼,没好气地说道:“这片华夏大地,‘武灵归一’境界之下,满共只有两个人突破时出现了异象,就凭这一点,那些意图对她不利的人也不会轻易地杀她,顶多只是把她绑回自己的地盘。等于说,你给了她一张护身符!”

    夏易可不在乎最后一句话,他只是听着殷楚玉说出头两句话时,语气里似乎带着浓浓的醋意。

    夏易连忙踏出一步,挡在殷楚玉的面前,面露愧疚之色地对殷楚玉说道:“我向天发誓,我帮助祝筱筱,并不是贪图她什么,只是想借一个机会,表现一下自己的实力,绝没有其他龌蹉的意思!”

    殷楚玉听到这事就忍不住头疼,狠狠地瞪了夏易一眼,咬牙切齿地说道:“我谅你也不敢有别的心思!你要是敢有什么别的心思,就别怪我对你不客气!打不死你,我也要拖着你一起去死!”

    听着殷楚玉咬牙切齿说出来的话,夏易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蝉。

    “哼!~”殷楚玉见把夏易给吓的脸色发白,面露得意神色,转身拉着夏夜往回走。

    “夏夜,今天晚上你来我这里睡,你哥惹我生气,就由你来赔好了!”

    “我哥他……”

    “别管你哥!让他一个人在家里反省吧!”殷楚玉搂着夏夜的肩膀,“强行”将她掳回家。

    夏易孤零零一个人站在大门口,绞尽脑汁想要再多说几句话,跟着来到了隔壁殷楚玉的家门口,他灵光一闪,大声地冲着大门里两个女人的背影喊道。

    “你把祝筱筱带回来了,不送她走吗?”

    忽然,大门里飞出一个黑乎乎的东西,朝着夏易的面门砸了过来。

    夏易急忙侧头躲闪,只听身后“啪”地一声脆响,原来是一个陶罐砸在地上,碎了一地。

    夏易明白自己又说错话了,吓出一身冷汗,在第二个陶罐飞出来之时,急忙逃回自己家中。

    “啪!~”

    夜色下,陶罐砸碎的声音十分清脆,久久地回荡在夏易的睡梦之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人族镇守使〕〔我家娘子不是妖〕〔我的治愈系游戏〕〔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奖励七张人物〕〔万界圆梦师〕〔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深空彼岸〕〔斗罗之武魂进化系
  sitemap